第17节(1/2)

加入书签

  杜浩这下走也不是留也不是,这人太热情了把他吓着了,他站了一会儿,头顶上的太阳火辣辣地烤着头皮,衣服黏黏地贴在身上,很不舒服,他动了一下,正要告辞。

  面前的小身板看着他欲言又止,让他总觉得他脸上有东西。

  可不就是有东西,下巴上面一块血迹没冲下来。

  “那个,你脸上没洗干净。”孟元指了指自己的下巴。

  果然有东西。

  杜浩闻言拿手机照了一下,果然看到下巴上有一块血迹,他拧开水龙头把它冲下来,又拿着手机照了半天,没有了,才起身,随手捏着肩膀上的短袖往下巴一擦,再次打算走人。

  只这个动作直接让杜浩这个人跌落在孟元的心底,成为白月光。

  半s-hi的衣服黏在身上,使得杜浩的腹肌若隐若现,举手投足间又力量感十足,配上一头的短寸,攻气十足。

  在这个哈尔滨难得的大热天里,一头撞进孟元的心里,再没被放出来。

  杜浩走了几步看人跟过来,就问他,“你不是在跟人打球吗?跟着做什么,不用你洗衣服。”

  孟元嘿嘿两声,把球扔到地上拍了两下,“我是第一次打,他们都嫌我菜,都不跟我打,说我白长了这么高。”

  杜浩闻言瞟了他一眼,确实挺高的,就是看起来太瘦,实在弱不禁风。

  “你不会打?”

  “正打算学。”

  “一会儿我教你把。”

  孟元高兴了,“真的吗?请你喝水!”

  呃……你还欠我一个水杯。

  “行吧。”

  得到回答,孟元就跟在人的后面,偷偷勾了唇角。

  杜浩把人带进了自己的宿舍,刚走进他的宿舍就开始脱他自己的衣服,露出八块腹肌的时候,孟元在心里吹了一声口哨,漂亮!

  大夏天的在宿舍光着膀子都习惯了,偶尔还串串门,有个陌生人在这,杜浩也没觉得有什么,一时间把自己扒了个j-i,ng光。

  穿着个四角内裤就伸手往床上拿衣服。

  孟元就站在那心虚地偷偷瞟了杜浩的身材一眼,就低下头专心看着地面。

  杜浩换了衣服,把脏衣服往床尾一扔,又拿手呼啦一下自己的扎手的短头发,“你叫什么?”

  “孟元,你呢?”

  “杜浩。”

  就这算是认识了,从宿舍里出来两人又加了微信,然后一起去打了球,吃了饭。

  孟元确实菜的不行,就投篮还可以,三分球也能进,就是带球跑有点难。

  吃过饭孟元就问杜浩,“我什么时候可以把球在腿下传来传去,然后一个转身,飞身上篮?”

  杜浩:“……多练。”

  后来两人熟了,杜浩也没觉得这个人不着调,就是偶尔热情的要死,对谁都是这样,自来熟的很,还没跟你开始玩,就开起了玩笑。

  大一的时候报社团的时候,孟元找过来问他报什么社团,杜浩就开玩笑地建议,“你这么瘦,报个跆拳道吧,健健身。”

  孟元就真的办了一点兴趣都没有的跆拳道,给人当了一年人r_ou_靶子,不过他乐的自在。

  杜浩报了宣传社,宣传社的社长是他高中的学长,因为后台有人,大二的时候就坐上了副社长的位子,这些也都是后话了。

  现在两个人玩的很好,大学嘛,可以一下子加好几个社团,平常根本就没什么事,只有在开运动会或者学校举行什么节目的时候,有些大社才会召集人手过来干些杂活。

  大一下学期的时候孟元跟着杜浩和他们宿舍的人,在小吃街逛了换拐进小胡同的时候发现了一家不显眼的网吧。

  从此,打游戏在没跑远过,都是在这里。

  男生的友情简单的不行,一个哥们,就能走一生。

  只是孟元不想和杜浩仅仅只做哥们。

  挨得越近,就越贪心。

  越想得到些什么。

  网吧旁边有一家纹身店,孟元飞走的时候,在自己肩头上刺了个名字,一低头就能吻到,吻到的时候还可以想到那天杜浩拿短袖擦下巴的那一瞬间,挺美好。

  孟元表白的时候,杜浩吓了一跳,抵触压过了震惊。

  从此躲着孟元成了大学第一大要事,直到整个校园里再也看不到那个人的身影,他才有些懵。

  心里空了一块,再也填不满了似的。

  就这么浑浑噩噩地过了一年,直到在校园里再次看到那个身影的时候,心脏空了的感觉才感觉有点被添上了。

  只是对上那人的表情,刚填满的心又疼了。

  孟元……好像无所谓了。

  校园里见到也只是笑笑,然后跟着他的那些新朋友一起转悠。

  对了,孟元大二,他大三,很多活动都凑不到一起了,见的年也越来越少。

  不知道是不是孟元刻意躲着他的缘故,一个月两人碰到的次数,屈指可数,偌大的校园,竟是再也寻不到那个在他面前笑地阳光灿烂的孟元了。

  孟元在国外呆了一年,觉得他自己缓过来了,不再喜欢那个人了,才又回了学校。

  看不到的时候怎么样都行,只那一眼,看到杜浩的那一瞬,他才明白他没放下,反而更加走不出去了。

  杜浩那么恐同,幸好他们不再是一届了,见面少了,也许还能做的普通朋友吧。

  有天突发奇想的又走进了大一发现的那家酒吧,坐在杜浩经常坐的那个位置上一中午,什么也没打,又走了出来,没什么意思。

  那个人不在,打什么都没意思。

  一转弯就遇到了一个小孩。

  他和这个小孩接触过,非常喜欢喝奶茶的小孩,现在也正在买奶茶。

  熟悉的声音近在耳边,“老板你看这样行不行,你先做6杯原味的,然后做一份抹茶的,再做6杯原味的。”

  还有这样报的?

  那抹茶味的还真的挺稀罕的。

  他就打招呼,“小池?我去,裹这么严实我都没认出来。”

  小孩抬眼看了一眼,问他,“你来干什么啊,学长。”

  孟元拿下巴杵了杵前面一条往里延伸的街,迟疑了一下,“和……几个哥们在网吧打游戏来着。”

  池可新有些疑惑,看了一眼那个方向,“哪有个网吧?”

  孟元就笑,“不知道吧,偏的很呢,我也是大一下学期才知道的,旁边还有个纹身店呢。”

  池可新嗯了一声,不是很感兴趣。

  孟元就也没再多话。

  “请你喝奶茶吧。”

  “行啊,我要抹茶味的。”

  “要不给你买个网红脏脏茶?”

  孟元无所谓,“是不是我low了,我居然都不知道有网红茶了。”

  他把脏脏茶拿到手里就手痒地戳池可新的帽子,这小孩帽子可真是多,这都是他见到的第三个了。

  “你真的是我见过帽子最多的一个人了,什么颜色的都有,还天天戴,不热吗?”

  池可新就往下扒扒他的帽子,像是正了一下帽子,“天太冷了,全副武装。”

  孟元看着池可新,小孩的眼睛非常好看,说话的时候里面都是星星,眼尾还有个泪痣,真的很戳人心,他认真评价道,“你长的真好看。”

  可不就是好看嘛,这个年纪,有一个喜欢的人,然后奋力去追,这个状态,这份勇敢,怎么一个好看了得?

  “啊?”

  孟元立马补救,“我说你的帽子啊,都特别衬你的脸。”

  池可新眼睛瞬间亮了,语气也高兴地不行,像是得了不得了的夸奖,“真的吗?”

  孟元被池可新真心的笑容弄的楞了,这份开心,让孟元怀疑自己刚刚把他夸出了花儿来。

  从心底密密麻麻酸了起来,池可新现在这个状态真的很好,他喜欢的那个人,孟元见过,仅仅只是几次,他就看出来了池可新对人家的心思,比他之前还露骨呢。

  只希望他们在一起吧,别像他们一样就行。

  池可新独自高兴了一会,还看了孟元几眼,从那双含着笑的眼睛里,孟元看到了自己。

  不是这个自己,是大一的那个自己,高兴快乐什么都写在脸上的自己。

  也为了一个喜欢的人默默付出,得到了一点不算回应的回应就高兴的不行的自己。

  想到那个孟元,他看着眼前的池可新就心跳快的不正常。

  只好压制住自己的情绪,别过了脸,不再看池可新那张充满阳光的脸。

  13杯的奶茶确实很多,池可新又请了自己一杯断然没有让他自己来回跑两趟的说法。

  听说了池可新的目的地,心脏轻微地抽了一下,宣传社,校庆,杜浩,副部长,应该在。

  决定帮池可新提着奶茶过去的时候,深吸了一口气,把那些杂七杂八的想法都从脑袋里扔了出去,他现在是真的很想看到那个人,看看他的那个样子。

  提着奶茶过来的时候,杜浩果然在,除了鞋子是白色的,其他一身黑地站在里面正在咋呼一个学弟,字眼哔哩啪啦地往人身上甩,脾气依旧很急,有什么事还是不会好好说话。

  发型还是没变,摸起来应该还是扎手的,就是不知道这大冬天的头皮冷不冷。

  即使穿着厚厚的羽绒服,举手抬足间孟元似乎透过那层羽绒服看到了里面的力量感,嗯,味道没变,他觊觎这副r_ou_体已经很久了。

  和池可新把东西放下,他就走了过去,再怎么说都是老同学,于是在杜浩抬眼看过来的时候,他表现地特别自然,简直能上演一场久别重逢,老友相见的戏码。

  杜浩看到是他愣了一下,没像一年前一样一直躲开,他就直接上脚,不重不轻地踢了人一下,算是开场了,“副社长挺忙哈。”

  杜浩看人非常自然地坐了过来,就自动切换了熟悉模式。他之前就在校园里遇到过孟元,还试图搭过话,只是还没过去,人就走了,像是躲着他一样。

  孟元今天主动找过来,他挺开心的,他其实是想说个事的,就是最近宣传社的事情太忙,没抽出时间,也没遇上人。

  他想说他想通了,你还喜欢我吗?喜欢的话就处处?

  还没等他开口,孟元的话就跟着他的上一句过来了,“我刚才在网吧里做了一中午,想通了很多事。”

  杜浩心里一个咯噔,直觉有些不好,他想打断孟元继续说下去,但是却像很久不说话的旧朋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