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节(1/2)

加入书签

  池可新顿了顿,想瞒着他韩哥他住院了,但是好像瞒不住,所以就坦然道,“在医院。”

  韩睿心里密密麻麻地泛起了疼,为什么他的小傻子这么多灾多难,“住院了?”

  “嗯。”

  “多少天了?”

  “大概……一个星期。”

  韩睿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吐出,咬牙道,“一个星期?”

  池可新自认理亏,他们现在是什么关系,有什么事必须要先说,不然会显得对对方不重视和不在乎。

  “韩哥,我不跟你说是怕你担心。”

  韩睿咬牙,但也无可奈何,“在哪家医院?”

  池可新瞪大眼睛,“韩哥,你要来呀!”

  “嗯。”

  “还是别了吧。”

  韩睿皱眉,显然对池可新的拒绝感到惊讶,“为什么?”

  “北京也挺远的,回来一趟麻烦,也快过年了,还是待在你家人那里吧。”

  “不麻烦,杭州离北京很近,最快磁悬浮列车几分钟,一首歌的时间,飞机两个小时,一个午休的时间,高铁六个半小时,睡一觉的时间……长吗?不长,远吗?不远,你想看见我,下午吃饭之前我就能到达你的面前。”

  池可新心花噼里啪啦的放,天哪,文艺韩哥要不得,太他妈暖了。

  作者有话要说:

  《听说他是上门女婿》希望支持!

  第36章00036重游高中校园,你背着我,我超超超超喜欢你。

  挂了电话,韩睿从自己的房间里出来,没有找到不善言辞的妈妈,想来应该是去逛街了,又看了一圈,终于在王阳台遇上了冷漠脸爸爸。

  “爸,我要回一趟杭州。”

  韩爸国字脸,一拉就又臭又长,声音也都是严肃,“为什么回去?”

  “有事。”

  “什么事?”

  “看一个朋友。”

  “他为什么需要看?怎么了?”

  “住院了。”

  这个时候韩爸才扭头看了韩睿,挑着眉,“很严重。”

  “不严重,肺炎。”

  “马上就春节了,非去不可?”

  “非去不可。”

  “不能不去?”

  “不能。”

  “什么朋友?”

  “大学室友。”

  韩爸沉默了,韩睿直接扭头回房间里收拾行李,收拾好了就走到阳台跟他爸爸道别,“爸,我真的不能不去,我不去,我就过不去。”

  韩爸:“春节回来吗?”

  “他好了我就回来。”

  “杭州家里的钥匙。”

  “我带了,爸,新年快乐。”

  “嗯。”路上慢点。

  点滴里有安眠液的成分,池可新平躺在床上,没遭罪的那只手握着手机,睡得安稳。

  晚饭的时候还是没等来韩睿。

  从北京飞过来的确是两个小时左右,但是,打车、堵车、候机、登机、坐地铁都是时间,他韩哥19:30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真的很快了。

  比瞬移还快,他感觉他的整颗心都要甜化了。

  韩睿进病房的时候,池可新倚在床上正在看电影,他的身前放着一个小桌子,上面摆着他的笔记本电脑,里面正放着什么视频。

  看他韩哥进来了,就压住内心的狂喜,用没扎针的那只手拍了拍床铺,又轻微挪了一下,“韩哥,过来坐这儿。”

  韩睿把行李箱拉进来,然后看了看这个病房问,“怎么就你自己?”

  “我爸出差了,我妈要赶稿,就没在,我这也是老病了,输几天液也就好了,不用麻烦人。”

  韩睿坐过来摸摸他的头,心疼道,“这么可怜啊。”

  池可新眨眼卖惨,“可不是。”

  “那还不给我说?”

  “这不是怕打扰你旅行吗?”

  “没什么打扰不打扰的,北京也没什么好玩的,你在这里,我在哪里玩的都不尽兴。”

  池可新一双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眼里都是细碎的星光。

  韩睿看他可爱,就伸手掐了掐他的脸,把脸凑过去,看笔记本上面的视频,“看什么呢?”

  “没注意没怎么看。”

  “啊?”

  “我现在一挨床就想睡觉,就想着开个电脑等等,看看你来不来。”

  韩睿点头,“那还看吗?”

  池可新摇头,“不看了。”

  “躺下?”

  “嗯。”

  把小傻子收拾妥了,韩睿就找个凳子坐在旁边盯着人,伸出手放在他的手边,十指相扣。

  池可新先是侧着身超向韩睿那边的,一直看着人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韩哥的脸看,好像怎么都看不够。

  韩睿就笑,眉眼弯弯的非常帅气,点点池可新的眼睛,“你不睡啊?”

  池可新摇头,“不睡,我要看着你。”

  “那看吧,”过了半响儿,看他的小傻子还是没移开目光,他就问,“你这眼睛一眨不眨的,我帅不帅?”

  “帅帅帅帅帅,天下第一帅!”

  韩睿抿唇轻笑,然后温柔地看着池可新含满星星的眼睛,附身在他的额头亲上一口,赞赏道,“可心宝贝儿,嘴真甜。”

  池可新咧开嘴笑的贼爽。

  等池可新睡着,护士把针拔下来,韩睿站起身跺了跺脚,拉着行李箱,轻轻推开了门,打了个车回了他自己家的公寓。

  收拾了点他穿的衣服,就下楼吃了个饭,又回到医院。

  池可新住的病房有两张床,可能池母也不想让儿子和和人和住在一起,房间里的两张床一个让病人睡觉,另一个亲属陪床。

  韩睿就铺了铺临床的床铺,打算在那张床上躺着睡一夜。

  今天的天气晴朗,他过来的时候太阳暖烘烘的,晚上的月亮也非常的明亮,医院里也总是有光的,他看了眼小傻子。

  池可新在床上缩成一团,皱着眉,似是睡不安稳。

  韩睿就做到床上轻轻拍了拍池可新的脸,“池池?”

  池可新似有所觉,但是低烧状态睡眠很沉,他哼唧了两声,也没醒。

  韩睿有些心疼,把自己的外套、鞋子脱下来,就钻进了池可新的被窝里,医院里空调不断但被窝里却不怎么暖和。

  池可新感觉有人抱着,就使劲地往人身上蹭,韩睿抚上他的腰,棉质的睡衣下的身体摸起来并不热,他便把人搂的更紧。

  把人抱了半天,韩睿起床,把临床的那一床被子也铺了上去。

  池可新随着他的动作又哼哼了两声,似是感觉身上多了点重力。

  盖好之后,韩睿开始脱裤子和毛衣,再次进被窝的时候,他的身上只剩下一天棉质秋裤。

  刚一进去,池可新就八爪鱼似的把人紧紧搂住,努力往这边挤,吸取韩睿身上的温暖。

  早上韩睿醒的时候池可新还没有醒,他眯着眼睛在床上摸了摸自己的手机,然后侧着头盯着池可新的睡颜看。

  越看越觉得好看,就忍不住偷偷拍了一张照片。

  这一拍可就止不住了,他又连续拍了好几张,中二病一犯,真是挡都挡不住。

  那天早上韩睿的手机相机都没歇过,别说韩睿在池可新的头上一直抚摸、剪刀手、比心了,他还板着人的头,放在自己裸着的上身上拍了好几张照片。

  虽然等他激动过去变正常之后,黑着脸把那些看起来色情的都删了。

  却还是无法掩埋他做过这件事的事实。

  他是被池可新的颜值给蛊惑了。

  一定是的。

  这一天池可新终于不用吃医院餐了,因为他的韩哥承包了他的伙食!

  下午的时候他有了点j-i,ng神,就拉着韩睿要再去一趟高中校园。

  韩睿怎么可能会拒绝他,昨天过来的时候池可新的脸白的像鬼,今天下午脸色好了一些,出去玩玩也是可以的。天天闷在医院里,是个活蹦乱跳的人,早晚也得沉下去。

  今天天气好,现在太阳下面感觉穿个毛衣就能过去,一点风都没有。

  病情应该不会加重,晒太阳还杀菌。

  高三的学生还没有放假,他们过来的时候,应该是正好午休刚刚结束,才打了预备铃。

  池可新和韩睿走进去的时候,还有三三两两的同学在校园里游荡,有的人还会看他们两个人一眼。

  或者没看,池可新并不怎么在意。

  韩睿手揽着他的肩膀,也不甚在意。

  直到上课铃打响,校园里再没有一个人了,池可新和韩睿也走到了校园的塑料跑道的上面。

  高中跑道,标准一圈400米。

  中间是绿色的草坪,是个足球场。

  高中三年,没见人踢过足球。

  是个摆设。

  两人在太阳下面一边说话一边转圈,韩睿说他的初中、高中、军训、北京旅行,池可新就说他的初中、高中、住院。

  无话不谈,无话不说,两人无休止地转圈圈,偶尔笑一下,塑料跑道上的两个身影偶尔重合,偶尔相交,偶尔平行,一会儿拉的很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