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节(1/2)

加入书签

  过个年按老爷子的要求要早早地回去,回去之后还要倒腾出来一个房子。

  韩睿老郁闷了,他和池可新还没刚好上,就突然异地恋了。

  郁闷归郁闷,他还是没有把情况给小傻子说,只是说他们要去北京旅游了。

  等了半天没等来信息,想是小傻子还没起床,他勾了勾唇,脑海里出现了池可新熟睡的模样,他对他那副样子总是很深刻。

  池可新一发烧,大多时候都是不怎么清醒的,要么哼唧,要么就睡觉。睡着的时候很软,脸色很白,眼尾的泪痣很好看。

  他笑眯了眼睛,无意间还小声说了声懒猪。

  韩睿关机上飞机,然后窝在座位上摸了摸口袋里的信封,闭上眼睛补觉。

  池可新真正清醒的时候是在10点,其实他六、七点的时候就有点醒了,但是那个时候是半梦半醒之间,他睁不开眼睛。

  10点醒了之后,眼睛看东西还有些模糊,池可新坐起来咳咳两声,第一时间做了一套眼部按摩c,ao。

  高中做完题眼酸的时候,他总是会旁若无人地按摩他的眼睛,等彻底舒服了,才停下来。

  这个时候也是。

  屋里没有一个人,池父出差,是一大单子,估计要到农历20几回家,池母又是个设计师,挺忙,昨天请假已是不易,今天早早就上了班。

  池可新穿上衣服,从冰箱里拿牛奶的时候,看到了他妈妈留给他的便利贴:午饭自己解决。

  池可新给自己热好牛奶就窝在沙发上,抱了个抱枕看电视。

  在家里翻了点膨化食品堆了一桌子,然后嘴唇抿笑拍了张照片。

  给他韩哥企鹅号上发信息:[韩哥我饿了。(零食配图)]

  韩睿没回他,他就退出企鹅,这时候才发现信封上面有个小红点。

  池可新从来不会用信息给人发消息,有企鹅有微信,为什么总这个,用不上啊。

  他有点疑惑的点开,心里想,要不就是游戏或者广告推送,要不就是流量话费提醒。

  因为他昨天点信息app的时候,上面有62个信息,没一个有用的。

  倒是也有,喊他交话费来着。

  他强迫症突然犯了,想把小红点去掉,点进去,才发现是他韩哥给他打了一条信息:池池,我上飞机了,去北京旅游。

  池可新就立马回:去北京了?我也想去咋不知道带上我?

  去这么早啊?不是刚到家吗?

  和谁一起去的?

  ……

  没人陪我吃饭啊韩哥,本来想叫你的,你又去北京了。

  我可约我发小了,回来别拿这点冤枉我,谁让你不在来着。

  ……

  陆陆续续絮絮叨叨说了很多,感觉韩睿点开企鹅号会有99+的红色信号,他才收了手。

  然后一边啃苹果,一边把手机上的红色摔崩。

  池可新就眯着眼睛笑,他可真是太残忍了,把信息都杀了。

  实在是饿的慌,就给发小陆南发了个信息,说回来了,要一起吃饭。

  隔了半天才收到回应:[我都放假好几天了,今天才想起来找我?]

  池可新闻言就愤愤了,说起来两人真的好久不聊天了,但是池可新是真的忙,虽然是忙着追人,但也忙啊。

  更何况他是刚才放了假。

  那家伙好久之前就放了假有什么好说他的?

  池可新就按着语音一嗓子吼过去,“我昨天才放假啊,今天就找你了,你还说!”

  陆南自知理亏,立马扑腾起来穿好衣服,“哥们,去哪吃饭啊?哥请客,唱歌也行,都请客。”

  池可新翻个白眼,不过也去换衣服去了。

  风挺大的,一出门就把人吹地一个哆嗦。

  陆南和池可新是一个小区的,就是单位楼不一样,之前上学的时候两人都是一起去学校。

  小学、高中都是一起的。

  初中那段时间,陆南的爸爸工作掉了个个儿,陆南就在另一所学校上了初中,和韩睿一个班。

  高中就那一个非常好的重点高中,池可新和韩睿终于碰面。

  到这里面陆南功劳绝对是起决定性的作用。

  要不是他说他有个初中同学搞了个电台。

  要不是他的企鹅号天天挂在池可新的手机上,还允许他随便登录。

  要不是他在池可新正跑神,沉思寒假旅行的时候,伸手往台上一指。

  要不是他知道韩睿是哪个班级。

  要不是他每天陪自己散步。

  要不是他天天在自己的耳边说他们初中这个神人。

  他就真的可能要错过他韩哥了。

  至少不会像那样爱他那么深。

  可能一击不中就会颓然放弃。

  所以这顿必须他请,发小有对象了本来是要发糖的,吃饭也一样,他请。

  池可新出了单元门站在风里等了十分钟,缩着肩膀,宽慰自己,你看陆南这么有用,可是起决定性的作用的人那,就是……

  真墨迹。

  陆南顶着一头锡纸烫下来的时候,池可新已经站在他的单元门那等了三十分钟,前十分钟他是把自己感动傻了,才站在寒风里等着人,后来把这种激情的心情渡过去之后。

  池可新就钻进了单元门的后面。

  他为什么不上去找陆南,真奇怪,他当时真的没想到,他拿着手机一张一张翻看他大学照片的时候,他韩哥打了一个电话过来。

  聊天聊的太爽了,没想到进单元楼。

  那厢韩睿拉着行李箱,修长的腿从容地往前迈着,一只手拿着手机跟池可新聊的正欢。

  眉眼含笑,神色温和。

  韩母多看了两眼儿子,“对象?”

  韩睿扭头冲他妈妈笑笑,肯定道,“对象。”

  韩母点点头,再没多问,上大学搞对象挺正常的,儿子已经是成年人了,人又长得帅,有个也不稀罕。

  他儿子虽说不是活泼欢脱型的。但是遇到喜欢的也会下手,还算个潇洒的性格。

  于是她就有点好奇,是谁追的谁。

  这时候韩睿炫耀似的回头看了自己的妈妈一眼,忍不住想要和他最亲近的人分享,“他特别好看,人也可爱,我很喜欢。”

  韩母也不是个爱说话或者问东问西的家长,听儿子这么说也是高兴地笑笑,觉得儿子喜欢的才是最好的。

  池可新这听到了赞赏就立马脸上绷不住了,“韩哥,你跟谁夸我呢?”

  “你妈。”

  池可新眨眨眼,“啊?”在宿舍天天被毛亮的脏字茶毒,他一瞬间以为他韩哥说了脏字。

  后来才品出味儿来。

  感情是在他妈妈面前夸我呢,这可是太让人兴奋了。

  吃了药简直激动地要蹦起来。

  韩睿等他父母走的稍微远了一点,才小声说道,“宝贝儿,好好吃饭,我家老爷子在这边,这次过来北京我爸妈可能就不回去了,跨年我们一起过得,春节我们还一起过啊。”

  池可新欢快点头,“行,我过去找你!”

  韩睿不想他这么麻烦,“还是我来找你吧,你爸妈在杭州,你出来不方便。”

  “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要在一起。”

  “好的,宝贝儿”

  ……

  此时池可新已经挂了他的电话,正恍惚地笑的如失了魂的傻子。

  陆南炸着一头头发从电梯里出来的时候,池可新瞄了他一眼,继续翻手机。

  其实半年不见谁都变了样子,陆南看了眼池可新乍一看还没认出来,毕竟是在一起这么长时间的,一对眼就认出来了,结果陆南第一句就是,“胖了。”

  第二句,“你帽子真丑。”

  第三句,“什么品味啊,这什么衣服。”

  第四句,“你脱离社会了吗?穿这么俗。”

  第35章00035发烧了我也喜欢你。

  池可新终于把手机放入兜里,然后上手就去抓发小的头发,半天才说一句,“你头发真炸!”

  陆南:“本来就是要炸。”

  池可新摸摸自己的帽子,又整理了整理他的衣服,还没张嘴。

  陆南就一句:“这衣服好丑哦。”

  “……”

  “真的好丑哦。”

  “……”

  “你是品味下降了吗?谁给你挑的衣服。”

  “……”

  “乡下避难回来似的,”他眨眨眼,“你们那下冰雹了吗?”

  池可新忍无可忍,他深吸一口气,“你能不能别说话!”

  陆南嫌弃地瞥了一眼,“真的好丑哦。”

  老同学见面,还没叙旧呢,眼看就要发生一场战争。

  幸而陆南求生欲极强,看池可新像是要抓狂的样子,直接岔开话题,“我们一会儿吃什么?”

  池可新没理他。

  这还真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