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节(1/2)

加入书签

  韩睿看他这样就又不知从什么地方摸出一块糖投喂给他,“池池,不管发生什么,韩哥在呢啊。”

  晚上他继续和自己的老妈沟通。

  白天就还是闷闷不乐地趴在桌子上。

  连何栋都看出他的状态不正常,还偷偷跟韩睿私信问他,两人是不是闹崩了。

  这暧昧搞的好好的怎么可能就崩了呢!

  韩睿看池可新总是打不起j-i,ng神就拉他去吃饭。

  两个人吃的还是一开始几个人冰释前嫌的砂锅面。

  韩睿觉得,冬天吃这个再好不过。

  这次是韩睿点的,一碗有香菜,一碗干净地一根都没有。

  拿筷子的时候,因为余光注意着池可新,手指不小心碰到锅底,他一个猛哆嗦,然后拿着那个烫的发红的手指,直接捏住了小傻子的耳垂。

  冰凉的触感一下子把灼热感冰了下去。

  本来他想捏自己的,后来发现池可新坐在这一声不吭,忍不住总想动动他。

  池可新虽然眼神恍惚还是看到了韩睿被烫的全过程,正紧张地打算做些什么,就感到耳朵上的温热触感。

  余光看到,是韩睿的手捏了上去,耳边就轰的一炸,像是突然连着放了几十支烟花。

  这种感觉已经很久没出现了,韩哥总是能波动他心中的那根弦。

  韩睿把手指抽过来,拆开筷子给池可新前面放了一双,又撕开一双,正欲c-h-a在面条里,就听到池可新说,“我要吃香菜。”

  韩睿有些诧异,不过还是把两碗面换了换。

  香菜的味道很奇怪,池可新吃不惯还是往下面噎,他可郁闷死了,为什么他妈妈一定要让他复读转学呢,这哈尔滨多好了,还有他韩哥。

  池可新吃了两口,呛了一下,“我妈让我退学,有意让我复读上浙大。”

  韩睿一愣,眼睛微微睁大,心里猛然一空,他想了想说,“我俩分数差不多吧,之前的分数就够上浙大啊,阿姨当时怎么没让你去?”

  池可新叹气,“我报志愿的时候没让她知道,第三个才写的浙大。”

  他第一个写的是现在的这个大学,第二个写的是隔壁大学,想着这两个要是录不上,剩下的学校就相隔甚远了,还不如在家里上浙大。

  “阿姨为什么让你退学?”

  “我妈觉得我冷。”

  现在飙出个网络词,韩睿却一点也不觉得好笑,甚至有些苦涩。

  要是池可新真的走了,那他就把这个哈尔滨的浪漫也全都带走了。

  他就是因为哈尔滨浪漫才过来的。

  没了浪漫,这哈尔滨就是一座冰城,一动就刺骨地冷,他呆在这还有何意义?

  “你呢,你怎么想的?”

  “我?我当然不走啊,这不你在这嘛。”

  韩睿有些感动,“那你怎么办?”

  “能怎么办,拒绝我妈喽。”

  “那你丧。”

  “我也不知道,就突然开始丧了,我就丧了点,也很认真地在好好跟我妈说。”

  “那你保证。”

  池可新眨眨眼,“保证什么?”

  保证别把我掰弯了之后跑了,剩我独自一人。

  “保证你不会跑掉。”

  池可新一愣,“韩哥,我会一直在这里的。”

  晚上的时候池可新故技重施跟他妈哼哼唧唧叽叽歪歪就是不说复读的事。

  还把室友合了个影,把照片发了过去。

  池可新打电话垂死挣扎多次,他妈妈似乎被他连环轰炸烦的不行,最后还是妥协了。

  他知道,他的妈妈是担心他没朋友,他说现在他和室友相处的很好,一起吃饭,一起参加活动,很开心……

  做母亲的终究是不愿意反驳自己的儿子,看着几张发过来的照片上红润有光泽的脸,觉得,好像没那么糟糕。

  池可新旁边站着的那位比他高的室友,看起来好像还挺可靠。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韩哥也不地道,他利用长发飘飘对他的喜欢,舍不得停下来和他打球,进而虐他。

  但是长发飘飘应该也是活该,他不应该砸池池。

  长发飘飘喜欢韩哥,也曾一起在校庆后台排练节目,只不过池池光顾着和他韩哥腻歪了,没看到人。

  彻底激发长发飘飘的嫉妒心的是贴吧的一个帖子,文里面也有,就是那个大学亭子那个《红尘客栈》的演唱视频。

  (由于放在文里不知道放哪里,专门给长发飘飘一个番外的话又感觉浪费了)

  大概这样……

  谢谢死在沙塘上、miya酱小可爱的评论。

  =33=

  第29章00029期末考我喜欢你。

  得到他妈妈的话,池可新简直如获新生,他之前可真是愁死了。

  马上就是考试周,他又丧了一个星期,真得好好看一下功课了,周六的时候他换上那件黄彤彤的羽绒服,带着那个很搭的帽子就拉着韩睿他们去吃砂锅面,迎接考试周。

  到了餐馆那里,他坐在位置上大喊,“老板,两份手工砂锅面,都要香菜!”

  韩睿则坐在他的一旁,摸了摸小傻子的头,唇角微扬。

  几个人回来的时候,毛亮就执意要买了几张柯南挂在墙上。

  何栋说他真是有够傻的,但是他也跟着买了。

  池可新和韩睿也都要了,挺傻的,但是看着柯南就莫名地有底气。

  考试周之所以称之为考试周,就是因为这一周学的所有的东西都是应付考试的,听进去了,认真复习了,挂科,不存在。

  大一嘛,没经历过考试周,周日五点池可新就醒了,然后死活睡不着觉,脑子里一直过他这一年学过的知识点,不懂的、模糊不清的在那一瞬间都浮了上来,然后他就慌。

  慌也是白慌,外面天还黑着,他总不能起床看书,这么冷,还会打扰同学。

  他把脑袋往被子里缩了缩,轻微地翻了个身打算睡个回笼觉,闭着眼睛半天,也没睡着,倒是感觉宿舍有人醒了。

  何栋的床铺在咯吱咯吱地响,池可新就把头伸出被窝小声叫他,“何栋。”

  何栋也在黑暗中探出个头,小声回他,“干啥?”

  池可新更加小声,“你睡不着吗?”

  何栋没听清,用气音问,“你说啥?”

  毛亮:“你俩不睡觉?”

  这一声把池可新和何栋都吓了一跳,毛亮一个山东的大老爷们,说话粗声粗气的,从开没用过气音说话。

  由于上课何栋喜欢闲聊,就专门找了个时间教毛亮用气音说话,还真是奇怪,毛亮就是学不会,后来把何栋都教懵了,感觉自己也不会气音说话了。

  半年毛亮也不会用气音说话,他那破锣嗓子这么一出声,还真把人吓一跳。

  池可新看了韩睿床铺一眼,没什么动静,就提醒毛亮让他不要说话了,“小声点,韩哥还睡着呢?”

  何栋:“也就他还能睡着,韩韩比我们学的都好,他才是挂科难。”

  韩睿早就醒了,先是看到池可新动了动,后,就是几个人的对话了,听到这儿,他也不保持沉默了,宿舍人都醒了,也不用刻意压低音量了,“我也睡不着了。”

  何栋:“韩韩也醒了。”

  池可新声音不自觉地变得欢喜,“韩哥!”

  韩睿躺平跟人说话,“什么时候醒的?”

  池可新:“刚刚醒。没一会儿。”

  何栋:“我也刚醒,你说我们能挂科吗?我有点方。”

  毛亮在黑暗中皱着眉,“不是都说挂柯南挂科难吗?我们挂了柯南,放宽心。”

  池可新听到这就扭头问毛亮,“毛毛,挂柯南总觉得不是你的风格啊。”

  毛亮翻了个身,面朝墙壁,“给个心理上的慰藉,家里有个霸王花呢。”

  何栋也跟,“我要是挂科了我肯定不会让我妈知道。”

  小伙伴点头,那肯定啊。

  天刚蒙蒙亮,何栋就眨着眼睛问室友,“起吗?”

  池可新打了个哈欠,又往被子里缩了点,“图书馆几点开门?”

  毛亮翻了个身,“你们都要去图书馆?”

  韩睿动了动,“想一块儿了。”

  图书馆十二层,位置很多,实在是不用着急占座,几人吃过早饭之后,过去学习了一天。

  期间是真的安安静静地趴在桌子上看了一天书。

  都是凭真实成绩过来的这所大学,平常松松垮垮的吧,专心看书还是有点样子的。

  池可新今天一天就看一本书,最后也学会了,那个类型的都做的不差。

  考试周开始,再没有说五点醒了怕打扰同学睡觉,因为实际上是,你五点醒了,你的室友拿着台灯正在默背专业知识。

  埋怨把你吵醒?不,你只会埋怨他为什么不叫醒你。

  晚上更是在拼命,十点熄灯,人手一个小台灯,奋战天明。

  比高四生还要累。

  熬的过程百般艰辛,熬过去也觉得没啥。

  等池可新最后一科考完,实在松了口气。

  真正的大学和电视剧里看的还真是不一样,根本没有写完提前交卷的学生。

  时间都是卡的堪堪够用,就像是高考的理综一样,写完题,翻了两下卷子,就该交卷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