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节(1/2)

加入书签

  9l:扔一个铜球。

  ……

  12l:这不是上一个星期在公园唱歌的两个小哥哥吗?我去,视频我有,我还没删呢当时那个黑衣服小哥皱眉看人的时候老萌了,看到黄衣服小哥又一脸无奈,太萌了,我就没好意思删。

  13l:我在我主页发了视频贴,想看的小仙女过来,指路:tiebaqianlidu/p/1566988536

  ……

  16l:我们学校的,演唱图片在这:【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什么傻逼衣服直接拉低颜值。

  7l……

  池可新大致翻了一下,然后在心里赞誉,这贴吧里的都是什么小天使,他问何栋,“这有什么影响吗?”

  何栋眨眨眼,“没啥影响,就是娱乐一下,圈地自萌。”

  池可新点点头,“没啥坏的影响就行,我还继续追我韩哥。”

  何栋:“你还没追上啊。”

  池可新无奈摊手,“没呢,韩哥死鸭子嘴硬总是不开口,我也没办法,总不能一厢情愿地做他的男朋友?”

  何栋就笑,“做男朋友还能一厢情愿啊,池池你可真搞笑。”

  韩睿看俩人在聊天刚刚都出去洗漱了,手机放在桌子上,微信提示音一直震,几分钟都感觉震了好几十下。

  池可新疑惑地看过去一眼,也没说什么,是个群里面人说话的多,一直发信息也挺正常的。

  看韩睿回来了,池可新就提醒了一句,“韩哥,你的微信一直在响。”

  韩睿一边擦头发,一边点开手机,然后脸色似是有些烦躁,又把手机锁了屏。

  池可新几乎无时无刻不在盯着他韩哥的脸,看人皱眉就问,“怎么了?韩哥?什么信息?”

  韩睿语气淡淡的,“群里的信息。”

  群里的信息?可能是宣传部又要开会了吧。

  他韩哥这几天忙地弄这边的礼堂的一摊子是事,好像一直没去篮球俱乐部。

  今天遇到了他俱乐部的班长,池可新正好听了一两嘴,说是要他回去打篮球,院区分赛快开始了,让他勤加练习。

  他记得当时韩睿走的时候是答应了的,所以明天应该就会去篮球俱乐部。

  他再怎么还在追着韩睿呢,这打篮球送水可不能少了他。

  校庆安排在星期六来着,所以第二天就是周末,一大早池可新就起床了,韩睿洗漱回来看到他正要起床,就往下按他的头,“你干什么去?起这么早,也没什么事。”

  池可新打个哈欠,“去看你打球啊。”

  第27章00027被砸我也喜欢你。

  韩睿无语,“等中午暖和的时候过来找我吃饭就行了,又不是没见我打球。”

  池可新又往里面缩缩脑袋,“说的也是,行吧,我一会去。”

  “嗯。”

  池可新就美滋滋地又睡了个回笼觉,起床的时候看了看群里何栋分享的贴吧,新更的一楼把他闹了个大红脸。

  112l:写个小段衍生,不喜勿喷啊,文笔渣的一批,求放过。

  黑衣服小哥唱完歌,他的心跳的很快,侧头盯着黄衣服小哥一张一合的唇就这么亲了下去,说是亲也不算是,就是非常纯情地碰了碰嘴唇,还没让黄衣服小哥感觉到唇边的温度,他就缩回来了。

  温热的气息还环绕在鼻尖,天气很冷,消散的很快,没等黄衣服小哥反应过来,鼻尖的空气已经尽数变凉,温度消失殆尽,刚刚那个吻像是个做了梦一样。

  我去去去去去

  还能这么搞?

  妈个批的,我要抱着写这个东西的人亲两口!

  等池可新抱着运动饮料过去的时候,心还是飘飘然的,感觉他韩哥就是亲了他一口,嘿嘿,这事太傻逼了,他都不想说。

  室内篮球场人还是挺多的,他过去扫了一眼没发现他韩哥,就又多看了几眼。

  还是没有,韩哥这是去哪了?

  他把运动饮料放到看台上,刚要扭头去看,一只篮球就砸了过来,直接砸在他的鼻子上,都把他砸懵了。

  随着疼痛感过来的还有鼻下面温热的液体,连带着眼泪都流个不停。

  小的时候去医院,听医生说,泪x,ue是在鼻子上的,这一下估计是砸到了泪x,ue。

  池可新用手指擦了一下鼻下,泪眼模糊地看到手指上的血,赶忙仰起头,让鼻血往回流不让自己丑的太难看。

  这时一些人跑了过来,“没事吧?”

  里面有人似乎认识他,“这不是小池吗?”

  好像也有人在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反正听着就是挺乱的。

  最后有个人揽住了他的肩膀,有些着急地问他,“池池,你怎么样?”

  他没什么大事,就是鼻血一直往肚子里吞有点难受,抽泣的时候还有点呛人。

  “毛毛,韩哥呢?我咋没找到他。”

  毛亮往口袋里翻纸巾,翻到了先把眼泪给池可新擦了,然后扭头问场地里面的人,“我刚还看到他了,还有没有粉笔了?哥们儿,帮忙拿一根。”

  池可新就乖乖地站在那不断地往下吞咽。

  毛亮看他一眼,“你都不看篮球啊过来。”

  池可新:“我就,一、一扭头,就砸过来了,怎么看啊。”

  毛亮看了一眼,“砸你的人呢?”

  “不知道,刚刚,道过歉了,他、没在吗?”

  “没有。”

  “什么人啊。”

  有个男生跑过来送了个粉笔,还站在他们面前给池可新道了歉。

  这下池可新可是满足了,连说,“没事儿、没事儿。”把刚刚嫌弃人的话都给忘了。

  要是他现在能看清楚人,他会觉得男生有些眼熟,很像礼堂后台试衣间里的那个长发飘飘。

  毛亮就拉着他到篮球俱乐部的洗手间里去把他鼻子收拾收拾,大冬天的,水管没冻住就谢天谢地了,池可新手c-h-a在冰水里,也不觉得凉了,只想快点给自己收拾好,一会见韩睿帅帅的。

  那个道歉的男生也跟了过来,池可新想可能是觉得不好意思吧。

  毛亮看池可新的手冻的实在太红,就把粉笔又递给旁边的那哥们,“池池,你等会再洗吧,我给你找点热水,你这一会儿鼻子都他妈洗坏了。”

  池可新低着头往下点点,继续用没有感觉的手往凉水里伸。

  这血怎么都洗不净了,这是要让他涸血而亡啊。

  “你是来找韩睿的吗?”

  池可新咽了一口唾沫,哆哆嗦嗦,“啊,是。”

  “韩睿刚刚搀着个学姐走了。”

  池可新眨眨眼,有点蒙圈,“啊?”

  “你要是找他,再等等,估计两人一会就回来了。”

  池可新停下动作,任自己的血一滴一滴滴在水池里的冰块上。

  这段时间,他韩哥真的是在和他搞暧昧吗?心里真的有他吗?

  还是说一直把他当成个弟弟哄着。

  要是这样,那他可以真是无地自容了,他天天嘴都没把门的时候,什么情话,s_ao话勾引他韩哥的信手扭来。

  要真是那样他可真是忒不要脸。

  什么死鸭子嘴硬,都不爱,怎么把爱说出口?

  池子里的血已经一小滩了,池可新才反应过来似的继续洗。

  水刚才还有些冰,现在好像是不怎么凉了,可能是他心有点凉了。

  又开始丧了。

  毛亮过来的时候,池可新还没洗干净,血还在往下一直流,他看了一眼他的脸色,惨白。

  毛亮把他的手拿过来,往手里塞了个暖水袋,“别他妈洗了池池,脸上没有就行了,快拿粉笔堵住吧。”

  池可新堵住鼻子想抽抽两下,发现没法抽抽,他用嘴吸了一口气,声音有点哑,“我没想哭的,真丢人,砸到泪x,ue了。”

  毛亮点了一根烟,“嗯,你还找韩睿吗?”

  “……找。”

  “他在医务室呢,正好我们去看看。”

  “啊?在医务室干嘛?”不是说搀着个学姐走了吗?

  “我刚刚问了一圈,说是有个学姐把脚给扭了,韩睿就把人送到医务室了,现在估摸着也快回来了,有缘可能还能碰到。”

  池可新低声喃喃,“我们去干什么?”

  毛亮:“卧槽池池,你的鼻子都肿上天了,去医务室消消炎啊。”

  “哦……”

  “毛毛啊。”

  “咋了?”

  “你能把你的烟灭了吗?你这样我鼻子没法过滤,就直接从我嘴里进我肺里了。”

  “你真事多。”说完毛亮就把烟掐了。

  虽然可能要失恋了,但是室友还是很温暖啊。

  从篮球俱乐部出来池可新就在想,一会儿遇到韩睿和那个学姐,他要做什么表情。

  一路都在酝酿了,到了医务室才看到韩睿。

  结果韩睿看他们过来,一脸心疼地把池可新扯过去,又是揉头发,又是摸脸的,就是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