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节(1/2)

加入书签

  池可新闷闷地说,“韩哥,你真是个好人。”

  “你也是个好人,快去找坑吧,找好地方,我去挖。”

  最后池可新选择了一个小树的旁边,他之前去他奶奶家的时候,那是乡下,坟前年都载着一颗树,说是习俗。

  把那只狗埋了以后,铁锨放在路旁,池可新和韩睿就来到了两人本来要唱歌的亭子里。

  池可新还有些郁闷,“这世界上的人怎么都这样啊。”

  韩睿先是按了一下他小傻子的头,然后晃了晃,“我们把它埋了,它不用风吹日晒的就很满足了,别想了。”

  池可新抿了抿唇,“韩哥,我们练歌吧。”他刚刚都已经把人都骂了一遍了,再骂的多也没用,人做都做了。

  韩睿盯着他看了看,“好,那开始吧。”

  公园里虽说冷冷清清的,但也不是没有人,两个小哥哥在凉亭里唱歌,还是有眼尖的人会注意到,练了几遍之后,亭子外面已经围上了一部分人。

  池可新呼出一口气,有些紧张,“韩哥,怎么来了这么多人啊,要不,我们走吧。”

  韩睿大致扫了一遍,“不走,我们站起来唱。”

  池可新:“啊?”他绝对想不到韩睿会说这样的话。

  韩睿揉了揉小傻子的头,其实池可新从刚刚看到尸体兴致就不是很高了,他不能让这种情绪陪他回宿舍、睡觉,做噩梦怎么办?

  韩睿跟他咬耳朵,“你想唱吗?”

  “韩哥,我怕我跑调。”

  “把手给我。”

  池可新把手递过去,韩睿紧紧地抓在手心里,“感受到我手心的温度了吗?把温度转化为勇气,加油。”

  韩睿怕被人看出什么,把手放开又说,“我一直在你旁边,别紧张。”

  池可新让他韩哥的几句话撩得不行,他怎么不知道他的太阳变得这么撩了。

  可把他喜欢坏了。

  池可新吸了吸鼻子,“那我们开始吧。”

  韩睿伸手拉了池可新一把:“好,站起来吧。”

  池可新:“天涯的尽头是风沙……”

  韩睿:“快马在江湖里厮杀……”

  “剑出鞘,恩怨了,谁笑……”

  “任武林谁领风s_ao,我却只为你折腰……”

  ……

  天已经黑了,亭子里亮着一盏橙色的灯,太阳一下去天气就立马见凉,一首歌还没完,竟是下起了鹅毛大雪。

  看人唱歌的都挤到亭子里面,把他们围成圈的中心。

  池可新往韩睿旁边挪了挪,相视一笑,“檐下窗棂斜映枝桠……”

  “我以工笔画将你牢牢地记下……”

  唱完池可新才真正反应过来,这首歌最深情的部分,都被韩睿唱了去。

  他觉得那个学姐可真是明智,他韩哥现实中不接受他,情歌里唱唱也挺好的。

  韩睿唱完有些发愣,看到有人拍照皱了下眉头,移了一步挡在了池可新的前面。

  小傻子说,冰城的浪漫是他。

  橙色的灯光、鹅毛的大雪、温馨的亭子、指尖的温度……

  他扭头静静地看着还在傻笑的池可新,冰城的浪漫的确是他。

  小傻子一开始跟他表白的时候,他就觉得,有一天如果他弯了,那他就是疯了,这一天如今到了,他觉得也还好。

  疯了有什么不好,还有个小傻子陪着他。

  第25章00025看电影我喜欢你。

  从那天开始,哈尔滨又有了冰城的样子,大雪飘呀飘的,一下就这么下了一个星期。两人晋级,真正开始校庆的时候,雪还没有停的样子。

  上交任务似的唱完了歌,池可新在化妆间换衣服的时候,从另一个格子里出来一个长发飘飘的裸体的人。

  他当时推门正要出去,这么一看,可真是把他吓了一跳,难道他刚刚进错了试衣间?

  他韩哥还在隔壁呢?!

  这时长发飘飘似乎是找到了衣服,扭头匆匆地又钻回格子里。

  这下池可新可看清了。

  是个男生。

  排练的时候他不记得有人带假发唱歌,要么就是新造型,要么就是他只记得和他韩哥腻歪了,没看清楚。

  男生五官较为硬朗,带着假发出奇地不搭,给人视觉上的冲击,整体不是很好看。

  池可新想,后期可能要上妆,再加上舞台效果,希望这哥们儿不要太丑。

  磨磨蹭蹭从试衣间出来的时候韩睿已经等在门口了,正在和什么人在聊天,还抽着一根烟。

  韩哥不抽烟,就偶尔兴致来了吸两口,牙齿咬在烟蒂上,樱红色的唇里吐出烟来,一点也不难看,很是性感。

  池可新眼冒桃心微微激动,“韩哥——咳咳咳。”

  韩睿见人出来了,把烟弄灭了扔垃圾桶里,就冲对面篮球俱乐部的班长道了别。

  “韩哥,一会儿有什么安排?”

  韩睿往嘴里扔了一个口香糖,“带你看电影。”

  “韩哥!你邀请我看电影?!请问我们是在约会吗?我们是什么关系?”

  韩睿笑笑,“怎么了,同学关系不能一起去看电影吗?”

  池可新眼里慢慢的都是光,心里逼逼,他韩哥明明就开始喜欢他了,还死鸭子嘴硬,哼哼,早晚把他拿下。

  电影院他们来过,之前是四个人一起来的,现在就他俩。

  池可新进了门要买票的时候,韩睿从口袋里塞到他手里一张票。

  切,心里有我,还不承认,哼哼,早晚把你压床上。

  两人这样吊着也挺舒服的,池可新虽说有时会os,但是其实满足得不得了。

  他之前可是连韩哥会理他都不敢想。

  现在他们可是在搞暧昧,还是非常暧昧、非常暧昧的那种。

  电影院的售票处有几个娃娃机,池可新看了两眼,觉得这都是骗钱的玩意儿,放着也不知道能不能抓到,就算抓到了也是花了几倍的钱,这黑心的商家。

  “池池,你想玩吗?”

  属于韩睿的特殊嗓音在他的耳边炸起,池可新的耳朵后面立即起了一层j-i皮疙瘩。

  他眨了眨眼,心思转了两圈,“想。”

  他韩哥要带他抓娃娃,这福利不要白不要,他可是求之不得呢。

  韩睿唇角带笑,“哦,那你想想吧。”

  池可新翻白眼,他韩哥又开始皮了,“不是你问我的吗?”

  韩睿似是有些嫌弃,“玩这个好幼稚,不过你要玩,可以试试。”

  池可新:“………”

  连续抓了好几把,一个都没抓到,池可新哼哼,黑心商家。

  韩睿:“娱乐而已,气大伤身。”

  池可新就笑,“我们玩的哪里是娃娃机,我们玩的是情趣。”

  韩睿:“………”

  过来的早了,离开场还有三十分钟,韩睿和池可新在他们那个□□/□□的群里发起了吃j-i邀请。

  何栋:[哥还在被窝里没起呢!]

  池池:[那就快点起来,一起吃j-i。]

  何栋:[你俩演唱结束了?]

  韩韩:[早结束了,都出来了。]

  何栋:[出来了,干什么?]

  韩韩:[看电影。]

  池池:[看电影。]

  何栋:[我,靠。]

  毛亮:[电影把我炸了出来。]

  池可新正要打字,就收到私信:[池池,干的不错,你俩成了?]

  [没呢。]

  何栋不明白了:[韩韩到底怎么想的,就这么吊着你呀。]

  池可新笑的猥琐:[我发现吊着还真爽呢,更何况我韩哥是什么人,定了就是要过一辈子的人,我得让他看看清楚,我就是那个人。]

  何栋:[我靠,你可是停吧,都让你酸死了,也不知道韩韩是怎么忍受你的,动不动就文艺,s_ao里s_ao气的。]

  池文艺:[……]

  池可新最后在群里发了一句:[吃j-i玩不玩,不玩开了。]

  何栋:[玩。]

  毛毛:[加我一个。]

  从池可新手冻了开始,韩睿就知道他的游戏技术过硬,问是什么时候练的,池可新就说是在医院治疗的时候。

  无聊他不看电视剧不玩视频只能打游戏,不知不觉中就这个样子了。

  打完一盘,电影院差不多检票入场,韩睿收了手机看了看娃娃机旁边的爆米花铺子,走了过去。

  池可新拽了他一下,“我不吃这东西。”

  韩睿哦了一声,“抱着也好看。”

  池可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