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节(1/2)

加入书签

  文案废一个,主要是讲一个痴心受一直追攻的,攻心动了还非得死鸭子嘴硬吊着人不松口的故事。

  【呆萌小太阳病秧子受x沉稳温柔腹黑闷s_ao攻】

  【食用指南】文主打两人暧昧秀恩爱各种甜甜甜,受偶尔文艺,攻偶尔抽风。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甜文成长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池可新┃配角:韩睿┃其它:暗恋

  第1章00001过来冰城是因为喜欢你。

  池可新拖拉着行李箱来到男生宿舍的时候,大一宿舍楼里面还没有一个人。

  他费劲扒拉得把行李箱吃哼吃哼搬到三楼,就已经累的气喘吁吁、汗流满面了。

  他掩着嘴闷声咳了声,看着眼前有了些许灰尘的床铺,凝眉愁思,现在这个时间已经是开学一个月后了。

  一个月前他拖着笨重的行李箱做了和他一路过来一模一样的动作。

  然后在宿舍里遇到了他。

  磕磕巴巴地说了一句什么话。

  那句话是什么他已经记得不是很清楚了,只是那份满足和惊喜的心情到现在依旧没有变过。

  池可新确实在填高考志愿的时候打听过他是哪个专业,只是过来大学,一个专业,一个宿舍,着实有些不可思议。

  他觉得这么多年,上天让他吃的苦都是有原因的,他忽然有了种无法言说的满足感。

  这不果就来了么,上天定然不会亏待他。

  他推了推行李箱,站在窗户边看着窗外热闹的景象——军训完的大一新生正在有秩地返回校园。

  一个月前他以为他会和韩睿一起拖着行李箱从这队伍里走出来。

  即使不熟,也一定会很满足。

  时间飞速而过,他躺在病床上时更是不知道时光的流逝,再次相见,就是这个样子了。

  他从火车上下来推着行李箱站在窗口。

  韩睿拉着行李箱从军训基地返回。

  走廊里传来了齿轮滑动的声音,嘈杂的人声也越来越多,最近处的声音隔着墙清晰地传入他的耳中,“我要点鱼香r_ou_丝。”

  深沉又充满磁性的声音传来,“鱼香r_ou_丝已经点过了,你再换个。”

  池可新瞳孔微微瞪大,他简直爱死了这个声音,只见他一顿,心脏砰砰砰狂跳了起来,几乎是在一瞬间扭头看向了门口。

  脖子从完全放松悠闲状态,猛的生硬一扭,他清晰的听到自己的脖子咔了一声。

  三个穿着一模一样迷彩裤的少年拉着简易的行李走了进来。为首的身材修长,纯灰色的短袖一丝不苟的塞在迷彩裤里,袖口让肌r_ou_撑得圆圆的,浑身散发着雄性荷尔蒙。

  很性感。

  他一只手捏着一张a4纸,另一只手拿着一支水笔,在纸上涂涂画画,眉梢间都是笑意。

  池可新突然觉得很甜。

  反正心里就是挺美的。

  韩睿旁边的那个人了可没那么规矩,一只手抓着那张纸,眨眨眼不甘心地问,“韩韩,点两个不行吗?”

  韩睿拿笔敲他,“不行,一个菜必须点一个。”

  “为什么?”

  另一个戴眼镜的少年也走了进来,他说道,“不为什么,何栋,你能不能有点出息。”

  “韩韩,毛亮他出息,一会儿把他的铁板鲫鱼和卤蛋炒r_ou_给他去掉,反正我是军训一个月没碰r_ou_星了,我就要两份。”

  毛亮犹豫了一下:“那我也两份卤蛋炒r_ou_。”

  韩睿颇为无奈地又划了几下,问道,“还改不改了?”

  何栋抬头便看到了站在窗边的池可新,他直接出了声,“这谁呀?”

  韩睿抬头便看了过来。

  池可新穿了一件得体的白色短袖衬衫,一条黑色烟筒裤下沿向上折上一圈,露出白皙的脚踝,下面搭了一双白色板鞋。

  韩睿手指一顿,立马反应过来,这个是一个月前一起去领军训服装的室友,只不过这个室友身体素质太差,去军训基地的第一天就直接站晕了过去,然后便请了假回家修养去了。

  本来他对这个人就没什么特别的印象,现在就觉得那个人非常的白,病态的白。

  刚想到病态两个字,那人就咳了两下,咳得脸色红红的,还轻喘了几下,又小心翼翼朝这边看了过来。

  韩睿摸了摸鼻子,没由来觉得有些抱歉。

  池可新从人进来就一双大眼睛直直的盯着他们看,直到韩睿看了过来才堪堪收住视线,低下头去。

  何栋小声在韩睿耳朵边道,“哎,韩韩,这个,是不是就是那个病秧子,就晕倒那个。”

  毛亮扶了下眼睛,“原来晕倒的那个居然是我们宿舍的。”

  韩睿收了手里的纸,踢了何栋一脚,抱歉地瞅了一眼池可新,看到他垂下来的眉眼,突然感到有些不忍心,刚刚这两个人说的话他肯定听见了。

  韩睿觉得他应该说句话。

  但是他们不熟。

  说起来他们只是一起领过军训服装而已。

  他蹙了蹙眉,最后只好重新介绍一下自己,并友好客气地发出申请,“你好,我是韩睿,你是才回来吗?我们刚刚军训回来打算洗个澡,然后去吃个饭,要一起吗?”

  池可新听到这深沉的嗓音,觉得耳朵痒痒的,下意识地轻轻摇了摇头。

  摇完头他就后悔了,他其实挺想离韩睿进一步的。

  以至于在他们三个洗澡的空隙,他心里长毛了似的,一直在心里排练着说辞。

  池可新张了张嘴,直到韩睿三人洗完澡换好衣服离开,他都没说出来。

  韩睿走之前还冲他友好地笑了一下,他特想脱口而出让他把他也捎带走。

  但,还是勇气不够。

  等他们走后,池可新一直神思郁结地坐在他床铺下的椅子上,嗤怪自己为什么这么怂。

  他自认为是一个活泼开朗的人,就是病多了点,其他一点没毛病。

  懊悔也没办法,人都走了,他总不能追过去说要吃饭,更何况才刚刚拒绝。

  池可新盯着门口又看了一会儿,才上了床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床铺,又把自己行李箱里的书放了到下铺的书架子上。

  看样子他们应该是才从军训基地回来,在宿舍洗了澡、换了衣服就直接奔赴餐厅,那个劲头,学校餐厅根本满足不了他们,估计是要去小餐馆。

  那吃的时间就不会很短。

  池可新等了一会儿,实在是太无聊就自顾自的收拾起了宿舍。

  另外三个人终于在门禁的前一分钟走进了三楼的这间宿舍。

  池可新的心也放回了肚子里,他不想韩睿第一天就被罚,幸好这个人本身就很懂规矩,是个谨慎的人。

  三人到了宿舍上了床闷头就睡,显然是困极了。

  他们刚到就熄了灯,池可新看着黑暗中的韩睿的轮廓,心跳如雷。

  在三个早上从军训拉来、疲惫不堪、又填满肚皮、心满意足、睡得鼾声连绵不断中,池可新失眠了。

  如一个月前、新生开学的那一晚一样,失眠了。

  他和韩睿同班同宿舍,这件事这一个月以来一直在他脑子里转。

  他觉得是军训时候晕倒磕到了脑子,所以才会产生这么不切实际的幻想。

  但是,一起领军训服又那么的真实。

  因为身体素质差,池可新失眠的下场比一般人要严重地多。

  他早上起来的时候,觉得太阳x,ue突突的疼,宿舍里的另外三个人还没醒。

  他按开手机,看了一眼时间:9:30,他猛的睁大眼睛,心里一惊、出了一身冷汗。

  他昨天看的群里班主任的通知:外语分班考试是八点考试。

  也就是说他睡过头了,还迟到了一个半小时!

  韩睿被叫醒的时候,整个宿舍慌得一团糟。

  何栋一边往身上扯着短袖一边卧槽不断,“卧槽,韩韩快起啊,外语测试迟到了!”

  韩睿心里一沉,也卧槽了一声,“忘了忘了。”

  四个人紧赶慢赶,跑到班里的时候,很意外地没有考试,这天没有早课,故而一个人都没有。

  池可新脸红到了脖子根,非常非常尴尬,他都不好敢看现在还喘不均匀气的室友。

  三个在军训基地从来都睡眠不足的人,心很累。

  那种让吓出一身冷汗的感觉,也非常的不让人喜欢,以至于回到宿舍,池可新就理所当然的被人吐槽了。

  当然这种事不消当着当事人的面说,韩睿和何栋当天出了宿舍门一起吃饭的时候就听到他说,“那人,神经病吧。”

  韩睿早上同样急红脸池可新,“他也不是故意的。”

  何栋噘嘴,“那也不正常,你看他那病恹恹的样子,一看就不健康。”

  “……”

  “还叫什么可心,这男的真逗。”

  “……你积点口德吧。”

  “切,我又没说什么。”

  大学宿舍是四个人一间,池可新错过了军训这一个同班同学的熟络期,融入班级就稍微有些困难。

  又因为一开学发生的那一件事在宿舍也同样水深火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