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节(1/2)

加入书签

  宋一丞没有马上回答,而是问了另一个敏感的问题:“他现在对你有感觉吗?”

  沈枫犹豫了一下,点头道:“他不是真的讨厌被我碰。”

  宋一丞:“那你们做过没?”

  这次沈枫犹豫的更久了,不过不用回答,宋一丞也猜到了:“没有做,应该是他不同意而你又不想强迫他,对吧?那有没有想起你的迹象?”

  沈枫“嗯”了一声:“他刚刚恢复了一点记忆,不多。就因为他已经记起以前是爱我的,所以对现在的关系才这么彷徨。”

  宋一丞邪魅的笑了起来:“那好办,你找个人刺激他,让他自己发现没你不行。”

  话音刚落,就听到外面传来了“咔哒”的开锁声。

  这里的房间设计是进门就是一条狭长的走廊,他们坐的沙发是在走廊尽头的转角处,所以刚进门是无法看到沙发的。

  沈枫立刻意识到郑希回来了,他正要起身,结果对面的宋一丞忽然朝他扑了过来。

  沈枫瞪直了眼,刚要呵斥,就听到宋一丞附耳道:“别动,配合我演一下,今晚就让他开窍。”

  第33章

  郑希刚换上拖鞋就听到了一阵撞击声。他疑惑的抬头,没看到什么动静,结果在走廊尽头却撞见了难以置信的一幕。

  他好不容易调整好的心情再次跌进了谷底,就像站在肆虐着暴风雪的冬日,血液从头顶冻到了脚底。

  瞳孔的倒影中有两个抱在一起的人。

  应该说,是一个穿着浴袍的年轻男人压在沈枫身上,正强吻着沈枫。

  沈枫在看到郑希的一瞬间终于推开了身上的人,还没开口就看到郑希踉跄着后退了两步,头也不回的又奔了出去。

  “小希!”沈枫着急的吼道。

  宋一丞被沈枫推在沙发边上,手肘磕了沙发底座,疼的倒吸了几口凉气。

  沈枫看都没看他,扶着沙发艰难的起身,结果门口又传来了大动静。

  原来是郑希跑的太急,推开门的时候撞到了路过的其他房客。

  对方是个高大的美国人,脸颊上一圈浓密的络腮胡。应该是喝醉了,走的摇摇晃晃。被郑希一撞,两个人都倒在了地上。

  他本想发火,结果在看清撞他的人长什么样后,居然咧嘴笑了起来,将满嘴的酒气都喷在了郑希脸上。

  郑希摔倒的时候姿势不对,后脑先撞到了墙上才倒在了对方身上。

  眼前的景象因为撞击而有些模糊,但他还是意识到了危险。他用力推着对方,奈何对方身强体壮又喝醉了,根本不是他能敌得过的。

  他只得惊恐的叫着沈枫的名字。

  沈枫赶过去,抡起拐杖就朝着那男人砸去。

  男人的脑袋被砸破了,鲜血顿时涌了出来。他捂着伤口,似乎被这一下打清醒了过来,朝沈枫举起了拳头。

  沈枫没有退缩,和他厮打在了一起。但对方的体型比他强壮,他又手脚都有伤,没几下脸上就挂了彩。

  郑希从惊慌失措中反应了过来,马上去拉男人,大声喊着住手。

  吵闹声终于传到了走道尽头,惊动了楼层服务生。两个穿着酒店制服的男人飞快跑过来,连拉带扯的把那人从沈枫身上拖开。

  那男人口中脏话不断,就算被拉开了还狠狠的踹了沈枫一脚。

  沈枫身上j-i,ng致的衬衫早已被拉扯的不成样子了,露出来的手臂和胸膛都有不少青紫的淤痕。

  郑希慌乱的检查着沈枫的伤口,这动静也惊扰到了隔壁房间的金婧。

  金婧在搞清原由后怒不可歇,问沈枫要不要报警。

  楼层服务生还拉着那个男人,对方在听到金婧的话后又清醒了些,嘴里的脏话也停下了。

  沈枫抓着郑希的手,就怕郑希再跑了,他问郑希有没有事,郑希用力摇头:“我没事,是你受伤了!”

  沈枫看了那男人一眼,问郑希要不要报警?

  郑希不想把事情闹大,何况这件事双方都有错。沈枫也不愿意报警,毕竟这里是美国,闹到警局会很麻烦,他不想再给郑希制造不好的回忆了。

  他吩咐金婧处理这件事,在郑希的帮忙下先回房去。

  宋一丞靠在门边上,刚才沈枫冲出去打人的时候,他一直在观察着郑希的反应。结果如他所料,那个男人还歪打正着帮了一把。

  他揉了揉鼻尖,心里已经有主意了。

  郑希刚把沈枫扶到沙发上,就被一个人拉开了。

  宋一丞不顾沈枫愤怒的目光,在他身边坐下,亲昵道:“怎么伤的这么重啊?”

  他作势就要往沈枫敞开的胸口摸去,沈枫不知道他到底想干嘛,只得抓住他的手,厉声道:“行了,你先出去。”

  宋一丞嗤笑道:“你这么在乎他干嘛?你看他根本就不心疼你,一点也不替你考虑,只顾着自己。这才多久,他都害你受伤几次了?你是不是真想被他玩死了才甘愿?”

  沈枫蹙起了眉,他知道宋一丞不是那种会乱说话的性格,他又想起了刚才出事前宋一丞说过的话。

  如果这样真的能帮郑希看清心意……

  沈枫抿了抿唇,神色依然严峻,却没有再阻止。

  宋一丞看向一直在极力隐忍的郑希:“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应该学会处理自己的情绪,而不是对在乎你的人转嫁不如意。你把他折磨成现在这样,是不是觉得很满足?如果你不再爱了就把他给我吧,他真的不欠你什么,别再耽误他了。”

  说完就收回视线,小心的解开沈枫胸前的扣子想检查伤势。

  沈枫看着郑希独自站在那,头低着,一副受到重挫的样子,心痛的几乎要忍不住了,想要跟郑希说出事实,却收到宋一丞暗示的眼神,朝他极轻的摇了摇头。

  在解到第四个扣子的时候,有一只手忽然抓住了宋一丞的手腕,狠狠地把他拖了起来。

  宋一丞的唇边划过了然的笑意,眼底却闪出了不耐的光,但在对上郑希的双眼时,想说的话却梗在了喉咙口。

  站在他面前的不再是刚才那个只懂得隐忍逃避的郑希了。那双浅淡的瞳孔中沸腾着怒意,仿佛要撕开眼眶涌入他的眼中。

  他被郑希粗鲁的推出了门外。

  他退了几步才站稳,刚想开口,就看到郑希“嘭”的一声关上了门。

  金婧还在门外交涉,看到这一幕又是满脸莫名。不过宋一丞却低低的笑了起来,整好被扯乱的衣领,脚步轻快的往自己房间走去。

  “哎!宋少,怎么回事啊?你们里面又吵了?”金婧赶紧叫他。

  宋一丞留下一个洒脱的背影,消失在了电梯转角:“现在别进去打扰他们,明天你就知道了。”

  ========

  把宋一丞赶出去后,郑希没有马上回到沈枫身边,他靠在门上,刚才忽然生出的怒意顷刻间又熄灭了。就像遇到了暴雨的岩浆,冻成了一团堵在胸口,堵得他喘不过气。

  脑海中闪过宋一丞得意的脸,还有怪他的那些话。最重要的是,宋一丞和沈枫抱在一起的画面,就像电影回放一样盘桓在他眼前。

  宋一丞让他放手?

  难道不是沈枫一直抓着他吗?要放手的人不该是沈枫吗?

  他负气的想着,可一想到沈枫真的抱着别人,他又难受的浑身都疼。

  他以为沈枫愿意给他点时间,愿意等他的。

  他捂着脸,靠着门滑到了地上。他不知道沈枫是什么时候走到面前的,也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他只知道有双坚实有力的臂膀将他拉到了怀中,不顾他的挣扎和反抗,用刚刚被宋一丞强吻过的唇来吻他。

  郑希受不了这样,他用力捶着沈枫,一拳打在了沈枫的肩窝上。

  那里刚才被喝醉的男人打过,沈枫捂着肩膀粗喘着。郑希回过神来要看他的伤,结果被他再一次按在了门上。

  双手被抵在头的两侧,沈枫与他十指相扣,相视的目光中满是痛楚。

  郑希亦然。

  他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变成了这样,一直朝着坏的方向发展。

  他明明不是这样想的,他不想折磨自己,更不想折磨沈枫。

  他要的只是时间而已。他需要时间去接受这么荒谬的关系和真相,需要时间重新记起和沈枫的点点滴滴,需要时间来平复彼此身上的伤。

  可沈枫没有等他,在他努力说服自己冷静下来的时候,回来看到的居然是沈枫和别人抱在一起接吻?

  沈枫居然还想来吻他?

  郑希疯笑了起来,眼中闪动着晶莹的光,疼痛又承载不住了,却倔强的不肯再落下:“他说的没错,我不该再耽误你了,你走吧。”

  相比于他的失控,沈枫却冷静了下来,凝视着他道:“宝贝,回到我身边来好不好?”

  郑希“嗤”的一声笑着,他没有反驳,只是低下头不再看沈枫。

  每次吵架的时候,沈枫眼中都会浮现出他害怕的东西,那是对他的爱意和执念。

  那是他仅有的几个记忆片段中,总是追逐着他的眼神中才能看到的,是他曾拥有过沈枫的证明。

  沈枫没有等到他的回答,把脸埋在了他肩上,渴求道:“郑希,再给我一次机会,我真的很想再对你说我爱你。”

  就像是有人拉开遮蔽了太久的窗帘,让外面的阳光穿透y-in霾照了进来。郑希的瞳孔僵直了,被抵在门上的手指下意识的蜷了起来,握紧了沈枫的手。

  心中分明有喜悦的情绪在一点点失控,可他不知道该怎么表达,直到肩上的衣料逐渐s-hi润了。他歪着头,在这个角度只能看到沈枫咬紧牙,颈肩的皮肤上爬上了青筋。

  他知道沈枫在极力忍耐着,但是忍不住。

  沈枫的痛苦仿佛化为了实质,将他困在海中央,四面八方都是望不到尽头的彷徨。

  心脏像裂开一样,有什么东西要冲出来,撕扯着最后的禁锢。

  这对他而言分明是陌生的情绪,却像在体内扎根了很久,被沈枫的泪浇灌着活了起来,支配着他的意识和动作。

  他情不自禁的吻上了沈枫的耳廓。

  沈枫这样不管不顾的逼他,不给他考虑的时间,其实也不全是坏事,至少让他意识到了另一点。

  为什么错的人不是他们,他却要继续折磨彼此?

  沈枫说爱他,希望他能回到身边去,而他也不想把沈枫让给别人,那还有什么好介意的?

  他的过去被亲人的谎言填满了,只有沈枫是真实的。这个男人把曾经做错的事对他坦白,求他原谅,哪怕这个男人也是受害者。

  郑希闭上了眼,有些情绪一旦放纵开来,就很难收回了。何况沈枫也没打算让他后悔。

  他被推倒在地上,生涩的回应着沈枫激烈的吻,任由沈枫的舌钻进衣领里,粗暴的撩拨着身体的敏感。

  他把一切都交给了身体的本能,沈枫把他的拉高,埋下头,把那两粒樱红咬的又硬又肿,泛着淋漓的水光,随着郑希急促的呼吸而颤抖着,像是等待着采撷之人再次亲近。

  可沈枫却不碰他又痛又麻的胸口了,而是沿着胸腹中间的那道肌理舔下去,舌尖撩着他敏感的肚脐。

  “不……啊!”郑希终于忍不住了,发出了一声无法克制的低吟。

  这喘息钻进了沈枫耳中,把长久以来堆积的忍耐全烧尽了。他更加灵活的钻着郑希柔软的肚脐,鲜红的舌把那处肌肤舔的泛起了一片红痕。

  郑希抓紧了沈枫肩上的衣服,受不了的叫他停下,可他却毫不动容,把郑希舔的眼角都被逼出了泪光才停下。

  从未有过的感觉在身体中蔓延,点燃着不曾高涨过的欲`火。郑希无措的看着昏暗的天花板,刚想喘口气就又失控的叫了起来。

  沈枫拉下了他的裤子,把他最脆弱的地方含到了喉咙深处。

  虽然沈枫和他做过了无数次,但他没有这种记忆,所以沈枫现在给予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陌生而强烈的。

  他刚泡过温泉,身上都是沐浴露的味道,就连硬`挺的那里也透着一股淡淡的奶油香气。

  沈枫舔了几口就放开他,在郑希迷离的眼眸中嗅了嗅那东西:“好香。宝贝,你是不是故意的?”

  沈枫说完又嗅了嗅,还用鼻子轻轻蹭了下s-hi润的顶端。

  铃口溢出的清液黏在了高挺的鼻尖上,随着沈枫离开的动作拉出了一道y-in靡的丝来。郑希被这个极为情`色的动作弄得浑身发颤,下意识的抬了抬腰。

  刚才温暖的包裹让他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快感中,他有些无法控制自己,想再次回到沈枫的口中。

  可是这想法太过羞耻了,他没办法开口。

  他只能羞恼的捂住眼睛,咬紧牙关不发出声音。

  沈枫知道他在想什么,就算郑希记不起来,可这具身体早已习惯了他的爱`抚。他没有再逗郑希,而是仔细的舔着那根欲`望,不放过任何一处,极尽所能的给予快感。

  郑希在这样的攻势下终于彻底失控了。

  他什么都没法想了,满脑子都是沈枫在舔他这件事。

  虽然闭着眼,意识却好像能看到沈枫的动作,沈枫每舔一下,他都会忍不住发抖。下`身早已s-hi的不行了,有两次他几乎临近高`潮,可沈枫却恶意的停了下来,用舌尖堵住顶端柔嫩的小孔,不让他发泄。

  一直被遏制的欲`望令郑希难受的不行,看向沈枫的视线也带上了求饶之意。

  沈枫不是故意想让他难受,只是想他记住这个时刻:“宝贝,从现在起,你必须记住我给的一切。你是属于我的,不要着急,你会慢慢记起来。所以不能再躲着我了,明白吗?”

  沈枫在这种时候和他讲道理,简直就是冰与火的碰撞,在郑希脑海中激起了成片的白雾。他头昏脑涨,根本找不到方向。

  身体的渴望让他急切的点着头,一张口又是难受的求饶。欲`望的小口涌出了一股滑腻腻的清液,在沈枫的注视下可怜兮兮的发颤着。

  沈枫再舍不得让他忍了,含着他连续吞吐起来,几个深喉之后,感觉到他猛地绷直了腰,一股灼热的液体涌进了喉咙深处。

  第34章

  释放的那一刻,郑希脑海中又有一个模糊的画面渐渐清晰了起来。

  那是另一场激烈的情事。

  他被沈枫困在泳池中,背靠着泳池壁上凹凸的瓷砖纹理,双腿大敞,任由身前的人在他体内快速进出着,将彼此周围的水波激起了无休止的震荡。

  他累极了,早已s,he过三次的地方半硬不硬的抵在沈枫结实的小腹上。沈枫却还是不肯放过他,不断撞击着他体内的敏感点,逼的他又哭又叫,求饶的同时又贪恋这种极致的快感。

  等沈枫终于把满腔爱意都留在他体内的时候,他脱力的看着万里无云的蓝天,视野都有些模糊了。

  又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不能浪费了。他懒懒的想着,等等一定要催沈枫陪他出去拍几张。

  然而沈枫没有实现他这个愿望,他被摆在了泳池中央的火烈鸟上,沈枫用嘴给了他第四次满足。

  记忆中那个犹带着少年感的郑希昏沉沉的睡去了,现实中被沈枫抱在怀里,细细的亲吻着的郑希却缓缓回过神来。

  这种感觉很奇妙。

  郑希看着眼前昏暗的走廊,没有湛蓝的天,没有闲适的心情,却有着同样的人。

  那个爱着他的沈枫,穿过了时光和万难,依然守在他面前。

  郑希的视野再次模糊了,但令他看不清的却不是强烈的天光,而是眼前人眼中那深沉如海的爱意。

  身体的发泄带动了情绪的瓦解,他紧紧抱住沈枫,一直以来被堵在心头的苦涩和疼痛终于能放下了。

  沈枫轻抚着他的后脑,用绵密的吻来安抚他。

  郑希哭了很久才停下。

  他头昏脑涨,喉咙酸涩的铺满了血腥味,鼻尖红红的,像头被欺负的小鹿,委屈的看着沈枫。

  是他太傻了,沉浸在没有意义的痛苦中折磨彼此。原来一旦释怀后,就连心情都变得不一样了。

  他并不是过去的那个郑希,可潜意识的本能却让他想对沈枫示弱,想听沈枫说一些特别的话。

  比如……

  沈枫刚才对他的告白。

  可郑希还是开不了口,他只能努力的回应着沈枫的吻,直到两个人又吻的都喘不过气来。

  沈枫把他抱的更紧了。

  他跨坐在沈枫身上,再次苏醒的欲`望抵在了沈枫腹部,而沈枫滚烫的那里也紧贴着他,在他t-u,n缝间一下下摩擦着。

  郑希的脸不可抑制的红了,他已经找回了两段关于情事的记忆,所以他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他搂紧沈枫的脖子,不想让沈枫看到他的脸。沈枫放开他,握住他的手按在胸口上,与他对视道:“宝贝,让我进去好不好?”

  沈枫本可以不问的,一切分明是水到渠成,郑希认为自己已经表现的够明显了。可沈枫现在这么认真的提起,倒让他的羞耻心成倍的膨胀开来。

  他咬着唇,目光无措的闪躲着,却始终能感觉到沈枫的视线烫的他无所遁形。

  他还穿着衣服,却像被沈枫脱光了审视一样。那用来容纳沈枫的地方在触碰下居然起了反应,紧闭的入口轻轻收缩着,渴望着沈枫快点帮他止痒。

  这种心情一旦生出来,他就像喝醉酒,眼波都开始迷离的摆荡了。

  他这副发情的模样看在沈枫眼中,简直就是一剂强效的c-ui情药。沈枫很想立刻掰开他捅进去,可现在是在地上,而且郑希太久没做过了,硬来一定会受伤。

  他拍着郑希饱满的t-u,n,两人一起往床上走去。刚倒下,沈枫的拐杖就滚落在地毯上,发出一点闷响,却立刻被床上的动静掩盖了。

  郑希被沈枫压在身下,沈枫边吻他边去开床头柜的抽屉,果然在里面看到了酒店贴心准备的保`险套和润滑剂。

  他把润滑剂打开,挤了一大块在指尖上,往郑希的下面探去。

  郑希的裤子在刚才就被沈枫脱到了膝盖上,此刻一拉就扔到了床尾。沈枫把他的腿分开,带着冰凉脂膏的指尖刚贴到入口,郑希就低低的哼了一声,下意识的要躲。

  “宝贝,不会痛,别怕。”沈枫耐心的哄着他,继续在他口中角逐着。

  郑希感觉到沈枫的手指钻了一根进来,因为有润滑剂的关系,所以没什么阻碍。沈枫一伸进来就开始抽`c-h-a,滚烫的内壁融化了冰凉的脂膏,渐渐化为了软水包裹着沈枫的手指,也让郑希的下面逐渐s-hi润了。

  沈枫等他适应后就增加了一根手指。郑希昂着头,眼神迷离的看着暖白的房顶灯,刚发泄过的欲`望又抬起头,随着沈枫的动作而抖动着,顶端的小口吐着透明的清液,沿着滚烫的柱身滑了下来,最后被沈枫全舔进了嘴里。

  郑希抓着身下的被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