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节(1/2)

加入书签

  郑希抿着嘴,眼底的乌青看着比刚才更重了些:“可是我很累,真的很想睡。这东西虽然是激素,但是没什么影响的,放心吧。”

  沈枫只得看着他吃下去,他还问沈枫要不要,沈枫也拿了一颗含在舌下。

  这回郑希很快就昏昏欲睡了,翻身的时候沈枫顺势把手臂伸过去让他枕着,他又想起了沈枫的右手,迷迷糊糊的问还痛不痛。

  沈枫亲了他一下:“不痛了,放心吧,快睡。”

  看着郑希呼吸渐渐绵长了起来,沈枫轻抚着他的眼角眉梢,就这样看着他睡了一夜。

  褪黑素对沈枫来说没什么效果,他吃惯了药效更强的安眠药。

  清晨的第一声鸟啼从窗缝间隐隐传来,窗外的曦光透过窗帘洒了进来,将一室的晦暗扫除了。沈枫揉着眉心,虽然一夜没睡,却不觉得有多疲惫。

  昨晚发生的事让他找回了当年的郑希,虽然还不完整,虽然只是个开始,但沈枫的心情却像眼前的这一道晨曦,明亮而充满生机。

  他看着怀中熟睡的人,抽出早已酸麻的手臂,悄悄下了床。

  金婧昨晚一关上门就睡了,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的动静。沈枫出来的时候正好她也出来,两人的目光一对上,金婧就想过来扶他,被他制止了。

  沈枫看了床上的人一眼,轻轻关上房门,这才道:“他还在睡,我们下楼说。”

  金婧刚点完头就觉得不对劲,惊讶的指着后面:“郑希昨晚和你一起睡的?”

  沈枫弯起嘴角,也不理会金婧的追问,小心的走下楼梯。

  李浩森正坐在餐桌前啃三明治。

  他本来边吃边看手机的,结果听到动静一抬头,就看到了沈枫那张惹人厌的脸。

  李浩森把三明治往盘子里一扔,正要起来,沈枫就来到了他旁边:“昨天伤了你,抱歉,我会赔偿你的。”

  他诚恳道。

  李浩森没想到他一大早居然来道歉了,靠在椅背上挑了挑眉:“赔偿就免了,反正你那一拳也软绵绵的没什么力气。怎么?还有什么需要我赐教的?”

  沈枫确实是还有问题要问他,所以就算他又摆出了嘲讽的态度也没有介意:“关于他的病你知道多少?能不能都告诉我?”

  李浩森冷笑道:“奇怪了,你不是自称他男朋友吗?怎么?他什么都不肯告诉你?”

  “你这人怎么这么说话?”金婧看不过去了,她以往跟在沈枫身边,还从没见到有谁敢这么耍横的。只是她刚说完李浩森就一掌拍在了桌上,餐具集体发出了震响,装在马克杯里的牛奶晃到桌上,把雪白的餐布都浸s-hi了一块。

  “我就是这么说话,不爱听就走远点!”李浩森猛地起身,座椅在地板上摩擦出刺耳的声音。金婧还想说什么,被沈枫制止了。李浩森瞪了他们一眼,拿起沙发上的背包就出门了。

  “这人怎么这样啊!”金婧被气到了,要不是碍于沈枫在场,她一定狠狠的怼回去。

  沈枫昨晚已经看出了李浩森的心思,这个人和郑希住在一起两年,郑希显然不知道他的想法。昨晚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沈枫来不及问郑希关于李浩森的事,但他却不能放任这两人继续待在一个屋子里。

  他对金婧道:“整下行李,去时代广场定个酒店,我们搬过去。”

  金婧:“我跟你?好好的干嘛要搬去酒店啊?”

  沈枫:“定两个房间,我和小希一间,你住一间。”

  金婧疑道:“你昨晚打了他?为什么?发生什么事了?”

  沈枫靠在桌沿,一丝倦意爬上了眉心:“他昨晚强吻了小希。”

  “什么?!”金婧吃惊的倒吸口气,但看到沈枫脸上y-in郁的神色,她还是忍住了,没有继续问下去。

  “我马上去收拾。”她说完就转身,沈枫又补了一句:“等等,先帮我找出尼克的电话,我要打给他。”

  金婧在楼梯上停了下来:“哪个尼克?”

  沈枫:“尼克韦尔。就是我高中的同学,后来回纽约读医科的那个。”

  “你找他干嘛?”金婧又走回沈枫身边打量他:“是不是伤口不舒服了?”

  沈枫轻轻握了下右拳,昨晚虽然打了李浩森,但那瓶止痛缓释剂很有效,早就不疼了。他道:“他是脑科医生,我想让他给小希检查下。”

  金婧:“对了,那郑希怎么会同意跟你一起睡?”

  沈枫:“他昨晚记起了一点过去的事。”

  金婧瞪大了眼:“怎么这么快?不是说三年都没想起来过吗?你是不是又对他做什么了?”

  沈枫被她的脑回路弄的无语了:“在你眼里我就是这么迫不及待的?”

  金婧很想点头,但她跟了沈枫多年,很清楚沈枫的毛该怎么顺,果断赔了个笑脸:“哪里会,你是再正经不过的闷s_ao男了。我要是郑希,知道你为我守身如玉三年,肯定迫不及待的扑进你怀里了。”

  沈枫被她的假笑激起了一身j-i皮疙瘩,赶紧让她上去办正事。

  金婧很快就把尼克的电话找出来,沈枫站在露台外打电话。清晨的风很大,窗帘不时被吹起,雪白的纱柔和了明亮的天光,也朦胧了外面的人高大的身影。

  郑希下楼的时候打了个哈欠,手还没放下就看到了露台上的人。

  沈枫昨晚没换衣服,只是把外套脱了睡,所以现在只穿着件灰衬衫。郑希回房拿了外套,刚走到露台那就见他转过来,弯起嘴角,无声的道了句“早安”,然后继续和电话那头的人说话。

  灿金的晨曦照在郑希白净的脸上,熨出了一点俏丽的颜色来,落进了沈枫眼底。他把郑希拉过来,在那双不解的眼中放大了自己的倒影,汲取着郑希口中的津液。

  郑希刷过牙了,嘴里是清新的白茶香。沈枫把手机移开了点,不让亲吻的声音传到尼克耳中。郑希恍惚了片刻才反应过来沈枫在干嘛,他羞的想推开沈枫,沈枫没有强迫他,但在分开的时候咬了他的下唇。

  郑希“嘶”的呼痛,不满的看着沈枫。

  沈枫转过去背对着他,伸出了一只手。

  郑希这才想起手里还拿着外套。

  他给沈枫穿好就走,沈枫眼疾手快的拉住了他,匆匆结束了通话:“怎么这么早醒了?”

  郑希想起了刚才李浩森打来的电话,眼底闪过了一丝异样的情绪。但他没说,只找借口说睡不着了。

  沈枫也没追问,把刚才电话中跟尼克谈好的事和他说了。

  “旧金山?”郑希不解的看着他:“不用这么麻烦,我之前不是和你说过找马修检查了吗,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沈枫耐心道:“我这个朋友的老师是脑内科方面的专家,刚好在旧金山那边开交流会。反正你的毕业礼还有几天,我们去一趟就回来。让他检查一下,不然我真的放心不了。”

  第30章

  郑希还想拒绝,沈枫只得问道:“在昨晚之前你有想起过以前的事吗?”

  郑希想了下,眸色又黯淡了下来,他已经明白沈枫想说什么了。

  沈枫把他搂紧了些,让彼此的胸膛紧贴着,没有留下一丝空隙:“现在开始你不要吃任何药,等检查的结果出来了再说。”

  “你是不是怀疑我爷爷?”郑希把脸埋在他肩上,声音有些闷闷的。

  沈枫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才不会让他难过,犹豫的时候,听到了郑希的自言自语:“其实我已经让马修去化验爷爷给的药了,不过他说要一到两周的时间才能有结果。”

  沈枫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不知是不是被风吹散了些,郑希没听清。他抬起头,困惑道:“你刚才说了什么?”

  沈枫凝视着他:“会怕吗?”

  郑希更不解了:“怕什么?”

  沈枫的视线看进了他瞳孔深处:“怕结果是你不能承受的。”

  郑希笑了起来:“事到如今,我真的不知道还有什么真相是不能承受的。”

  他和沈枫面对面而立,初升的朝阳从彼此身旁穿过,却没有带来暖意。沈枫看着他沉寂无波的眼眸,心中又隐隐作痛了。

  其实昨晚真正让沈枫失眠的并不是其他的,正是郑希记忆恢复的这件事。

  他冷静下来后就开始止不住的后怕,很担心郑希想起车祸的真相,毕竟换做任何一个人,都无法接受亲人做出那样的事来。

  沈枫考虑了一夜,看着郑希在怀中安睡的模样,他做了个决定。

  与其这样一直拖着,不如找个时机亲自告诉郑希那件事,他不会再给任何人伤害郑希的机会了。

  郑希不知道沈枫在想什么,刚好金婧提着两个行李箱走了下来,他迎上去:“这是要干嘛?”

  沈枫:“我让她收拾行李,本来打算搬去酒店的。”

  郑希不解的回头:“怎么又要搬走?”

  沈枫走过来,拐杖在地上敲出了轻响。郑希看他朝自己伸出了手,就把手也伸出去。沈枫刚握住就笑道:“你说的对,住在这里上下楼确实不方便,本来想你陪我去住酒店的,既然决定去旧金山,那就先去那边定酒店吧。”

  金婧不知道他们刚才谈妥的事,沈枫大致说了下,她就马上拿出手机开始定机票和酒店了。

  沈枫催促郑希上楼收拾。他们只过去两三天,郑希就背了个双肩包,把单反相机也背上。这是他的习惯,去哪里都不离身。

  金婧订好了中午的机票,又联系了送机服务,早饭就去机场吃了。郑希在上机前给李浩森发信息说这件事,随后就关机了。

  从纽约飞旧金山要五个小时左右。昨天虽然坐了一天的飞机,但郑希和金婧昨晚都有睡,倒是沈枫一夜没合眼,刚上飞机就累的不想动了。

  郑希找空乘要了条毯子搭在他身上,沈枫闭着眼,在毯子下面牵住他的手不肯放开。郑希尴尬的看着他,却也没有强行抽出来,只是戴上了耳机开始听歌。

  金婧坐在后面,拿出笔记本开始办公。沈枫在纽约期间,和集团的一切联系都靠她来了。

  飞旧金山的航程很稳,沈枫睡得很沉,就连郑希什么时候把手抽出来的都不知道。不过一睁开眼就看到郑希在笑,他揉着眉心,问怎么了。

  郑希弯着眼睛,笑的有些小得意:“你刚才打呼噜了。”

  沈枫不以为意,掀起遮光板看了眼窗外的蓝天云海。厚重的云层像海浪一样接天而去,笑道:“谁累了都会打呼噜,你以前睡觉的时候十次有九次都会累到打,跟小猪似的哼,捏着你鼻子都停不下来。”

  沈枫故意说得很夸张,还亲昵的捏了捏郑希的鼻尖。郑希的心情似乎不错,一边耳朵里还塞着耳机,红色的耳机线随着他的身体而晃动着。

  他拍开沈枫的手,反击道:“你才是猪,早知道我刚才就录下来了。”

  沈枫凑近他,在旁人看不到的角度亲了下他柔软的耳垂:“不用可惜,今晚就让你录。”

  郑希听出了话外之音,捂住耳朵往后躲。正巧后面有个乘客走过,沈枫把他拉回来,郑希一下子撞到了沈枫怀中。

  那位乘客手中的水因为惊吓而洒了出来,结果刚跟沈枫对视上,对方就惊喜的叫了起来:“枫?怎么会是你?这么巧啊!”

  沈枫也认出了对方,他欣喜的放开郑希:“一丞?怎么你会在这里?”

  郑希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就见一个人兴奋的弯下腰抱住了沈枫。而沈枫也伸出手臂回抱住了对方,轻轻拍了拍。

  这个人是越过郑希抱的,所以郑希被压在了椅背上。这姿势很难受,他出于礼貌并没有推开,只是皱着眉转开脸去。好在那人很快就放开了沈枫,起身道:“我导师在这里参加学术会,说要介绍同行的人给我认识。倒是你什么时候到的纽约啊?怎么也不通知我一声?”

  沈枫笑道:“我昨天刚到,这次就来几天,也没有通知别人。”

  那人右手搭在前排座椅上,整个人歪歪的站在走道旁。郑希看了他一眼,这人长得不错,穿衣的品味也好,但神态总有些不对劲,特别是落在沈枫脸上的视线。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有些玩味。

  沈枫并未发现,他和那人闲聊了几句。看到那人朝郑希投去探寻的目光,于是道:“这是我朋友宋一丞。”

  郑希朝宋一丞点头致意:“你好。”

  沈枫没对宋一丞说出他的名字,宋一丞也不介意,对沈枫做了个打电话的动作:“我朋友还在等我,晚点再跟你联系。”

  郑希看着他往前走,在路过空少的时候把空杯子塞到对方手里。并趁着对方低头时,手指顺着对方的脸颊往上滑动。

  他的脚步虽然没有停留,但眼神和举动却满是轻佻。郑希不由得皱起眉,这个宋一丞身上有种让人很不舒服的感觉。

  郑希收回视线,发觉沈枫正在穿外套,他帮了把手,最后还是没忍住:“这个宋一丞也是去参加学术会的医生?”

  沈枫靠回椅背上,调整了个舒适的角度,随口道:“对,他学心理学的。”

  郑希把挂在左耳上的耳机也拿了下来,坐直身体面对着沈枫:“他和你很熟?”

  沈枫盯了他一眼,忽然笑起来,指尖在郑希的眼角轻轻摩挲着:“怎么了宝贝?你到底想问什么?”

  郑希被他笑的回过神来,脸颊边泛起了一抹红润。赶紧拿开他的手,起身道:“我去洗手间。”

  金婧在郑希走远后才靠近沈枫的椅背:“怎么会这么巧碰到宋一丞啊?你说他会不会是宋雅言派来跟着我们的?”

  沈枫揉着太阳x,ue,手背上的青筋在窗外的日光下明显了许多,他疲惫道:“先别紧张,也许什么事都没有,他自己不也说是来参加学术会的。”

  金婧哼了哼,心道你就自我安慰吧,嘴上却道:“郑希那天遇到宋雅言真的只是意外?我总觉得不对劲。你说她会不会在郑希刚回来的时候就知道了?然后故意靠近揭穿郑蕾的那个谎言?”

  沈枫透过椅子间的缝隙看着她,眼里颇有些无奈的情绪:“雅言那么讨厌郑蕾,如果她知道郑蕾背后真的干了那种事,那她会去找小希揭穿也是情理之中的。”

  金婧知道沈枫说的在理,可她总觉得这件事有点奇怪。

  郑蕾都死了,宋雅言就算再讨厌她当初耍手段嫁给沈枫,那也是陈年往事了,有什么必要再多此一举?而且宋雅言是知道沈枫当年有多爱郑希的,万一郑希知道真相后受不了,再一次消失。那沈枫还不得把所有的错都怪到她头上?

  宋雅言可不是一个愚蠢的女人,至少在金婧眼中,她可以周旋在沈枫身边三年,进退得宜只做一个好友,光是这一点都不是正常人可以忍受的。

  除非……

  金婧想到了一个可能,只是还没有开口就看到郑希朝这边走回来了。

  她只得按下脑海中刚刚浮现的猜测,打算晚点再找机会跟沈枫说。

  ========

  飞机在旧金山机场降落后,沈枫三人就直奔了学术交流会所在的酒店。

  金婧定的就是该酒店顶层的高级套房,他们把行李放好后,沈枫就再次联系了尼克。

  学术研讨会为期十天,来参加的都是全美境内有名的医生和一些医学院的导师和高材生,还有部分药品器材以及保险的供应商。

  白天开完研讨会后,晚上都会在酒店的宴会厅里举行自助餐会。这种餐会目的是为了提供一个轻松舒适的环境,既可以让各个领域的人才交流心得,增进感情,也方便让商人们和医院的代表们协谈各种供应问题。

  沈枫他们来的时候,研讨会已经举行到第八天了。

  尼克今天并没有参加研讨会,他正在旧金山的一家医院里帮助一位颅内出血,症状很麻烦的病人。

  沈枫打电话的时候他刚好结束手术,就约在酒店房间等。

  郑希靠在床头,漫不经心的翻着相机里之前存的照片。沈枫从洗手间出来,看到他没什么j-i,ng神的样子,就从口袋里拿了块巧克力含着,挪到他旁边坐下。

  郑希刚抬眼就看到沈枫靠了过来,一个带着苦涩香味的吻钻进了他嘴里。

  沈枫吃的巧克力并不是上次那种牛奶味的,而是黑巧,还是那种浓度85%的。口感虽然苦涩,却有一丝甜度若隐若现的萦绕齿间。

  这个吻带动了上次的记忆,郑希下意识的抓紧了相机,就连按到了快进键都没发现,任由相片在屏幕上一张张闪过,就像他的心跳,不受控的撞击着胸膛。

  傍晚的艳阳沿着窗户成片的洒在床上,浮光间的细小的微尘原本轻微晃动着,却因为床上人忽然加剧的动作而飞快的舞动了起来。

  郑希的挣扎被沈枫压在了相扣的指尖,他脸颊滚烫,身体渐渐失去了力气。沈枫在他口中熟练的掠夺着,挑逗着他,在他不再反抗后才结束这个吻。

  看着郑希倒在床上不知所措的喘着气,沈枫在他眉心处吻了一下,笑道:“这个味道怎么样?如果还是不喜欢的话我下次再换别的。”

  第31章

  尼克回到酒店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

  金婧在大堂等他,两人一碰头就直奔沈枫的房间。

  敲门的时候,等了好一会才有人来开。

  开门的是个有着东方血统的青年。

  他有张漂亮而秀气的脸,s-hi润的眼眸中覆着若隐若现的薄雾,眼角有明显的红痕,嘴唇也微微肿起,分明就是一副受了委屈又倔强的忍耐的样子。

  尼克没有表现出异样,他猜测眼前这位应该就是他要面对的患者了。他朝青年点头致意:“你好。”

  金婧就在他旁边,看到郑希这种表情也有些错愕,不过她立刻就反应了过来,先把尼克请了进去。

  沈枫坐在床边,朝尼克伸出双臂:“总算把你等来了。”

  尼克已经知道他受伤的事了,上前与他拥抱了一下:“抱歉,那个病人的情况有点麻烦,这边的医院也是临时通知我去帮忙的。”

  两人寒暄了几句,沈枫没有浪费时间,招呼郑希道:“小希,这位就是尼克医生,你过来。”

  尼克转头看着郑希。

  郑希似乎和沈枫闹了矛盾,脸色一直不大好,此刻听沈枫叫他,也没有走到沈枫身边,而是在尼克身后伸出手:“你好,我叫郑希。”

  “你好,不必这么拘谨,我们坐下聊?”尼克微微一笑,镜片后的眼中铺开了一片温柔的光,顿时将弥漫在彼此之间的陌生气息洗去了不少。

  郑希的神色和缓了些,随着尼克坐在了沙发上。

  尼克问了他一些过去的病症情况,郑希一一回答。沈枫盯着他俩看,金婧走过去,附在沈枫耳畔:“你刚才跟郑希吵架了?”

  沈枫瞥了她一眼,没有回答。

  金婧又道:“你别把他逼太紧了,当心人家又被你吓跑了。”

  沈枫的眉头微微蹙起,脑海中不受控制的想起了刚才的画面。

  他们在接吻,开始时明明气氛很好。可郑希逐渐软化下来的姿态让沈枫有些控制不住了,他想脱了郑希的衣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