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节(1/2)

加入书签

  林赫正在打游戏,听到他说明天就要走了,赶紧跳起来换衣服。

  郑希和他约在了风和日丽酒吧等,并再三叮嘱他不能告诉任何人。

  第22章

  林赫到的时候,郑希已经在卡座上喝了不少酒了。

  他翘着二郎腿,指尖夹着一支烟,歪着头陷在皮椅里,眼中的霓虹光散乱的没有焦点,完全就是一副醉态。

  他捏着林赫满是r_ou_的下巴晃了晃:“约你几点?嗯?现在几点?”

  他似乎心情不错,说话都带着拖长的尾音。

  看他这一副欠那啥的模样,林赫骂了句脏话,把烟从他指尖拿走:“路上堵了一会,你怎么还学会抽烟了?”

  林赫吸了一口,嫌弃的掐灭在烟灰缸里:“这么淡?”

  郑希从桌上的烟盒里又抽出一根点上,清凉的薄荷香气顿时充斥了肺腑。他勾起嘴角,朦胧的眼波飘向林赫:“问你个事。”

  林赫正在倒酒,感觉到郑希贴了过来,他边应边转头,一下子对上了近在咫尺的人。

  那双平时冷清的丹凤眼也不知是不是醉了的缘故,深邃的光就像月下的清泉,其间的幽芒将林赫的呼吸都夺走了,顿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刚才差点亲到了一起。

  林赫是个直的不能再直的,根本没多想,掌心抵着郑希的脑门把人推开了点:“我靠你真的醉了啊!不准再喝了,别又像上次那样喝到吐,我可不想再看到沈枫那个黑面神。”

  郑希并没被林赫推开,反而把烟往桌上一扔,按住林赫的肩膀就把人推倒在沙发里。

  林赫愣了下,没反应过来这是要干嘛,就看到他俯下身,一片y-in影顿时将自己罩住了。

  林赫瞪大了眼,郑希的鼻息在咫尺间停住了,他们又一次差点亲到了。

  这回林赫总算发现郑希不对劲了,他捂着自己的嘴,闷声道:“你到底想干嘛啊?要是憋不住了我去给你找女人啊,你别搞我,我没胸没屁股的,又带把,不适合你啊!”

  林赫脑补了一大段话出来,郑希却兴致索然的松开他,又捡起烟坐好,嘴里还嘀咕着:“不对。”

  林赫“啊”了一声:“什么不对?你到底想干嘛?”

  郑希吸了口烟,白色的雾从唇瓣间涌出,如一片山岚散去。他捏着眉心,好像自言自语般说了一句话。林赫一开始没听清,靠近他又问了一遍。

  今晚的音乐声有点大,郑希看着林赫靠近的脑袋,肥厚的耳朵让他想起了沈枫。

  沈枫的侧面很有立体感,像雕刻刀划出来的五官,没有一丝赘r_ou_。他忽然烦躁了起来,忍不住大声道:“我说我可能喜欢男人!”

  林赫目瞪口呆,足足傻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不是,你说什么?你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哎哎先别喝了!把话说清楚啊!”

  见他又开了一瓶酒来喝,林赫赶紧抢过来。

  郑希郁闷的看着他,也不知是不是酒j-i,ng的缘故,今晚的郑希比平时放得开,眼中的情绪汹涌澎湃的,看的林赫都有些招架不住了。

  “是不是谁欺负你了?”这是林赫唯一能想到的理由。话音刚落,脑海中就闪过了一个人,他猛地拍桌子:“是不是沈枫那个王八蛋?他真的搞你了?!”

  林赫话中有话,郑希虽然喝多了,却因为心烦意乱脑子一直很清醒,他疑道:“什么意思?你是不是知道什么没跟我说?”

  林赫噎了下,想起什么似的灌了一大口酒:“沈枫,哎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你那个姐夫,其实不止一次被人传他不喜欢女人了。这你懂了吧?”

  林赫是不知道他和沈枫的事的,可郑希记得,林赫曾说过沈枫跟郑蕾没有夫妻之实,现在又说沈枫被人传不喜欢女人。所以三年来,沈枫都跟同性保持着那种关系?

  郑希心里更烦了,他把瓶子里剩下的酒喝完,招来服务生再上一打。林赫看他喝的这么猛,赶紧挥退服务生:“干嘛啊这样喝,有什么不开心的你说出来,喝酒能解决什么问题?”

  郑希盯着快燃到尽头的烟,密密麻麻的火点在他瞳孔中盛放出浓烈之色,仿佛星火遍布的燎原,直到热度烫到指尖了才掐灭在烟灰缸里。他看向林赫:“刚才为什么一下就猜到了沈枫?你到底知道些什么没告诉我的?”

  他的声音带着酒醉后的沙哑,眼神却比之前冷了几分。林赫无奈的揉了把脸:“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我自己的感觉而已。你回来的那天不是喝醉了吗?还吐了他一身。以我对沈枫的了解,如果你只是一般人的话,他绝不会露出那种表情的。”

  郑希歪着头看他,额前的一缕刘海落在了眼角,就像一笔墨化开了冷峻的雪景:“什么表情?”

  林赫想了想:“就像你们是认识很久的那种感觉,而且他看你的眼神让我想起了那个流言,就是他不喜欢女人的。”

  郑希不动声色的喝了口酒,借此掩饰心里又窜出的躁动:“那他到底有没有跟别的男人搞在一起过?”

  林赫尬笑道:“我怎么知道?你觉得他一个沈家二公子还能被人抓到实锤?就算被人抓到也没有记者敢随便爆料啊。”

  林赫是随口说的,郑希却觉得胸闷的比刚才更厉害了,他用力咳了几声。林赫看他咳嗽了还要喝酒,又把酒瓶拿走:“所以你今晚这样真的跟沈枫有关?小希,你别怪我多嘴啊。他可是你姐夫,虽然你们从没见过,但……总之你俩别真的搞出什么事来,你爷爷受不了的。”

  林赫在这种时候提起沈枫的身份,本来只是好意提醒,却让郑希发现,原来姐夫这个称谓真的是横在他和沈枫之间的一道墙。虽然他没想过和沈枫复合,但他也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么真实的感受到自己才是多余的。

  如果金婧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郑希自嘲的笑了笑,他忽然无比庆幸车祸让自己失忆了。如果他还爱沈枫,那他根本没法面对亲姐姐的这些举动。虽然是他间接导致了郑蕾的半身不遂,但是郑蕾这种为了夺走沈枫就制造他死亡的假象也实在让人难以接受。

  而且,白天金婧和他谈的时候也掩饰了一部分真相。

  郑希直觉那一部分才是最重要的,只是白天他没有机会再问。想到这,他跟林赫说去洗手间。

  酒吧的洗手间不大,男厕就两个隔间,卫生做的很干净。他进去后没看到人,就随便进了一间,给金婧打了个电话。

  金婧还在公司忙,接到电话并没表现出意外,只是听到问题后又沉默了。

  她关上办公室的门,安静的氛围令她的声音也冷了下来:“郑希,虽然我跟沈枫从大学起就认识了,但我毕竟只是他的秘书。早上跟你谈的那些,是我实在看不下去他再受罪,但不代表我这个外人可以c-h-a足你们之间的所有事。”

  她顿了顿,听到了郑希那边隐约传来的音乐声:“你没有陪着他吗?”

  郑希靠在门板上,也不知是不是酒j-i,ng上头了,只觉得昏沉沉的:“没有。你不想说就算了,也别告诉沈枫我问过你这件事。”

  金婧的视线扫到了桌面的一个信封,里面装着明晚飞肯尼迪的机票。她想起了沈枫接下来的安排,自从郑希回来后沈枫的一切就被打乱了。早上在医院看到沈家父母时,他们严厉痛斥沈枫的嘴脸让金婧心里生出了难言的惆怅。

  她沉吟了片刻,还是挑着告诉了郑希另一件事:“等他右手可以拆绷带的时候,你看看他手腕内侧,那里有一道伤疤,是三年前因为你而留下的。”

  郑希疑道:“什么疤?我动手的?”

  金婧:“是在得知你的死讯不久后他自己割的。”

  郑希的手指痉挛了下,手机‘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金婧“喂”了几声,正着急他是不是听到这个受打击了,结果他的声音又重新传来,不过带着明显的颤音:“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金婧暗暗松了口气:“他严令禁止我说这件事的,所以你最好装作不知道啊。”

  金婧说完那边又没声音了,但她这次没有催促,等了一会郑希才重复了一遍:“他为什么要那么做?”

  金婧叹道:“我说过,那时候他被家人关了起来,那三个多月到底经历了什么他不肯说。后来再见到的时候是在医院里,他失血过多被送医。醒来后就告诉我,父母答应不再逼他娶别的女人了,还同意了他和你姐姐的事。”

  胸腔里充斥着陌生又激烈的情绪,失控般挤压着心脏。郑希难受的弯下腰,深吸几口气,暗哑的嗓音断断续续的:“他是为了抗婚?”

  金婧:“你不是问我当年他为什么没去查真相吗?郑希,那时候的沈枫真的做不到。他就连替抗婚都要靠这么极端的方式,更遑论娶了你姐姐后。他是在替你承担责任,可你觉得他还能面对任何变数吗?”

  郑希沉默了。

  电话那头又传来了很轻的音乐声,金婧听了一会儿就分辨出这是首《ido》,98°乐队的经典曲目之一。

  她靠在窗边,看着对面繁华商业区的喧嚣。五颜六色的霓虹将黑夜点缀的朦胧而美好,却始终不过是一场钢筋水泥构筑出的牢笼。

  脑海中忽然响起了不知是在哪本书上看到的一句话:爱让人突然有了盔甲,也突然有了软肋。

  沈枫在失去郑希的三年中看似无坚不摧,但也只有她知道,在沈枫眼里,除了工作之外就只剩一片空寂。

  只要不出差,沈枫就每周都会回去陪郑蕾吃顿饭。

  她经常因为工作的缘故而跟着,每每看到那两个人同桌,她就有种在看演员对戏的错觉。

  郑蕾的小心翼翼,百般讨好却怎么都换不来沈枫一个真心的笑。而沈枫的漠然,得体却疏离的言谈举止,曾不止一次让她觉得郑蕾很可怜。

  金婧无可奈何的摇着头,有些事她能劝一两次,但听的人无心,又有什么用呢?

  时间久了,她也麻木了。

  本以为沈枫不会再轻易有情绪。可那天,沈枫刚接了个电话就差点站不稳了,连客户都不理,掉头就走。

  她把愣住的客户交给了另一个秘书陈纪礼来安抚,自己追上沈枫。

  可她还没来得及问发生了什么,就看到沈枫捂着胸口蹲在地上。

  她吓坏了,还以为沈枫哪里难受,结果发现这人的表情状似疯狂,太阳x,ue上鼓动着青筋,眼中的情绪犹如喷发的火山让她措手不及。

  她居然没分辨出来这个男人到底是在生气还是在高兴。

  沈枫喘了几下就狠狠拽住了她手腕,咬牙切齿道:“小希没死!他没死……他回来了!回来了!”

  回忆忽然被一道声音打断,金婧抽回了思绪:“抱歉,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

  郑希说:“沈枫是什么时候知道郑蕾的感情的?”

  第23章

  郑希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确认这个问题,但金婧还没来得及回答,他就听到了门被撞开的声音。

  他立刻捂住手机,凝神听了一耳。

  进来的应该不止一人,因为他听到了两种不同的喘息声。他皱起眉,悄声跟金婧说了句“再联系”就挂了。

  风和日丽吧虽不是那种乌烟瘴气的酒吧,但也是娱乐场所。只是郑希没想到,进来的这两个男的居然也是那种关系。而且他们似乎等不及了,也没有确认过这里还有没有其他人就搞了起来。

  郑希烦躁的咬着下唇,他可没兴趣躲在洗手间里偷听别人干这种事。

  他等了一会,那两人肆无忌惮的,都开始浪叫了。特别是其中一个,满嘴的浪荡话,催促着另一个快点。郑希还从没遇到过这么窘迫的事,他想直接出去,反正做见不得人事的又不是他,但一想到出去会看到不该看的,又踌躇不前了。

  他靠在门板上,强迫自己不去听。可越不想就听的越清楚,特别是在撞击声和黏腻的水声开始弥漫在这小小的一方天地时,沈枫的脸居然浮现在眼前,他想起了那天洗澡的一幕。

  那时沈枫当着他的面就起了反应,他一直以为只是单纯的生理缘故。现在想来,沈枫分明就是因为他才……

  头顶的灯将他笼在一层微弱的光晕里,也将他烧红的脸颊照的无所遁形。那天回房后还被沈枫发现了在做那种事,想到沈枫当时意味深长的话,他羞愧的捂住了脸。

  他再也忍不住了,把帽子套在头上,用力推开门走出去。

  他目不斜视的奔去吧台结账,拉起林赫就走。

  林赫正在玩手机游戏,被他一阵风的拉到门外,满脸懵逼:“怎么了这是?你又发什么疯啊?”

  郑希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拦了辆出租车:“你先回去吧。”

  林赫斜了他一眼,把车门关上,示意司机先走。

  司机骂了句‘有病’,给他们留了一地的车尾气。

  林赫有些火了:“你今晚到底怎么回事?怎么比平时还喜怒无常,去个厕所也能炸毛?谁在厕所又得罪你了?”

  郑希不想多解释,但也意识到确实不该对林赫这样。他放缓了语气:“我很困了,今晚就这样吧。”

  林赫:“你丫明天就走了,下次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再回来,就这样打发我?”

  郑希现在的心情实在糟糕,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跟林赫说。好在林赫也算了解他,看到他一脸隐忍纠结的样子就不逼了,问了明天的航班号,说会来送他就走了。

  郑希站在原地吹了一会冷风,直到情绪平复了下来才招手拦车。

  他的行李在沈枫那,明天早上还要去找马修拿报告,于是就在马修的诊所附近找了个酒店睡一晚。

  也许是喝了酒的缘故,他很快就睡着了,只是这一觉睡得极不安稳。梦里总有个人在他身旁陪着,一直叫他‘宝贝’。而他也没有表现出不耐烦,反而频频和那人嬉闹拥吻。

  那人的脸还是模糊。郑希睁开眼后,盯着天花板回忆了很久,还是没法确认那人的脸。

  可他却隐隐有种念头,可能是沈枫。

  除了沈枫,他实在不认为还有谁可以对他做这些事。

  郑希坐起来,这一觉睡的比没睡还累。他捏着酸痛的肩膀,去洗手间梳洗了一番,又去背包里找喷雾。

  保s-hi喷雾是和药盒放在一个防水袋里的,他拿出来的时候看了一眼,忽然又想起了另一个不对劲的地方。

  为什么他三年间一点都想不起来,回来仅仅是一周多就陆续梦到了过去的事?

  虽然梦的内容没什么实质性,可从前他吃了那么多药都没用,最近老是忘记吃,反而记起来了些?

  他打开蓝色的密封药盒,那是郑雪卿通过特殊的关系订购的,他并不知道那是什么药。

  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他没有再想下去。也许是因为见到沈枫,知道了过去的真相,所以记忆才会有一些复苏吧。

  想到这,他把药盒放了回去。只是既然没有再出现之前的症状,他也不打算再吃了。

  他收拾了一下,退房去找马修。

  马修和他约了10点钟看报告,他到的时候又是上次接待的那位姑娘在。他今天的状态比上次好多了,对那姑娘礼貌的笑了笑。姑娘将他领进马修的办公室,这回不给他端热可可了,而是亲切的问他想喝什么。

  郑希要了杯美式咖啡。

  等姑娘关上房门后,马修才把他的报告递过去:“初步的检查是没有问题的,之前受伤的神经也已经愈合了。但神经受伤不比肌r_ou_骨骼,又被血块较长时间的挤压过,所以你的记忆还能否恢复我也不能确定。不过目前有一种新药,是前不久刚刚通过药监局上市的,专门针对你这种病症,要不要试试看?”

  马修从抽屉里拿了个淡蓝色的瓶子递给郑希。郑希接过来看了眼,又想起了郑雪卿给他的药。

  他把包里的药盒递给马修:“你帮我看看,懂不懂这是什么药?”

  马修打开看了眼,又闻了闻:“这样是看不出来的,你介不介意留下两颗给我,我找人帮你化验下?”

  郑希:“化验要多久?”

  马修:“很快,大概一两周这样。”

  郑希犹豫了片刻,留下了两颗给马修。对于马修推荐的新药,他说先开一个疗程,如果有效果的话再继续吃。

  临走之前他给马修留下了一个邮件地址,化验结果就发到这个邮箱上。

  马修听说他今天就要回美国,有些惊讶,问他是不是临时出了什么事。

  他是郑希出车祸后接触的第一个脑科医生,所以很清楚郑希家里的情况。这两次郑希来找他都没人陪,他不由得有些担心。

  郑希说没什么事,但是叮嘱他千万不要告诉郑雪卿自己来过的事。马修虽然感觉出不对劲,但郑希才是他的病人,基于病人的要求和利益必须摆在首位的原理,他自然答应。

  郑希离开诊所后看了下时间,已经快中午了。

  他的手机一直没响过,拿起来一看,不知道为什么关机了。他以为是没电,结果按了开机键又打开了,电量还有70%。

  他看了下来电提醒,沈枫果然有找他。还有郑雪卿,以及另一个陌生的号码。

  郑希觉得那组号码眼熟,他翻开信息栏,发现是沈茜的。

  沈茜在通知他沈枫住院的时候曾说过,等他和沈枫谈完后能不能见一面。郑希本来不想见的,但想到马上要走了,不如道个别,也好看看沈茜到底想谈什么。

  他先是给沈枫回了个电话,说自己还有点事要处理,下午会去医院。然后又打给沈茜。沈茜在上课,听他说傍晚就走,马上要了他的定位,课也不上就跑出来了。

  郑希在医院附近找了个吃西式简餐的地方,选了露天卡座,边吃边等。

  今天的天很蓝,云朵跟棉花糖一样松软,不时拂过耳畔的风带来了恬淡的玉兰花香,沁人心脾。郑希转头找了一会,发现这条街的绿化带都种了玉兰树。

  他放下刀叉,从背包里拿出一架微单,调整好就拍了起来。

  沈茜是忽然闯入镜头的。

  午后的林荫道旁,一个穿着薄荷色t恤和白裙子的女孩从远处跑来。她的马尾有些散了,脸颊上是因为奔跑而透出的红润,就连鬓边的汗珠都生动的落进了郑希眼里。

  郑希弯起嘴角,按了几下快门。

  沈茜看到他在拍自己,却依旧大大咧咧的没有收敛。

  她把包往椅子上一放,直接扯松皮筋,任由满头黑发垂下来,一点形象负担都没有。郑希把自己这杯柠檬水递过去:“我没碰过,你先喝点吧。”

  沈茜一口气喝光了,用手背扇风:“热死我了,前面那条街出车祸了,堵的厉害,我跑过来的。”

  郑希本来神色还不错,听到她说车祸,就下意识的抬头去看那个方向。沈茜看到他的视线,忽然反应过来什么,连忙道歉:“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故意提这个话题的。你放心吧,没人受伤,就是撞了护栏把路给堵了。”

  郑希收回了目光:“没事,你想吃什么?”

  沈茜接过服务生递来的菜单,随便点了杯饮料,这才看着郑希:“你为什么走的这么匆忙?”

  郑希:“没什么,我本来就要回去参加毕业典礼。”

  沈茜:“我小叔是跟你一起走对吧?”

  郑希不知道沈枫是怎么跟她说的,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沈茜在扎头发,一眼就看穿了他的顾虑,笑道:“我跟小叔关系很好的,你放心吧,小叔的事我从不会告诉家里人,这次的事也是他告诉我的。”

  郑希听她说起这个才想到自己并不清楚沈枫家的情况,金婧昨天说的那些,让他觉得有必要了解一点,于是道:“你和沈枫看过去年龄相差不大,他和你父亲是亲兄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