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节(1/2)

加入书签

  郑希:“那你的秘书要上来吗?”

  沈枫笑道:“她不方便看到我们这样吧,你把电话给我,我让她去其他酒店开个房间先睡一晚。”

  郑希拿了手机递给他:“为什么要去其他酒店?这里没房间了?”

  沈枫:“嗯,我来的时候问过了,没空房间。”

  他说完就打了个电话给金婧,等挂了以后郑希才想起最重要的一件事:“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沈枫把手机还给他:“你别介意,我找人查了这里所有酒店的入住记录。”

  郑希没有生气,毕竟沈枫的出发点是担心他,这件事也确实是他做的任性了。

  沈枫今天穿的是宽松的运动套装,所以不用再剪掉裤子。脱到只剩内裤的时候沈枫拉住了他的手:“穿着洗吧。”

  本以为郑希会同意的,没想到郑希毫不犹豫的把他的内裤拉下来了:“穿着怎么洗。”

  沈枫看他嘴上说的坦然,脸却红了。心里欢喜的仿佛有烟花在盛开,只是面上还是要维持着正经的表情。

  酒店没有家里那么方便,郑希找不到防水套,就只能拿了一条毛巾裹住沈枫的右腿,把它架在另一张椅子上,然后让沈枫抬高右手开始洗。

  有了昨晚的教训,沈枫这次不敢再逗他了,全程都安分得很。郑希也没有昨天那么明显的抵触情绪,只是洗到腰的时候还是把沐浴露挤到了沈枫的手上,让他自己来。

  他看着郑希拿着花洒却转过头去的模样,心里被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涨满了。

  他真的只是来看一眼郑希好不好的,没想过郑希会留他住下来,还愿意再帮他做这种事。

  原来郑希就算什么都不记得了,也不是真的抵触他的靠近的。

  是他之前太急切了,所以才吓跑了郑希。

  沈枫边想边洗着关键部位,这东西今天好像很懂他的心情,居然一直沉睡着。沈枫很珍惜好不容易和好的气氛,直到洗完了都没有再让郑希尴尬过。

  郑希把他扶回床上,拿了浴袍给他穿。一番折腾下来,自己的衣裤也s-hi的差不多了,就拿了另一条浴袍进了浴室,也洗了个澡。

  沈枫坐在床上发消息,直到他出来了还没躺下。

  郑希把两人的衣服叠好,叫了酒店的送洗服务来。然后去床边帮沈枫躺下,盖好被子后就想关灯。沈枫拉住了他:“你不睡了?”

  郑希指了指拐角的沙发:“我睡那边。”

  沈枫:“为什么?床很大,可以一起睡的。”

  郑希:“我睡相很差,万一碰到你的脚就不好了。”

  沈枫坚持道:“晚上很冷,被子就这一床,你去睡沙发肯定会再生病,如果被你爷爷知道了他又要担心你了。”

  郑希本来还想坚持,但是看沈枫不愿意放开他,又提起郑雪卿,想了想确实也没必要坚持。于是顺从的爬上床,躺在了里面的位置。

  沈枫看他把被子盖好,这才关上床头灯,道了声:“晚安。”

  “晚安。”郑希回了一句,面对着墙壁睡了。

  他昨晚没睡,今天累了一天又喝了酒,虽然刚才睡了一会,但还是很困,所以躺下后没多久就睡过去了,只是躺在旁边的沈枫却怎么都无法入眠。

  沈枫一直看着他的背影,直到他无意识的翻了个身才看清那张脸。

  郑希的睡相是不好,一翻身就睡歪了,被子从肩头滑到了手臂上。沈枫轻轻的给他拉上,就着窗外的月色打量着他。

  郑希睡得很熟,呼吸绵长,细密的睫毛就像两把小扇子,摸起来很软。沈枫轻轻描绘着他的眼角眉梢,心里的眷恋终于不必再忍耐,像满溢而出的水,模糊了眼前的一切。

  沈枫吻了他一下。

  彼此的唇一触既分,却一点也没有缓解下心里澎湃的思念。沈枫盯着他看了一会,确定他是真的睡着了,于是伸出舌,温柔的在他唇上舔着,把那双饱满的唇舔的s-hi润了,然后撬开牙关钻了进去。

  郑希的呼吸间还是有些酒气,想到他又喝酒的原因,沈枫心里又酸又痛,怪自己太急切了,没有顾虑到郑希的感受。

  他抬起郑希的头,把手臂伸到颈间让郑希枕着。

  郑希一旦睡着了就不容易被吵醒,这也方便了沈枫对他做一些想做的事。比如把手伸到浴袍里面,抚摸着他细腻的肌肤。

  沈枫没有过分的撩拨着他,只是有技巧的摸着他身上的敏感点。他们曾经在一起近一年的时间,沈枫知道摸哪里会令他舒服。

  郑希依旧睡得没有意识,呼吸却渐渐炽热了起来。

  =====(中间部分请移步长佩论坛搜本文看)

  他居然……

  头皮一阵发麻,他满心都是害怕被发现的惊慌。赶紧拉拢浴袍下床去,拖鞋都不穿就进了浴室。

  第13章

  郑希在马桶上坐着,看着内裤上那道痕迹,羞愧的捂住了脸。

  他想起了昨晚做的梦。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和沈枫睡在了一张床上的缘故,他居然做了那种梦。梦的对象不是沈枫,可他也记不起是谁。只知道被一个男人压着,男人的脸模糊的看不清,却一直叫他“宝贝。”而他也很兴奋的回应着,甚至在对方的抚慰下……

  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怎么了,自从回来后就变得和以前不一样。这种彷徨不安令他仿佛回到了三年前,心里那处空缺的地方又开始隐隐作痛。

  他缺了近一年的记忆,刚出车祸的时候还能依稀记得某些生活片段,后来记性反而越来越差了。他换了四个医生,每个跟他说的话都很相似。无非是车祸时伤到了脑子,影响了脑神经元连接的完整性,以至于记忆出现不完整缺失的情况。

  他吃了不少药,一直时好时坏,最糟糕的时候一觉醒来就不记得昨天发生了什么。他越来越沉默寡言,却也前所未有的暴躁易怒。后来郑雪卿通过朋友的关系订购了一种市面上没有流通的特效药,说是可以稳定情况不至于恶化下去。

  他吃了一段时间,虽然没有再记起以前的事,但情况确实好多了。只是这个药需要长期服用,所以他一直放在包里,从没有间断过。

  但这一周发生了太多的事,以至于他连每天要吃药都忘了。想到这,他用力揉了下脸。可能真的是因为这几天没吃药产生了什么影响吧。

  他坐了好一会才整理好情绪,把内裤洗了,用吹风机吹干,收拾好自己打开浴室的门。

  只是刚出来就看到沈枫已经坐起来了,小声在讲电话。

  沈枫见他出来就挂了,郑希看着他严肃的表情:“有事?”

  “公司出了点事,我可能要回去处理。”沈枫说完就想下床,郑希把他扶到轮椅上去洗漱:“那一会儿是金小姐来接你?”

  沈枫把毛巾放在洗手台上:“小希,你要继续留在彬城?”

  郑希犹豫了片刻,他是因为情绪问题而跑出来散心的,可昨晚的梦却让他更不安了。想到这周都没吃药,觉得还是找医生检查一下比较好,于是道:“我和你一起回去吧。”

  沈枫的神情松泛了下来:“那我让金婧马上订票。”

  郑希看他出去打电话,也拿过自己的手机,翻到了车祸后负责他治疗的第一位医生马修的电话。

  马修是私人医生,虽然后来换医生后就没有再找过他,但他还是记得郑希的情况,偶尔会发消息来问候一下。今天下午他刚好没有病人,就和郑希约了下午见面再聊。

  郑希没把这件事告诉沈枫,他洗漱完才出来,沈枫已经让酒店服务把洗干净的衣服送了上来,又点了早餐。等金婧到了后,三人一同去火车站坐车。

  沈枫一路上都在打电话发消息,金婧也忙着准备中午会议要用的资料。郑希看着外面的风景发呆,没一会就觉得困,头一下下轻轻的点着。

  窗外的暖阳像一层柔软的羽毛将他包裹着,就像儿时母亲的怀抱,连沈枫的声音都渐渐变得遥远了。

  郑希很快就睡着了,沈枫压低了声音,匆匆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金婧把笔记本电脑抱起来,跟沈枫说自己到后面去处理事情。

  沈枫无声的点头,等她走开了才把手臂伸过去,轻轻勾住郑希的肩膀,把人搂进怀里来。

  沈枫的动作很轻,郑希并没有被吵醒,反而无意识的动了动,换个舒服的姿势靠在了沈枫肩上。

  沈枫低头看着他,他睡着的模样少了戒备和疏离感,安静的仿佛回到了从前。阳光在那张白净的脸上跳跃着,把细小的绒毛照的暖融融的。

  沈枫忍不住吻了吻他的眉心,心中又涌出酸涩的感觉来。

  每次郑希睡着的时候,他都有种时光好像退回去的错觉。好像后来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郑希只是在他怀中做了个梦,醒了后还是会对他笑,会依赖他。

  那天郑雪卿来坦白的时候,他真的很想马上告诉郑希一切,可后来他却庆幸自己忍住了。

  他并不了解这三年来郑希经历了怎样的变化,事实也证明现在的郑希并不是当年他认识的那个男孩了。

  现在的郑希敏感内敛,很抵触陌生人的靠近。和以前那个阳光的,喜欢笑闹的男孩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样子。

  沈枫问过做心理医生的朋友,他该怎么跟现在的郑希相处。朋友没有见过郑希,只能给他保守的意见,就是循序渐进的靠近。毕竟郑希不算一个健康的人,他记忆有缺失。这样的人对外界的感知往往是很敏感的,他们会经常处于不安的状态下,难以信任身边的人。朋友建议他尽快带郑希来一趟,评估一下心理状态,才能有更专业的意见。

  沈枫一直在考虑该怎么跟郑希开口。

  郑希的真实病情他不清楚,医疗这块一直都是郑雪卿在处理的。虽然他可以问,可他不信任郑雪卿会对他知无不言。

  郑希昨天的离开让沈枫心里也有了y-in影,明白以后与他相处的时候要更加小心。不但要克制住想亲近的欲望,更不能在语言上再随便刺激他了。

  沈枫摩挲着掌心里的指尖,看着窗外飞逝而过的风景,心里仿佛被什么东西压着喘不过来。

  他没有把握郑希能不能想起以前的事,能不能再回到他身边,可他却不可能再放开郑希了。

  三年,三年来他都没办法看着别人。那天晚上,在风和日丽酒吧门口看到郑希的那一刻,他就像一个心跳停止的病人忽然被起搏器击中了,隔着一层薄薄的皮r_ou_都能感觉到胸腔下激烈的颤动。

  直到那一刻他才知道,原来他还是会感觉到痛的,原来时间并没有把一切冲淡。

  他疯狂的想要郑希,可郑希的反应却让他措手不及,让他从狂喜中清醒了过来,也让他想到了三年前的那些事。

  他恨自己为什么没有去查,为什么就接受了死亡证明,为什么会相信那个墓碑下真的埋着他爱的人?

  沈枫闭上了眼,脑海中出现了郑雪卿跪在他面前,苦求他不要告诉郑希真相的那一幕。

  郑雪卿是个学者,他被人尊敬了一辈子,从不曾对任何人低过头。可在他低头的那一刻,却没有把沈枫心中几近失控的恨意冲散。沈枫想揍他一顿,小笙的话却让沈枫吓得肝胆俱裂。

  那一刻本能驱使着沈枫冲了上去,他多怕郑希都听清了,多怕郑希无法面对这个真相,再次离他而去。

  怀中的人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呓语,把他的思绪拉了回来。他低头一看,郑希靠在了他颈侧,也许是一直被阳光照着的缘故,脸颊透着健康的微红,像两片秀丽的云霞。柔软的唇碰着肌肤,连带着温热的呼吸扫荡着,令沈枫的气息都有些急促了起来。

  沈枫抱着他坐了一会,感觉这样下去不行,只得放开他,让他靠到椅子上睡。

  沈枫动了动僵硬的肩膀,正想继续办公,却看到郑希放在小桌板上的手机震了下,一条消息弹了出来。

  他本来不想窥视的,但那条消息直接跳在了锁屏界面上。他一眼就看到了发信人的名字:马修医生。

  沈枫皱着眉,拿起来仔细一看,短信内容是:“郑先生,下午我临时有点事,所以您预约的看诊时间可能要推迟一个小时,麻烦您四点再来,实在不好意思。”

  沈枫把手机放回桌面,发了个消息让金婧过来。

  他在金婧耳畔小声的交代了什么,金婧又走开了,过了十几分钟后回来,悄声道:“马修的全名应该是马修李斯坦,他原来是仁心医院的脑科权威,后来自己开了诊所,擅长j-i,ng神方面的病症。”

  沈枫:“有他的电话吗?”

  金婧把手机上显示的一组号码给他看:“这是诊所的电话,你现在要打?”

  第14章

  回到云州火车站的时候,郑希说要先回家一趟。

  临走前沈枫问他晚上会不会回自己那边,郑希本想拒绝的,可看到沈枫眼中毫不掩饰的期待时,他又不知道哪根经不对了,点了点头:“我晚一点过去。”

  沈枫弯了弯唇角,叮嘱他小心点就上了车,先到公司去处理事情。

  郑希也拦了辆出租车,回家把东西放下来。

  郑雪卿可能没料到他会在这个时间回来,所以不在家。管家本想给郑雪卿打电话,被他拦住了。

  他换了套干净的衣服又出门了,虽然马修推迟了预约时间,可他并不想待在家里。

  他漫无目的的走到了地铁站,忽然想到自己有三年没有坐过这座城市的地铁了。他在自动售票机前站了一会儿,打算先去附近的商圈逛一会,看看三年来有什么变化。

  他在等地铁的时候拿出耳机戴上,点开了一首《gravity》。

  这是他很喜欢的一首歌,随着熟悉的旋律响起,喧嚣的世界顿时被隔离了。他把手c-h-a在裤袋中,目光呆滞的看着安全门,跟着耳机里的旋律轻哼着。

  后面有个身影渐渐靠近了,可他并没有发现,等到那人忽然窜到他面前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猛的退开两步。

  沈茜看他一脸惊吓过度的模样,自己也被他吓到了,上前道:“郑希,你没事吧?”

  郑希的神情很严峻,虽然认出她了,却没有缓过来。沈茜想碰他,被他甩开了。

  “你不认得我了?我是沈茜啊。”沈茜担忧的问道,四周的人也纷纷将目光移到了他们身上,郑希这才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这时候地铁来了,沈茜要叫他上车,他转身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郑希!”沈茜追了上去。

  郑希没停下脚步,也没有回头,只是很快的离开了地铁站。

  直到沐浴到了温暖的阳光后他才站住,煞白的脸上渐渐有了点活气。沈茜猜到刚才的举动应该令他不快了,于是跟他道歉。

  郑希彻底冷静了下来,再看着沈茜的时候眸光冷了许多。

  沈茜没有等来他开口,见他又要走,赶紧一步挡在前面:“你干嘛总是这么冷漠啊。虽然说我们也不算熟,可是好歹也是巧遇了两次的缘分,你就不能别老是臭着脸赶人吗?”

  沈茜也有些气上心头了。

  虽然刚才去吓郑希确实不太好,但她又没有恶意,而且也道歉了。多大的事,郑希犯得着对她这么凶吗?

  她自小娇生惯养,身边的人都让着她,还没有哪个人像郑希这样难相处,要她一再拿热脸贴冷板凳的。她越想越委屈,眼前渐渐泛起一层水雾。

  她转身想走,有人拉住了她的手臂。

  身后传来了有些不知所措的声音:“我……”

  郑希只说了一个字就说不下去了。沈茜看着前方车水马龙的街道,深吸了一口气:“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这个性格实在差劲?”

  她本来只是随口一说,权当发泄的,没想到郑希低下头,轻轻的应了一声。

  看着他这副被打击到的模样,沈茜又气不起来了,只觉得气氛实在糟糕。她看看四周,街对面有一家咖啡屋。她问也不问就拉着郑希过去,点了两杯热摩卡面对面坐着。

  郑希不爱喝甜的,沈茜是知道的,可她偏偏点了两杯全糖的摩卡。

  “你把它喝了我就不生气了。”沈茜把咖啡推到郑希面前,郑希为难的看了一眼,这杯摩卡上堆着一层奶油,奶油上撒了可可粉,味道很香甜。

  他一向只喝美式,本想拒绝的,可看到沈茜恼怒的模样,又想起自己刚才差点把人弄哭了,只得一口气全喝了。

  看他一脸跟喝药似的表情,沈茜无奈道:“明明很好喝,你怎么就那么嫌弃。”

  郑希放下杯子,诚恳道:“刚才的事是我不对,抱歉。”

  见他一本正经的道歉,沈茜也没法再气他了:“其实是我先做错了,可是你怎么反应这么大啊?不就开个玩笑嘛,你搞得跟被人袭击了似的。刚才四周那么多人,多丢脸。”

  郑希抿着唇,沈茜转动着马克杯:“不过刚才我听你唱了几句,你在唱《gravity》吧?你唱歌挺好听的,这首歌我也很喜欢。”

  郑希还是没有说话,沈茜只得继续换话题:“你刚才是要去哪?”

  郑希:“随便逛逛。”

  沈茜见他脸色还是有些苍白,终于繁育过来他刚才是不是真的被吓到了,于是放缓了语气:“你刚才到底怎么了?是不是我的举动让你想到了什么?”

  郑希摇着头:“没什么。”

  沈茜急了:“你能不能别老是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啊?你这样别人真的会担心的。”

  她真是摆出一副担忧的模样来,郑希怔了片刻,还没反应过来她干嘛这么激动,就看到一个高挑的女人笑着朝他们走来。

  他和沈茜是坐在露天座椅上的,那女人拎着j-i,ng致的小包,穿一套米色衣裙,及腰的卷发轻飘飘的摆荡着,举手投足间满是优雅的气息。

  她走到桌边,摘下墨镜对沈茜笑了笑,郑希看清了她的脸。

  这女人有双月牙儿一样柔美的眼睛,笑起来眼底仿佛有光。

  沈茜惊喜的和她拥抱着:“雅言姐,你怎么会在这里?”

  宋雅言笑道:“你呢?怎么会在这?这位是你的男朋友吗?长得很帅啊。”

  郑希看她提到了自己,出于礼貌就站起来解释:“你好,我叫郑希,只是沈茜的普通朋友。”

  “郑希?”宋雅言的笑意僵住了,她认真打量了郑希的脸,像是想起什么般,脸色都沉了下来:“你姐姐是郑蕾?”

  郑希惊讶的看着她:“你认识我姐?”

  沈茜眨了眨眼,忽然像是生吞了一颗j-i蛋般,震惊的话都说不清楚了:“雅言姐……你,你在说什么啊?你说他是那个……那个死了三年的郑希?!”

  郑希怔住了,死了三年?什么意思?

  宋雅言唇边的笑依旧温柔,眼底的寒意却让他浑身都不自在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