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节(1/2)

加入书签

  何况……他看了沈枫一眼,这家伙就算在家里穿着便装也是一丝不苟的模样,应该是属于那种比较在乎自己形象的类型吧?这种人一周不能洗澡,郑希莫名想笑。

  但想到是他害沈枫这样的,他又不好意思笑了,只能埋头吃饭。

  沈枫不时的会给他夹菜,桌上的六菜两汤全部都是郑希爱吃的。他现在已经知道以前和沈枫是朋友了,那沈枫对他关心,知道他喜欢吃什么也就不奇怪了。

  只是这种一个人不停的给另一个人夹菜的举动真的很别扭,郑希跟他说了几次不用夹了,但他依旧继续,郑希也懒得再说了。

  一顿饭吃完后,郑希本来想出去走走消食,沈枫却拉住他,神色有点古怪的道:“你陪我上去吧。”

  郑希:“你还有事要做?”

  沈枫无声的点头。

  郑希也没有多想,陪他上楼后进了他的卧室,发现沈枫把轮椅停在了洗手间门口,转头看着他。

  郑希不知道他要干嘛,沈枫朝他伸出手:“帮我一下,我要上洗手间。”

  郑希愣住了:“你自己不行?”

  沈枫无奈的举起右手,手腕附近缠着厚厚的一圈纱布:“我右手根本用不上力,一个人怎么来?”

  郑希瞪直了眼:“那你下午怎么解决的?”

  沈枫:“所以我只能等你醒来。”

  郑希:“……”

  他忽然有种掉头走人的冲动,可他又想到如果自己真的走了,那沈枫只有两种选择,要么叫小笙上来帮忙,要么就……

  郑希脑海中飞快的闪过一个十分不雅的画面,他赶紧甩了甩头。

  算了,大家都是男的,也没什么好介意的。

  他如此说服了自己,终于过去扶起了沈枫。沈枫又怎会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郑希与他虽然分开了三年,却没有太大的变化,依旧是那个喜怒形于色的个性,想什么都写在脸上了。

  沈枫为了达到眼前这个目的,也是忍了很久,现在迫切想着解放,也没什么心思再去逗郑希了。

  只是站在马桶前面后,两人又大眼瞪小眼了。

  沈枫比郑希高半个头,他右手搭在郑希肩上撑着,可在拉拉链的问题上两人又出现了分歧。郑希说他一只手也可以,沈枫只得装出为难的样子自己来。拉链也不知是不是跟他作对,试了好几下都没有动过。

  沈枫停下来,委屈的看着郑希:“小希,你能不能帮我一下?我真的快忍不住了。”

  郑希只得再次说服自己,帮沈枫把拉链拉开了。

  沈枫看他闭上眼,一副英勇就义的模样,心里喜欢的恨不得把他推倒,但脸上还是得绷着,赶紧先解决生理问题。

  郑希听着那源源不绝的水声,只觉得每一秒都变得无限漫长,自己这辈子还从来没遇到过这么尴尬的事情。想到等等还要帮沈枫洗澡,他顿时躁的脸都红了,脑海中一直在想着现在帮沈枫找个护工应该还来得及之类的。

  不过沈枫没有给他这个机会,解决完就指着一门之隔的浴缸跟他说:“你去帮我放水吧,上面有冷热标识,水温调热一些,麻烦你了。”

  沈枫很客气的说道,郑希的喉结动了动,还在作最后的挣扎:“我现在帮你联系个护工来吧,这些事我真的做不好。万一你滑倒了伤上加伤怎么办?”

  沈枫黝黑的眸子直视着他,却不是迫人的态度,而是带着点伤感:“以前我们还经常约着去游泳,每次都会一起洗澡,你以前都没有介意过坦诚相对,现在把我忘了反而开始计较了?”

  他做足了失落的样子,郑希被他这副姿态逼的又开始愧疚了,只得一咬牙,让他站稳了,卷起袖子就过去放水。

  他是真的不想让沈枫难过,可他却没看到,在他身后,沈枫的眼底闪过一道j-i,ng光,紧紧抿着唇不让自己笑出来。

  郑希放完水,把沈枫扶过去试了下水温。道:“你这样不好进浴缸吧,要不然我还是用s-hi毛巾帮你擦擦算了。”

  沈枫果断的拒绝:“我已经用s-hi毛巾擦了一周了,今天必须洗。”

  郑希没办法,只得搬了两把椅子进来,让沈枫先坐下:“你家里有没有防水的套子之类的?”

  沈枫说找小笙要。郑希就让他自己先脱衣服,出去找小笙拿了防水套,又把房门锁上。不过刚走到浴室门口就愣住了,腿重的再也迈不出一步。

  沈枫的右手虽然受伤了,可他脱衣服的速度却很快。郑希出去的时候他就已经把上身脱光了,裤子因为刚才没有穿回去的缘故,所以本来就在大腿处,他又毫不介意的把内裤也拉下来,一副等着郑希帮他脱的架势。

  郑希还以为帮他洗澡至少会穿着内裤的,没想到这人连一点羞耻心都没有,就这么赤身裸体的坐在自己面前。看到自己的时候还扬起嘴角,笑的毫无顾忌。

  郑希的视线根本不敢往下移动,只得僵硬的走到他面前:“你把内裤先穿上吧。”

  沈枫疑惑道:“为什么?穿上怎么洗?”

  郑希呼吸一岔:“你脱光了我没法帮你洗。”

  沈枫继续装无辜:“我不是女的,你有的东西我也有,以前我们也早就看过彼此了,你没必要这么尴尬的。”

  郑希:“……”

  他发现在这个问题上说不赢沈枫,只得再次放弃,强迫自己只要不看那里就好了。

  他弯下腰,把沈枫的右腿抬起来,架在另一张椅子上,先帮他把裤子脱下来,再在石膏上裹好防水套。

  做这些的时候郑希一直低着头。沈枫一眨不眨的看着他,心里明明很想逗他,却偏偏要装正经忍着。虽然这种感觉不好受,沈枫却发现了另一种乐趣。

  以前在一起的时候也是沈枫追的郑希,但那时候的郑希性格开朗活泼,很多事比他想象中放得开,所以他没有遇到太大的阻碍。

  但现在不一样,现在的郑希内敛克制,戒备心也比以前重多了。如果不是他下午说的那些话让郑希相信了他们以前真的是朋友,只怕现在郑希根本不会答应帮他洗澡的。

  不过沈枫知道见好就收这个道理,不能逼的太急,否则把郑希吓跑了,他想要再用这种方法亲近就不可能了。

  郑希在帮沈枫脱裤子的时候用了剪刀,他惋惜的看着那条被剪坏的裤子,道:“你这样一天剪坏一条裤子真的很浪费,在家的话还是穿宽松的短裤吧,这样你上洗手间也方便。反正现在天气也不会很冷,我给你盖条毯子在腿上,再开着暖气应该就好了。”

  沈枫笑道:“好。”

  郑希问他要不要洗头,他靠在椅背上,主动把头后仰,郑希就调整好水温,用花洒帮他洗。

  绵密的泡沫化开,在沈枫的头上一点点揉搓着。郑希的动作有点生涩,但力道很温柔。沈枫闭着眼享受着,不知不觉就放松了下来。

  郑希也把注意力都集中在这上面,渐渐的就没刚才那么尴尬了。等头洗完了就要洗身体,郑希本想用沐浴球,结果到处都没看到。沈枫说平时洗澡都是直接用手搓的,没有用过那种东西。

  郑希又僵住了,所以说他要把沐浴露弄在沈枫身上,全身摸过去?

  见郑希停下了动作,沈枫适时的举起裹着防水套的右手,为难道:“其实我也不想这样麻烦你,只是我自己真的没办法洗。如果你实在不愿意的话就算了,帮我叫小笙进来吧。”

  郑希本来还在犹豫,听到沈枫真的要叫女佣进来帮忙,又没辙了。

  他可不是那种能把这事推给女人来做的人。

  沈枫见他一言不发的挤了沐浴露在手上,开始在自己身上摸着,心里真的很想笑,只得深吸一口气闭住。

  郑希胡乱的搓,沈枫一直有锻炼的习惯,身材很不错,属于那种穿衣显瘦脱衣有r_ou_的类型。郑希掌心下的手感虽然很好,他却一点心思都没有,只想着赶紧洗完。

  只是他闭着眼睛不想看,却反而造成了更尴尬的局面。

  他的手不止一次的碰到了沈枫胸前的凸起。沐浴露本来就滑,一摸过去根本停不住。郑希摸到了两次终于没办法了,只得放慢了速度。

  只是他不好受,沈枫比他更不好受。

  沈枫本来就忍着对他的欲望,现在被他这样状似无意的撩着,身体居然起了反应,而且越来越明显。

  等到郑希帮他洗到腰的时候,手背忽然碰到了一个硬物。郑希睁眼一看,顿时抽回了手,退了一步跟沈枫保持距离。

  沈枫尴尬的看着他,又把自己受伤的右手举起来,道:“抱歉,我最近都没有那个过,所以……你别介意啊。”

  第10章

  沈枫居然当着他的面硬了,他怎么可能不介意?

  郑希感觉自己再待在这里真的要受不了了,他把手上的泡沫冲掉,对沈枫道:“你先解决一下吧,我等等再进来。”

  沈枫看着他落荒而逃的背影,心里有点失落,却没有气馁。

  因为刚才郑希又脸红了。

  如果郑希只对女的有兴趣,那他今晚不会尴尬的这么明显。所以沈枫的心情也是苦中有点甜,他看着自己的那里,不由得叹了口气。

  其实他没有骗郑希,他受伤之前就在忙着谈一个大项目,每天累的睡觉时间都一再压榨。受伤后虽然休息多了,却因为右手也废了所以不曾做过。如今他只能用左手,想着赶紧弄出来,免得郑希在外面等久了会不耐烦。

  只是也不知道是不是不习惯,他用左手套弄了半天,硬胀的都有点发痛了,却还是出不来。

  郑希坐在飘窗上,看着外面的夜景熬时间。他很后悔今天答应沈枫住过来的事,如果只是简单的照顾日常起居他没意见,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在意帮沈枫做那些私密事。

  在今天之前,虽然不习惯,但他一直把沈枫摆在姐夫的位置上。可今天下午沈枫却告诉他原来他们以前就认识了,只是他出车祸后把沈枫给忘了。

  那些照片郑希没有印象,可每一张都很真实,没有修过的痕迹。他和沈枫笑的都很开心,就算隔着照片也能感觉到当时的气氛,所以对于沈枫说他们是好朋友这件事并没有怀疑过。

  主要是郑希不认为沈枫有必要骗他。

  他不过是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就算家里有个拍卖行,也远远及不上沈枫的胤天。

  他又想起了姐姐。

  每次一想到郑蕾,心里都会有种厌恶的情绪。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他问过医生,医生说这应该来自他的潜意识。可能他在出车祸之前和郑蕾之间存在过什么问题,导致他产生这种想法。

  郑希不止一次问过郑雪卿,可郑雪卿从来都是笑着说他想太多了。他也想过去问郑蕾,但出了车祸后,郑蕾似乎一直在避着他。也是因为郑蕾的冷漠,郑希才越发的不愿意看见她。

  脑子里想的事情越来越乱,他渐渐的忘记了坐在这里的原因。直到耳畔隐约传来了粗重的喘息声,他才猛然惊醒过来,转头去看浴室的门。

  他出来的时候带上了门,但他担心沈枫叫他会听不见,所以留了一道缝。

  房间里没有开灯,只有窗外流淌下来的月华。郑希看着不远处的浴室门,柔和的橘色光线中飘着朦胧的水汽,而那低沉的喘息声就夹在其中。

  他知道沈枫在做什么,心里莫名的紧张了起来,脑海中又不可抑制的浮现出沈枫赤裸着的模样。

  他刚才不敢看,不代表没有看到。沈枫的肤色是健康的小麦色,身材是郑希一直想要拥有却锻炼不出来的那种,强壮而曲线凸出,胸腹肌r_ou_明显。

  郑希在脑海中又把沈枫的身体描绘了一遍,等他反应过来自己在想什么的时候,顿时惊到了。

  他猛地坐直,却感觉到了一阵不适的紧绷感。他诧异的低头去看,看到了不该出现的景象,一时间就像被人重重敲了脑袋,愣住了。

  耳畔再次传来了沈枫的喘息声,还带着沙哑的低吟。他坐的飘窗离浴室有十几步的距离,沈枫知道他就在外面,按理来说不可能会让他听到的。

  他脸红的发烫,身下的感觉比刚才更明显了。他生出了一种强烈的羞耻感,怕被沈枫发现,于是站起来,轻手轻脚的想离开房间。

  只是他虽然没发出声音,沈枫却像能看到他一样,在他快走到门边上的时候忽然叫了他。

  郑希吓的根本不敢动,沈枫见他没回答,就又叫了两声。郑希低头看了一眼,他这种情况如果进去肯定会被沈枫发现,于是干脆悄悄打开门,像条鱼一样溜回了隔壁。

  他房间里有水,他倒了杯冷的一口气灌了下去,喝完以后又到洗手间,打开水龙头把脸也洗了。

  他洗的匆忙,刘海都弄s-hi了,狼狈的贴在额上。他通过镜子看了眼,虽然脸色还有点红,却比刚才好多了。他松了口气,坐在了马桶上,无力的捂住了脸。

  他隐约是知道自己有问题的,这三年来无论是身边主动来示好的,还是那些存在于电脑tv上的美女,他统统没有感觉。

  但他也没对任何来跟他告白的男的有反应过,所以他一直把这些归咎为自己是性冷淡而已,直到今天。

  沈枫是因为太久没发泄了才会硬的,那他呢?他还从没有遇到过因为谁而起生理反应的。

  这认知让郑希的心里慌乱如麻,但他却不想再想下去。他没有喝醉那晚的记忆,所以他认为可能是自己也太久没发泄过了。

  想到这,心里终于好受了点。他又坐了一会,直到身体的感觉缓下来了才回到沈枫房中。

  沈枫还在浴室里,郑希进去的时候他已经拿花洒把身体冲干净了,只是腿间那一处依旧没有软下来。

  郑希又僵在门口。

  沈枫问他去哪了,他只得说口渴,出去倒水喝了。沈枫见他站在门口不肯进来,就猜到他在顾忌什么。于是道:“抱歉,左手不习惯,失败了。”

  郑希没想到他会主动解释,耳朵又开始发烫了。赶紧换了个话题:“你都洗好了吧,我给你拿浴巾。”

  他刚转身,沈枫就叫住了他:“小希。”

  郑希停住了,用背影对着沈枫。

  沈枫:“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你脸很红。”

  “没事,我去拿浴巾。”郑希说完就走开了,在衣橱里拿了条干净的浴巾回去,也不看沈枫就往人家身上一裹。

  沈枫接过来自己擦,郑希把拐杖拿来。见他把浴巾在腰上围好了,这才松了口气,把他扶起来。

  浴室有点滑,郑希怕他再摔了,扶着他走的很小心。沈枫将大半个身子的重量都压在他身上,两人靠的极尽,沐浴露的绿茶香气合着沈枫身上的热气飘了过来,郑希的脸又被熏红了。

  好在这次沈枫什么都没有说,等他把沈枫扶到床上后,立刻找借口出去了。

  沈枫也没有留他,看着他慌乱离开的背影,嘴角又扬起了弧度。

  郑希回到房间后就去洗澡,他在花洒下站了很久,任凭热水不断冲刷着身体。

  刚才发生的事让他心里有种陌生的胆怯,一想到以后每天都要帮沈枫做那两件事,他就觉得自己还是不适合留在这里,明天应该跟沈枫说一声,还是请个护工吧。

  他洗完后就躺到床上去,虽然现在时间还早,他却想早点睡,明天一早就走。

  只是他躺了半天却怎么都睡不着。

  身上盖的被子明明不厚,他却觉得闷热的很,脸也很烫。一闭上眼总是会莫名想起刚才的事,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在意。在翻来覆去了近一小时后,他终于投降了,把手伸到被子里,摸到了那个一直不让他安静下来的热源。

  他本来很不愿在别人家里做这种事的。

  只是身体怎么都冷静不下来,他只得拉高被子把脸遮住,握住那里套弄起来。

  隔壁就是沈枫的房间,他不知道隔音效果怎么样,所以不敢发出任何声音,压抑着自己的同时又忍不住想要更多。虽然紧紧咬住了被子,却止不住鼻息间漏出的喘息。

  他第一次做这么偷偷摸摸的事,心里的不安刺激着身下的欲望,越担心被发现感觉就越敏感,脑子里居然生出了点不合时宜的刺激来。

  大腿内侧的肌r_ou_阵阵抽搐着,小腹堆积的酸麻感终于快到了临界点,他不由得昂起脖颈,把脸露了出来。

  就在他眼神迷离,准备迎接那一刻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了沈枫的声音:“小希,你睡了吗?”

  郑希的呼吸瞬间闭住了,手上的动作也停下,惊恐的看着那扇门。

  他刚才进来的时候并没有上锁,后来……后来他被那些事情扰乱了心神,居然也没想起把门锁上就做了。

  他咬着唇,虽然很难受,可他却不敢再动了,而是把睡裤拉上,尽量放松呼吸,想装作睡着的样子让沈枫先离开再说。

  可沈枫并没有如他所愿,叫了两声看他没反应,居然转动了把手,把门打开了。

  郑希立刻把头盖住,不知所措的缩在被子里。他不知道沈枫进来干嘛,但他绝不能被沈枫发现自己刚才在干嘛。

  他的呼吸还是很急促,脸也很烫,如果被沈枫看到了一定会穿帮的。

  郑希现在无比后悔刚才的冲动,他就不该在这里做,忍一忍就好了,怎么都比现在的状况要强啊!

  沈枫没有坐在轮椅上,他拄着拐杖慢慢走到郑希床边,郑希紧闭着眼,把头顶的被子紧紧拽着,心里不住的祈祷沈枫千万不要碰他。

  可他怕什么就来什么,沈枫叫了一声,见他还是没反应,居然开始拉被子。

  他听到沈枫自语自由道:“怎么盖的这么紧?这样会难受的。”

  郑希根本不敢松手,沈枫拉了两下没拉动,就知道他没睡着:“小希,我有话和你说。”

  郑希知道没办法装下去了,只得尽量让声音听过去很平静:“有什么明天再说吧,我很困了。”

  沈枫安静了一瞬,道:“刚才的事是不是让你很不愉快了?如果你真的不想做这些的话,明天我请个护工回来,不会再为难你了。”

  他的声音带着点沙哑,在黑暗中透出了一股无法忽视的落寞。可郑希眼下根本没心思顾虑他的情绪了,只想他赶紧出去:“我说了我很困,明天再说,你先出去吧。”

  他从未对沈枫如此强硬过,沈枫以为他真的生气了,又拉被子哄道:“要是生气就说出来,你这样闷着我会很愧疚的。”

  郑希夹着腿,就怕那里会把被子顶起来,整个人紧绷着,呼吸又不顺,简直要多难受就有多难受。沈枫又不肯听他的先出去,他忍了一会,没办法了,只得露出眼睛瞪着沈枫:“真的不能明天再说?”

  沈枫无声的看着他,眼底满是愧疚的情绪。郑希只得叹了口气,撑着身体坐起来,却把被子抓在腰上。

  他的脸虽然还是很红,却比刚才好多了。沈枫也没有多想,见他愿意面对自己了,就想坐下谈。但沈枫并不习惯用拐杖,一下子没有稳住,居然歪着身体朝郑希身上摔去。

  郑希见他倒下来,下意识的就去接他,结果被沈枫压在了身上。沈枫的手臂撞到他的肚子,他痛的叫了起来。沈枫赶紧坐起来看他,见他还是死拽着被子不肯动,终于觉得不对劲了,硬把被子从他手里抽走。

  郑希赶紧把腿曲起,用手臂圈着膝盖挡着,这动作太刻意了,以至于沈枫皱了皱眉:“你刚才在做什么?”

  郑希低着头,下唇已经被咬出了鲜明的牙印,肩膀轻轻的发颤着,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找个洞钻进去。

  沈枫却没有让他继续难堪,把手放在他肩上,恢复了温柔的语气:“下次做这种事的时候记得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