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节(1/2)

加入书签

  沈枫若有所思:“那我改改,以后跟你说话更温柔点。”

  他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听的郑希莫名其妙,但郑希还没有开口就听他继续道:“你这两天怎么都没来看我?”

  郑希只得说自己也发烧了,沈枫听后就拉着他坐在床沿,伸手就要摸他的额头。

  郑希赶紧躲开,跟他保持距离道:“我已经没事了,不然爷爷也不会让我出门。”

  沈枫看着他,眼底似乎有什么情绪一闪而过。郑希又找了个话题:“这次是我害你进了医院,我想做点补偿,但是不知道你缺什么?”

  沈枫果然因为这句话而面色和缓了许多,他道:“你的手机没有带吗?”

  郑希这才想起手机的事,这几天真是病糊涂了,自从喝醉酒醒来后就没有再见过自己的手机了。

  沈枫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一部手机递给他:“这是你那天落在我家的。”

  郑希接过来,按了下解锁键,发现没电了。只得收进口袋中,跟沈枫道了个谢,顺便问了那天喝醉后为什么会在沈枫家里醒来。

  沈枫盯着他道:“你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郑希:“我只记得吐了,然后就什么都记不得了。”

  沈枫靠在了枕头上,似乎很失望:“你吐在我身上,我把你带回去以后你又把我推到床上去,对我做了些……”

  他故意说到这里就停下了,郑希的眼睛瞪直了:“我能对你做什么?你胡说的吧!”

  沈枫耸了耸肩:“你都不记得对我做了什么,我说再多也没用,你就当我胡说好了。”

  郑希忽然有种被他耍了的感觉,羞恼道:“我不喜欢别人开这种玩笑!”

  沈枫疑惑的看着他:“你这么激动干嘛?两个男人在床上能干什么?啊,莫非你是……”

  “我什么也不是!”看沈枫似乎要说出什么他最不想听的话了,郑希终于忍无可忍,头也不回的走了。

  沈枫重新靠回了床上,黝黑的瞳孔中闪过一抹j-i,ng光,嘴角居然上扬了。

  他找人调查的结果是郑希这三年虽然只专注于学业,但也有过不少追求者,其中就不乏男生。

  所以刚才对他没说完的话反应会那么大。

  ========

  沈枫那天把郑希气走后,虽然打了好几个电话赔罪,但郑希不太想理他。这些天都抱着摄影器材在郊外踩点,试试看能不能拍出有灵感的作品。

  这座城市郑希住了十多年,但一直都没有静下心来看过。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喜欢摄影,家里并没人从事跟摄影有关的职业,连爱好都没有。

  他只知道从车祸以后,爷爷送他去外国,让他选专业的时候他毫不犹豫的选了摄影。

  事实证明他是有这方面的天赋,三年下来不但学到了专业的知识,更是到处浪迹,拍了不少连导师都赞不绝口的作品。

  结果等到毕业了,他还没考虑好要不要继续留在那边,就接到了姐姐去世的噩耗。

  他不知道会回来待多久,就把心爱的相机也带回来了。

  这几天风和日丽的,最适合野外拍摄了。他干脆背了一套衣服,打包了吃食,扛着摄影器材就往东郊的秀峰山去了。

  郑雪卿虽然不放心他大病初愈,但看他兴致勃勃,也不愿意扫他兴,就遣了司机作陪。可他不同意,跟郑雪卿僵持不下的时候,林赫刚好一个电话打来,就成了司机的替代品了。

  林赫并不像郑希经常为了拍摄到处跑,他成天好吃懒做的,学校没课的时候就坐在电脑前面打游戏,让他爬山简直要了命。

  郑希是无所谓,最好他这个拖后腿的赶紧回去。他不敢,说要是真的回去了,不但会被郑老爷子怪,更会被自家老爸削层皮的。

  郑希背着双肩包,扛着沉重的三脚架,脖子上还挂着一个相机包。虽然爬的直喘气,却不像后面大老远的林赫那样手脚并用的爬。

  他回头看了林赫一眼,只觉得林赫的姿势实在一言难尽,他无奈道:“你慢慢爬,我先去那边看看景色怎么样。”

  秀峰山虽然是本地的知名景点,好在平时工作日游客还是少的。郑希特地挑了周一的上午来,果然隔着一段挺长的距离才能看到稀稀拉拉的人。

  他轻巧的避开了树丛,观望了下四周的风景,这才在一处稍微平整些的地方支起三脚架。拿出相机举到眼前,通过镜头去看远方。

  他一旦进入摄影的状态就会很投入,不会轻易被外界打扰到,这也是他长时间锻炼出来的。他曾经为了拍摄s-hi地的鸟群而趴了近十个小时,后来起来的时候脖子几乎不能动了,去医院被医生教训了半天,贴了快一个月的膏药才恢复。

  但他一点都不后悔,毕竟能拍到自己真正满意的作品本就不容易。

  林赫吭哧吭哧的爬了上来,在他旁边坐着,喘了半天也没见他说一句,只是维持着刚才的姿势一直没动过。林赫道:“你要拍多久啊?我下午还约了人呢。”

  郑希没回答,林赫只得拿出水来喝,又从郑希的背包里翻了块面包吃着。可是等他吃完了还是没见郑希动过,林赫只得掏出手机来玩。

  差不多过了一个小时,他才听到郑希道:“好了,走吧。”

  他抬头一看,郑希在收三脚架,白皙的额头上布满了汗珠。他拿出纸巾丢过去:“拍个山而已,你用得着这么久嘛。”

  郑希边擦汗边道:“我在拍云。”

  林赫看他累成这样,十分不理解:“你说你好好的选什么摄影专业啊,这东西多不切实际?拍个照还得这么辛苦,又浪费时间又浪费体力的,多不合算。”

  郑希踢他一脚,催促他走:“我也不懂你干嘛这么喜欢玩电脑游戏,天天对着虚拟的画面发神经,又浪费时间又浪费金钱,更不合算。”

  林赫笑道:“哎哟,你小子懂得怼我了啊。看来你这烧是真的退了,脑子活络过来了。你不知道啊,前几天我去你家看你,你烧的整个人都昏了,嘴巴里也不知道在说什么,一直疯疯疯的叫,把你爷爷都急的不行了。”

  郑希随口道:“什么疯?”

  林赫:“我哪里知道你在说什么疯,反正就是一个音节吧,一直在嘀咕着。”

  郑希忽然停了下来,好像想起了什么,下意识的重复道:“枫……”

  林赫不疑有他:“对,就是这个音。你说你是不是烧傻了,发疯。”

  林赫走在前面,因而他没看到郑希的脸色渐渐变得难看了起来。他依旧吐槽着郑希,但他说了什么郑希却再也听不进去了。

  手机铃声忽然响起,打断了郑希的思绪。他拿出来一看,屏幕上跳跃的名字正是那个搅乱了他心神的名字——沈枫。

  第06章

  郑希犹豫了一会,林赫见他的手机铃声一直响,就回头问他干什么。他示意林赫先走,自己接个电话。

  沈枫等到电话都快断线了那边才接起来,他道:“你在哪里?怎么这么久才接。”

  他问的很突兀,郑希刚才因为林赫说的那件事正心烦着,语气就冷了许多:“我在爬山,你有事吗?”

  沈枫听出他心情不好,于是温柔道:“我要出院了,你来不来接我?”

  郑希被他这个问题弄得莫名其妙,虽然他是姐夫,但为什么出个院还要特地叫自己去接?不过一想到是自己害他住院的,郑希就没了底气:“什么时候?”

  沈枫:“下午3点。”

  郑希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已经10点多了。他道:“怎么这么突然?你才住了几天就能出院了?”

  沈枫:“医生说我没什么大碍了,就是需要静养,我也不想待在医院。”

  郑希:“那好吧,下午我过去。”

  沈枫那边沉默了一会,郑希道:“还有事吗?”

  沈枫:“你上次说想补偿我的话还算不算数?”

  他一提,郑希就想起了上次闹的很不愉快,他还朝沈枫吼了起来。虽然沈枫开的玩笑他不喜欢,但他确实也反应过度了点。于是道:“算,你想到要什么了?”

  沈枫:“嗯,我想你帮个忙。”

  郑希:“你直接说吧。”

  沈枫:“我家里有两个佣人,但是其中一个的儿媳妇昨天生孩子了,她请假回去帮忙,另一个就顾不过来了。”

  郑希恍然道:“你缺女佣?这个容易,我让爷爷把家里的佣人先借你一个。”

  沈枫:“不是这个意思,你家也只有两个人,借给我你家就忙不过来了。”

  郑希疑道:“那你到底想说什么?”

  沈枫:“其实家务事一个佣人就可以了,但你知道我这次摔断了腿,右手韧带也伤了,我一个人没办法自理。所以你能不能暂时住过来,帮下忙?”

  郑希愣住了,这什么意思?让他去沈枫家做护工?他道:“不是,这种事请个专业护工不是更可靠吗?我没有照顾过人,没这种经验啊。”

  沈枫似乎很为难:“我家里有不少公司的文件,突然多个陌生人很不方便。所以才想问你行不行,如果你不愿意的话就算了,我再想办法吧。”

  他的声音带着很明显的遗憾,明显到郑希隔着电话都不能忽视的程度。以至于郑希的愧疚心又跑出来作怪了:“那这样吧,等我下午去医院了再说。这件事也不是我一个人可以决定的,还要跟爷爷商量下。”

  沈枫立刻道:“你只要同意了,郑老那边我会跟他说的,你不必担心。”

  郑希挂了电话,看着手机屏幕,总觉得有点不对劲。以他和沈枫的关系来说,沈枫这个要求确实不太正常。

  既然不愿意听他叫姐夫,为什么又希望他去照顾自己?

  郑希站在原地发呆,林赫在下面等了他一会,见他电话打完了都没动静,于是叫了他几声。

  郑希看到林赫,想起了第一天回来时,他是跟林赫喝酒的,后来却在沈枫家里醒来,这中间发生的事林赫一定知道,可他居然没想到找林赫问一问?

  他发现自己这几天的反应好像比以前迟钝了。但他也没有细想,可能是最近发生的事情有点多。就把林赫拉到一间日料店去吃饭。

  他说要请客,林赫就点了一堆爱吃的,郑希却有点食不知味。等林赫吃的差不多了,他道:“那天我喝醉了以后发生了什么?”

  林赫没想到他忽然问这个,一下子没准备好,愣了几秒才回答:“你后来不是知道了吗?”

  郑希看着他:“我是在沈枫家里醒来的,可为什么我会在他家?”

  林赫被他盯得浑身不自在,而且这件事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就把后来发生的事都跟他说了。

  郑希听到自己没有做什么不对劲的事,松了口气。可他又想到第二天醒来后听到爷爷和沈枫吵架的内容,又问道:“我姐和沈枫的事你都知道多少?”

  林赫:“你想干嘛?”

  郑希:“我想知道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沈枫应该不会无缘无故三年都那样的,肯定有什么原因。”

  林赫并不知道郑希以前和沈枫的事,因为那一年他们已经上了不同的大学,基本没有什么交集了。郑希对那段感情又十分保密,所以不但是身边人不懂,就连沈枫都不清楚他还有林赫这个朋友。这也是为什么车祸发生后,众人都以为他只是忘了姐姐,却没人知道沈枫也被他忘了。

  对林赫来说,沈枫就只是郑希的姐夫而已。所以他也没想过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反正对于知情人而言,这些早已不是秘密了,郑希就算问别人也会知道的。

  他叹了口气:“蕾姐要嫁给沈枫的事其实没有任何预兆,那时候你已经出去四个多月了。蕾姐不想大家打扰到你,所以没有跟我们任何人说过你的联系方式。后来忽然跟我们说她结婚了,当时我们都挺吃惊的,没人知道蕾姐什么时候谈的恋爱,这个沈枫就像忽然出现的。而且他明明是沈家的二少爷,婚礼却很低调,只是请了亲人出席,当然他们对外的解释是因为蕾姐行动不便。”

  郑希:“当时我有打过电话祝福她,不过我没跟沈枫说过话。”

  林赫无奈道:“蕾姐交代了我们不能在沈枫面前提起你的存在。她说那场车祸给你和她的身心都造成了很大的影响,你不想面对所以才去外国读书的。而且那时候大家早就各自去上大学了,也没有再聚过,所以就没有提起过了。”

  郑希终于发觉到了问题所在,他道:“所以三年来都没有人在沈枫面前提起过我?”

  林赫:“沈枫那人又凶又专制,平时忙的根本脚不着地。他对你爷爷都不算礼貌,又怎会拿正眼看其他人?”

  郑希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按理说他一个大活人,三年来虽然没有回来过,但总不至于弄到亲姐夫居然不知道自己的存在吧?

  他又道:“你还没说沈枫那天晚上是怎么遇到我们的?”

  林赫喝了一口柠檬水:“提起这个就来气。他忽然闯进来,抱起你就走了。我都拦不住!”

  郑希又陷入了沉思中,林赫看他这样,以为他是在怪自己那天没有尽力:“其实我觉得沈枫好像认识你似的。他一进来就抱着你要走,被你吐了也不生气,还臭着脸好像我才是多事的那个人。”

  郑希:“你前面还没说完,他和我姐结婚以后呢?”

  林赫:“结婚以后虽然名义上是住在了一起,但是那个家他每周就回一次,每次回去只是象征性的陪蕾姐吃个晚饭就走了,三年都是这样。你知道蕾姐行动不便的,所以你家那个拍卖行的事情都是委托职业经理人在负责,她的时间比起以前空闲了很多。沈枫这样一搞,反而让她长期都郁郁寡欢了。”

  郑希皱着眉:“我姐真的从没有生气过?”

  林赫冷笑道:“蕾姐在我们面前是没有表现出来的,还很维护沈枫,说他忙所以这样也是正常的。可我问你啊,如果换做你老公跟你结了婚还这样整天不着家的,你会不会一点怨言都没有?”

  他这个比喻虽然有些不恰当,郑希却能理解。如果林赫说的一切都是真的话,沈枫的行为确实解释不通。

  他既然对郑蕾态度那么冷淡,那应该也不会待见自己,可沈枫在他面前表现出来的却不是这样的。如果真的不想看到他,应该不会把喝醉的他带回去,更不会想让他搬过去暂时照顾自己了吧。

  郑希看不懂沈枫到底在想什么,林赫见他脸色不好了,担忧道:“你是不是有哪里不舒服了?刚才也只吃这么点,要不要我送你回去休息啊?”

  郑希头疼的捏着眉心:“不用了,我一会还要去医院。”

  林赫:“你去医院干嘛?看沈枫?”

  郑希:“他下午要出院了,希望我去接他。”

  林赫古怪的看着他:“他出院干嘛要你接?他没有司机佣人?他身边有三个秘书,没有一个能做这种事的?”

  郑希叹道:“我怎么知道他在想什么,他还说家里佣人请假了,人手不够,要我搬过去住,暂时照顾他一下。”

  “什么?他真的这么说?”林赫忽然拔高了嗓音,四周的客人顿时将目光都聚集在了他们身上。郑希恼的瞪他一眼:“你这么大声干嘛?”

  林赫皱着眉:“那他要你搬到哪个家?蕾姐和他的那个?”

  郑希:“我也不知道,但是我记得他家是在半岛路上的。上次我喝醉酒去的就是那里。”

  郑希以为半岛路的那间别墅就是沈枫和郑蕾的家了,但他没想到,林赫却说:“他居然要你搬去他自己住的地方?那地方就连蕾姐都从没进去过啊!”

  第07章

  郑希坐在车里,一路上都在想林赫刚才说的话。他不过回来了不到一周的时间,但陆续发生的事情已经多的他根本消化不了了。

  他现在可以确定,这三年间肯定有什么事情发生了,而他是被瞒在鼓里的那一个。

  本来他想先回家一趟,把摄影器材放下,再问问郑雪卿。可是却接到沈枫的电话,说提前把出院手续办完了,问他能不能现在过去。

  而且沈枫还说,已经跟郑老沟通好了,郑希随时都可以搬去他那边。

  郑希问沈枫是怎么说服爷爷的,沈枫并没有解释。等他打电话给郑雪卿的时候,郑雪卿居然也没说什么,只是问他想不想搬过去。

  郑希肯定是不想的,但他又想到刚才林赫说的那些。如果沈枫和郑雪卿都有事情瞒着他的话,也许他搬到沈枫那边反而能查出点什么来。毕竟郑雪卿属于那种为了他好很多事都不会说的类型。

  他到了病房,发现沈枫不但换好了便装,连行李都收拾好了。正坐在轮椅上看文件。

  看到郑希来了,沈枫放下文件:“怎么背了这么多东西也不叫人帮你?”

  郑希:“我早上去拍东西了,还没回去过。你的东西就这一袋?”

  沈枫:“嗯,我已经叫司机在楼下等着了。不过你拎了这么多东西也不方便,我叫他上来吧。”

  郑希:“没必要啊,你这袋又不重。手续都没问题了吧?直接下楼?”

  他说完就把沈枫那个行李袋勾到了手臂上,推着轮椅就要走。沈枫忙道:“很重的,我叫他上来很快。”

  郑希笑道:“怎么?你看不起我啊?这么点东西我还拎得动,以前出去拍摄的时候我背过更重的。”

  沈枫被他推着走,刚到门口就有护士主动上来接过轮椅。沈枫让郑希把包放在自己腿上,郑希不想跟他拉扯这些小事,直接走去按电梯。

  他的背影比起三年前高了一些,虽然还是瘦,却不像从前那样被沈枫护在怀中,手不能提只是享受的少爷了。

  沈枫心中生出了一些落寞,郑希在他不知道的地方成长了,他却没有参与过这段重要的人生。

  电梯来了,郑希回头想叫他,却看到他失神的看着自己。

  沈枫的五官很深邃,特别是眼睛。他的瞳孔很黑,是那种不透明的漆黑。所以当他看着一个人的时候,很容易让对方想逃离视线。

  郑希就被这么直接的眼神看的又不自在了,只得先进电梯,接过护士手中的轮椅,对护士说他来就可以了。

  护士也没有坚持,跟他们道了别就关上了电梯门。

  停车场在b2,电梯内没有其他人,郑希盯着电梯楼层数字,沈枫也没有说话,气氛渐渐压抑了起来。

  郑希的脑海中又想起了林赫刚才说的那些,还有最后分别时,林赫问了他一个问题:“会不会你们之前已经认识了,但你失忆的时候把他也给忘了?否则他这样的态度说不通啊。”

  郑希没有回答,因为他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是他想起了那天在医院中,沈枫的秘书也说过类似的话。

  当时他情绪很不好,再加上发生的事情很多,也就没有继续想了。

  电梯的楼层面板显示到了11楼,他深吸了一口气,转过去想问沈枫,结果发现沈枫依旧在盯着自己,本来要冲口而出的话被卡在了喉咙中。但他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到电梯忽然晃了晃,随即停下了。

  他吃惊的看向楼层面板,电梯停在10楼不动了,他赶紧按了求救铃,但是响了很久都没有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