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节(1/2)

加入书签

  ========

  郑希动了动僵硬的胳膊,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趾高气昂的女人。

  不远处就是堆积如山的黑色废品袋,四周的白墙壁早就被各种血污和黑黄的斑点ji-an的面目全非。暗红色的血液从废品袋的底端流出来,新鲜的盖着已经干涸的,一层叠一层,几乎覆满了整片地面。他现在坐的地方虽然还算干净,却免不了闻到那令人反胃的极端恶臭。

  他刚醒的时候就吐过两回了,现在嗅觉已经麻木了。

  站在他面前的女人画着j-i,ng致的妆容,身上却包的一点皮肤都看不到。她拿着氧气罩按在鼻子上,狞笑道:“想好了吗?不然还是我帮你选吧。像你这种恶心的同性恋,最适合的死法也就是艾滋了。得了这种病,阿枫就不可能再碰你了。他会离你远远的,然后你会全身溃烂流脓,最后绝望的死掉。”

  第43章

  宋雅言臆想过无数次,当她这么威胁郑希的时候,郑希会有怎样的反应。

  她们虽然不认识,她却知道以前的郑希是个什么样子的。

  沈枫不止一次被她撞见在看以前和郑希一起拍的视频。视频里的郑希是个白净的男孩,有一双毓秀的眼睛,笑起来的时候阳光仿佛都能融化在他的瞳膜里。

  那时的他介于男孩和男人之间的年纪,爱穿颜色鲜艳的衣服,举手投足间有种肆意挥洒的任性和直爽。他喜欢跟沈枫撒娇耍脾气。不管是沈枫用镜头去追逐他,还是固定在一处的镜头捕捉安静的他们,都让宋雅言嫉妒的眼角泛酸。

  宋雅言知道郑蕾从不曾得到过沈枫的心,然而她又何曾得到过?

  她们互相利用彼此,也握有彼此的把柄,她们谁都不能真正的向前走一步。

  郑蕾看似赢了一局,她用失去亲情和再也站不起来所换到的胜利,结果却是三年来沈枫碰都不碰她。

  宋雅言很想笑。

  可她又笑不出来。

  郑希都‘死了’三年了,沈枫还像个执迷不悟的疯子。表面上看去是早就接受了,可身边熟悉他的人谁不清楚,他不过是一具沉迷在工作里的行尸走r_ou_。

  她想尽一切办法接近沈枫,好几次都把沈枫灌醉了,醉成烂泥那种。结果沈枫还能分辨得出她不是郑希,推着她,对她硬不起来。

  宋雅言从小娇生惯养,何曾遇到过这么大的羞辱?

  好不容易熬到郑蕾死了,她以为一切终于结束了,没想到郑雪卿那个老疯子,居然不怕郑希记起过去的事,把他叫回来参加葬礼?

  这家人是不是都疯了?

  宋雅言想着,却被郑希的冷笑声拉回了注意力。

  “笑什么笑?你真以为我不敢下手?”宋雅言一把捏住郑希的下巴,戴着防护手套的手用不上力,所以郑希依旧在笑。

  他轻蔑的看着宋雅言:“不管你怎么折磨我也得不到他的,我姐的例子还不够吗?”

  “你姐算个什么东西?就她那点脑子能想出什么好事?你到现在还不知道车祸是她策划的吧?她嫉妒你这个弟弟嫉妒到发疯,居然想找人撞死你。我要是你就不会再回头了,忘都忘了,何必再继续受罪?”她拍着郑希的脸,嘲讽的话语随着一张一合的红唇吐出来,却因为隔着氧气罩而有些听不清。

  但郑希听得懂她在说什么,宋雅言不知道郑蕾寄给他的那封信,自然也不知道那些录音已经在他手里了。

  他偏开头去,不耐烦道:“我姐当年和你见面的时候每次都有录音,她把录音寄给我了,你的罪证现在就在沈枫手里。本来他不想公开这件事,毕竟关系到三家的丑闻,只想找你私下谈。不过没想到你这么迫不及待,你真觉得除掉我以后还有可能得到他吗?”

  说完又看向了宋雅言,视线没有分毫闪烁,镇定的一点也不像正遭受胁迫:“如果你真的敢伤害我,等待你的会是身败名裂,一无所有,你会被亲友和舆论谴责,你会坐牢,在暗无天日的牢房里后悔。你会恨自己为什么要这么执着得不到的人,甚至把自己的一辈子都赔进去。值得吗?”

  宋雅言化了很浓的大地色眼影,她的眼睛本来就大,这会儿震惊的瞪着郑希的样子更是显得眼珠都快被抠出来了:“什么录音?你以为现在说这些假话我就会放过你?你要不要这么天真?”

  郑希看着她用j-i,ng致的妆容也盖不住的狰狞模样,不由得叹道:“信不信由你,不过我要是你就不会再回头了。不管怎样你都不可能再得到他,何必继续执着伤人害己?你有家世有容貌,难道真的没有遇到过真心爱你的人?”

  郑希的话让宋雅言脑海中闪过一张脸。

  那是一张对她满是失望的脸。

  也是一张曾无比爱恋的仰视着她,费尽心机讨好着她的脸。

  是啊,她也曾遇到过拼尽全力也想要得到她眷顾的人,那人努力讨好她的样子和她努力讨好沈枫的样子如出一辙。

  但那又怎样呢?人家最后不还是对她失望透顶了吗?不还是决然的说不爱就不爱她了吗?

  多假啊!真正的爱应该是像她对沈枫这样的。无论沈枫心里的人是不是她,只要她坚持下去了,总有一天可以取代郑希的。哪有人可以一辈子不忘记另一个人?又不是小说电视剧,哪来那么多的一世情深?

  她吃吃的笑了起来,弯弯的眼睛里仿佛有什么光在闪烁,但郑希还没看清就见她站了起来,朝后伸出手:“把针拿来。”

  不远处站着三个年轻男人,都是白皮肤的人种,穿的很随性,就是刚才负责把郑希从学校里弄出来的。其中一个高大壮硕的从口袋里拿出一根密封的针筒,撕开包装递给了宋雅言。

  宋雅言轻抚着那支针筒,里面有半管暗红色的血液。她做了个深呼吸,压下心中濒临沸腾的情绪,对郑希露出一个迷人的笑:“说了这么多口渴了吧?来,我给你尝点甜品。”

  说完就掐着郑希的下巴,正要对准那截脆弱的脖颈c-h-a进去,忽然听到有砸门的声音响了起来。

  “姐!你在里面是不是?快点开门!我知道你在里面!你别乱来啊!沈枫已经知道是你抓了郑希了,你是不是真要害死自己才甘愿啊!”

  宋一丞嘶吼着,把门砸的震天响。旁边的李昂打量了眼四周,示意他退开,捡起一截粗粝的木棍砸向门上的玻璃。

  “哗啦啦”的声音响起,厚重的玻璃碎了一地。宋一丞等不及李昂打开门就钻了进去,刚跑到隔壁的入口处就被三个高大的男人挡住了。

  郑希被五花大绑着跪坐在地上,宋雅言站在他面前,手里拿着一支针管,里面是半截暗红的血液。

  宋一丞虽然是修心理学的,但也有作为临床医生的基本知识。那血是什么东西他自然清楚,看来他真的没猜错,宋雅言想用这种极端的方式来折磨郑希!

  “姐!你别发疯了!沈枫已经报警了!警察和他马上就要到,你真的要让他看到这一幕?”宋一丞知道这种时候用强的没用,反而还会刺激到宋雅言,他只得站稳身体,想靠劝说的方式来阻止癫狂的姐姐。

  拦着他的那三人听到他用英文说的这段话,顿时面面相觑没了主意。这三人不过是宋雅言找人雇来帮忙的,等事情结束了拿钱走人,根本没想到会真的惊动到警察。

  宋雅言还没说话,宋一丞就已经看破了那三人脸上的恐慌。他拿出钱包,把所有的钞票全塞到其中一人手里:“快走!再耗下去你们也要陪她坐牢!”

  那人看了眼手里厚厚的一叠美金,朝另外两个使了眼色,三人掉头跑了。

  宋雅言没想到他们居然真的敢跑,顿时怒不可歇的骂了句脏话,对着郑希的脖子就戳下去。

  宋一丞眼疾手快的扑过去,重重的把她推到了地上,拉起郑希就往身后推去。

  郑希踉跄着撞进了一个人怀里,原来宋一丞把他推到了随后赶来的李昂身边。

  李昂立刻给郑希松绑,宋雅言刚爬起来就看到了。她尖叫起来,朝郑希再次扑去。

  李昂正蹲在郑希脚边给他解绳子,两人都来不及躲开。宋一丞刚才推她的时候扭了下脚也重重跌在了地上,这会儿只能拉住她的脚不让她再动。

  只是谁都没想到宋雅言已经完全失控了。

  她用极难听的话辱骂着宋一丞,用高跟鞋的鞋跟去踢。宋一丞被踢到了却不能还手,只能用上双手拉着她,苦口婆心的劝她冷静下来。

  宋雅言挣了几下,那边李昂已经把郑希身上的绳子都解开了。她见李昂拿着那根绳子就要来绑自己,顿时被一股滔天的愤怒控制了。她转过身去,毫不犹豫的把那一管血扎进了宋一丞的手臂里。

  一阵钻心的痛从肌r_ou_中蔓延开,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股冰凉的液体涌进血液中的异样感。

  宋一丞不敢相信的看着这一幕,进入他身体的仿佛是一剂干冰,霎时就将浑身上下的血液全凝固了。

  宋雅言做完这一切后就不再动了,针管还留在他的手臂上,还有一点剩余的血液没有完全推入。暗红的颜色染红了他的瞳膜,他抖着手想把针筒拔出来,但还没碰到,就感觉到有人朝他扑来,抓着他的手在检查。

  宋雅言虽然发了狂,但下手的动作很稳,那针管是直接扎进宋一丞静脉中的。

  李昂看着宋一丞苍白的脸,那双好看的眼睛里再没了雨夜那一晚的生动情绪,而是被恐惧切割的支离破碎。就像猝不及防被人推进了深渊,惊惶到连回应李昂都做不到了。

  李昂刚才赶进来的时候太匆忙了,没有时间看清宋雅言手里的针,所以他只能根据针管里残余的一点血液判断那是什么。

  即便猜到了,可他不愿相信宋雅言会这样对亲弟弟,他猛地拽住宋雅言的领口,逼她说出针管里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宋雅言已经冷静下来了,但她的视线冷的仿佛没有活气。

  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什么,她就算再怎么讨厌这个给家里丢人的弟弟,也不该动手的。

  可她忍不住,她满腔的恨意无处发泄!

  为什么所有人都要站在郑希那一边?那个郑希到底有什么好的?为什么就连她的家人都不肯帮她?

  她真的好恨好恨哪!

  她狰狞着五官笑了起来,笑的面目可憎,笑到浑身抽搐。白色的防护服在地上蹭的满是污渍,那头柔亮的黑发杂乱的像是蜘蛛丝,盘根交错的黏在那张曾经妩媚的脸上,却只是堆叠出了更可怖的丑陋。

  郑希也没料到事情会变成这样,虽然于心不忍,却还是说出了那个能让人嗅到绝望气味的病种:“那是艾滋病的血!你们赶紧去医院吧!”

  第44章

  李昂把宋雅言捆了,刚起身就听到外面传来了动静。

  “小希!”沈枫人未到声音先至,郑希拔腿就朝门外跑去,在看到沈枫的那一刹终于抑制不住恐惧的泪水,跪在轮椅前紧紧抱着他发抖。

  沈枫匆忙拉他起来,把他浑身上下都检查了一遍,不断询问着他有没有受伤,有没有哪里难受之类的。

  他还没回答就看到郑雪卿也急匆匆的朝他赶来。

  “爷爷!”郑希咬着下唇,郑雪卿一把将他抱在怀中,滚烫的热泪夺眶而出,口中不断喃喃着“没事了,没事了”之类的。

  郑希只是和他拥抱了一下就放开了,对沈枫急道:“我没事,但是宋一丞受伤了!他被宋雅言注s,he了艾滋病毒的血液,现在还在里面!”

  沈枫吃惊道:“怎么回事?”

  刚问完就听到了脚步声,众人转头看去,只见李昂抱着宋一丞快步走了出来。见到他们后也没停留,一口气道:“宋雅言在里面,我现在带一丞去医院,郑希你最好也来检查一下。这里的环境太脏,你们都不要久留,有什么出去再说!”

  他交代完人已经走远了,宋一丞靠在他怀中,目光空洞呆滞,用力抓着自己的右手不知道在想什么。

  虽然是宋雅言种下的恶果,但郑希依然满心的内疚,他怎么都没想到是宋一丞来替他承受伤害,他没法放着宋一丞不管。沈枫陪他去医院,留下金婧和莱娜等警察来,郑雪卿和他们一起上了李昂的车。

  李昂把宋一丞放在副驾驶上,替他系好安全带。宋一丞像个任人摆布的娃娃一样没有反应,只知道死死握着自己的右手。

  李昂按下心头慌乱的情绪,安抚他道:“没事的,刚才把血都挤出来了,我们现在就去医院拿阻断剂,吃了那个就不会感染了。”

  他刚才一捆好宋雅言就马上打电话联系了医院,同事告诉他在疾控中心可以拿到药物,并帮他通知了那边的工作人员,直接走的绿色通道。

  宋一丞依旧没有反应,虽然李昂跟他解释了hiv阻断剂是什么东西,可最令他难以接受的却是宋雅言对他下手的这件事。

  他心中淤积着沉甸甸的苦涩和恐惧,不知道该怎么发泄。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持理智,他不能失控。等待宋雅言的必然是司法的制裁,他不能在父母遭受了重创后还要为他面临的困境而再次陷入绝望的等待中。

  宋一丞的牙齿在打颤,他很想咬紧牙关,可他咬不住。

  李昂轻抚着他的眉心,因为着急而显得沙哑的嗓音一字一句的撞进了宋一丞心里:“别怕,我会陪着你的。”

  车子一路呼啸着,不知道闯了多少个红灯,最后不到半小时就横跨了小半个城市,赶到了疾控中心。

  李昂根本顾不得后排的郑希他们,直接抱着宋一丞下了车。宋一丞本来想自己走,但他刚才脚扭了一下,李昂不想浪费时间,就强势的抱着他奔进了疾控中心的大门。

  早有工作人员在门口等他们了。

  郑希虽然说那是艾滋病人的血液,但除了hiv阻断剂外,宋一丞还需要接受一系列的血液病检测。李昂把他交给了这边的医护人员,这才想起郑希还在车上。

  虽然郑希没有受伤的痕迹,但在那种高度污染的环境中昏迷过,还是要做一个全面的检测才能放心。

  他回到车上通知了沈枫,沈枫马上让郑希跟他进去安排检查。

  一轮检查下来后天已经擦黑了,郑希的报告初步断定是无恙的,毕竟他身上没有创口,只是有点受惊过度以及捆绑导致的皮肤红肿。

  宋一丞则没他那么幸运了。

  李昂带来的那只针筒内剩余的血液检测出hiv是阳性的,这说明宋一丞被感染艾滋的可能性很高。即便是及时服用了阻断剂,但还是有千分之五的几率会失败。

  宋一丞穿着白色的病号服,却没有坐在病床上。他站在窗边,目光复杂的看着远方灯红酒绿的花花世界。

  他的本职虽不是临床医生,但也知道艾滋病的可怕之处,所以即便是平时和别人做,他也很小心谨慎。他从没想过,这个人人谈而色变的病毒居然会以这种方式进入他的身体,就像报应一样。

  可他又做错了什么?

  他倚靠在窗框上,习惯性的想去口袋里摸烟,可手伸进去空空如也。他低头看着身上宽大的病号服,胸口处印着的“cdc”字样像一抹血痕映入了眼中,挫败感忽然像潮水一样汹涌而至,令他长时间紧绷的情绪终于超负荷了。

  他蹲在了地上,眼眶几乎是瞬间就被水雾浸透了。

  他死死咬着唇,却怎么都压抑不住心底的绝望和委屈,眼前仿佛出现了幻觉。他下意识的把手伸出去,想在一片模糊的世界中抓到那个人。

  “学唯……”

  这是李昂第二次从宋一丞口中听到这个名字。

  不同于第一次睡着时情不自禁的眷恋,这次宋一丞被恐惧压垮了,他的呢喃更像是在茫茫大海中寻找一座可以救命的灯塔。

  李昂的身后还跟着郑希和沈枫,三人都停在门口,却没有人能再往前一步。

  这件事本来与宋一丞一点关系都没有的。

  沈枫虽然恨宋雅言,却没办法把这件事怪到无辜的宋一丞身上。

  他握紧了郑希的手,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如果没有宋一丞,也许现在蹲在地上无助哭泣的人就是他或郑希了。

  郑希也歉疚的凝视着那个脆弱的身影。

  刚才金婧打来了电话,宋雅言已经以故意伤人罪被捕了。莱娜正在警局交涉,金婧说警察已经往疾控中心去了,要给他和宋一丞录口供。

  他是没什么问题,可宋一丞……

  李昂转过身来,镜片后的视线带着点不易察觉的疲惫。他对二人道:“我陪他一会,你们在外面先等等吧。”

  说完就关上了门。

  “枫,怎么办啊?”郑希被沈枫拉着走到了对面的窗户旁,他终于忍不住了,伏在沈枫肩上又红了眼眶。

  他和宋一丞一点也不熟,甚至之前还是挺讨厌这个人的。毕竟他曾为了刺激自己而两次和沈枫做出亲密的举动,虽然是故意的,但郑希还没能彻底释怀。

  只是没想到,他们之间的恩怨会让最无辜的人来承担恶果。

  他真的不理解宋雅言当时在想什么,为什么可以下得去手?宋一丞不是她的亲弟弟吗?

  想到这,他又想起了郑蕾。

  他依旧没有恢复车祸时的记忆,这一刻却从宋雅言身上看到了当年的郑蕾。那个恨不得他去死的姐姐,会不会也和今天的宋雅言一样癫狂?

  沈枫抱着他,轻抚着他的后背:“没事的,一丞是个好人,会没事的。放心吧,他吃了阻断剂,那个药就是专门针对这种情况的。”

  郑希坐在沈枫腿上,情绪外露的越来越明显了。

  自从事情发生后,他还没时间和沈枫独处。此刻四下无人,再加上幽暗的环境滋生了心头压抑的情绪,他有些失控了。

  “如果他真的得了艾滋怎么办?我!我……”郑希的声音哽咽着,几步开外的一扇门内依旧能听到宋一丞压抑的哭声。他不能被宋一丞听到,这样会让他们都感觉到更深的绝望。

  “没事的宝贝,不要自己吓自己。我们要往好的方面去想。现在哭够了,等等见到一丞要开心点,明白吗?”沈枫说完就捧起郑希的脸,用深吻止住了他的泪。

  一门之隔的另一边却没有这么容易了。

  宋一丞知道李昂进来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