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节(1/2)

加入书签

  我想死,但我又好恨啊!

  凭什么到了最后只有我输的最惨?我是想去救你的啊!如果当时我不冲出去,你还会有命吗?】

  一滴滚烫的泪“啪嗒”掉在了信纸上,渗进了纸张里,留下的痕迹擦不去了。就像那渗透进郑希心中的绝望,无论沈枫将他抱的多紧,在他耳畔说了多少安抚的话,都没办法阻止这种痛苦的渗入。

  他止不住的发抖,头疼的好像有什么东西想要拼命钻出来。他不敢相信,自己的亲姐姐居然不是想伪造他的死,而是真的想让他去死。

  他竭力控制着情绪,把食指关节咬出了血。沈枫见不得他这样,想把信拿走,他却不让。因为信还没看完,郑蕾想说的话还没完。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还要坚持看下去,可郑蕾写这封信的目的既然是想告诉他真相,那他就没有理由不看完。

  沈枫抽过一旁的纸巾帮他止血,看着他将目光又移回到了信纸上。

  【小希,你看到这里是不是觉得无法接受?身为亲姐姐的我居然想你死。对不起啊,我明白你知道真相后会很痛苦。其实我做了这么多的错事,本应该把一切都瞒着。不管你以后想不想得起来,至少你不会知道车祸的真相。

  可我之所以要告诉你,是因为这件事不是我一个人做成的。】

  背脊上的肌r_ou_猛地绷紧了,接下来的每个字仿佛都凿在了沈枫心上,让他记忆中那个温言软语,举止得体的宋家大小姐像一面碎掉的镜子般四分五裂了。

  【你可能不知道宋雅言这个人,但沈枫一定知道。她在我刚爱上沈枫的时候就出现了,她也知道沈枫和你的事,是她怂恿我策划了那起车祸。所以小希,如果你还想跟沈枫在一起,就要提防这个女人。和信一起寄给你的u盘里,有姐姐后来和宋雅言见面的录音,包括她怂恿我策划车祸的那次。你记住收好了,如果有必要就交给沈枫,他会知道怎么处理的。你千万不要自己去找这个女人理论,她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你斗不过她的。】

  郑希震惊的程度一点也不输给沈枫。郑蕾在信的最后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希望他能摆脱过去,有一个新的人生。也希望他不要怪郑雪卿,当年郑雪卿是为了不让这件事再恶化下去,所以才把他送出国外的。

  手中的信纸翩然落下,轻飘飘的坠到了地上,一点声音都没有。拿着信的人却没捡起来,而是看着桌面上的u盘,忽然起身按了电脑的开机键。

  沈枫知道郑希想干嘛。

  郑希把u盘c-h-a进usb接口,弹出来的文件夹是加密的,需要输入指纹密码。他把u盘拔下来,发现另一头盖子里有个小小的指纹识别器。他把手指按上去,试到第四个的时候绿灯亮了。他又把u盘c-h-a回接口里,弹出的文件夹提示解密成功。

  他不知道郑蕾从哪里搞来他的指纹,但这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页面上有五个音频文件。

  郑希正要双击鼠标打开,沈枫忽然道:“你真的要听?”

  郑希知道沈枫在担心什么,沈枫怕他无法面对这些y-in谋算计,怕他听完以后会更受不了。

  但这是郑蕾给他的证据,他不能只靠一封信就相信郑蕾说的话。虽然潜意识中已经选择了相信,可他不想让自己留有任何的不确定。

  因为这件事,他的家庭早已四分五裂了。从回到纽约后,郑雪卿打的每个电话他都没有接,发给他的消息也不想回。

  他不是真的可以那么绝情,只是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么自私狠心的爷爷。

  如果……如果郑蕾所做的一切都是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那他是不是可以说服自己去原谅这个姐姐?去原谅发生在他们之间的,这些足以斩断亲情的丑事?

  如果他连姐姐都可以原谅,那是不是也可以原谅爷爷?

  他坚定的打开了录音,一点也不给自己喘口气的时间就把录音都听完了。但最后还是没忍住,冲到洗手间去吐了。

  沈枫的手指揉着眉心,他就像被撕成了两半,一半是怒火滔天,想要毁掉一切的愤怒,另一半却j-i,ng疲力尽的只想笑。

  洗手间不断传来郑希干呕的声音,他把轮椅移动到了洗手间门口,却因为门的宽度不够而被困在了门口。

  他担忧的问着郑希:“还好吗?”

  郑希背对着他,整个人趴在马桶上,背影看过去是那么的瘦弱而无助。沈枫忍不住想抱他,手伸出去却够不到。

  这种距离感让沈枫想起了失去他的那三年。

  沈枫失笑了起来。

  郑希听到身后有些癫狂的笑声,他转过头来,看到沈枫明明是看着他的,却又像什么都没看进去。视线空洞,摇摇欲坠般,好像随时会滚落下来的玻璃珠。

  胸口一痛,他起身漱了口,把沈枫推回了床边。

  相对于沈枫有些失控的情绪,他反而没有了之前那种崩溃的神态。他在沈枫身边坐下,张开手臂把沈枫紧紧抱住了。

  他哽咽着:“我没事,你呢?要不要紧?”

  沈枫回抱住他,在他颈侧用力呼吸着,仿佛要借着汲取他的气息来支撑自己。

  沈枫久久的说不出话来。

  他无法想象两个女人的恶意可以有多深,为了让郑希和自己分开,她们可以连人性都舍弃了。

  沈枫闭上了眼,悔恨的情绪从未有如此强烈过。他不但娶了制造了车祸的郑蕾,更是任由出谋划策的宋雅言待在身边,哪怕只是以朋友的身份相处了三年。

  他现在只要一想到宋雅言的笑脸就会毛骨悚然。

  他根本分不清那个女人温柔的外皮下是一张多么丑陋血腥的脸。

  他把郑希越抱越紧,紧的郑希呼吸都有些困难了才回过神来:“听完了这些,你还会离开我吗?”

  郑希看着沈枫憔悴又无助的模样,心中那块裂开的地方像被灌进了呼啸的寒风。刚才录音里的声音仿佛又在耳畔响起,让他深刻的意识到,他曾被人这样伤害,就是因为他和沈枫在一起。

  这认知让他忽然醒悟过来,他不知道现在在他们身后,是不是还有人在继续看着。那个宋雅言,是不是还在谋划着下一轮要伤害他的戏码?

  他还会再一次遗忘了沈枫,去到一个陌生的国度,和一个陌生的自己再相处三年吗?

  泪水像是感知到了他的痛苦和慌乱,争先恐后的涌出了眼眶。

  郑希把沈枫推倒在了床上,扣住他的手,笨拙的在他口中翻搅着,想要确认他是属于他的。

  滚烫的泪并没有因为这个吻而停下,反而越发失控了。

  沈枫任由郑希在身上拉扯着,把他的衬衣扣子都扯飞了,生涩的趴在他胸前,努力撩拨着他的欲`望,讨好着他。

  他知道郑希在害怕什么。换成以往,他会抱着郑希安抚,说一些好听的话让郑希安心。

  但这一刻,他也被害怕的情绪浸满了。

  一直以来都是他一个人在努力,是他的不愿放弃让郑希回到了身边。即便记忆还没有完全恢复,至少也没有再拒绝他了。

  但这次不一样。

  感情的事从来不是靠单方面的守护就能长久的,何况他们还被看不到的恶意包围着。他需要郑希让他安心,想要感受到郑希再也不会因为任何事而离开他的决心。

  所以,他看着郑希主动脱掉了裤子,拉着他的手艰涩的扩张着,在没有任何润滑的情况下坐了下来。

  钻心的痛逼的郑希浑身发抖,含着泪光的眼中却有着满足的喜悦,这副癫狂的模样也被沈枫看进了瞳膜深处。

  沈枫拉着他倒下来,在他口中疯狂的掠夺着,不给他一点喘息的机会。

  交`合的地方有了丝黏腻的触感,沈枫把手伸下去,摸到了刺眼的红。虽然心痛的犹如刀搅,他却没有放开郑希,反而就着这点润滑狠狠挺身,在郑希的惨叫声里进到了最深处。

  这是他们在一起后做的最惨烈的一次,可两人都疯了。沈枫不知疲倦的掠夺,索取。而让他如此疯狂的是郑希的态度,无论他给了几次郑希都要不够,即便早已累的小腿都抽筋了还是不肯让沈枫停下。

  最后实在做不动了,郑希只能紧紧抱着沈枫,红肿的眼睛像极了兔子,分明累惨了只想睡,却还是倔强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沈枫哑着嗓子,问他有没有话想说。

  郑希漏了点鼻音出来,低喃着:“别离开我。”

  沈枫吻了他一下:“还有呢?”

  郑希盯着沈枫漆黑的瞳孔,看着倒影中的自己,激烈的性`事让他的模样狼狈而y-in乱。可他知道,无论自己是怎样的,沈枫都会不离不弃的爱着他。

  他钻进沈枫怀中,滚烫的脸颊贴着沈枫温热的胸膛,一种难言的安心抹去了刚才的苦涩和彷徨。

  他道:“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沈枫抬起他的下巴,让他和自己对视着:“还有一句。”

  郑希看着他:“什么?”

  沈枫恢复了严肃的神情,郑重道:“我爱你,那你呢?”

  那双漂亮的眼睛里又腾起了水雾,郑希再次埋首在沈枫的胸口,温热的泪溃堤般浸s-hi了胸膛。

  片刻后,沈枫听到了他的回答:“我也是。”

  难以言喻的幸福感浇灌着这份伤痕累累的爱,就像初春破土而生的希望。沈枫紧紧抱着郑希,不住地亲吻着他的脸。有很多很多的话想在这一刻对郑希说,最后却只剩两行无声的泪倾诉着心中的酸甜与苦涩。

  经过了那么多的磨难,他终于等到了郑希心甘情愿的答案。

  他们以后真的不会再分开了。

  第40章

  他们在床上腻了整整三天。

  郑希前所未有的依赖着沈枫,不肯沈枫离开视野半步。两人每天醒来就说一些没营养却又忍不住想互相倾诉的话。总是没说几句就失控了,最后就变成了又一轮的折腾。

  之前郑希不管不顾的做了一次,以至于那里有了些裂伤,好在不严重。沈枫本来要他去医院的,可他怎么都不肯因为这种丢脸的事去看医生,沈枫只得让金婧买了药回来,每天给他仔细的涂。

  这三天的食物都是金婧负责送进来的。开始郑希还不好意思的躲在被子里,后来看金婧也不笑他,慢慢的就不再介意了。

  开学礼在四天后,那天早上,他刚下床就觉得腿软,沈枫搂着他问行不行,如果还是累就再休息一下。

  郑希尴尬的把脸埋进他肩窝里,埋怨他刚才就不该再做。

  他们这几天真的彻底放纵了,虽然说后面有伤,可这也不影响沈枫让他快活。昨天才s,he了三次,早上又……他能不腿软吗?

  沈枫用一个深吻堵住了郑希的抱怨。

  看着郑希用那双满是眷恋的眸子看着自己,沈枫真的不想把他放开:“反正毕业礼在下午举行,要不然再睡一会?”

  他摸了摸郑希胯间又j-i,ng神起来的东西,暗示的意味很明显。郑希赶紧拉开他的手:“不能再做了!你想我下午出丑么。”

  “好,那不做了,去洗澡。”沈枫放开他道。

  郑希把沈枫洗澡用的防水罩拿出来,包好腿后就把沈枫推进浴室里,两人一起洗了个澡。

  快洗完的时候,沈枫借口想检查他后面的伤是不是真的好了,结果又弄了一次。也怪郑希自己没忍住,洗完后就累的不想动了,只能钻进被窝里补觉,让沈枫中午叫醒他。

  毕业礼是下午两点开始的,学生们必须提前到班上换好学士服,再去礼堂集合,听校长,校董和学生会长的致辞。

  睡醒后的郑希j-i,ng神好多了,吃了午饭就去学校。李浩森本来要和他一起去的,被沈枫先打发走了。

  他们的学校有着近百年的历史,古老的教学楼外爬满了绿油油的常春藤。正对着入口的那栋主楼墙上悬挂着庆贺本届学生毕业的巨大横幅,几乎占了整面墙。校园里随处可见的都是衣着光鲜开心交谈的人们。校门前的大街两旁停满了各种各样的车,基本都是学生家长的,还有一些本地的媒体,以及友谊校派来祝贺的师生代表们。

  郑希在校门口看到了一个老迈的身影。

  那人孤零零的站在校门边的围墙前,及膝的黑风衣与霜白的发形成了鲜明的反差,在万物复苏的春天依旧显得萧条。

  郑希愣住了,在他离开前,郑雪卿的白发还没有这么多的。

  他停在了原地,踌躇着该不该过去。

  沈枫也看到了对面的老人。他望了郑希一眼,松开了彼此牵在一起的手。

  掌心的热度一消失,郑希就低头去看他。

  沈枫:“过去打个招呼吧。今天是你人生中很重要的一个日子,他也不想错过的。”

  郑希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点点头,朝着郑雪卿走过去。

  金婧站在沈枫身后,等郑希走远了才道:“你就不怕郑老大老远赶来又在算计什么?”

  沈枫靠在轮椅的椅背上,俊朗的眉目间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泰然。他今天穿的很正式,还系了领带,郑希更是体贴的给他腿上搭了块薄毯子,把石膏给盖住了。

  他冷笑道:“真正要提防的不是郑老,他做再多的事也不过是害怕小希再受伤害。”

  金婧已经听沈枫说过郑蕾抖出来的真相了,她道:“我已经按照你交代的找人去查了,但宋雅妍做事很干净,再说都三年了,一时半刻恐怕找不到其他的证据。”

  沈枫的目光一直盯着郑希,看着他走到郑雪卿面前去,不知说了什么,郑雪卿忽然激动的把他抱进怀中。就算隔着点距离,沈枫也看到郑雪卿老泪纵横,又是哭又是笑的狼狈模样,心里真有点五味杂陈。

  “现在最重要的是不能让她再来伤害小希了,你叫人盯住她,等小希的毕业礼一结束我们就回国,到时候我亲自找她谈。”

  金婧担忧道:“你要用郑蕾给的那些证据威胁她?为什么不干脆交给警察来处理?”

  沈枫:“这件事闹大了没有好处,小希反而会是最受伤那个,我不能再让他受一点苦了。”

  金婧明白了沈枫的顾虑。

  在国内,两个男人在一起本就不被社会舆论所接纳,再加上亲姐弟抢同一个男人,姐姐不惜设计车祸害死弟弟。这样的戏码怎么都比宋家大小姐教唆杀人更有爆炸性。

  真相一旦曝光了,即便宋雅言能获罪判刑,事情也不可能回到没发生之前。而且宋家的人也不是任人捏圆踩扁的,抛开那个特立独行的儿子宋一丞不说,能把女儿养成这么个y-in狠毒辣的性格,可见宋家父母不是简单货色,难保他们不会在事情被抖出来后动手脚。

  得不偿失的事沈枫不会去做,为郑希讨回公道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要保他今后在自己身边的平安。

  郑希和郑雪卿的谈话结束了,他朝沈枫这边走来。沈枫看到他的神情比刚才和缓了不少,便问他:“郑老说了什么?”

  郑希蹲在沈枫面前,和他平视着:“爷爷只是想来观礼,因为我一直没接电话也没回消息,所以他放心不下。”

  沈枫没有问他和郑雪卿说了些什么,只是把他额前被风吹乱的刘海整了整:“等观礼结束了,我们去吃泰国菜好不好?”

  郑希的那点小伤被沈枫强制忌口了三天,正想着好好吃一顿呢,闻言笑道:“好啊,那我先去换衣服了。”

  他说完就站起来,把刚才拿的一份学校地图递给了沈枫,指着右上角一处教堂道:“这座教堂就是礼堂了,你们过去等我吧。我跟爷爷说了,他会自己过去,这样你们就不用碰到了。”

  沈枫捏着他的鼻尖:“这么心疼你爷爷?我不会对他怎么样的。”

  郑希顺势凑了过来,在沈枫耳畔极轻的说道:“我只是怕你会不开心。”

  说完,他在沈枫颊边亲了一下,转身就跑了。

  金婧在后面“啧啧”道:“这该死的粉红泡泡,真腻死我了。”

  沈枫目送着郑希消失在教学楼拐角,这才转头看着金婧,眼中膨胀的喜悦几乎都要溢出来了:“很腻吗?那回去给你加工资,以后会越来越腻的。”

  沈枫并没有按照郑希说的,和金婧单独去礼堂。他让金婧上前去拦下郑雪卿,一起过去。

  郑雪卿和他并肩走在青翠的草地上,打量着他的腿。手腕上的绷带藏在了袖口下,不太明显。他想起了沈枫受伤的经过,心里多少有点愧疚,便主动问沈枫恢复的如何了。

  沈枫淡淡道:“还好,小希照顾的很用心。”

  郑雪卿的神色有些不自然,但很快就掩饰过去了。沈枫目视着前方,蓝天云海下的校园到处都是张扬着青春的脸,沉浸在这样的氛围下,就算他们之间有很深的隔阂也暂时都被淡化了。

  沈枫道:“小希毕业后,我会带他回国去。但他不会住在郑家,他住我那。”

  郑雪卿脚步一顿,刚才郑希并没跟他说这个,他焦虑道:“这是他自己的决定?”

  沈枫勾着嘴角:“他答应再也不会离开我了。”

  郑雪卿紧蹙着眉:“你想过你们的身份吗?你让他以什么身份住在你家?妻子的弟弟?”

  沈枫的眸光骤然凌厉了许多:“不要再拿郑蕾做过的丑事来说,小希已经知道所有的真相了。你该庆幸郑蕾帮你辩解了一句,否则小希今天不会这么冷静的跟你说话。”

  他话中有话,郑雪卿一下子就听出来了:“什么意思?小希知道什么真相了?啊?”

  他忽然就激动了起来,想抓着沈枫的领子。金婧怕他会乱来,赶紧挡在了他和沈枫之间。

  沈枫让金婧不必紧张,他瞥了郑雪卿一眼:“郑蕾写了一封信给小希,把当年为什么会策划车祸的事全交代了,求小希原谅她。”

  “什么?!”郑雪卿后退了一步,眼角抽搐着,皱纹仿佛裂开般更深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她还说什么了?”

  沈枫冷笑道:“她怕那位宋小姐会在她死了以后继续伤害小希。说来也讽刺,当初她明明恨不得小希去死,现在却这么做。我都有点搞不懂她到底在想什么了。”

  郑雪卿激动的手指都在抖了:“她把宋雅言也捅出来了?”

  沈枫讥讽道:“你果然是知道真相的。”

  郑雪卿已经顾不得自己失言了,如果郑希真的都知道了,那刚才跟他说话的时候为什么还能表现的滴水不漏?

  “小希没有说什么吗?他,他没有怪他姐姐?”郑雪卿强忍住心悸的感觉,殷切道。

  沈枫一直对郑雪卿抱有着矛盾的心情。

  以前他不明白郑雪卿为何会帮着郑蕾作恶,他一直在猜测是不是因为郑雪卿更疼爱郑蕾一些,加上不想孙子陷在这种见不得人的感情里,才答应郑蕾做了那些事。可现在他明白了,郑雪卿不过是害怕郑蕾继续伤害郑希。

  但郑雪卿这样做,万一郑希的记忆恢复了,回来面对这样的真相又怎么能接受?

  “你给小希吃的不是帮助神经元修复的药,而是抑制剂一类的,对吧。”沈枫并不是用的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虽然马修和尼克那两边的药品检测报告都还没结果,但沈枫已经可以笃定了。郑雪卿敢把郑希一个人留在美国三年,不就是因为确信他不会恢复记忆,会乖乖的读书吗。

  郑雪卿的脸色已经不能用苍白来形容了,他捂着胸口,一句话也答不上来。

  如果沈枫连那药也知道了,那只能说明郑希也知道了。所以,郑希没有吃了是吗?

  他颤巍巍的看向沈枫,声音艰涩的自己都快听不清了:“他,他是不是记起来什么了?”

  沈枫不想和郑雪卿说太多,加上也到了礼堂附近,四周围着观礼的家长越来越多,并不是个适合谈话的场所。

  郑雪卿也没有再缠着沈枫,两人静静的在原地等着,金婧一直伸长脖子看礼堂里面,但他们这个角度看不清,沈枫就拿出手机给郑希打了个电话。

  电话响了很久,直到挂断了郑希都没接。

  沈枫又打了一个,还是一样。

  他把手机握在手里,想着郑希也许是在换衣服没有听见,想着等几分钟再打。

  这时候金婧的手机响起来了。

  金婧接起来,四周吵的她听不清,就跟沈枫打了个手势先走开了。过了一会,她匆匆忙忙的挤开人群回到了沈枫身边:“不好了!”

  “什么事?”沈枫转头看着她,金婧抿了抿唇,看郑雪卿也盯着自己,她觉得这件事没必要瞒着郑雪卿,就直接道:“刚才帮我们调查以前那件事的人来电话,说宋雅言在三天前就出境了。”

  沈枫心里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她去了哪?”

  金婧一跺脚:“这里!她来纽约了!”

  第41章

  沈枫急忙拿起手机又打给郑希,那边还是没人接。不好的预感像冷泉灌进了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