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节(1/2)

加入书签

  简介

  昔日相爱的两人,却因为一场车祸而失去了再相见的机会。

  郑希失忆了,什么都不记得。三年后回来,沈枫却变成了他的姐夫。(误)

  为了追回失忆的恋人,沈枫浑身都是套路。

  第01章

  郑希刚下飞机就坐上了家里来接他的车,直奔吴木山陵园。

  他的亲姐姐在五天前去世了,年仅二十八岁,却死于心脏衰竭。

  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运动衣,戴着耳机在听摇滚乐,神情木然的看着窗外飞逝而过的风景。

  他感觉不到悲伤,因为他对姐姐一点记忆都没有。

  三年前他出了车祸,不知怎么回事,唯独忘记了关于姐姐的一切,那一年的记忆也是断断续续的。后来爷爷把他送到国外读大学,让他继续读最爱的摄影专业。这三年他都没有回来过,谁想到刚刚毕业,爷爷就通知他姐姐过世了,让他回来参加葬礼。

  郑家书香世代,但人丁单薄。

  郑希的父母在他十二岁时双双死于沉船事故,他是由爷爷郑雪卿和姐姐郑蕾带大的。

  郑雪卿做了一辈子的大学考古学教授,郑蕾则把父母留下的文物拍卖公司经营的井井有条。

  可以说他虽然没有父母的陪伴,却衣食无忧,是在一个温暖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可他的性子却有点不合时宜的冷漠。

  朋友们都说以前的他不是这样的,也许是因为那场车祸吧。

  陵园在城郊的吴木山上,天空刚才还算晴朗,此刻却已经是乌云密布了。司机把车停在陵园的停车场内,带着他穿过两座白色建筑,最后站在了一座宽阔的墓园前面。

  他看到不远处聚集了一群黑衣的人,一身白的牧师正在墓碑旁吟诵终福。

  司机把黑伞递给他,恭敬道:“少爷,郑老在那边等您了。”

  他没有惊扰到任何人,用黑伞遮住了脸,悄无声息的站在了最后一排。

  空气中弥漫着早春特有的寒凉,也不知是不是因为陵园的关系,有股很奇怪的味道。

  牧师吟诵的声音像催眠乐,伴随着前面的人群里传来的啜泣声,这一切都令郑希没来由的想吐。

  这具身体自从出了车祸后就有些不一样了。比如说他每次一想起姐姐这个人,就会有种莫名的厌恶。

  他曾问过爷爷是不是之前发生过什么事,爷爷只是安慰他,说他想太多了。

  脑子里浑浑噩噩的想些有的没的,他想把注意力给引开,胃里的不适却越来越强烈。

  从昨天开始就什么都没吃,再加上时差没调整过来,他的状态实在算不上好。

  前面的男人感觉到被什么撞了下,回过头一看,发现后面的人晕倒了。

  葬礼顿时乱了套,牧师停下了吟诵,站在最前排的家属也纷纷转过头来。郑雪卿一眼就认出了晕倒的是郑希,众人七手八脚的把他扶起来,郑雪卿吩咐司机先把他送回家去,又打电话叫了家庭医生去看他,这才继续举行葬礼。

  ==========

  郑希昏倒后就一直在睡,但他睡得很不安稳,不断的在做梦,等到睁开眼的时候才发现天已经黑了。

  郑雪卿坐在床边,戴着副老花镜在看书。见他醒了,忙问他还有没有哪里难受?

  他摇摇头,发现床头挂着个点滴袋,药水沿着透明的管子伸到右手背上,他终于想起了之前发生了什么。

  郑雪卿扶他起来,把一杯温水递到他嘴边:“小希,快喝点水。王医生说你只是太累了又没有进食才会晕到,醒了就好了,别担心啊。”

  郑希一饮而尽,这才觉得干渴的嗓子好了许多。他道:“爷爷,对不起。”

  郑雪卿摸了摸他的头:“傻孩子,谁都会有身体不舒服的时候。只是你下次要提早告诉爷爷,不要硬撑,这样就算去了你姐姐的葬礼,她在天有灵也会不安的。”

  郑希无声的点头,看到床头柜上放着自己的背包,他拿出手机看消息。郑雪卿见他神色好多了,就吩咐管家把备好的粥端进来。

  郑希看他把门关上,终于松了口气,正要点开通讯录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名字跳到了屏幕中间。他弯起嘴角,按下了接听键。

  “小希?你怎么样了?听我老爸说你在葬礼上昏倒了?你要不要紧啊。”电话那头的家伙一开口就是热切的关心,丝毫没有暌违了三年的尴尬。他靠在床头,心中一直压抑的情绪有了些缓解:“我没事了,就是时差没调整过来。你现在有空吗?”

  “有啊,怎么?你想出来?”

  郑希:“我不想待在家里,以前我们常去的那家酒吧还没倒闭吧?”

  “没倒啊,但是你行不行啊?不行别勉强,要不然休息一晚上明天再出来?”

  “别啰嗦了,一个小时后在那边等。别告诉任何人,我不想见别人。”郑希不理会对方的关心,说完就挂了电话。

  他看着床头柜上放的书,那是刚才郑雪卿在看的,封面上是一堆他看不懂的象形文字。

  郑雪卿是个考古学教授,虽然已经退休了,但作为特邀顾问还是经常会去大学授课。这次一别三年,他发觉爷爷苍老了许多,鬓边添了不少华发。

  他不想爷爷担心,却没办法待在这个让他感觉到压抑的家里,只得找了个借口出去。

  郑雪卿不放心,直到看着他把那碗鱼片粥都喝完了,才叮嘱他早点回来。

  他换了件红色的连帽卫衣出了门,一点也不像家里刚刚办过丧事。

  他没让司机送,叫了出租车,半小时左右就到了目的地。

  这是一家清吧,整体的装潢色调是偏冷色系的。

  门边的玻璃橱窗前摆了个三层铁艺架,上面放满了各种各样的多r_ou_植物,除此之外再没有多余的装饰了,就连招牌也是一块木头,上面刻着四个大字:“风和日丽”。

  这门面一点也不像酒吧,反而像个喝咖啡的地方。

  郑希推开门,门上的风铃一如三年前那般发出悦耳的声音。

  现在已经十点多了,但环顾整个酒吧却只有四五桌客人。他一眼就看到了吧台边上的年轻男子,立刻朝对方走去,用力拍了下对方的肩膀。

  林赫吓了一跳,但在看到他的时候顿时喜笑眉开,紧紧的把他抱在了怀中。

  三年不见,彼此都和当年不太一样了。

  林赫把他拉到定好的包厢里,本来要点洋酒的,可他胃还不太舒服,于是就换成了红酒。

  等服务生出去后,林赫打量了他一眼,忽然叹起气来。

  郑希用叉子叉了一颗开口笑放进嘴里,问他干什么。林赫摇头道:“还以为你到了那边这么久,吃多了汉堡薯条至少会长成个壮汉,没想到还是这么瘦。不过倒是比三年前更好看了,这张脸不但迷死女人,也迷倒了不少男人吧?”

  林赫用促狭的眼神瞄着他,郑希知道林赫那张嘴就是这样,所以有些话左耳进右耳就出。他道:“你没有通知其他人我回来了吧?”

  林赫:“没有,你一走就是三年,其实当初我们几个朋友也就剩下我还呆在这里了。他们要么出国要么去外省的大学,我也很久没和他们联系了。”

  郑希端起红酒杯碰了碰林赫的啤酒瓶,笑道:“那今晚我就陪你这个留守儿童吧,不醉不归啊!”

  说完就把红酒喝光了。

  他喝的急,一道细红的酒液顺着白皙的颈子滑到了领口,他抽了张纸巾擦掉,继续给自己倒酒。

  林赫喝了口啤酒:“你这三年也不跟我联系,我还以为你要人间蒸发了。这次回来还走不走啊?”

  郑希:“现在还不知道,看看再说吧。”

  林赫:“你爷爷应该会希望你留下来吧,毕竟你家里也没人了。”

  郑希弯了弯唇角,没有说话,又喝了一杯。

  林赫看了他一会,终于还是没忍住:“蕾姐的事你别难过。她走的突然,但是听我爸说,是早就有征兆的。”

  郑希倒酒的动作一僵,立刻又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继续,唇边还划出了不羁的笑意来:“我对她一点印象都没有,有什么好难过的。”

  林赫试探的看着他:“三年来一点都没有想起来?”

  郑希摇头,端起酒杯继续一饮而尽。

  林赫:“当初医生说你这个失忆是暂时性的,怎么都三年了还没有恢复的迹象?你有没再找医生看过?多看几个医生保险点啊。”

  郑希笑道:“想不起我也没办法,现在这样也挺好的。她走了,我也感觉不到悲伤,从此以后也不必再想起这个人了。”

  林赫皱着眉:“可她是你的亲姐姐啊,又对你那么好,你把她忘了这件事她一直都很难过的。其实你不知道,这三年她过的一点也不幸福。你那个姐夫啊,真不知道说他什么好。”

  林赫说到沈枫的时候用力一拍桌子,满脸都是晦气。

  郑希又喝了一杯:“沈枫?他怎么了?”

  郑希没有见过沈枫。

  因为对郑蕾没有任何记忆,再加上那时候郑蕾的婚礼办得很低调仓促,所以他没有出席,只是打了个越洋电话回去,单独和郑蕾说了些祝福的话。

  林赫无可奈何的看着他:“我知道背后说人不好,但是他有些事真的做的很过分。”

  郑希靠在沙发上,抱着双臂,一副等他继续的样子。

  林赫拿起啤酒喝了几大口,道:“他娶了蕾姐,却从来不在家过夜。但是除了这点之外,他做足了一切‘丈夫’需要承担的义务,外面也没有不三不四的女人。所以虽然大家都看不下去,却连你爷爷都不好说他。”

  郑希讶异道:“你的意思是,沈枫从来没有和我姐姐那个过?”

  林赫扯了扯嘴角:“你说的那么含蓄干嘛,就是从来没有上床过啊。”

  郑希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好在林赫没有让他开口的机会,继续吐槽道:“沈枫的身份摆在那,他用忙来当借口,其他人也没法说什么。何况蕾姐也不知哪根筋不对了,居然从没有怪过他,就连我们在她面前说沈枫的坏话她都会生气。我觉得他就是看蕾姐好欺负!这次更过分,那家伙居然因为出差没出席葬礼,你说有这样当老公的吗?”

  郑希皱着眉,他从不知道这些事,因为他不会问,也没有人会主动告诉他。他道:“那我姐的死真是医学诊断的心脏衰竭?”

  林赫无奈的叹道:“对,我老爸也鉴定过了。蕾姐三年前因为车祸半身不遂,后来用了进口的药反而不适应,渐渐的心脏就开始出毛病了。唉,其实最后半年她基本上只能躺着,连坐起来都困难了。”

  郑希沉默了许久,忽然笑道:“这些事都没人跟我说过。”

  林赫看他这样赶紧安慰:“他们不想说就是怕你担心,其实我真不该跟你说这些的,只是蕾姐人那么好,我实在是对那个沈枫很无语!也不知道蕾姐当初看上了他什么,要是没嫁给他,说不定还能活的久一点。”

  林赫在旁边絮絮叨叨的,郑希却开始一杯接一杯的喝。

  他心情不好,加上本来酒量就差,喝了一瓶半,眼前就开始晃出重影了。

  林赫没想到他在国外待了三年,酒量却还跟三年前一样烂,顿时后悔不已。拉起他就要走人,可他却极为不配合。

  郑希看着瘦,其实比林赫还高一些,如今一喝醉了就把全部重量都压在林赫身上。林赫只得架着人歪歪扭扭的走出包厢。只是刚结完账就看到郑希推开他,捂着嘴一副要吐的样子。

  林赫赶紧拉着他去洗手间,但洗手间位置在最里面,郑希等不及了,挣开林赫就往旁边的大门撞去。

  刚好有人急匆匆的开门,只是还没跨进来就被他撞了个满怀。

  那人一身高定西服,刚接住他的身子就见他“呕”了一声,昂贵的灰衬衫顿时报废了。

  林赫心里咯噔了一下,正想说完了,结果一看清来人的脸又惊得嘴巴都合不拢了。

  那人急喘着,似乎来的很匆忙。他根本没看林赫,反而小心翼翼的把郑希扶起来。看着郑希那张被酒j-i,ng熏红的脸,那人的表情却像见了鬼一样,抖得指尖都不稳了。

  林赫这才反应过来,忙解释道:“沈枫!他是蕾姐的弟弟,今天刚回来参加葬礼,心情不好喝多了才吐你一身的,你千万别介意啊!”

  林赫说了什么沈枫已经完全听不到了,他睁着猩红的眼睛看着怀中的人,郑希醉的眼波都迷离了,唇边还留着点呕吐物。但他这会儿却安静了,歪着头打量着沈枫,好像在努力辨认眼前的人是谁。

  沈枫不知道花了多大的力气才逼得自己没在人前失控,他抱起郑希,刚要离开就看到林赫一个箭步挡在了前面。

  林赫警惕的看着他:“你要带他去哪?”

  沈枫从来一丝不苟的头发此刻被夜风吹乱了不少,他看着林赫,声音却比视线更冷:“我带他去哪没必要跟你交代。”

  林赫急道:“他醉成这样,你要把他送回去让郑老爷子担心?蕾姐刚走,你不要太过分了!”

  沈枫:“我会亲自跟郑老交代的。让开!”

  那句“让开”完全用了命令的语气。沈枫平时这么说话惯了,林赫自然不敢跟他叫板。只得不甘愿的让路,看着沈枫把郑希抱进一辆银灰色的宾利中,然后消失在视野里。

  他懊恼的挠着头发,这下要怎么跟郑老爷子交代啊!

  第02章

  郑希醉的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只觉得被一个人紧紧抱着,这人身上有一股清冽的冷香。这种味道让他产生了怀念的感觉,他抬起手,想去摸这人的脸。

  沈枫一下抓住他的手,与他十指相扣,不顾他刚刚吐过,俯身就吻住了他的唇。

  感觉到有什么东西钻进了口中,郑希下意识的想躲,沈枫却一点也不温柔,甚至算得上粗鲁的在他口中纠缠着,交换着彼此的津液。

  郑希的反应生涩极了,他非但不懂得该怎么回应,甚至连呼吸都不会了。沈枫听着他越发高亢的呻吟声,终于还是强压下心头的悸动,先放开了他。

  司机在前面默默的开车,并没有将视线转移分毫。

  郑希大口呼吸着,窗外不时闪过一两道昏黄的灯光,那张红透的脸时隐时现,黑暗中的眼波却旖旎而醉人。沈枫眼也不眨的盯着他看,神情依旧是紧绷的,似乎害怕一闭上眼睛他又会消失了。

  郑希本来就被酒j-i,ng催热了,刚才被沈枫这么一吻,长时间没有发泄过的身体起了些反应。

  沈枫看着他夹起腿,终于将目光移到了他的腹下,那个把牛仔裤撑起了一点的地方。

  沈枫知道这种时候该做什么,但他不想让司机听到郑希的那种声音,所以忍住了。只吩咐开快点,同时轻抚着郑希的脸庞,温柔的哄着他。

  郑希不是个会沉迷于欲望的人,所以经不起挑逗,这点沈枫三年前就知道了。但他没想到,三年后,还有机会见到身体这么诚实的郑希。

  ======(中间部分请移步长佩青花鱼论坛搜本文看)

  沈枫拉着他的脚踝轻抚着,郑希侧躺在枕头上,略长的刘海被汗粘在了脸上,与白皙的肤色相对,居然有种易碎的脆弱感。沈枫不知想到了什么,心里骤然一痛。

  他不知道郑希这三年都经历了些什么,刚才一下不认得自己一下又认得,总觉得事情不太对劲。于是压下体内躁动的欲望,想等搞清楚了再说。

  他好不容易又找回了他的郑希,这一次绝不让任何人再分开他们了。

  沈枫去浴室放了一缸热水,把郑希的衣裤都脱了,抱进浴缸里躺着,又在他头下垫了块干毛巾,这才开始给他擦脸。

  沈枫的动作很温柔,看着那张自己日思夜想的脸如今真实的出现在眼前,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内心的感受。

  他给郑希清洗身体,发觉郑希这三年来几乎没什么变化,皮肤还是那么光滑,那张脸比起当年来说少了少年的圆润,棱角长分明了,却更加好看了。沈枫情不自禁的又吻了他,直把他吻的鼻间又漏出了难受的哼声才停下。

  看着郑希这毫无防备的睡相,沈枫只觉得心里空了太久的地方终于有了些暖意。他把郑希抱回床上,拿了干净的内裤和睡衣换上,盖好了被子。

  他也洗了个澡,又发了条信息给郑雪卿,然后抱着郑希一起睡了。

  可他一夜都没睡着,不时的睁开眼。虽然怀中的人是真实存在的,但他总害怕这一切还是一场梦。是他喝过头了,又臆想出来的美梦。

  最后沈枫还是在清晨六点多就起来了,因为佣人来敲门,说郑老爷子来了,在楼下等他。

  郑希睡得很熟,沈枫吻了下他的脸,他似乎觉得痒,不满的翻了个身。沈枫宠溺的笑了,帮他掖好被角,这才悄悄关上房门,下去见那位从不曾登过他家门的郑雪卿。

  第03章

  郑希是被渴醒的。

  沈枫把门关上后没多久,他就沉沉的睁开了眼。

  宿醉的脑子还没有转过弯来,先看到了陌生的房间。

  其实不能算完全陌生,因为他第一眼看到的时候有种莫名的熟悉感,但等他坐起来认真打量后,却发现没有来过。

  房内的装饰很奢华,没什么生活用品,就像一个用来展室的样品房。他疑惑的掀开被子,发觉身上穿着睡衣,大小和他平时穿的一样。

  昨晚穿的衣服并不在房中,他吐过了,所以沈枫一回来就把衣服交给了佣人去清洗。

  他在床沿坐了一会儿,怎么都想不起昨晚是怎么离开酒吧的。只得起来,想看看这里到底是哪,但他一打开房门就听到楼下隐约传来了争吵的声音。

  他放轻了脚步,走到走廊的尽头,发现楼梯下面就是客厅。而他现在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小平台,旁边有扇落地窗,一个白色的铁艺架摆在窗前,上面有几盆已经枯死了很久的盆栽,从形状能看出来应该是多r_ou_植物。

  窗外的暖阳通过白纱帘漏了进来,轻柔的抚摸着郑希白净的脸。他摩挲着这个铁艺架,脑海中又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可他还没仔细分辨这是什么感觉,就被又一阵争吵声吸引了注意力。

  他悄悄走到楼梯口,发现其中一方居然是郑雪卿。

  而另一方是个年轻的男人,那男人似乎很生气,郑希听到他说什么“你们为什么要骗我说他死了!为什么又要骗我娶她?”

  郑雪卿的声音苍老而无力,却带着乞求:“当年确实是我做错了,但是求你不要把这些说出去,否则他受不了的……”

  “你醒啦?”一道声音忽然打断了郑雪卿的话,郑希猛地转身,发现一名年轻的女佣正抱着衣服站在他身后,而楼下的争吵声也因为这个停止了。

  郑希正想着要不要下去,楼梯上传来了很重的脚步声。他一看,一个高大的男人三步跨作两步的冲了上来,在他面前停下了。

  也许是因为男人身上自带的威圧感,也许是因为男人那张惊慌的脸,反正他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你!你在这里站了多久?”沈枫只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