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部分(1/2)

加入书签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走什么呢?我说你不用面试,不是不要你面试,而是说,你不用面试,我们要了!”

  “你说什么?”我惊讶地望着这个公子哥,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你被录取了!”杜泷依旧笑着。

  “切!”我冷笑一声道,“老子偏不被你录取!你能把老子怎样?”

  “你€€€€”杜泷听得这话,脸涨得通红。

  我得胜地出了办公室,扬长而去。

  乃乃,老子宁可月薪低点,也不愿意再投身在不良小子的手下,再度沦为欺压百姓的工具!杜泷对学生妹动手动脚,给我的印象太坏,一个对女孩都不能尊重的家伙,你就别指望他能尊重打工崽了。

  我离开月华,问明了去尚氏的车次,径直赶过去再碰运气。

  尚氏距离月华只一站路,我很快就到了公司营业大楼。问明了面试楼层,匆匆赶了上去。

  这里面试的人更多,程序还复杂一些。填表后,先目测,再面试。我去得较晚,拿到表时都快五点了。填了表,交到目测点。目测的是位大汉,他看了看我填的表,又看了看我的形容,便在那表上画了个记号,然后对我说:“你通过了目测,能不能通过面试,就看你自己的了!今天已经晚了,明天上午来面试吧!”

  我得了这个信,觉得希望在前面向自己招手了,心里很激动,一出尚氏,就迫不及待地给徐婷打电话:“婷,我通过了目测,我通过了目测!”

  徐婷在那边莫名其妙:“你说什么呀?我不懂耶!”

  “就是我能参加下一关的面试了!”我笑道,“我马上回来,回来再告诉你!”

  “是不是已经被公司录取了嘛?”徐婷问。

  “还不是,但距离不远了!为我高兴吧,亲爱的!”我说着让徐婷高兴的话。

  男人,应该懂得这么一个道理:能让女人高兴的话应该多说,会让女人生气的话,则要少说,这是家庭和睦的第一良言。

  “我很高兴呢,晚上准备一瓶啤酒犒劳你!”徐婷在那边吃吃地笑。

  我也跟着笑。其实,目测过了不等于面试就能过,这一点我不是不明白,之所以这么兴奋,我是要将自己哪怕一丁点的喜悦都要和徐婷分享,让徐婷能在喜悦中快乐地度过每一天。喜悦一旦和人分享,这喜悦就成倍地增加了。

  我望着城市的天空,觉得城市原本灰蒙蒙的天,这时也变得格外的高远、蔚蓝了。

  情欲之旅 第三十一章 中暑卧床

  作者:唳天纸鸢

  徐婷说话果然算话,真就用热气腾腾的饭菜和一瓶啤酒来犒劳通过目测的我。

  我笑着感谢:“只是通过目测就这么犒劳我,要是面试也过了,你该拿什么来犒劳我啊!”

  “自然有比这更好的犒劳方式!”徐婷看着我邪邪地笑,笑得我心里蠢然而动。

  但我不敢再玩火,连忙用啤酒瓶塞住了自己的嘴。

  喝了一口酒,我感觉头晕晕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些很难抑制的念头。我知道,酒能壮胆,喝多了一般都会坏事,忙拿了个饭碗,将啤酒倒了一半出来,递给徐婷道:“你累了这半天,做这么多好吃的,你也喝点,消消暑。”

  “你忘了我不喝酒了?”徐婷嗔道。

  “喝点嘛,啤酒,反正也不醉人!”我坚持道,我怎么知道她能不能喝?

  “我一沾酒浑身就痒痒,这你应该知道,不许再劝我喝!”徐婷将啤酒碗端给我,喂到我嘴边,笑嘻嘻地道:“来,喝点解渴,明天好顺利通过面试!”

  我接过啤酒碗,眼睛看着徐婷,心里升起莫名其妙的冲动,只一气,就将一大碗啤酒灌进了肚子。

  “你慢点喝,喝这么急干啥呀?小心伤胃!”徐婷又爱又怜地看着我,嘴角撅得高高的。

  “我把碗空出来好舀饭。”我支吾着。

  啤酒确实解渴、消暑,但它毕竟是酒,是酒就乱性。我灌了一瓶啤酒,脑袋无缘无故地开始晕沉:“婷,我,怎么只喝一瓶啤酒就晕了?我酒量不至于这么小吧?”

  “估计是跑了一天的缘故吧?这么大热的天,莫不是有些中暑?”徐婷疑惑地道。

  “不会是中暑,没喝酒之前就不!”我说道,一阵倦意开始向我袭来,眼皮都快睁不开了,我使劲摇了摇头,努力使自己精神些,以便帮徐婷收拾碗筷,但脑袋经我一摇晃,反而更晕了。

  “你先吹吹电扇,我收拾了厨房就去给你拿点藿香正气水,我估计就是中暑了!”徐婷一边收拾厨房,一边和我说话,厨房里发出快乐的锅勺碰撞的声音。

  我眼皮实在难以睁开了,身子一歪就躺到了床上。没有躺下时,脑袋晕得还好点,这一躺下,我顿时感觉天旋地转,整个人像进入了一个巨大的旋涡,胃内一阵翻涌,刚吃下的东西一下子涌到了喉咙边。

  我可不愿意让刚吃下去的东西倒出来,死咬了牙关,强行将翻涌的东西压了下去。长出了一口气,不敢再躺,强迫自己艰难地坐了起来。

  涛涛在我身边玩积木,一边自个儿说话。我为了不让自己再次躺下去,便去逗涛涛,要拿他的积木。涛涛不肯,拿着积木往身后藏,我便尽力探出上身,去他身后找,突然感觉头重脚轻,一下子就栽了下去!

  为了不让自己栽在涛涛身上把他压坏,在栽的一瞬间,我身子一侧,滚到了一边,咚地一声,发出了巨大的声响。涛涛见我突然倒地,吓得哇哇大哭。但他虽然哭着,却仍然能蹲到我面前,伸出小手来拉我的手。我脑袋眩晕得厉害,但却把涛涛看得清清楚楚,见小家伙没被自己压着,嘴角露出了宽慰的微笑。望着涛涛稚气的脸,我迷糊地想:我这是怎么了?以前在部队时我可是喝酒的高手啊!给杜国庆当司机后虽然不常喝酒,但一旦不出车,我还是很能喝的啊!怎么今天才喝这么一点点酒就这样呢?

  徐婷在厨房听得响声,又听得涛涛哇哇直哭,连忙跑到卧室来看,一见我倒在地上,吓得尖声直叫:“石头哥!石头哥!你怎么啦石头哥?”

  我闭着眼,艰难地笑着道:“婷,我喝醉了呢,没事!躺一会儿就好了!”

  “不,你脸色好难看,一定是中暑了!来,我扶你起来到床上去!”徐婷抹着眼泪,一边来扶我。我怕自己太重,徐婷会扶不动,连忙挣扎着起来,但我感觉手脚乏力,怎么也使不上劲,挣扎了半天也没能站起来。

  徐婷帮着我使劲,费了好大的劲,终于帮我挪到了床上。我看着累得直喘气的徐婷道:“我没事,你歇着吧。”

  “我去帮你拿药,这一定是因为你这段时间太劳累,身体差了些,今天再这么跑一整天,所以就中了暑。”徐婷说着,一边解了围裙,就往外走。走到门前,又回身对涛涛道:“涛涛乖,就在屋子里玩,别乱跑。”

  涛涛果然乖觉,听妈妈这样说,就拉过小凳子来,坐到床前,一动不动了。徐婷见状,这才放心下楼去了。

  徐婷说得没错,自从逃亡以来,每天都是在极度的焦虑和劳累中度过的,亏得我身体好,才坚持了这么久。而且这次也只是小小的中暑而已,并无大碍。

  我喝了两管徐婷买回来的藿香正气水之后,胃里的涌动感没有了,头也不那么晕了。只是依然疲倦,连澡都懒得起来洗。

  徐婷先替涛涛洗了澡,放到床上,然后去洗手间接了一大盆水来,搁在床前:“石头哥,大热天的,不洗澡浑身难受,既然你懒得动,就让我替你擦擦吧。”

  我睡眼朦胧,实在睁不开眼,“恩”了一声,不置可否。徐婷便替我脱下t恤,仔细地擦拭着。尤其是腋下,擦了又擦,这地方汗y分泌多,汗臭最重。擦拭完上身,为我换了另一件t恤,徐婷又来脱我的裤子。

  我虽然在朦胧中,但我还是意识到徐婷要做什么,推拒着,不肯让她脱。

  “你也真是!自己老婆面前,还这样扭捏!”徐婷一边说,一边拿开我遮挡的手,很快将我的长短裤都脱下了。

  看着我蔫头耷脑的小二,徐婷脸飞红霞,嘴里嘀咕道:“这哪里发炎了?看不出啊?只是比以往大了些而已嘛!”

  我心里苦笑,犯病中的徐婷,那知道此小二不是彼小二啊!

  嘀咕归嘀咕,徐婷可不敢把发炎这事当玩笑,仔细地给我擦着下t,一直到她满意了,这才替我换条内k穿上。

  我已经疲累地睡死了过去,这一晚,因为中暑,我倒没经受多少欲望的折磨,第二天一大早就醒来了。

  徐婷起得更早一些,知道我一早要去面试,早为我准备好了早点。我习惯性地吻别了徐婷,兴冲冲地往城中心赶。昨天一点小毛病,并没影响我的精神。

  参加面试的人不少,但比起参加目侧的可就少了太多了。我不知道面试都试些什么,心里既兴奋又紧张。

  轮到我面试了!

  我忐忑地走进面试室,见房间宽敞,不像是什么办公室,倒像是练功房,心里有些诧异,搞不懂都会如何面试。

  主管面试的一共三人,全是精壮的大汉,上身赤l,露出结实发达的胸肌,赤膊鼓着大大小小的肌腱疙瘩,给人强有力的视觉冲击。一个坐着的大汉像是主考官,他看了看我,微笑道:“你叫夏石吗?”

  “是的!”我回答。

  “你知道你怎么过的目测关吗?”那人继续笑。

  “不知道。”

  “说了你也不相信,就是因为你的头发和胡子!”那人嘿嘿笑道。

  “头发和胡子?”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是啊,他们说,你的头发和胡子给人的感觉很威猛。”那人嘻嘻地笑。

  我苦笑了笑。乃乃!这都哪跟哪?这样子看来,我倒要感谢这把胡子了!它不但让我白捡了个老婆和儿子,又让我顺利通过了目测关,说不定还能顺利地通过面试关。

  “看上去威猛可不成!”那人继续道,“敢和我们这两位大力士比一比才行!敢和他们比一比吗?不敢你就可以回去了,要敢的话,你们马上就可以过两招!”

  我心里一乐:乃乃!敢情你这面试就是要试功夫!你要试文化,我萧克也许立马就被淘汰了,试功夫么,呵呵,我萧克怕过谁?我这样想着,一丝微笑不经意地就浮上了嘴角:“为了得到这份工作,我只好试试!”

  主考官听我这样说,站起来道:“既然这样,那请你到中间来。我们是招保安,所以需要从业人员具有一定的身手,有什么本事就拿出来吧。”

  我听得主考官这样说,早跳到了两个大汉面前,双手一抱拳道:“二位,请手下留情!”

  两位大汉爱理不理,象征性地一抱拳,算是答了礼。

  我松了松肩,送了送肘,问考官道:“他们两人是一起上,还是一个一个地上?”

  考官笑道:“你能同时对付他们两个吗?当然是一个一个地上!”

  我看了看眼前的两条大汉,笑道:“叫他们两个一起上吧,我试试,看能不能接得住。”

  主考官皱了皱眉,似乎有些责怪我托大。未等主考官说话,一个大汉冷笑了起来:“嘿嘿,今天碰到冒大气的了!我倒要试试,你有多少斤两!”说着,大汉挥拳就朝我砸了过来。

  我神色不变,听大汉拳来风生,知道力道不弱,但我正要显显自己的本事,敌人越猛,越能显示自己,大叫道:“来得好!”一伸手,便抓住了大汉的拳头。大汉拳头力道威猛,我接住后,用了个卸力法,将拳击力道卸掉,然后叼住了他的手腕,使个粘字诀,让他不能脱手。

  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我这一接住对方的拳头,心里便有了底,本想使寸劲击退对方,却突然放弃,松手一抱拳道:“承让!”

  大汉一拳砸空,虽然吃了一惊,却并不以为自己输了,恼怒道:“承什么让?我又没输!再接我一拳试试!”

  我心下冷笑:乃乃!这家伙怎么不知道借势下台哟!来吧,让哥们给你点甜头也好,只是不要怪我!

  情欲之旅 第三十二章 找到工作

  作者:唳天纸鸢

  我抱着的拳头还没松开,大汉的拳头已经夹着劲风击到了我的胸前。我依然用上刚才那招“单手断腕”,右手一伸,又抓住了大汉的拳头,这次我要给这大汉一点苦头吃,所以卸掉大汉的前冲之力后,抓着拳头的那只手腕上突然使劲,将那大汉的拳头猛地一击,直击得大汉手臂发麻,踉跄着后退了好几步,好不容易才拿桩站稳。

  大汉眼里一片茫然,脸上满是惊愕,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着了道儿的。亏得我手下留情,不然,他的腕骨只怕会被生生折断!

  主考官和另一个大汉早已看得呆了,张大了嘴巴合不拢来。好一阵,那主考官才道:“好功夫!真正的好功夫!兄弟,不必等通知了,你被公司录取了!”

  “真的?”我大喜过望。

  “只要你愿意,马上就可以到公司人事部签合同。”主考官道。

  “我当然愿意!”我激动地道,“谢谢!谢谢!”

  “小文,带夏兄弟去人事部签合同吧,刚才他要不手下留情,你家伙腕骨得上夹片了!”主考官道。

  那和我交手的大汉原来姓文。这人倒不失为拿得起放得下的一条汉子,虽然在我手下落败,多少有些伤面子,但他一点也不以为意,真心佩服上了我:“夏兄,真是好功夫!以后还请多指教,€€€€跟我来!”

  我跟着叫小文的汉子到人事部,与公司签了合同,月薪一千五,开得还不算低,我很满意。一千五,除去房租和生活开支,虽然没啥节余,但毕竟能糊口了,这应该值得高兴。

  签完合同,小文又带我到保卫科去报到,教我熟悉工作。小文是实在人,教得很仔细,我也领悟得快。其实当保安也没啥好熟悉的,无非就是了解作息时间,纪律制度,要保护的对象等等。

  “小文,保卫科怎么就你一人?”我见保卫科没人值班,很有些不解。

  “科长老苟和小范在忙面试,这你都知道。”小文道,“另外还有几个弟兄都在营业厅里。这还只是我们甲班,另有一个乙班,正轮到他们值夜班,没在岗上。我们甲班前不久辞职走了几个,需要补充,你算是第一个进来的。你功夫真好,能让老苟一眼看中,没有两下子也有两下子,你那一推,差点没把我弄个马趴!”

  “小文,我为了找个职业,出手重了点,你可千万别见怪!”我赔着不是。

  我对小文很有好感,这人憨厚朴实,来自西南农村,自小得学家传功夫,虽然不是很精,但也不是好相与的。

  “呵呵,夏哥,你手下留了情份,这我怎么能不知道?你就别客气了!以后真得向你学学这一招€€€€”小文说着,手上仿着萧克出招的样子比画着,“这招叫什么来着?”

  “单手断腕!”我淡淡地道。

  “单手断腕?”小文惊讶地道,“单手能拗折对手的手腕?”

  “只要力道够大,那是完全可以的!”我想起自己以这招断却王霸帮十多王八的腕骨,给自己差点惹来杀身之祸,感慨颇深。

  “天!这要多大的力啊?”小文自是难以相信,因为就他的功夫底子,那是难以练成这招的。

  我笑道:“呵呵,当初练习这招的时候,我不晓得吃了多少苦头,也拗折了不晓得多少木棒和钢精,才算练成。这力道嘛,自然是要很大。”

  “真羡慕你有这么好的功夫!”小文由衷地道。

  “我有什么好羡慕的?你也不错啊,那砸我的两拳,谁挨上了不趴下?”我笑着奉承。其实我也是说的实在话,小文的功夫勇猛有余,灵活不足,谁也挨不起他的一记重拳!

  “哈哈,哪也要看砸谁啊?砸你,不是没砸着嘛?”

  “哦,呵呵€€€€”

  我们说得开心,笑得爽朗。我突然觉得该把自己已经和公司签约的消息告诉给徐婷,好让她也高兴高兴,便问小文道:“我今天就算上班了吗?”

  “明天,明天你就到保安科来正式上班,到时老苟会对你的工作做具体安排的。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办?”小文粗中有细,发现我有离开的意思了。

  “我得把这消息告诉家里人知道啊!”我笑道。

  “那你赶忙去吧,把该办的事都办好了,免得上班后没时间办理。”

  “谢谢你了,小文!”我感谢着小文,匆匆离开了保卫科。

  我出了尚氏,便拨通了徐婷的电话:“婷,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徐婷一听我这声音,就知道肯定是面试过了:“石头哥,面试过了?”

  “过了,过了!合同都签了!”我抑制不住兴奋,神采飞扬。

  “真是太好了!”徐婷也跟着兴奋。

  “我马上就回来,咱们好好庆贺一下,今天中午到外面吃饭去!”我想到了请徐婷母子出去吃饭。

  “好啊,我在家等你,你快回来哦!我也要好好犒劳你!”徐婷声音暧昧,放着嗲声。

  我听得一怔,心道不妙,这家伙要是用那话儿来犒劳我,我可该怎么办?

  回到家时,才刚十二点。

  徐婷果然没有做饭,却穿着一新,牵着涛涛在走廊上徘徊,不停地张望。见了我,忙上前来迎:“石头哥,我们都等你呢!”

  “等不及了吧?来,我给你看看合同!”我迫不及待地摸出合同,展开给徐婷看。

  “别急啊,进屋去再看。”徐婷四下看了看,神秘地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