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部分(1/2)

加入书签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神智清醒的我看清自己与徐婷正l体相向,而徐婷正握着我的小二套弄,一时惊得我“啊”地叫了起来!羞得整块脸都烫了,胯下也不由得一阵狂扭,身子不断往后缩:“不要!徐婷,不要!我,我会控制不住自己的——”

  徐婷“扑哧”一声笑了:“死像!在自己老婆面前,谁要你控制了?”

  我畏缩着往后退,一迭连声地道:“不,你不是我老婆!我也不是你丈夫!我们不能这样——”

  “说什么呀?你又来了!”徐婷拧开花洒,一把拉过我,用心地帮我清洗香皂泡沫,“说过不许这样的,你干吗又来了?”

  “我,我——”我神智又开始发昏,因为浑身被徐婷抚摩着清洗泡沫的感觉太爽,太舒服。而当下面被她握着套弄的时候,那种感觉更难以言传,太让人难以割舍。

  “你不会有什么问题吧?”徐婷冲洗干净了我的身体,将嘴凑过来,在我耳边喷着热气。

  “我,我会有什么问题?”我不懂这些闺房里的语言,有些不知所措。

  “没问题就别老往后缩呀?以前你可不这样!”徐婷嘻嘻地笑道。

  “以前我是怎样的?”我问,我明明意识到自己这样问很卑鄙,可偏偏就是控制不了自己。

  “你以前怎样你自己不知道?你真坏!”徐婷嗔着,突然蹲下身去,手上一边动,眼睛一边盯着我的小二瞧,“石头哥,才多久不见,你这玩意儿怎么大了许多?长了许多?”

  我吓了一跳:“不会啊,我,我的一直这么大!”

  “我以前怎么没觉得?”徐婷疑惑地道。

  “你以前当然不会觉得!因为你以前根本就没见过!”我的神智又开始清醒起来,再次往后缩,“我不是你的丈夫夏石,快离开我——”

  “再说!你再这样说!”徐婷突然恼怒起来,陡地抓住我的小二,抓得紧紧的,“再这样说,我一口把它咬下来,你信不信?”

  我的小二一阵痛,吓得汗如水流,哪敢再说?连忙道:“好,好,我不说!我不说!”

  “这就对了!”徐婷生嗔的脸又有了笑容,“好了,出去吧,我把衣服洗了,明天一早起来就会干的。”

  我如获大赦,连忙逃一般冲出了洗手间,赶紧穿了衣裤。

  涛涛已经睡着了,发出了轻微的鼾声。我坐在沙发上,双手抓了自己的头发发狠:你混蛋!你无耻!你卑鄙!你龌龊!你肮脏!你连三陪女都不愿意动,你竟然要去动一个苦命的女人!你在那些风月场所都能保持镇定,坚持c守,可你却在一个失去意识的失心疯女人面前守不住阵地!你真混蛋啊你!萧克啊萧克,你是不是因为成了逃犯,就放弃了自己做人的原则?或者是不是因为失去了爱嫂子的机会和权利,你就想这么快地廉价地转移自己的爱情?又或者是不是因为你和她都是天涯沦落人,就想和她共同度过此后的漫漫人生?

  我不能回答自己,只好横躺在沙发上,强迫自己睡去:睡死了好!睡死了少犯错误!

  这一招还真不错。虽然刚才经历了两性间的强刺激,我内心的冲动难以平息,但哥们毕竟有高于常人的忍耐力,经历一阵内心的道德谴责之后,我的心情很快就平静了,加上这一天从山区到县城,走路,乘车,早已累了个半死,哪有睡不着的?没到二十分钟,我就发出了鼾声。

  梦中的我似乎又回到了漆黑的山d,靠着那枚发光石照明,我趟着冰冷的河水,艰难地前行。突然,一条巨大的蟒蛇挡在了我的前面!我吓了一跳,正要挥手中的柏木棒打击,手中的柏木棒却化成了一条烂草蛇,而且张嘴就朝我的鼻子咬来!巨疯狂扑来,一下子缠住了我的脖子,将他死死地勒住,直勒得我呼吸困难,尖声大叫!

  “救命啊!”我一边用手拍打咬住自己臂膀的烂草蛇,一边用力去解缠住自己脖子的巨嘴里自然发出了这声尖叫。

  这声尖叫惊醒了我自己!

  我睁眼看时,不由得又好气又好笑。

  原来徐婷正双手环抱了我的脖子,用嘴亲吻我的鼻子!

  “你怎么了?做噩梦了吗?”徐婷关心地问。

  “是啊,一个噩梦!”我挣脱徐婷的搂抱,扭了扭发紧的脖子,摸了摸鼻子,好像那里真被蛇咬过一样。

  “上床去睡吧,在沙发上曲着,怎么不做噩梦!”徐婷站起身来道。她只穿了条蕾丝内k和胸罩,全身雪白的肌肤l露在外,在柔和的灯光下,具有极大的诱惑力。

  我闭了眼睛,不敢多看,我怕自己再次控制不住。我不想被本能主宰,做出对不起自己,更对不起徐婷的事。徐婷是个苦命的女人,她总有一天会清醒过来的,我不能让她清醒过来的时候悲痛欲绝!我自己也总是会冷静的,我更不想让自己在冷静的时候为自己因为冲动犯下的过错而忏悔一辈子!

  “起来嘛,上床去睡,好不好?”徐婷声音发嗲,双手温柔地摇撼着我的臂膀。

  “你去睡吧,我就在沙发上睡。我怕一个睡像不好,会压着涛涛!”我找着借口,不肯上床。

  “你怎么啦今天?”徐婷显然大为不满,“刚才你不是还好好的嘛?来嘛,人家要你嘛!恩——”

  我的心脏又开始狂乱地跳了,下t又开始急剧地变化。但我这次却强忍着了,做了好几个深呼吸之后,我笑着指了指自己的小二道:“你刚才不是说它怎么变大了吗?”

  “是啊,它确实变大了嘛!是不是有力了,不再像以往那样软吊吊的,像只蔫茄子了?”徐婷满脸不怀好意的笑。

  “说什么哪!”我假装生气道,“发炎了,不然怎么会大?你就让我好好休息吧!”

  “发炎了?”徐婷一脸惊愕,“那咋办?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的,那可如何是好?”

  “没啥,过一段时间它自己会好的!”我笑着道,哄一个精神有病的女人,我总算有了点办法。

  “那你好好休息嘛,我不来打扰你就是!”徐婷怯怯地道。

  “去睡吧,啊!”我亲热地吻了吻徐婷的手。她的手真细嫩,十指纤纤,真让人心动。可我不能再动心,吻过之后,赶忙闭上了双眼。

  “你也睡吧,晚安!”徐婷在我额头还给我更热烈的一吻,恋恋不舍地上床睡去了。

  灯光下,徐婷背朝着墙,却将胸脯朝着我,渐渐进入了梦乡。

  我本来假装已经睡着,故意发出了微鼾,但我哪里能够睡得着!一个二十多岁血气方刚的男人,而且这个男人还是处男,和一个美丽的少妇同居一室,睁眼即可见她妩媚的脸,l露了大部分的胸脯,白皙修长的美腿,我能睡得着吗?何况我刚才还和这个少妇有过亲密的接触,抚摩过她身体的很多地方,而我的每一寸肌肤,也被她抚摩过!更关键的是,亲密接触产生的旷世快感,还依稀残留在我的内心深处,呼之欲出!

  我能睡得着吗?我要能睡得着,我还是男人吗?

  我不但是男人,而且是男人中少有的有血性的男人!如果床上躺的是自己结婚几年的妻子,彼此间已经失去了新鲜感,我或者可能安然地睡去,可她不是!

  我经受着欲望冲动的折磨,心脏毫无章法地狂跳,血y毫无阻拦地澎湃,呼吸毫无节奏地急促,汗水毫无保留地外放,这一切导致的最直接的后果,那就是小二肆无忌惮地膨胀!

  上吧!反正她也需要,你也需要!一个声音怂恿着我。

  不!那样我还是人吗?我连畜生都不如!另一个声音拒绝着。

  那咋办?活人总不能给n憋死呀!

  用手吧,你个死y虫!

  ……

  冲动的结果变成了洗手间的一堆卫生纸,我感到特别乏力,回到沙发上时,已然直打瞌睡。

  “这下放心了——”他心里念叨着,闭上了眼睛。

  乃乃!当一个正人君子真他娘的难!当一个伪君子也他娘的难!难!难!

  情欲之旅 第二十八章 租房同居

  作者:唳天纸鸢

  我们落脚的旅社前临大街,后当小巷。一大早,大街上汽车便一趟又一趟地过,打着刺眼的灯光,摁着刺耳的喇叭;小巷里的小吃店则飘出油炸食品的香味,浓浓的油香勾引得人的食欲大动。

  我本不是特别警醒的人,但因为身份特殊,又加上和一个女人同住一屋,所以一有点声响,我就醒了。我看了看窗外,见远来的汽车灯光打在墙壁上,像瀑布一般流淌,心里就嘀咕:我靠,天还没亮呢,咋就醒了呢?

  醒了的我再也睡不着了,我翻身坐起来,发现因为一夜蓄积,n意正浓,也正因为这层缘故,我那排n的玩意儿高傲地挺立着,很有些兴奋。我害怕那家伙多事,赶忙去洗手间小解了,快意地消了肿。等我洗了手,漱了口,洗了脸,再到卧室时,徐婷听得声响,已经睁开了眼:“石头哥,你这么早起干啥呀?”

  “太吵了,我睡不着。”我淡淡地道,“你继续睡吧,我没吵着你吧?”

  “你都起床了,我还睡什么?我也起床了。”徐婷果然不再睡了,起床上洗手间后,坐到窗前开始梳妆。

  “你先把衣服穿上吧,也不怕大街上人看见!”我倒不是怕外人看见徐婷惹火的胴体,而是怕自己看了抑制不住自己。

  “怕什么?天还没亮呢!再说了,这是四楼,大街上的人哪能看得见?”徐婷不以为然地说。

  我也知道,这时的大街上,除了有几辆汽车在来回地跑,连根人毛都没有,哪里有人!

  “徐婷,我打算去c城打工,你就别去了,回家去吧,啊!”我试探着和徐婷商量,希望能藉此打发走这个能让自己走火入魔的女人。

  “你没糊涂吧?我回家?回哪个家?我们还有家吗?”徐婷神情忧伤,梳头的手顿在半截头发上,一动也不动。

  “你回去和爸爸妈妈过一段时间,我挣了钱,就回家来接你!”我撒着谎,心想只要你回到你自己家人身边,我就放心了。

  “石头哥,你没发烧吧?哈哈!”徐婷像听了什么笑话似的,一扫刚才的忧伤,笑得特别开心。

  “你笑什么?”我很是不解。

  “我笑你呀!咱们俩都是孤儿,你却要我回家跟爸爸妈妈过,你不是发烧烧糊涂了是什么?”

  我心往下一沉,鼻子忍不住发酸:怎么她和夏石跟我一样,也都是孤儿啊?看来,我这是甩不掉她的了。甩不掉就甩不掉吧,我萧克现在反正也是有亲人不敢回去认,是逃犯,是孤魂野鬼,能有这样的病老婆,白捡这么个白胖儿子,我他娘的哪里吃亏了?得了,也别想撵她走了,带上她南下c城吧!

  “这我倒忘了!”我连忙敷衍过去,“那,你和涛涛愿意陪我去c城吗?”

  “说什么话呢?我除了你和涛涛,什么都没有了,我能不跟你去吗?”徐婷正色道。她已经梳妆完毕,起身来到我面前,双手环在我脖子上,爱恋地望着我,眼里有说不尽的缠绵,“石头哥,你就是下地狱,我也陪着你!”

  我心下感动,这是多好的女人啊,可惜,夏石那家伙不知道珍惜,年轻轻就丢了小命!

  “那好吧,今天我们就去c城,我打工养活你和涛涛!”我将徐婷搂在了怀里,给了她长长的一吻。相同的命运,悲苦的经历,使我不再拒绝徐婷的亲近,相反,我的内心有一种男人的冲动,决心哪怕牺牲自己的幸福,也要换取徐婷母子的生存机会。

  幸福是每个人都极力追求的一种物质的和精神的境界,如果上天连生存的机会都不给予,还谈什么幸福?对缺乏生存机会的人而言,能够活下去,就是最大的幸福。就让我来当一回徐婷母子的上天吧!

  这个决心一下,我随之给自己改了名字:我就是夏石,徐婷的丈夫,涛涛的父亲!

  徐婷在我怀里安静地享受着我的拥抱,呼吸着从我身上散发出来的男人特有的汗酸味,脸上满是陶醉。看得出来,这个连自己丈夫是谁都分不清是谁的女人,能靠在男人的肩膀上,感受到短暂的安全,她就觉得异常幸福了。

  “婷,天已经亮了呢,我下楼去买早餐,好吗?”

  我在小巷飘过来的油香里感到了饥饿,这样一说,徐婷立即赞同,松了吊着我脖子的手,穿衣服去了。

  我到小巷买回豆浆和油条,徐婷已经穿好昨晚新买的连衣裙,把涛涛穿戴好了。我看着穿着一新的母子俩,感觉他们简直变了样,笑问道:“连衣裙合身吗?”

  “你说呢?”徐婷骄傲地笑道,“你给我挑的,能不合身吗?漂亮吗?”

  “漂亮!太漂亮了!”我发自内心地道。

  徐婷穿上新衣服,有一种天然的美直往外溢,想说不漂亮都难。

  “我也觉得穿上它,比穿什么都漂亮!”徐婷脸上洋溢着醉心的幸福。这个女人精神上虽然有疾病,但她的注意力只放在男人和孩子身上,这倒让她很容易获得满足。

  “吃饭吧,吃完我们去办点事,就可以走了。”我递了根油条给徐婷。

  早饭之后,我将现金和支票存进了信用卡,以方便携带,又买了个背包,以方便携带行李。然后带着徐婷母子直奔火车站,上了南下c城的列车。

  c城,是南方一座滨海城市,是内陆人们心中的天堂。我的不少乡亲都在这座城里谋生,我甚至知道好几人的住址。但我不敢去找他们,也不想去找他们。在城北车站下车后,我的首要任务就是去租房子。在这个举目无亲的城市,我可以蹲街头睡候车室,但徐婷母子不能,我必须让他们好好地住下来,像住家一样温暖安全。徐婷经受不起任何大的刺激,这是我知道的。

  步行了一两个小时,我们终于在矿大附近租了一间不错的房子。矿大是c城相当有名气的一所大学,地处三环附近,接近郊区。这里房租便宜,主要向学生情侣出租。我和徐婷找到这里时,刚好有一对情侣闹僵了分手,退了租房。

  租房位于三楼,单间,但有洗手间,有厨房,连煤气灶都有,像单工宿舍。我看了看房子,觉得像在h县的旅社,感觉很满意。徐婷也高兴,说就住这里了。

  我们的邻居都是热恋中的矿大学生,他们对我们这对带着孩子的成年邻居并不在意。我也不太害怕警察找到我,因为我现在自己也快认不出自己是谁了:长头发,大胡子,这哪里像当初叱咤a县的萧克?

  安顿好了徐婷母子,又去街上买了些生活必需品,看看晚上就能吃上自己做的饭菜了,我才对徐婷说:“婷,我得去找工作,你就在家,别乱走,行吗?”

  徐婷神色有些慌张,生怕我一去不回似的:“石头哥,你别抛下我们娘儿俩独自一个人走了哦!”

  我为了消除徐婷的担心,拉着她的手吻了吻道:“放心吧,天黑前我一定回来,你做好饭等我!”

  徐婷听我这样说,显得高兴了些:“好啊,我做好了饭等你!”

  我再吻了吻徐婷,又吻了吻涛涛,满怀着希望出了门。

  时间已经是中午两点,我不想走得太远,怕影响归程,害徐婷担心害怕,我想穿过矿大,到二环去看看,能不能找到合适的工作。

  矿大校区可真不小,我足足走了半个小时,才见到南校门。

  出南校门时,分明没看见前面有汽车,但我一迈脚,却突然歪过一辆宝马来,一闪便横在了我面前,稳稳地停在大门口,挡住了我出去的路。亏得我反应灵敏,闪退得快,不然,非成为车下亡魂不可。我差点被汽车撞倒,不过只是吓了一跳,并不生气。我注意地看了看那个冒失的司机,意思是要告诉他,你小子开车咋这么冒失啊?那司机却来劲了,开门下了车,一甩车门,便来抓我:“小子!你他娘没长眼睛啊,敢挡杜少的车?不要走,吃老子一拳!”

  我没被汽车撞上,本没啥气,可经司机这一抓,拳头这一抡,气可就大了:“松开!你差点撞上人,不给我赔礼道歉也就算了,反正也没撞上,你他娘的还想行凶打苦主啊?天底下哪有这回事?谁怕谁啊?来吧——”

  我愤愤地说着,一手接住司机的拳头,一手将司机的抓住自己的手拧开,双手再同时用力一拧,那家伙疼得汗如雨下,顿时没了语言。

  这时,汽车上又下来了三人,其中两人敞胸露r,膀大腰圆,看上去很结实。另一人则一副公子哥模样,叼一支烟,戴副墨镜,穿一身名牌服装,靠在车门上,右手食指朝另两人招了招,那两人立即朝我走了过来。

  我见对方来了帮手,双手松开司机,静静地站着,等候两人发起进攻,以便来个后发制人。

  两大汉走到我面前,同时伸出两双大手,就来抓我的双臂。我不但不躲,反而双臂前伸,任由两人抓。两家伙一看,竟有这么便宜的事,猛地抓住,便要反剪。我定定地站着,双臂纹丝不动,两大汉死劲地拽,脸都憋得通红,就是不能撼动分毫,他们这才知道,老子他娘的是块难啃的硬骨头!

  “去你娘的!”我让俩家伙撼了一阵,突然一声喊,双臂发力,将两家伙猛地推了出去。两家蹬蹬蹬地后退,刹不住脚,却听“嘎”的一声响,两人刚好被缓慢开来的一辆奔驰撞上!奔驰刹住了车,只轻轻地将两人撞退一两步,并没伤着人。

  奔驰里坐着个漂亮的学生妹,她死摁着喇叭,意思是要前面的两条狗和那匹宝马别挡了她的道。

  两大汉对撞了他们的奔驰不以为意,反而回身点头哈腰的说着客气话。我心下纳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