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部分(1/2)

加入书签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当然不一样!”我说,“你转过身去,让我看看背面。”

  之所以要让嫂子转身,倒不是我真要看合不合身。我精心为嫂子买的裙子,能不合身吗?不合身,那岂不是白费我的心思?真正原因,其实是我实在经受不了嫂子傲人胸脯的诱惑,害怕鼻子来个大出血,腹下小二患上高血压。

  嫂子果然听话地转过身去,小心地问:“合身吗?”

  嫂子背向着我,我本以为会好受点,可我才看得一眼,心里便不由得叫苦连天!原来嫂子背面的线条一点也不比正面逊色!瘦削的肩膀,单薄的后背,给人柔弱不堪,楚楚可怜的感觉。纤细的腰,浑圆的臀,修长的腿,无一不对我产生强大的视觉冲击,视觉冲击的直接后果,就是心跳的加快,呼吸的急促,血y的澎湃,汗水的狂流,小二的昂然!

  “合身吗?”嫂子又问。

  “合身,太合身了!”我不愿意再用漂亮来形容,捡着哪个词就哪个词了。我现在想尽快平息心中澎湃的潮水,顾不得许多了。

  “小克,谢谢啊,嫂子还从没穿过这么漂亮的裙子呢!”嫂子转过身,来到了我面前,眼里有无限的柔情蜜意。

  “嫂子,你休息吧,让我守着延儿,我看你已经很累了。”经过努力,我终于抑制住了心中的s动,见嫂子满脸的疲惫之色,忙心痛地道。

  “我不累呢,你先休息吧。”嫂子倔强地道,“你今天受了那么多惊吓,早该累了。延儿还要输一瓶,你熬不了那么久的。”

  我伸手抓起嫂子的手,把她拉到了床前,命令地道:“休息,这是我给你的命令!——嫂子,你眼圈都黑了,再不休息,会变成熊猫的。”

  我一手拉着嫂子的手,一手伸出食指去揩她的眼圈。嫂子顺从地闭上了眼睛,我知道,她这是在用心感受着我手上的轻柔。我看见一滴眼泪,悄悄从她的眼角溢出,滚落下了脸腮。

  “睡吧,嫂子。”我轻轻将嫂子放倒在床上,“有我在,你就不必什么都扛着,知道吗?”

  嫂子咬了咬嘴唇,眼泪放肆地涌流,我知道,那一定是幸福的泪水。

  情欲之旅 第十三章 嫂子被劫

  作者:唳天纸鸢

  延儿在医院住了七天,总算不咳了,医生说,延儿可以出院了。

  这期间,秃经理打来电话,老实不客气地下逐客令,要我搬出一建司的宿舍,理由是“你被解雇了”。我早知道结果会这样,所以没等他撵就将行李搬到了医院。我说:“叫你的新司机来拿钥匙吧!”秃经理连声冷笑:“拿个鸟毛!老子换锁!”我也懒得理睬,我现在关心的是如何让嫂子和延儿高兴。

  “嫂子,延儿明天就出院了。难得来县城一趟,今天我带你和延儿到处逛逛,怎么样?”我等医生走后,提出了这个建议。

  “算了吧,延儿还没好利索,别出去吹了风把病给惹翻了。县城也不是没来过,有什么好逛的?以后你出息了,带我到大城市逛吧。”嫂子担心延儿,并不同意我的提议。

  我见嫂子不愿意陪我出去逛,感觉很过意不去,心里总觉得不给嫂子和延儿再带点什么回乡下去,始终都心有不甘,于是商量道:“嫂子,既然你担心延儿,那你在医院守着,我去买点东西明天带回去,怎么样?”

  “又买什么呀?工作没了,可得节约点。你看啊,延儿住院用了不少钱呢!”嫂子像知道我还想给她和延儿再买点东西,所以极力阻止。

  我笑了笑道:“嫂子,我买件t恤自己穿,你不会不同意吧?”

  “那就快去快回。”嫂子当然不会反对我给自己买衣服,只能答应。

  “很快的,楼下就有商场。”我说着,匆匆出病房去了。一个人独自去逛街,我可兴趣不浓,只想早些买了东西早回,守在嫂子身边,那可比什么都强。

  我以最快的速度买好了想买的东西,便匆匆往回赶,可当我兴冲冲跑进病房时,却不见了嫂子和延儿的影子!

  我以为嫂子带延儿上洗手间去了,便坐病房里耐心地等。我拿出为嫂子精心挑选的几件夏装,和为延儿买的几样零食,看了又看,亲了又亲,完全沉浸在了无边的幸福中。

  不怕弟兄们笑话,哥们恋着嫂子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也不是一年两年了。以前是没有机会,哥在;现在不同了,哥不在了,我可不能再放过这个难得的机会了。我兄弟自小父母双亡,又没有亲戚本家可依靠,是邻居柳大叔收养了我们哥俩。嫂子是柳大叔的独女,与我同岁,比我哥小两岁。我们三人打小在一起,青梅竹马。但哥哥醒事早,而女孩子醒事也早,所以,哥和她就成了一对,我则干瞪眼没奈何。哥前年在建筑工地上出了事,撇下嫂子和遗腹子走了。我闻讯后,死活不肯继续在部队里服役,走了不少关系,匆匆退役,回到了嫂子身边,打的如意算盘就是要娶嫂子为妻。嫂子的一个远房亲戚与秃经理有业务往来,得知我退役了,又有一身功夫,就将我介绍给了秃经理。给秃经理当保镖和司机,工资不低,加之哥出事获得了一笔赔偿金,我们一家三口小日子过得还算不错的,只是一点,我一直没敢把想娶嫂子的想法告诉她,怕她接受不了,麻烦。

  我坐了老半天,还不见嫂子和延儿回来,感到奇怪,便站起身来,到洗手间外喊道:“嫂子,嫂子——”

  没有人答应,我又喊延儿:“延儿,延儿——”

  还是没有人答应!

  不好!一股不祥的预感猛然升起,我浑身不由一抖:“莫非——”

  一想到有可能出现的结果,我全身都冒出了冷汗。

  “大姐,里面有带着一两岁男孩的女子吗?”一个中年女病人从洗手间出来,我忙上去问。

  “没有,里面没有人。”中年女病人头摇得像风中的草,声音也有气无力的。

  我也浑身乏力了!急得像疯子一样跑回病房,见所有的行李都在,心里的不祥更重了,重到最后,便形成了恐惧。这是一种比自己亲历死亡还可怕的恐惧。

  “叔叔,叔叔,你是姓萧的叔叔吗?”门口一个女孩的声音,甜甜的。

  “是,我是!”我转过身来,见是个小学生模样的女孩,心头一颤,知道那话儿来了,一边应着,一边一迭连声地问,“小妹妹,你是要告诉我什么事吧?快告诉叔叔!”

  “叔叔,刚才另一个叔叔交给我一封信,叫我交给305号的一个姓萧的叔叔。给你吧。”女孩说着,双手礼貌地递上一个封了口的信封来。

  我连忙接过,说了声谢谢,“嘶”地一声就撕开了信封。信封里有一张白纸,纸上只有十几个字:“要救你嫂子的命,城北烂尾楼。”

  我疯狂地扔了信纸,亡命地冲出了病房,把送信的小女孩吓了老大一跳。

  我以最快的速度冲下楼,来到街上,打了个的,直往城北而去。

  城北烂尾楼在城北火车站附近,前几年,风传城北车站将升格为大站,一建司匆忙上马了一个宾馆工程,设计建成三星级。后来才知道车站升格是谣传,工程便搁了下来。这个工程将一建司差点套了个半死。五号工地发不出工资,与这个烂尾楼也不无关系。所以烂尾楼在哪,我是一清二楚的。

  一进烂尾楼工地,我就看见几个拿砍刀的王霸帮徒,那些王八站在楼下,见我来了,一扭头跑上了二楼,一边跑还一边叫:“萧克,来呀,来救你嫂子呀!”

  我根本就没把王八们放在眼里,也不管自己的安危,只关心嫂子和延儿的安全,见王八们在此,坚信嫂子和延儿一定在此,于是风一般卷了过去。

  二楼,十多个王八押着嫂子,静静地等在那里。

  嫂子抱着延儿,尽力安抚着延儿。延儿泪流满面,但并不哭出声,一脸的坚强,小小的孩子,眼睛里居然满是仇恨。他望着将刀架在妈妈脖子上的王八,恨恨的咬自己的牙齿。

  两个王八将砍刀架在嫂子脖子上,一副随时准备下手的架势。另外十来个帮众则围在他们外围,也都拿着刀,气势汹汹,却又小心翼翼。在他们前面,是王霸帮的二帮主成霸。

  成霸神情悠闲,双脚张开,站成老大一“人”字,一手拿一张洁白的餐巾纸,一手拿一根牙签掏着他返黄的牙齿。见了我,眼皮也懒得抬一下,只将牙签取出,在餐巾纸上擦拭。

  “成霸,放了我嫂子和侄子,咱们好说话!”我指着成霸,声音有些冷酷。

  嫂子见我来了,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声嘶力竭地喊着:“小克,救救我们!小克——”一边喊,一边挣扎,竟不顾那架在脖子上的雪亮的砍刀。延儿也因为妈妈的挣扎而吓得大哭起来。

  我心痛嫂子和延儿,心里的愤怒已经到了极限,但我现在却不能不按下怒火,忙着安慰嫂子:“嫂子,别急,他们伤不到你的!有我在,他们休想把你怎么样!”

  “萧克,p话说够了没有?”成老二扔掉牙签和餐巾纸,歪着脑袋,蔑视着我咬牙切齿。

  “成霸,赶快放了他们,不然,老子要你和你的这些兄弟下不了楼!”我的火气开始上来了。

  “呵呵,萧克,老子倒要看看,你嫂子和侄子在我手上,你还能怎么的!”成霸冷笑着,往后一招手,“带上来!”

  拿刀架在嫂子脖子上的俩王八将嫂子推攘着带了上来。嫂子隔我近了,心情更紧张了似的:“小克,救救我们——”

  我看了看嫂子,见嫂子穿着我给她买的连衣裙,裙子已经被那些王八抓皱了,下摆也弄脏了。她双手抱着延儿,拿刀的俩家伙却抓着她的双臂。一群十多个王八欺负孤儿寡母,真他娘的没有人性!

  我估算了一下距离,再估算了一下速度和时间,心里对制服成老二和救出嫂子充满信心,不由大吼了道:“成霸,老子懒得和你废话!老子再给你五秒钟,赶快放人!不放,就别怪姓萧的赶尽杀绝了!”

  “呵,你他娘的倒威胁起我来了哈!”成霸怒极,猛地从身边一王八兄弟手中夺过一把砍刀,“嗖”地回刀抵在嫂子胸口,恶狠狠地道,“萧克,看到了吧,二爷手上只需加那么一点点劲,你嫂子就得见阎王!”

  “一!”我冷漠地数起数来。

  “萧克!”成霸的手不由自主地颤抖,“你他娘的不管你嫂子和侄子的死活了?”

  “二!”我牙龈紧咬,怒火大炽,心中杀机已动。

  “萧克,你他娘的要是自断手腕,赔我老大和兄弟们一个不是,从此滚出县城,二爷可以放了你嫂子和你侄子!看在我们相识一场的份上,二爷不再为难你!”成霸已经没了底气。我相信,我数数的声音绝对像催命锣一般,狠狠地击打着他的胸口!

  “三!”我对成霸说的一切都不感兴趣,只喜欢数数。

  “萧克,数你娘的个数啊!再数,二爷就他娘的捅进去了!”成霸声音有些怪异,似乎在颤抖,又似乎在变调。

  “四!”我继续数。

  成霸突然狂叫起来,手上不由自主地使力,砍刀向前猛地一递,就朝嫂子心窝子捅去!

  情欲之旅 第十四章 警察丢人

  作者:唳天纸鸢

  “五!”我数出的最后一个数发在了成霸刀子之前。

  声未到,身先到,我以快得常人难以想象的速度,闪电般冲到了成霸面前!

  我怎么能容这王八把刀子往嫂子胸口刺?我又怎么能让那两把砍刀老搁在嫂子雪白的脖子上?

  只一瞬间,两把架在嫂子脖子上的砍刀飞出去了,俩拿刀王八也抱了手腕杀猪般嚎叫。成霸那已经抵紧嫂子心窝的刀子,则猛地缩了回去,因为拿着它的成霸,已然被我的一只铁拳击中额头,踉踉跄跄地退了十步之多!

  “小克!我们得救了!”嫂子一定是明白了,在“五”数出的同时,我已经用不到一秒的时间,飞身上前,解决了三个拿刀对着她的家伙。

  “嫂子,我刚才说过,他们伤害不了你,就一定伤害不了你!”我一手搂着嫂子的腰,目光极尽温柔之能事,另一只手从嫂子怀里接过延儿,亲了一下他的小脸蛋。延儿紧紧地抱着我的脖子,害怕地将头埋在了我的胸口。

  “都给老子上啊!往死里弄!邢科马上就会来收拾这该死的家伙的!你们他娘的都呆站着干啥?”成霸捂了额头,老半天才喘过气来。这一拳,我虽没想把他弄睡着,但为了这小子后退,力道相当不小,不打得他头晕眼花,金星直冒,是达不到我的目的的。这小子晕了半天,等他发现兄弟伙都傻站着时,我已经抱了延儿,拉了嫂子朝楼下走去了。

  “小克,真有你的!你竟然一下子就把那三人打趴下了!”嫂子挽着我空着的膀子,将头靠了上来,一副小鸟依人模样。剧烈的生死刺激之后,她对我的依恋,已经到了不能再舍的地步了。这一点,我就算是恋爱白痴,也能感受得到。

  “嫂子,那哪是人?那是王八!你见过人有这么不禁打的么?”我想起和席娟有过的对话,笑着道。

  我们正边说边往楼下走,成霸和他的手下突然发一声喊,挥舞着砍刀疯子一般冲了下来。我眉头一皱,将延儿递给嫂子抱着道:“嫂子,你快下楼,等我收拾了这帮王八再说!”

  嫂子点着头,抱了延儿,跑下楼去了。

  我站在楼梯上,见嫂子已经安全地下了楼,跑到了楼下的空地上站着,这才要抬脚下去,突然感到一阵凉风直我的后颈窝,知道有砍刀袭来,忙一低头,堪堪避过一刀,早又有一把砍刀奔来,直我的后背。

  王八们在上,占了地势上的优势。我在下,比王八们矮了半个头,而且因为楼道窄,闪转腾挪也不灵活,吃了地势上的亏。另一方面,因为嫂子已经脱险,我也不想再伤人,毕竟伤了人麻烦,所以我只是边让边退,并没下死手回击,准备到了平地再给那些王八一点颜色瞧瞧,吓退他们就算了。

  可王八们讲了点智谋,跟在我身后的,不过六七个人而已,另外的六七人,早迂回到另一楼梯跑了下去。成霸亲自带了两个兄弟,再次将嫂子和延儿抓住,另外几个则从下往上对我形成了包抄。

  我见嫂子再次落入王八们的手里,心里又急又怒。

  乃乃!这帮王八真是他娘的不见棺材不掉泪,老子不下死手,他们还以为老子奈何不了他们!

  仰攻楼梯上的王八,我虽然吃了点亏,但下击楼梯下的王八却显然占了地势上的便宜。这时,身前俩王八舞刀从下往上直砍我的小腿,身后俩王八拿刀来砍我的脖子,我已经狂怒至极,让过身后的两刀,飞腿踢飞身前的两把刀,双手伸出,抓住前面两人的肩胛,咬牙用力,只听喀嚓两声,前面的俩王八豆大的汉珠狂泻而下,肩胛骨已然折断,痛得脸色变黄,滚一般逃下了楼。

  我抓住机会,猛地往下冲,挡在前面的几人,哪敢挡我?纷纷走让不迭。我下得楼来,骂得一句“王八蛋”,和身便朝成霸扑了过去,已经懒得跟这王八罗嗦了。

  成霸吸取了刚才的教训,自己站在了嫂子的身后,并且狠狠地将砍刀架在嫂子的脖子上,还没待我有所动作,已然将嫂子的脖子划出了一道血痕。我见这小子来真的,知道他这是仗着警察马上就到的心理优势,打算宁可伤在我手里,也要将我拉去垫背。

  我管不了那么多了,扑下楼梯,飞一样冲近了成霸,夺刀,击打,夺人,一气呵成,顶多不过半分钟!

  挟持在手的孤儿寡母,不到一分钟再次被我抢回,成霸想是再也接受不了这个事实,这小子疯狗一般挥刀朝我砍来,恨不能将我砍成八大块。

  我恨透了这该死的家伙!不择手段,全没人性,这样的人留在世上真他娘是祸害!

  因为太恨,所以下手我就再不顾后果,见成霸砍刀直劈过来,伸手间,一手将成霸的砍刀磕飞,一手将成霸的软肋抠住,指上一使劲,五指顿时抠进成霸皮r,但听“喀嚓”两声,成霸的两根肋骨,早已折断!“喀嚓”声响早已为所有的王八所熟悉,但这两声,仍然听得那些家伙毛骨悚然,一个个惊慌失措,面无血色!

  “哎哟,哎哟啊,我的肋骨——”成霸狂嚎着,双手抱住自己的软肋,像肚子痛极了的样子,弯腰躬背,痛苦至极。

  “二哥,怎么啦,二哥?”一帮小弟见成霸抱腹蹲下,忙上前慰问。

  “问,问个球!快上啊,给老子砍!”成霸生性凶残,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还说得出这样的话。

  没有受伤的兄弟伙果然发一声喊,全数朝我冲了上来,刀光棒影,将我和嫂子围在了垓心。

  “不许动!都不许动!”突然冲进工地的警察,全副武装,就像从地下冒出来似的,一个个端着长短枪,不像是无备而来。

  见到警察,我脑子一下子清醒了:乃乃!这些该死的警察一定是早就埋伏在这里的,否则不可能这么巧!

  一共有二十来号警察,由姓邢的科长带队。带长枪的警察守在工地外围墙门边,远远地端了枪朝我瞄准。带短枪的跟随邢科大摇大摆地走进来。邢科手提短枪,枪口一直对着我。

  成霸的兄弟伙这次没有逃跑,反倒一个个大声呻吟着,伤着的没伤着的都一脸痛苦,狂喊哎哟。成霸见邢科到了,更是像见了干爹,顾不得痛苦,挣扎着过去报告道:“邢科,你可得为我们做主啊!”

  “怎么回事?都怎么回事?”邢科拿腔拿调,很有他娘的一点官味。

  “邢科,我们弟兄受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