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部分(1/2)

加入书签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他是进那个地方被逮进来的!”一个胖子犯人道。

  “哪个地方?”我不解。

  “就是那个地方咯!”胖子神情暧昧。

  “哦,你娃真霉!”我大笑,接着又皱起了眉头,“我靠,嫖妓也进这里?”

  “可不!这家伙没钱交罚款,就送这里来了!政府以为他老婆会拿钱来取他,可他老婆说,宁可把钱拿去养几条狗陪她睡觉,也不来取这没良心的,哈哈!”胖子笑得特别开心。

  “胖子,你他娘的胡说!”络腮胡瞪大了眼睛。

  “呵呵,该!”我笑着点了络腮胡的额头一下道,“谁叫你小子不管好你家小弟弟?以后记得别将你胯下那玩意儿乱放,知道不?要再乱放,老子一掌将它切下来喂你老婆养的那几条狗,哈哈!”

  我说得荤,引得满屋子的犯人都笑,一个个子稍微小点的犯人道:“大哥,你那手掌确实力气大,刚才砍得我脖子好痛。可能砍下大胡子的小弟弟吗?那家伙可是海绵体做的!”

  我望了望这个小个子,邪邪地笑道:“不信?何不将你那海绵体伸出来试试?”

  “对,试试!哈哈!”其他犯人一个劲起哄。

  情欲之旅 第九章 薄惩邢科

  作者:唳天纸鸢

  “萧克,谁是萧克?”一个声音突然响起来,惊雷一般,吓得犯人们一齐哆嗦,不敢再笑。

  “我!干吗?”我站了起来。

  “出来!”武警声音生硬。

  “干吗?吃饭了吗?”我有些敌视。

  “到地头你就知道了!问什么问?”武警也有些敌视的意思。

  门开了,我提防着迈出了牢房。四个武警上下打量着我,满脸的疑惑,竟然忘记了带我离开。

  “看什么?”我明知故问。

  “你小子狠!”一个武警道,“居然没被老犯人打得鼻青脸肿,也没糊上粪便鼻涕之类的,我这还是第一次看到!”

  “哼!你为什么不看看他们是不是鼻青脸肿了?”我冷笑。

  “走吧,那边要提审你了!”那个武警一正神色道。

  审讯室里,等待我的是甩手局长和邢科。甩手局长朝我身后的武警使了个眼色,那四个武警立即将我按坐在了铁椅子上,为了保险,又在手铐上加了副手铐,正面铐在了铁椅子上。我不想反抗,所谓既来之,则安之,我倒很想知道,甩手局长到底想把我怎样。只是这该死的家伙太看轻我了,竟然只把我铐在一把铁椅子上!乃乃!别说这铐子奈何不了我,就是能奈何我,这小椅子也他娘的太不牢实了吧?要铐也他娘把我铐在那该死的办公桌上啊!

  屋子里有两张办公桌,靠墙镶在一起,桌上收拾得很干净,只有靠墙处有一排文件夹,一台聚光灯。除此以外,便什么都没有了。如果硬要说有,那就是甩手局长那尖削的p股。甩手局长有凳子不坐,将p股一抬,就坐在了桌子角上,一只脚踏在凳子上,一只脚则吊在空中晃悠。他将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我,一转也不转,仿佛要看穿我的内心似的。在电视里,审讯犯人的场景我见得多了,这是心理战,我知道。

  邢科坐在另一张桌子前,拧开了笔帽,铺开了材料纸,准备记录。

  感情局长要亲自审讯,科长要亲自记录!乃乃!甩手局长可真看得起我!这样的审讯规格,可有点不低啊!

  “姓名?”甩手局长声音冷漠。

  我迎着甩手局长的盯视,也将目光挑衅地盯过去,对甩手局长的这一问话,不予理睬。

  “廖局问你话呢?回答!”邢科将笔往桌上一搁,愤愤地呵斥。

  “他这是明知故问!”我一本正经地回答。

  “萧克,这是例行公事,姓名?”甩手局长又道。

  “萧克,问你姓名,为什么不答?”邢科本已落了座,见我还是不答,又立了起来,一脸怒色。

  我见邢科发怒,冷笑道:“你不是也知道吗?还问个什么劲?”

  甩手局长朝邢科挥了挥手,示意他记上,接着又问:“年龄?”

  “二十六。”

  “籍贯?”

  “x省a县。”

  “家庭住址?”

  “a县滨河东路三十八号508室。不过这个地方可能不会再是我的住址。要不告诉你另外一个?”我笑嘻嘻地调侃。

  “不必了!”甩手局长冷冷地道,“知道为什么进来吗?”

  “知道,知道啊!”我嘲讽地道。

  “知道?知道就老实交代!”甩手局长似乎有些意外。

  “嘿嘿,事情是这样的。今天,有四个王八蛋商量要用武力镇压罢工的民工,先叫一批王八去,想给民工们一些滋味尝尝,然后再叫一批流氓去收拾烂摊子。我不是看不下去吗?我就去阻止那批王八行凶。那批王八穷凶极恶,我就下了点死手,好像伤了他们几个。不过,王八怕流氓,流氓一来,那些王八全跑了,受伤没受伤的都跑了。所以,我也算没有收拾谁,因为没有苦主啊,是不是?可是,流氓哪听我分说啊,他们不但要抓我,还要抓我那些无辜的乡亲。你俩说说,这些流氓,还他娘算人吗?……”

  “够了!”甩手局长听得吊在空中的脚再也晃悠不起来,p股一挺就站到了地上,气冲冲地指着我,“萧克,你就得意吧你!进了这里,你还得意!你信不信老子马上给你好看!”

  “信,信啊!”我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无奈像,“我能不信吗?你是警察,而且是警察头子,什么事你干不出来?我能不信吗?”

  “你,你——”甩手局长气得够戗,脸色都快青了。

  “你小子欠揍!”那个邢科见局长气成这样,“啪”地一声将笔拍在了桌上,接着呼地站了起来,捞衣扎袖就朝我冲来。

  甩手局长见状,装没看见,扭头就出了审讯室。靠!这该死的家伙要纵容手下虐待犯人!

  邢科冲上来,飞起一脚便朝我胸脯踢来!

  可我不是傻子,也不是脓包,岂会被这小子踢中!我见他踢来的势头极猛,知道他这一脚一旦踢出,就没法收回去,连忙将p股略微抬起,身子一扭,就将椅子背朝向了邢科。刑科猝不及防,飞出的一脚狠狠地踢在了铁椅子上。我早在身子扭转的同时,将p股重新落下,使了个千斤坠的功夫,将椅子死死地定在了地板上。邢科的这一踢,无异予踢在了硬硬的铁家伙上,而且这铁家伙稳稳地一动不动,很能受力。饶是他的皮鞋质量上乘,鞋尖不易破损,我还是听得“喀”的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折断,又似乎有什么东西撕裂,接着就有男人痛苦的呻吟!我听得声音,p股再次抬起,身子再次扭转,p股再次落下,坐定在椅子上,做出一脸惊愕的样子,呆呆地看着邢科,极尽奚落之能事:“邢头,你记录做得好好的,干吗抱着脚蹲在地上?得了,你还是快些审问吧,别磨蹭了!”

  “萧克,你,你他娘的,是,是魔鬼!”邢科吃力地说,一时半会儿竟然站不起来。

  “哟,邢头,我看你额头汗水直滚,声音好像也出了点毛病,估计这大热天的,中暑了,去喝管藿香正气水吧。”我满腔的关心,可白痴都听得出来,这关心里满是幸灾乐祸与忍俊不禁。

  “邢科,你怎么啦?”我还要奚落两句,突然从门外闯进三四个警察来,一人扶起邢科,三人怒视着我。我耸了耸肩,淡淡地道:“别他娘的拿这眼神看着我!不关我的事!再说,老子也不吃这一套!”

  一个小警察怒极似的,猛地将桌子上的聚光灯摁亮,灯光打向我,口里大喝道:“好小子,竟敢向邢科动手!老子弄死你狗日的!”

  我的眼睛被强光s住,眼前突然一阵刺眼的白,接着便是一阵昏天黑地的黑,眼睛顿时什么都看不见了。我本能地站了起来,抬起双手挡在了眼前。

  见我出现了短时失明,那个摁灯的警察早取下腰间的橡皮警g,没头没脑地朝我砸了过来。其他两个见自己人动了手,哪肯落后,也齐将警g取下,恶狠狠地打来。

  我眼睛虽然看不见了,但耳朵却听得见,非但听得见,而且异常灵敏。在失明的一瞬间,已然站了起来,眼睛避开了强光,同时左脚飞起,准确地踢在了冲过来那家伙拿警g的手上。手腕吃痛,那家伙哪里还拿得住警g,警g早夹着下砸之势,咚地砸在了地上。我的左脚踢飞一条警g,并不将整个大小腿收回,却只将身子一个侧转,小腿一曲再伸,连发两腿,早又将另两根警g踢得飞上了天。警g飞到天花板,“砰”、“砰”两声,嗡声嗡气的,接着又“啪”、“啪”两声,倒是干脆响亮了不少。

  五个警察都呆了,其中一个见机不对,连忙指着渐渐将眼睛睁开的我道:“你狠,你狠,咱们走着瞧!”狠话说完,五人一溜烟溜了。

  这五人虽然狼狈走了,连门都没上锁,但我却不想就此越狱,老老实实地坐回椅子,平心静气地微笑,直到武警进来带我离开。

  情欲之旅 第十章 情牵嫂子

  作者:唳天纸鸢

  我被再次送进了牢房。但这次不是送回大牢房,而是一间小牢房。下锁的时候,押送的武警不无佩服地道:“萧克,你小子真行啊,一个人对付三十几个老犯人,手又铐着,不但把三十几个老犯人打趴下了,自己还一根毛都没伤着!刚才又在那种情况下将几个手中有警g的警察给弄得灰头土脑的,你小子真狠!”

  我冷笑不语,那武警又道:“听说你在外面打的是成王成霸那帮家伙?”

  我提防着道:“怎么?不服?想帮成家俩王八报复我?”

  “不是,说哪里话哪?”那武警小声道,“打得好啊,你是不知道,我的亲舅舅就吃过那两个斋外公的亏,你这是为我出了口怨气啊!”

  “哦!”我将信将疑地看着这个武警战士道,“我只弄断了他们十多个人的腕骨,没敢下死手。”

  “哈哈——”武警低声笑道,“弄断十多个家伙的腕骨,这还不是下死手?弄得好啊,兄弟佩服!萧大哥,只要你还在这里,兄弟能帮你就一定帮助你,怎么样?”

  我死盯着武警,极力想看出他话里的真假。见这个战士年龄二十二三,脸上还保留着一份农民子弟的淳朴,我心里的提防就减弱了些:“兄弟,我这不会有太大的事,顶多治安拘留,难不成还判刑?所以,你的好心我领了,其实没什么要你帮忙的。只是,我现在有些饿了,你能不能搞些吃的给我,我这里有钱。”

  “说什么钱不钱的,我给你泡包方便面来!”武警爽快地道。

  “两包,一包不够。”我笑了。能给我弄吃的来,这武警想来不会像甩手那样黑。

  方便面很快泡来了,武警看着我狼吞虎咽,一边问:“大哥,你这么高的功夫,一定练过不少年吧?”

  “那是当然!”我笑道,“我初中毕业时,成绩不太好,所以哥哥就将我送x省最有名的弘武武校去读了三年,说是读完好歹找个保安的职业干。从武校毕业后,刚好遇到乡上招兵,我就报名去当兵了。新兵训练结束,我被分到了一个步兵连队,由于我有武功底子,又能吃苦,训练进步大,在连队比武中多次夺得冠军,竟然被侦察部队相中,一年后就被抽调到了侦察连去,进行了残酷得不能再残酷的魔鬼训练,不但把我和其他战士训练成了格斗的魔鬼,还将我们训练成了千里眼,顺风耳。这些,咱都是当兵的,一说你就知道。”

  “难怪!难怪!”武警将大拇指竖得老高,连声夸赞。

  “哦,对了,兄弟叫什么名字?”我吃了人家的方便面,连人家姓甚名谁都不知道,这可真有点对不起人。

  “兄弟叫曲得力,叫我得力就行了。”

  “呵呵,得力?哪个老板有了你当帮手,想不得力都不行啊,哈哈!”

  “大哥见笑了!”

  “你在这里逗留久了怕不行吧?你做你自己的事去吧,我睡会儿午觉。”我有些疲倦,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呵欠。

  “那好。大哥,兄弟有事一定会来通知你的。”曲得力说着,正了正身上的微冲,响亮地咳了声嗽,离开了。

  牢房不大,但却有一张简易床,虽然床上除了弹簧绷子什么都没有,但我已经很满足了,因为这比起搞侦察强多了,而且床上什么都没有,也是一件好事,——凉快。我还记得那次最残酷的侦察演习。我和战友们在深入蓝军后方进行侦察时,与战友失去了联系。为了把侦察到的信息及时报告给总部,我竟然徒步穿越原始丛林,在两天一夜的时间里,长途奔袭一百多公里,在既没吃的,又无顺手工具的情况下,既要完成任务,又要避开蓝军的抓捕,我什么苦没吃过?正是由于我吃得了那苦中之苦,在全连被捕的情况下,由我独立完成了全连的侦察任务,使演习胜负的天平,倾向了我所在的红军。也正是那次侦察,让我荣立了三等功。每次想起这些,我都内心激动,仿佛整个身心又回到了密林深处。

  我想着自己的辉煌经历,迷模糊糊地睡了过去。

  “萧克,萧克,萧大哥——”

  一个声音一迭连声地叫,一双手抱着我的膀子不停地摇晃,将沉睡的我惊醒了过来,原来是曲得力。

  “怎么了,兄弟?”我困惑地问。

  “你嫂子看你来了,快去!”曲得力满脸的兴奋。

  “嫂子?”我眼前一亮,一个鲤鱼打挺,人像弹簧一般弹下地来,“在哪?快带我去!”

  “萧大哥,不必急成这样吧?”曲得力上下打量着我,神情怪异。

  “得了,别问了,快带我走吧,你要急死我呀?”我被那家伙看得毛骨悚然的,特别不自在。

  “行,那走吧。”曲得力说着,转身就往外走。我跟在他身后,心咚咚地跳得厉害。

  “小克,小克,你——”嫂子一见我,眼泪就直往下掉,声音直哽咽。

  “嫂子,你怎么来了?”我在探访室坐着,与嫂子隔了一堵墙,只能透过玻璃看到嫂子流泪的脸。

  “我和延儿到车站,不见你来,就知道准是出什么事了。大春哥和乡亲们帮我把延儿安顿了,这才告诉我你的事,我一听到这,我这心里就——”嫂子说着,眼泪止不住地流,看得我心里比自己挨了刀子都难受。

  “嫂子,对不起啊,又让你担心了。”我低下头去,心里很为自己的冲动后悔,我想,要是当时脑海里浮现出嫂子和延儿的影子,我也许就不会冲动地挺身而出了吧?不!不可能!就算我会为了嫂子放弃做任何事,但绝不可能看着乡亲们受苦而无动于衷!而且嫂子也不会容忍我那样的!

  “小克,嫂子是担心你,但嫂子并没责怪你的意思!”嫂子擦了擦眼泪道,“小克,你没错,错的是他们那些人!嫂子恨不得当时就在现场,看你怎样收拾那些黑社会流氓!”

  “嫂子,你真这么想?”我倒是有些意外。嫂子的善良是出了名的,善良的人一般都胆小,所以嫂子胆小也是出了名的,没想到她竟然能说出这样有气魄的话来。

  “小克,倒是嫂子做了对不起你的事,让你给姓杜的当司机,干那些让你违心的事,让你难受了这两年,你别怪嫂子才是。”嫂子擦干了眼泪,忧伤的脸上满是自责。

  “嫂子,别说这些了,延儿怎么样了?”

  “医生说,要住几天,不过没什么,很快就会好的。”

  “你看我真混蛋,现在这个时候,我不陪在你和延儿身边,却蹲在这该死的号子里!”我心里难受,双手在腿上不停地搓。

  “小克,没什么大不了的!”嫂子强迫自己展开笑颜道,“大春哥说了,这事已经惊动了县委和县政府,县委书记已经亲自过问,打电话把姓杜的臭骂了一顿,要他赶快将工资兑现。另外,管政法的席书记也发了狠,说要亲自调查这件事,大春他们估计,你很快就会被放出来的。”

  “要真是这样,那就太好了!我蹲这半天局子也算没白蹲。嫂子,我想,我想——”我想起了最要紧的话,很想现在就跟嫂子说,但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了。

  “小克,想什么?说啊。”嫂子似乎不明白我为什么突然变得吞吞吐吐起来,催着道。

  “我,我——”

  “小克,什么事让你为难成这样?”嫂子含笑看着我,双眼温柔得能销蚀我的骨髓。

  “探访时间到!”我鼓足了勇气,正要将想和嫂子把手续办了的话说出口,不提防看管武警一声大喝,把我吓了老大一跳。

  情欲之旅 第十一章 警察放人

  作者:唳天纸鸢

  曲得力和另一武警上前来带我,我急得脸发烫,却又无可奈何,只好做罢。嫂子看着我要被武警带走,原本停了的眼泪,忍不住又流了出来。

  我回到牢房,一仰身就躺在了床上,为自己没来得及向嫂子表白爱情就被带了回来而恼火不已。却听曲得力喊道:“萧克,萧克,萧——”

  “又喊什么啊——”我有气无力地道。

  “再次提审,马上去!”

  “我靠,甩手局长还不死心呀?”我恨恨地骂道。乃乃!甩手局长像他娘的一堆臭狗屎,我真不想见他。

  “这次不是,听说是席科长。”曲得力道。

  “席娟?”我眼睛一亮,觉得特别意外。众口都说席娟很有正义感,而且人还长得特别漂亮,乃乃!也许还真值得一见!

  不过我马上就蔫了,要是席娟也和甩手局长穿一条裤子,那a县警察系统就他娘的全黑了,我的事也许就他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