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部分(1/2)

加入书签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不敢停留,匆匆地下楼去了。

  我听得一呆:穷怕了?原来我一直鄙视的三陪女,都是穷怕了才出来做的!我心里突然恼怒起来:乃乃!你有什么资格瞧不起她们?你不是也穷得只好跟杜秃子这样的人渣当保镖么?你比她们强什么强?

  我心里恼恨自己,却听茶室里有了动静,忙将耳朵贴到了门上。秃经理又是气又是好笑地骂着吴刚:“我说你小子长点能耐好不好?你他娘好歹也跟师傅练过两天,咋就被几个穷鬼弄成了这样?你不觉得丢脸,我杜某人还觉得丢脸呢!”

  出了这事,秃子也确实够丢人的!一想到秃子也有丢人的时候,我心里就爽得不行。

  吴刚满腹的委屈:“经理,他们人多,我们人少,实在扛不过来呀!”

  “得,你小子别说了,你那些弟兄呢?”秃经理不耐烦地问。

  “他们只比我惨,不比我好!”吴刚惨兮兮地道。

  能把吴刚那十几个如狼似虎的兄弟伙打得比吴刚还惨,嘿嘿,我的那些穷乡亲还真不错!

  “他娘的,不就几个鸟毛民工吗,看把你小子整的!”秃经理恨铁不成钢似的,“站着干啥?还不赶快求成哥和廖局帮忙!你们看这家伙,跟我也他娘的好多年的了,竟然这般没见过世面!”后面这几句话像是对甩手局长和成家哥俩说的。

  乃乃!这事要是王霸帮和甩手局长都c手,那麻烦可就大了!我的那些穷乡亲,还不又得挨打又得挨抓啊!

  “成大哥,成二哥,帮帮兄弟。廖局长,你老也得帮帮兄弟。”吴刚像似在抱拳作罗圈揖。

  “呵呵,这事还不就是杜老大一句话的事!”成王呵呵笑着。

  “老大,这事让老廖做主,我们怎么好意思乱编排?”成霸提醒着他哥。

  “那,老廖,你说,咋办?”成王谦虚了点点,小心地问。

  “让老杜说,老杜说咋办就咋办!p大点事,值得你我兄弟劳神!”甩手局长虽然不太肯管事,可刚才赢了人家秃子好几万,这事可不能不管。

  “那老杜快决定!”成王道。这小子缺心眼,恐怕永辈子也成不了什么“王”。

  “既然大家叫我说,那我就安排了。”秃经理似乎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一边踱着步,一边摸着光光的下巴,沉吟着说,“成家兄弟带一帮弟兄先去,等事闹大了,廖局再派人来收场,抓他狗日的几个鸟毛c的,看他们还闹不闹!”

  先让黑帮去收拾那帮穷乡亲,完了再叫警察来抓他们,这计策也只有这该死的秃猪想得出来!

  可成王却不悦地道:“杜老大,你这不是把兄弟们往火坑里推吗?老廖赶来,那还不把弟兄们都给包汤圆了?”

  “哥,你傻呀?”成霸不满地道,“我们不会跑呀?笨!”

  “成霸,怎么说哥哪!”成王嗔怒起来。

  “好了好了,就这样吧!”甩手局长不耐烦地道,“到地头时,我叫弟兄们给你们电话就是!各人招子亮一些,别撞到席书记的宝贝女儿枪口下了哈,到时可别怪老廖没提醒你们!”

  席书记是县委政法委书记席凯,他的所谓宝贝女儿是警察局刑侦科科长席娟。席娟仗着老爹是政法委书记,很不把甩手局长放在眼里,顶撞了他无数次。这些掌故,秃经理闲下来时,和我聊过好几回。

  “就这么说定了!”秃经理道,“我和吴刚先到现场,成家兄弟赶快召集弟兄来,老廖也别闲着,这事得尽快解决!吴刚,我们走!”

  一听秃子说“走”字,我赶忙将偷听的耳朵收了回来,身子站了个笔直,双手环抱胸前,一副尽职尽责看门的样子。

  门开了,秃顶先探出门来:“萧克,走,去五号工地!”

  我应了一声,忙下楼发动汽车去了。

  ps:没有哪个小姐是天生的,她们总是因为这样或者那样的原因才走上为人民币服务的,兄弟们,当不住诱惑时,能体谅人家就体谅人家一点,尽可能温柔哦!!

  情欲之旅 第五章 孤儿报恩

  作者:唳天纸鸢

  秃经理口里的五号工地在城南开发区,一个住宅小区的建筑工地。

  离工地老远,我便将车停下了。我有我的小算盘,我不能让我那些穷乡亲吃这个眼前亏,我得先给他们报个信。

  “你停车干啥?开到工地上去!”秃经理似乎很生气。

  “经理,前面情况不明,我们贸然前去,恐怕不太方便。”我不紧不慢地回答,一副思谋很深的样子。嘿嘿,告诉你吧,论心机,哥们也还有点。

  “对,对!”吴刚头点得跟j啄米一般,“经理不能亲自去,那些穷鬼跟疯子一样,逮着谁谁倒霉!”

  “霉你娘的个鸟毛!”秃经理骂道,“你咋先不说?等萧克说了你才明白过来,看你就没脑子的像!”

  我下了车,朝工地方向看了看,回头对秃经理道:“经理,我先到工地上去看看。我只是你的司机,他们不会怎么样我的。再说,那里还有很多工人是我的叔伯兄弟呢,我用不着担心!”

  “对,对,萧兄弟去最好!”吴刚又连声赞成。

  “你小子闭上你那鸟毛嘴要死人啊?”秃经理恨恨地道,“萧克,你去看看可以,别他娘跟他们穿一条裤子哈!”

  “怎么会呢?”我心里打了个激灵。靠!老秃猪这样说,分明就是对我的不信任!嘿嘿,还指望人家信任你?你不是正要去通风报信吗?管他,叫乡亲们跑才是正经!

  我这样想着,一转身就大步往前走。

  五号工地共有在建楼盘四栋,建筑工人一百多,这只是秃经理手里的一处小工程。可就是这么一个小工程让吴刚那小子搞,他娘的都搞得污七八糟的。

  我来到用红砖码成的围墙外,见工地上冷冷清清的,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敢情乡亲们在罢工呢。以往陪秃经理来工地视察,卷扬机、搅拌机轰隆隆地工作,乡亲们说笑着忙手中的活计,整个工地上一片繁忙。可今天不一样了,铁门内的空地上,黑压压地坐着五六十号工人,静静地望着大门,他们的手里,漫不经心地拿着工具,像累了坐下休息,又像在期待什么。

  “乡亲们,你们这是怎么了?”我走上前去,不解地望着大家问。

  “小克,没你的事,自己一边去!”一个三十来岁的工人站了起来,扬着手里的砖刀。这人与我同村,叫萧大春,是我的堂兄,也是我哥生前的好友。

  “对,没你的事,你别c手!”其他乡亲也跟着站了起来。

  “怎么说没有我的事呢?你们是我萧克的乡亲啊!”我急了。被秃经理那伙人渣排斥在外,我没什么意见,可要是被乡亲们排斥在外,那我萧克以后就别在这世上混了!

  “小克,你的意思是,你的立场在乡亲们这边?”萧大春似乎有些意外。

  “大春哥,这还用问么?”我心里掠过一丝悲哀,跟秃经理久了,和乡亲们都生分了。

  “可你是秃子的保镖啊?”有乡亲表示质疑。

  “我是秃子的保镖,这没错,就像你们是他的工人一样,很重要吗?”我反问道。

  “这个,还是有不同吧?”

  “好了,我不想多说!”我确实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赶紧说正事,“乡亲们,在我来这里之前,姓杜的已经有了周密的安排。他请了王霸帮的人,又请了警察局的人。秃子的头上的虱子明摆着,就是先让王霸帮的混混来收拾你们,等事情闹大了,再叫警察来抓你们!”

  “好个杜秃子,他这是要把乡亲们上梁山啊!”大春哥听了,气得七窍生烟。

  “来了也不怕!和他们拼了!反正不拼也没得活!”大春哥身后的乡亲,似乎已经横下了一条心。

  “大春哥,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非得罢工?”我见大家这样,心里困惑。

  “兄弟,你是真不知道?”大春哥疑惑地问。

  “我知道还问?”我有些不满。我确实不知道他们这都是为了什么,只知道他们和吴小眼睛干上了。

  “我们在工地上干了都快七个月了,公司一分钱的工资都没开!乡亲们没钱往家拿也就算了,可总不能还要从家里带粮食来吃吧?我们希望公司借支一个月工资,不为别的,一为拿点回去家用,一为买米熬稀饭喝。这要求不过分吧?可公司就是推,一推再推,不给发钱不说,昨天吴刚还叫来十多个流氓,想给乡亲们一个下马威。亏得乡亲们团结,才没吃大亏。吴刚昨天没找到便宜,今天上午叫了更多的人来,动手就打我们!你看,你大春哥膀子上这伤——”

  大春哥说着,将脏兮兮的工作服袖子一捞,露出了红肿的肩膀。我看着那明显是给木棒重击过的膀子,心头大怒:“这群天杀的杂种!大春哥,你没说你是我萧克的堂兄?”

  “说?说了起p用!”大春哥忿忿地道,“他吴刚难道不知道这个工地上的人,十个有八个都是你的本家?还用得着说?”

  “是啊,起p用!小克,你都看看,我们谁没被打过?他们连老人都不放过!”大春哥身后的乡亲一个个都将衣服捞起,露出自己身上的伤痕,要晾给我看。

  我呼吸急促了起来,牙齿咬了又咬,胸脯也急剧地起伏。我可是真生气了:“大春哥,乡亲们,你们看着我怎么教训这帮杂碎!不过,你们待会千万别轻易动手,警察被秃子买通了,只要你们一动手,他们就会趁机抓人!”

  “那我们就恭恭敬敬让那些流氓打?办不到!”乡亲们愤怒起来,齐声大喊。

  “小克,我们也不是傻子!”大春哥冷静地道,“我们有一半人到县委静坐请愿去了,这事不怕闹大,就怕闹不大!他警察局甩手局长一个人也不能一手遮天!”

  我望了望众乡亲,见人数顶多六十,确实有一半人不在这里。但我知道,乡亲们不是王霸帮那些匪徒的对手,那些家伙可是一群杀人不眨眼的亡命之徒!所以我还是坚持道:“那帮流氓来了,有我应付就够了,你们用不着出手!”

  “嘿,小克,你去武校学过三年,又当了几年侦察兵,这大家都知道。可就你一人,能对付得了王霸帮那么多人?那些流氓凶狠残暴可是出了名的!”大春哥对我并不了解,所以显得很是不以为然。

  “能不能对付你们别管,反正等会儿你们别出这铁门就是!”我说,突然听得身后喇叭声响,接着人声鼎沸,乃乃,那些王八来的还真快!

  以下章节将以刻画萧克的硬汉性格为主,约二十章,请大大们欣赏!

  情欲之旅 第六章 一招断腕

  作者:唳天纸鸢

  王霸帮的那些小王八分乘两辆卡车,在铁门外坑洼不平的运输便道上停下后,争先恐后地跳下车来,一个个手持砍刀、钢管,气势汹汹地朝门前涌了过来。

  我冷冷地看着那群气势汹汹的家伙,嘴角挑起一丝不屑,双手将铁门一关,稳稳地站到了铁门外面,将一双拳头握了又握,十指骨节劈啪做响。

  来了足足有六七十个王八帮众!但并没见成家哥俩。这我知道,这样的阵仗,大王八是不必亲到现场的。那俩家伙一定陪着秃经理,坐在宝马里听消息呢。

  一个小头目样的家伙也许是见我气质不凡不凡,又神情悠闲地挡在门前,连忙止住乱冲乱喊的小王八,问我道:“兄弟是何方神圣?”

  我轻蔑地笑道:“老子萧克!”

  “萧克?杜经理的司机?”那小头目有些愕然。看来,杜秃子的司机在a县还是值几个钱的。

  “正是!”我冷冷地道,“回去告诉成大成二,这里没他俩小子的事了,各人滚!”

  小头目更加愕然了。我知道,杜秃子的司机这样说,他一个小头目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一闪身退到王八群后给成大成二哥俩打电话去了。

  小头目还没挤进王八群,再次来到铁门前,成大成二哥俩却陪着秃经理和吴刚来了。秃经理气得脸发青,嘴唇直哆嗦:“萧克,你他娘的拿的哪个的工资?你这吃里扒外的鸟毛!老子早就觉得你靠不住,果然他娘的靠不住!——还不给老子闪开!”

  我望着秃经理,冷笑着应道:“经理,是吴刚这小子他娘的不义气,你怎么怪起我来了?”

  “关吴刚什么事了?——你快给老子闪开,否则,别怪老子没提醒你!”秃经理的脸气得都快成猪肝色了。也是哈,自己的保镖挡着自己的道,这家伙请保镖真是请到家了!

  “经理,吴刚明明知道这个工地上的工人大多是我萧克的本家,是我萧克的叔伯兄弟,他娘的拖欠工资已经够可恶的了,竟然还叫兄弟伙动手打人!这不是打我萧克的脸吗?啊?这能不是他不讲义气吗?”我申辩着,希望能让秃经理改变主意,毕竟我好歹跟了他一场,他再怎么着也该给我一点面子吧?

  “萧克,你小子吃什么卵子猪油蒙了心?”秃经理似乎并不给我面子,“这些家伙打伤了吴刚,你也是看见了的!你还胡着他们,你他娘的心长他们身上了吧?快闪开!不然,伤了你,你他娘的自己负责!”

  “经理,今天你叫王霸帮的人来,还要叫警察来,就是你的不对!我闪?我凭什么闪?闪开让这些王八好放手打我的乡亲?办不到,我告诉你!有本事的,就从我这里过去看看!”看来,秃子是铁了心要给乡亲们好看,至于我的面子,乃乃,一文不值!老子还以为有多值钱呢!

  “萧克,你小子真他娘的反了!你以为老子不敢动你?”秃经理脸色都黑了,几乎是咆哮着吼,“兄弟们,这小子吃里扒外,忘恩负义,还和他客气个什么劲,要弄就趁早弄!娘的,什么鸟毛这是!”

  成老二听姓秃子的发了话,朝手下那帮王八使了个眼色,自己则和秃子、吴刚退出了王八群。

  还没等老大们退出去,那群小王八早挥了砍刀,呐喊着冲了上来。

  我定定地站着,一丝冷笑又挂上了嘴角。

  “喀嚓嚓……”

  “当啷啷……”

  几声怪异的脆响,几把砍向我前胸的砍刀掉在了地上,脆生生地撞击着脚下的鹅卵石,几个小王八左手托着右手手腕,额头冒出豆大的汗水,满脸的痛苦神情。其他的小王八则呆子一样傻了眼。

  我眼皮下垂,双手也始终下垂,仿佛根本就不曾动过。但眼前的几个王八腕骨已经在喀嚓声里折断,那是显而易见的。而其他几十王八也被吓了个够戗,那也是显然的。

  我估计了一下时间,一秒,也许还不到一秒。看来,我的身手并没生疏。

  “没用的东西!”几个王八失利的消息很快就反映到了老大那里,成王骂着,一阵喝,“妈的,c家伙一齐上啊,六七十人搞不定他小子一个,老子就不肯信!”

  大王八发了话,哪个敢不听?六七十个王八再次拥了上来,王八头晃动着,潮水一般;王八声鼓噪着,涛声一样。可王八多了,反倒展不开,冲到我面前的,顶多十来人。

  我眼皮依然不抬,只将双手抬了起来,伸了出去。

  又是一阵攀折小树一样的喀嚓声,仿佛腕骨很容易折断,只不过两三秒的时间,十多声喀嚓声串成鞭炮炸响,听得我自己都毛骨悚然了。

  杀猪般的惨嚎,暴雨般的汗珠。惨嚎声透没有半天云彩因而显得太阳更毒的天空,汗珠滴落沙地,砸起蓬乱的尘埃。

  场上,因惨嚎而寂静。

  阳光,因汗珠而燠热。

  没有人敢再冲上来!场上一百多人,再没人哼声。

  静!静得连汗水滴落沙地都听得见。

  我垂着眼皮,静静地站了一会儿,始终不看就在面前的几十个王霸帮的王八。静得太出奇了,我突然抬起了眼皮,眼光扫过王八们的脸,大声喝道:“上又不上,退又不退,都他娘的站着干啥?”

  嘿嘿,哥们这是用上了张三爷长板桥喝退曹军那一招。还别说,这招还真灵,喝声未停,那帮王八早已向后退了十多步。

  那些家伙当然不是给喝退的! 是因为我向前迈进了一步!

  一步,就一步!仿佛这一步的威慑,足以挡过千军万马。

  王八们向后退了这十多步,自然就把他们的王八头子给晾了出来。成王成霸哥俩与我形成了正面相向,秃经理和吴刚则站在俩王八头子身后。

  “杜经理,咋办?”成王底气有些不足。

  “你哥俩和吴刚外加几个弟兄一起上,缠住他!其他人,给我硬冲!”秃子毛少,可点子不少。这家伙虽然做梦都没想到自己养的这个保镖有这么大本事,因为我从没显露过,但他脑子却非常清醒,而且这家伙年轻时也跟师傅练过几天,硬茬子货见得多,并不太害怕。

  成王听秃经理这样说,朝手下弟兄喝道:“都他娘的听到没有?”

  “听到了!”声音还算整齐。

  成王很是满意,朝手心吐了口唾沫,劈手从一个兄弟手里夺了一把砍刀,挥舞着就朝我冲来。

  我根本没把成王放在眼里,眼睛却盯着成霸。成霸在持刀冲过来之前,朝那个小头目嘀咕了句什么。成家哥俩冲上来了,吴刚当然不能太落后,他也c了根钢管,轮圆了朝我招呼。

  我手里没有家伙,这三人又比刚才那些小王八凶狠,所以先晃身让过了他们的第一轮攻击。三人刀管都落了空,但三人看上去却很高兴,我估计他们以为我害怕了。

  三个家伙真以为我害怕了,所以出手就更狠更准了,一个招呼脑袋,一个招呼胸口,一个招呼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