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话(1/2)

加入书签

  动漫狂潮是一部蛮小众的作品,讲述人公重生成为大漫画家的故事。

  前些天出差在手机上看小说,刚好看了一遍动漫狂潮,觉得故事人物写的很

  萌很可爱,本着毁人不倦的原则,老衲无责任改编了这么一篇崩坏的同人。目

  前写了五话,后三话都还没写完,有朋友说想看,就先放前两话上来吧。

  还是鬼畜向的枪文,被晃瞎了氪金眼珠子,不要怪老衲没提醒啊

  人物介绍:

  孟喆:原作人公,重生者,漫画大师。

  姜葳蕤:孟喆前世之妻,温柔可爱。小名薰儿,这一世仍旧嫁给了孟喆。

  姜曦瑶:和姜葳蕤一模一样的双胞胎妹妹,性格活泼外向。小名媚儿,前世

  投水自杀,这一世嫁给了孟喆。

  关璎珞:短发功夫少女,性格要强,喜欢孟喆。

  胡采薇:姜家姐妹之母,美艳人妻。

  孔澜:台湾美女强人,孟喆的伙人。

  李刚、李学富:父子。胖子李学富是前世最早发现姜曦瑶自杀的人,和孟喆

  不对路。

  田明伦:一中副校长,曾经被孟喆教训过。

  穆花楹:孟同学,班长,学习第一名。书店老之女。

  白度良:无良连环画作者,嫉妒人公。

  在孟喆的努力下,天骄已经是国产动漫的圣地,十六岁的天才少年孟喆,

  也已经是身价破亿的大富豪,孔澜成了国内数一数二的女强人,姜家姐妹俩也成

  了天骄台柱子等级的漫画家,一切看起来都那么的美好。

  可真的是这样吗

  阳光下,总有黑暗的存在。

  ***********************************

  黑之话 一大萝莉们

  「玲玲」被扔在床脚的粉红手机响了起来,来电显示可以看到打电话的

  人是孟喆。

  电话一直没有人接。

  过了一会,一条短信发到了手机上:「媚儿,仙之剑灯如昼的动画电影

  就要开播了,你不是很早就惦记着要看吗错过了首映,别哭鼻子哦。」

  沉重的喘息中,满脸青春痘的肥胖少年光着身子,打开手机看了一眼短信,

  嘿嘿笑道:「姜曦瑶,你男朋友真关心你啊,还专门提醒你去看动画片」

  在肥胖少年的胯间,一个粉妆玉砌般可爱的女孩光着屁股跪在床上,女孩的

  脖子上拴着大型犬用的那种项圈,一根狗链拴在项圈上,另一端被肥胖少年握在

  手里。

  可爱女孩像一条小母狗似的,撅着光溜溜的小屁股任由肥胖少年的鸡巴在她

  肉穴里抽插。

  肥胖少年淫笑着拍了拍身下裸体女孩的小屁股,嘲笑道:「姜曦瑶,你说孟

  喆如果知道他的两个女朋友都是天天在别的男人胯下呻吟的母狗,他会是什么感

  觉哈哈,他还以为你们姐妹是处女呢」

  娇小玲珑的女孩在狗圈的束缚下,昂着头放荡的扭着屁股,接受肥胖少年鸡

  巴的抽插。

  「姜曦瑶,你姐姐姜葳蕤今天是在让谁操啊」

  光屁股的女孩呻吟着答道:「李叔叔收了著名儿童文学作家白度良的一万

  块钱啊李叔叔说天骄奖颁奖典礼期间,把姐姐送给他玩啊别拉

  狗链了人家喘不过气了啦」

  ***    ***    ***    ***

  在前世,2岁的姜曦瑶被她的同学李学富强奸,伤心欲绝的投水自尽,只

  留下她的双胞胎姐姐姜葳蕤以性奴隶的身份被李学富操到她3岁去世,而直到

  孟喆重生那一刻,孟喆都不知道自己的妻子姜葳蕤竟然是李学富的性奴隶,姜葳

  蕤3岁就去世,不仅仅是因为妹妹姜曦瑶投水自杀心情抑郁,还因为身为李学

  富的性奴隶,长期以来一直被过度奸淫,身体受不了。

  在这一世,阻止了姜曦瑶投水自杀的孟喆以为自己救了小姨子一条命,却完

  全没有想到,他「救」姜曦瑶的时候,小丫头只是在为「姐姐打碎了花瓶却冤枉

  她」而委屈,根本没有轻生的念头,换而言之,他根本没有「救」到姜曦瑶。

  2岁的姜曦瑶没有和前世一样被强奸,但是历史拐了一个弯之后,又到

  了原点:和孟喆相识,拿着孟喆画的漫画家的姜曦瑶没有被李学富强奸,而是

  被李学富的爸爸李刚强奸,只不过这一次,女孩却没有了投河自尽的机会。

  姜曦瑶哭着被李刚扒掉了裤子,身不由己的让李刚的鸡巴在她稚嫩的肉穴里

  抽插,甚至还被拍下了小穴里插着鸡巴的羞耻裸照。

  被拍了裸照的女孩不敢告诉家里人,只能一个人默默的忍受李刚的奸淫。

  不久后,女孩的姐姐姜葳蕤在拿了孟喆漫画,家的路上,被李刚用同

  样的手段强奸了。

  不仅如此,本身就是个混混暴发户的李刚还炫耀的把姜家姐妹送给儿子李学

  富玩弄姜葳蕤、姜曦瑶姐妹俩在暗地里成了李刚父子的性奴隶。

  在和孟喆一起快乐的画漫画的同时,姜家姐妹不得不找各种借口和她们爱的

  那个男孩分开,一次又一次的在李家父子的鸡巴下呻吟。

  历史从此彻底走上了岔路。本来只开了一家粮店,一家商店,勉强算是小富

  的李刚在把姜葳蕤、姜曦瑶成功便成自己性奴隶之后,居然一路顺风的把生意做

  大了,甚至开始涉足房地产行业,富得流油。

  别的人都以为李刚能成功拿下一块很抢手的地皮,是李刚眼光老道,可只有

  李刚自己才知道,他是把姜葳蕤、姜曦瑶这对一模一样的大萝莉送给县里的领导

  玩了一礼拜,才暗箱操作拿到了地皮。

  三年的时间过去了,李刚依靠姜葳蕤、姜曦瑶这对双胞胎大萝莉的性贿赂,

  已经成了五峰县数一数二的大富翁。

  当年被强奸时才十二岁的双胞胎姐妹已经接受了长达三年的调教,从心灵到

  肉体,都已经成为了不折不扣的性奴隶。

  现在两个十五岁的双胞胎大萝莉已经不再是因为被强奸才迫不得已的服从,

  而是能随时随地的接受她们人的奸淫,哪怕是在她们深爱的孟喆面前,只要

  人的一个命令,姜家一对粉妆玉砌般的大萝莉就会变成两条淫贱的小母狗,光着

  屁股等着挨操。

  就连孟喆启发两个大萝莉画十二国记漫画,都有不少页数的漫画是姜葳

  蕤、姜曦瑶姐妹坐在李刚父子的大鸡巴上画出来的。

  ***    ***    ***    ***

  李学富牵着狗链,让姜曦瑶转过身面对他,鸡巴在女孩的肉唇上不停摩擦。

  姜曦瑶濡湿的肉唇红润肿胀,仿佛盛开的花蕊。

  没有任何困难的,女孩湿漉漉的肉唇在李学富鸡巴的摩擦下张开了一个小口

  好像婴儿吸吮乳头般把李学富的龟头包裹在肉唇中。

  姜曦瑶嫩滑的肉穴让李学富爽的倒吸了一口凉气。他故意把龟头卡在女孩的

  阴道入口,用龟头肉棱刮擦女孩的阴道肉壁,淫笑问道:「姜曦瑶,你喜欢孟喆

  还是喜欢我的大鸡巴」

  女孩娇喘吁吁的咬紧牙关,不肯答肥胖少年的话。

  十二岁就被强奸,三年来,女孩能自由支配的时间,大多是在李家父子鸡巴

  下呻吟,而除去给李家父子做性奴隶之外的少有的自由时间里,姜曦瑶几乎都是

  和孟喆一起度过的看孟喆给她们姐妹画的漫画,在孟喆的指导下,画十二

  国记

  比起感情,从十二岁起就成为性奴隶的姜曦瑶更熟悉男人的肉棒。女孩不明

  白自己对孟喆的感情是不是爱情,但是女孩从心底不想玷污和孟喆在一起的点点

  滴滴忆。或许在堕落进淫欲深渊的现在,和孟喆在一起的日子是女孩心中最后

  的一片净土。

  李学富看到姜曦瑶不肯答,不满意的握住鸡巴,用力的在女孩阴道口旋圈

  用龟头肉棱摩擦女孩敏感的肉唇。

  小小的身子刚开始发育的时候就成了李家父子的性奴隶,可以说,姜曦瑶是

  在李家父子的鸡巴下,从小萝莉一点点长成大萝莉的,女孩淫乱的身体对「性」

  的忍耐力几乎是负值。

  被肥胖少年的鸡巴研磨挑逗,姜曦瑶凝脂般白嫩的身子迅速的泛起了鲜艳的

  粉红色,女孩徒劳无功的挺着小屁股,希望她的「人」能把鸡巴插进她的阴道

  里。

  肉穴中还残留着李学富鸡巴抽插的快感,阴道入口被撑开的饱胀和阴道里的

  空虚让姜曦瑶的忍耐达到了极限。

  女孩的小手自暴自弃的摩擦着自己的阴蒂,带着哭腔喊道:「我喜欢大鸡巴

  操我我喜欢大鸡巴操我呜呜比起和孟喆在一起,人家更喜欢让人

  操」

  李学富和孟喆是同学,但是从各方面来说,李学富比孟喆差了十万八千里。

  孟喆是世界级的漫画家,李学富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不良学生;孟喆是十五岁就

  跻身亿万富豪行列的天才,李学富只是靠着暴发户父亲在普通同学面前炫耀一下

  的小暴发户。

  李学富深深的嫉妒孟喆。

  对各方面都比不上孟喆的李学富来说,他唯一的心理优势就是孟喆的两个小

  女朋友都是他的性奴隶。

  一想到天才少年漫画家孟喆的两个宝贝女朋友都是他胯下的性奴隶,孟喆平

  时疼爱都来不及的两只双胞胎大萝莉要光着屁股给他舔鸡巴,李学富就感到了异

  样的兴奋。

  所以,李学富喜欢让姜家姐妹在挨操的时候问姐妹俩到底选择孟喆还是选择

  他的鸡巴。每一次,他都是赢家。

  最初,姜家的两只大萝莉抛弃孟喆选择他的鸡巴,是因为害怕挨操,而现在

  姜家的两只大萝莉抛弃孟喆选择他的鸡巴的原因,却变成了想要挨操。

  听到姜曦瑶的哭喊声,李学富满足的一挺屁股,把鸡巴连根捅进女孩的阴道

  中。

  姜曦瑶阴道里的空虚被肉棒塞满,女孩舒服的呻吟了一声,动配李学富

  的鸡巴挺动起自己的小屁股。

  十五岁的大萝莉淡粉的阴唇淫靡的裹着李学富的大鸡巴,给肥胖少年的鸡巴

  抹上一层晶莹的黏液。

  黑丑的鸡巴撑开姜曦瑶粉嫩的肉穴,深深的操进女孩阴道的最深处,李学富

  的鸡巴每一次插入,都会把十五岁的娇嫩阴唇一起插进女孩的阴道中,发出响亮

  的「啪」的一声。大鸡巴每一次抽出,可爱淫靡的阴唇随之翻开,夹裹着正在操

  她的大鸡巴,发出恋恋不舍的「滋」的一声。

  「啪、滋啪、滋啪、滋」持续不断的抽插形成乐章般的悠扬节奏。

  十五岁的大萝莉一点也不害羞的光着屁股,叉开双腿,让李学富的大鸡巴在

  她的阴道里抽插,小嘴里发出婉转销魂的呻吟。

  虽然才5岁,姜曦瑶的肉穴早已经习惯了大鸡巴的抽插,肥胖少年的鸡巴

  毫无阻碍的狠狠插到根部,抽出来,再狠狠的插入,一点也不在乎自己胯下女孩

  的正牌男朋友正在找她去看动画片。

  「砰」

  门外突然传来的声音吓了李学富一跳。他旋即反应过来是什么发出的声音。

  肥胖少年平静了一下快感,把鸡巴从姜曦瑶的阴道里抽了出来。他捏了女孩

  微微隆起的鸽乳一把,扯了扯狗链:「姜曦瑶,我们出去看看你的好姐妹怎

  么样了。」

  大萝莉脸上还带着被大鸡巴操出来的春意,听到李学富的话,女孩的脸上留

  露出淡淡的愧疚。

  在李学富狗链的牵扯下,姜曦瑶像一条训练有素的小母狗一样,迅速四肢着

  地的光着屁股跟在李学富脚边爬行。

  身为一个暴发户,李家别墅的院子不小。李学富牵着姜曦瑶走到院子里,一

  眼就看到了窗户下的狗窝。

  被造成了小房子样式的狗窝,房盖上甚至还画着一只憨态可掬的拉布拉多,

  看上去就像是普普通通的大型犬狗窝。可是狗窝里面,却别有乾坤。

  一个俏丽短发的女孩光着屁股趴在狗窝里。

  女孩的小腿和大腿绑在一起,脚掌几乎贴着她的屁股,而女孩的双手同样手

  臂折叠绑缚着,在这种情况下,女孩完全没有可能直起身,只能像狗一样四肢着

  地,用膝盖和手肘爬行。

  在李学富和姜曦瑶的面前,女孩像狗一样趴在地上,小嘴里塞着一个带着许

  多小孔的钳口球,从钳口球里溢出的唾液,已经把女孩的乳房打湿了一片。

  一副明显是大型犬用的项圈套在女孩的脖子上,用一根锁链拴在狗窝外的桩

  子上。锁链很短,在锁链的牵扯下,女孩几乎无法抬头,只能下巴贴在草地上,

  高高撅起屁股。

  狗窝里面也改造过,一台炮机安装在狗窝的墙上,突突的伸缩着,把炮机上

  粗大的假鸡巴一下又一下的杵进女孩的阴道里。

  显然女孩已经被炮机操了一段时间了,阴唇肿胀得发亮。女孩的胯间一大滩

  淫水,几乎成了一个小小的水洼,看随着炮机的抽插,女孩还是像撒尿似的不停

  有淫水从肉穴里滴落下来。

  女孩像狗一样高高翘起的尾巴,当然不是用胶水黏在皮肤上的,而是直接插

  进女孩的屁眼里。炮机每抽插一次,女孩的屁眼就禁不住随着炮机的抽插夹一下

  尾巴,看起来就像是一条小母狗在摇尾巴撒欢。

  看到房门打开,女孩抬起头看了李学富一眼,赶忙把小脸凑到旁边的狗食盆

  上,伸出舌头在冷掉的剩饭上舔了一口,示意自己今天乖乖的吃饭了。

  连续数日的奸淫,已经把女孩眼中的冷傲不逊折磨得消失殆尽,曾经充满活

  力的眼眸,现在只剩下了畏惧和驯服。

  ***    ***    ***    ***

  半个月前,关璎珞被姜曦瑶邀请出去玩,没想到等待关璎珞的不是快乐的嬉

  戏,而是李家父子的轮奸。

  在喝了姜曦瑶递给她的饮料之后,关璎珞就昏了过去,当她醒过来的时候,

  被注射了肌肉松弛剂的身体根本无法反抗,只能任由她身上的中年男人用鸡巴操

  她的小穴和屁眼。

  整整半个月的时间,关璎珞的肉穴完全没有休息过,就连睡觉,关璎珞的阴

  道里都塞着不停抽插的假鸡巴,让女孩没日没夜的沉溺在挨操的快感中。

  春药当然也少不了,大剂量的春药和泡了菜汤的米饭一起被倒在狗食盆里,

  让女孩舔食,如果女孩不肯吃,那么等待女孩的,就是注射器静脉助推春药。

  带有迷幻剂性质的春药直接作用于血液中,只注射了几次,那种眼前的一切

  都变得五光十色,连人都扭曲变形,只有淫乱的肉穴渴望着被塞满的感觉彻底摧

  毁了女孩的反抗。

  关璎珞开始驯服的像狗一样光着腚趴在地上舔狗食盆里加了春药的米饭。

  无时无刻都处在发情母狗般的淫乱状态下,关璎珞早已经没有了刚开始被强

  奸时,强烈的反抗意志。

  在越来越少的清醒状态下,关璎珞都在怀疑自己被注射的春药是不是一种新

  型毒品,不然为什么自己会越来越喜欢这种母狗发情的感觉呢

  早晨,李学富的爸爸李刚把双胞胎大萝莉中的姐姐姜葳蕤带出去的时候,在

  关璎珞的狗食盆里放了早餐,关璎珞趁着李刚不在,李学富在房间里操姜曦瑶的

  时候,偷懒只舔了几口饭,所以现在狗食盆里还有大半米饭没吃。

  看到李学富出来,关璎珞还以为李学富是要检查自己吃饭了没有,不禁有些

  害怕。

  「关璎珞,你怎么不骂人了哈哈,大小姐,你现在看起来根本就是一条母

  狗啊」李学富牵着手里的狗链,光着屁股的姜曦瑶爬到李学富脚下,小脑袋

  轻轻蹭着李学富的大腿。

  半个月前,这个短发女孩还是纯洁无暇的处女,可现在,关璎珞已经能轻松

  的让假鸡巴在她阴道里抽插着睡着了。

  看着光着腚趴在地上,正撅着屁股让炮机操的关璎珞,李学富得意的笑了。

  换到一个月前,如果有谁对关璎珞说她会变成一条母狗,让男人肮脏的鸡巴

  插进她阴道里,关璎珞一定会把那人打成猪头,可是现在,心高气傲的小公却

  光着屁股动把自己被狗尾巴撑开的屁眼露出给李学富看,畏惧的收缩屁眼摇狗

  尾巴讨好李学富,曾经的天之骄女如今已经驯服如斯怎么能让李学富不得意呢

  刚在房间里操完姜曦瑶就把女孩牵出来,李学富同样没穿衣服,胯间又黑又

  粗的鸡巴嚣张的挺起着,龟头正对着关璎珞的小脸。

  「关璎珞,想不想舔我的鸡巴想就学狗叫」

  不知道自己是因为假鸡巴上抹了春药才会被操的淫水淋漓,女孩还以为自己

  是天生淫荡,才会在只吃了几口饭,没有收到春药影响的情况下,被当成母狗操

  还能产生快感。

  把自己当成了淫乱女孩的关璎珞听到李学富喊她母狗,竟然从内心深处涌起

  一股满足感,就好像是一条没有人的母狗找到了自己的人。

  从第一次被强奸之后,关璎珞一直被李家父子当成母狗饲养,连续几天的强

  化调教,让女孩把性快感和母狗的身份联系在一起,每当关璎珞意识到自己一个

  女孩子居然被当成了一条母狗,女孩就会产生异样的快感。

  听到李学富的话,看到熟悉的姜家大萝莉中的妹妹姜曦瑶光着腚被李学富用

  狗链牵出来,关璎珞禁不住对姜曦瑶产生了丝丝的嫉妒。

  「好想好想当一条母狗像媚儿那样被人牵着遛狗被人的大

  鸡巴操到高潮」

  在春药的刺激下,欲火焚身的女孩越来越认同她母狗的身份。

  虽然还带着钳口球,短发女孩还是发出一阵讨好的呜咽声。

  「呜汪呜汪呜汪」

  随着关璎珞的汪汪声,女孩屁眼里的狗尾巴也跟着摇摆起来。

  「哈哈」李学富看着淫贱母狗般的关璎珞,哈哈狂笑起来:「关璎珞,

  当初我爸把你处女膜捅破的时候,你不是还说不会屈服,不会放过我们吗现在

  怎么乖乖的光着腚学狗叫了」

  李学富拍了脚边小母狗般的姜曦瑶小屁股一巴掌,继续道:「哼哼,关璎珞

  你不是高干子吗你不是喜欢孟喆,宁愿和姜葳蕤、姜曦瑶这两条母狗分享孟

  喆的爱情,也要跟在孟喆身边吗现在你和姜家姐妹一样了哈哈你再也不用嫉

  妒姜葳蕤可以得到孟喆的爱情了,因为你和姜葳蕤、姜曦瑶都是我饲养的母狗,

  平时可以和孟喆在一起,可是我想操你的时候,你就得撅着光腚挨操」

  「呜汪呜汪呜汪」关璎珞母狗般汪汪叫着,哀求李学富把她从

  狗窝里牵出来,和遛姜曦瑶一样遛她。陷入性欲中的女孩此时已经记不起她暗恋

  那个漫画少年时的那份酸涩甘甜,只想要做一条小母狗,从中得到更加强烈的性

  快感。

  李学富解开拴在狗窝柱子上的狗链,轻轻一扯,在关璎珞的呜咽声中,女孩

  像一条小母狗似的被狗链牵了出来。

  用膝盖和手肘为支点爬了几步,狗窝里炮机的假鸡巴终于从关璎珞的阴道里

  拔了出来。假鸡巴离开女孩阴道的那一霎那,短发女孩发出了一阵不知道是不舍

  还是解脱的急促喘息。

  没等李学富发命令,关璎珞就爬到李学富脚边,学着姜曦瑶的动作,用小脸

  去蹭李学富的脚背。

  因为是用手肘撑地而不是像姜曦瑶那样用手掌撑地,关璎珞爬行的时候玲珑

  翘挺的乳房免不了和草坪摩擦。乳头被青草磨得发痛,可对母狗女孩来说,这种

  疼痛越发刺激了澎湃的性欲,让半个月前还是清纯处女的母狗女孩变得更骚了。

  李学富得意狂笑着解开女孩的钳口球,关璎珞顾不得小嘴里失去钳口球堵塞

  的唾液流满了下巴,带着哭腔焦急的哀求道:「汪汪汪我是母狗人把

  我当成一条狗牵出去遛吧啊小母狗听话了求人操我」

  李学富牵着狗链,在院子里溜了一圈关璎珞,看着下贱母狗般的女孩,李学

  富想到了一个胆大包天的意。

  他牵着关璎珞和姜曦瑶两条小母狗,打开院子大门,往外走去。

  虽然已经决定做一条淫乱的小母狗,可关璎珞毕竟是一个才十五岁的女孩,

  在院子里,怎么贱都没关系,可是如果要被牵出去让别人看到,那就是另外一

  事了。

  汪汪叫着,关璎珞趴在地上不肯被李学富牵出去。

  「母狗,起来不想被我栓在电线杆上,就快点起来你到大门五米远那个

  电线杆上撒泡尿,我就让你来,不然就等着一条变态母狗被栓在电线杆上

  让人围观拍照吧」

  李学富的话让关璎珞浑身一颤,女孩赶忙爬了起来,在李学富手中狗链的牵

  扯下往门外爬去。

  她的屁股后面,同样光溜溜的姜曦瑶也四肢着地跟着爬了出来。

  这个别墅小是李刚开发的,位于郊外的山上,别墅的入住率不高,大多

  数业都是偶尔才会来这里休闲一下。上午这个时间段,别墅里人迹罕至,一

  个人都没有。

  一个没穿衣服的肥胖少年牵着两个光着屁股的女孩子,走出了别墅大门。

  宽广的马路,路边的人行道,一切都和县城里其他地方的布局没什么不同,

  可现在关璎珞却是光着屁股「爬」出来的。

  往日里穿着衣服,和朋友们说笑着走过的街道、市里无数人每天都要走过的

  街道,和眼前的街道大致布局没什么别,唯一的别就是,曾经的关璎珞,是

  一个「人」,一个有众多男孩子喜欢的漂亮的初中女生,而现在的关璎珞却是一

  只「狗」,一条没穿衣服,光着腚,渴望着挨操的淫乱小母狗。

  和「人」的视角不同,关璎珞还是第一次四肢着地用「母狗」的视角来观察

  她熟悉的街道,曾经看上去普通的街道,现在看起来却那么的高大。

  李学富牵着手里拴着两个光腚女孩的狗链,开始「遛狗」。他拉着两条光溜

  溜的小母狗,往不远处的电线杆走去。

  姜曦瑶还好,用手掌撑地的大萝莉虽然爬的慢,但是膝盖和手掌都有保护的

  女孩并没有什么不舒服的样子,而关璎珞就不一样了。

  用手肘和膝盖爬行的女孩几乎每爬一步,乳头都会和地面蹭一下,走出不到

  两米,关璎珞的乳头就红肿起来。

  乳头的疼痛让关璎珞格外清醒的明白,她现在是光着屁股像一条母狗一样被

  男人牵出来的,而这里是在马路上,随时可能有人出现。

  「现在的我好像一条淫乱的小母狗」关璎珞抬头看着前面牵着狗链

  光着身子一身肥肉的李学富,心中涌起一种被人牵出来遛的小狗般的幸福。

  因为是暴发户,在班里很受排挤的李学富平时和关璎珞没什么交集,一个是

  天之骄女,一个是满脑肥肠的暴发户。

  对关璎珞来说,李学富这样的男生,就是一个路人甲,根本不会留下什么印

  象,可是现在,这个肥胖的少年却是关璎珞的人,天之骄女关璎珞,却变成了

  一条下贱的小母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