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1/2)

加入书签

  冉文丽苦笑着说,张明,你这说的是天仙们过的日子吧?张明说,嫂子你看书看多了吧,两口子关起门来过日子怎么倒成了神仙的日子呢?冉文丽拉着长长的腔调慢吞吞的笑着说:请问,你跟你老婆关起门来过日子过了几天几月还是几年了啊?张明呵呵的笑着有些不好意思的抿了一口啤酒。只听冉文丽又说,人要是都能管得住自己,能关起门来过日子也就没有种种的借口在外面喝酒勾引女人了,对吧,甄好?!冉文丽借此机会损了一句甄好,又继续说,你们能管住自己不打扑克,不吃宴请,连单位里的领导都会感激你们能正常时间正常上班,好好工作,先别说是对老婆孩子能有多么关心爱护,你们男人能做到这一点,我们女人就很感恩了,张明像你这样儿的不回家,你老婆虽然不卡你,但是她的心里不一定没有怨气。古人说,至亲至疏夫妻,而父母儿女,无论是至亲至疏都是你这辈子脱不掉的血缘至情。只听孙良民在旁边也跟着咕哝着说“至近至远东西,至深至浅清溪,”张明只顾跟冉文丽讲道理,没有注意到孙良民什么时候已经回到了桌上,他也随着补充道“至高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