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2/2)

加入书签

天起至她还没有与陈小鱼重逢之前,她是下定决心写不成功不结婚的。那时她把写作当成了一种求生的手段,同时也当成她走出农村唯一的种道路,因此她不仅要写散文,还要写诗歌小说,但是最后她什么也没有写成就糊糊涂涂的嫁给了陈小鱼。

  她复习一年考上了高中,但是父母只允许她再去复读,继续考当时能分配工作的中专。那时,她如果能坚持再去复读,她考中专是没有问题的,后来她才知道她的很多同学都是复读了很多年才考上了中专吃上了公家饭有了工作。但是她没有她的同学们那样有坚韧不拔的复读精神,她从心里排斥复读,复习一年她就够了,打死也不去了。从小她的自尊心特别强,从小学到初中她从没有留过级,从她心里认为只有学习不好的人才留级,留级复读对她是太丢人的事情,她复读了一年就是在这样的心态中学习的。父母再让她去复读真不如杀了她,她觉得她真丢不起那个功夫还丢不起那个人。因为父母反对她继续读高中,她那时恨透了自己的父母,本来一直挺孝顺的她,一下子成为了逆子。她认为她上大学的理想破灭了,是因为父母不支持她,她想您们不让我上高中,我不上,我不用您们的钱来为我铺路,我要以我自己的能力走出农村,让您们看看您们的女儿,不是像您们想象的那样蠢笨的只会依赖你们!所以她要走自己的路,让父母叨叨去吧!因此,她下学后回到家整天就赖在写字台上不做任何家务和农活。父母让她干点儿活,就她像是没听见似的连头都不抬。有一次她母亲周同美气急了到院子里抽起一根儿柳条,像抽小孩儿似的抽了她的屁股。她捂着屁股还没忘记拿上她的书就逃到地里去了。这是她下学后第一次去田里干活的情景。那繁重的劳动几乎使她痛不欲生,那时她就只盼望着天黑不希望天亮,因为天黑了,她才不被逼迫到地里去干活,天黑了她才有自由的时间用来写作。一想到整天这样枯燥的生活,一想到一辈子就这样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过活,如果不是她对于文学抱有期望,她会产生轻声的念头。这样,写作成了她生活中唯一的快乐,文学梦成了她生存的唯一的希望。那时她一边劳动一边背诗歌或者是散文,与其说是背诵不如说是欣赏。她一边放牛一边写。功夫不负有心人,她真的一步儿一个脚印儿的走向文坛了。无论是当地县城的文艺报、市里的日报和晚报、以及河北的诗神、长沙的芳草园、还是新疆的绿风、刊社全国青年诗歌刊授学院的青年诗人等等,都留下过她的足迹。她最开心的事情就是当时让父亲去代替她领稿费。后来,她曾写过一篇感恩中国新诗的散文来祭奠那段时光,其中有一段是这样写的:在那漫长的岁月里,是中国新诗给了我不灭的追求和生存的希望。中国新诗,你是我的魂魄!你让我难以捕捉却又统领我全部的生活!感谢你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感谢你赐予我无价的生活!让我在生活的酸甜苦辣和成的泥泞中懂得珍惜生存,懂得善待生命。感谢你给了我人生的方向,让我在现实的生活中寻到灵魂的依托!不管现实对你是如何的界定,你在我的心目中就像天上永恒的太阳一样神圣!中国新诗,我是匍匐在你宽广胸膛里呀呀学步的女儿!“滴滴滴”冉文丽的手机有短信发来,她一只手停在键盘上,用另一只手打开信息,一看是陈小鱼的,内容是:怎么又加班了?不回来啦?咱娘有些不高兴呢!冉文丽看了也不回他,心想:装腔作势!五分钟后见不回复又发来一个:你光说回来却不回来,原来说好了的保持联系,你却总关机。你不讲信用。冉文丽看了气得一哆嗦,她深吸一口气抓起手机回复到:信用,是个高贵的词,你我都不配使用它。山盟海誓都能毁,小人之言不可信。冉文丽发过去短信等了很长的时间,也没有等到再回复。冉文丽恨透了自己没有坚韧不拔的精神,她虽然没有再去复读考中专,但是现在的她却又走上了一条复读的路---文学梦。她的文学梦复苏了,然而她的母亲又出现在了她的生活中,这使她尤为不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