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1/2)

加入书签

  她有些害怕起来,这是在哪里?她抱起双臂却摸到了那个子孙袋,才想起自己是坐在大花轿里,又觉出头像是被什么蒙起来了,用手一模原来是那块红盖布!原来她仍然坐在大花轿里!心里不觉一阵轻松和庆幸,她有些怨她的父母竟听那媒人的怂恿,舍不得给她买个贴身的丫鬟!在这最寂寞的时候连个跟她说话的人都没有。她再也不顾什么忌讳。就急忙又掀起娇帘子在花轿前面寻找她的夫君,她想让她的夫君到轿子跟前来,她要跟他说:她现在的心里很恐惧,她需要他的保护!但天色已黄暗下来,她没有找到那个穿新郎装的男子,只觉月亮在头顶发着冷冽的白光,一切又都显得那么的清冽,她不禁打了个寒噤。而这时突然听到娇前有人对她说:“姑娘先下轿子明天再赶路。”她听了并不动,她甚至有些生气,她想:她的夫君怎么能喊他为“姑娘”?她已经是他的“娘子”了呀!即使下去也得是她的新郎官抱她下去。那人连喊了两声不见动静,就近前来拉起轿帘子,说:“姑娘,驿站到了,我们明天再赶路。”她见这个掀娇帘子跟她说话的人,并没有穿新郎服,不禁失望了,她只好不说话却仍不下轿子,因为她这时又突然想起了她母亲叮嘱她的话:路上无论什么情况,都不能下轿子,下轿了子就不能白头到了。因此,现在即使他是她的夫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