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1/2)

加入书签

  下午三点多,冉文丽下了班,回到公寓里,左思右想,认为这是陈小鱼设的圈套,她在屋里急得团团转。她把心一横决定今晚不回去了,但是还要有个让母亲能接受的理由,一晚上不回去,她想母亲也不会生多大的气。她想她现在就是不能完全顺着他们的想法去做,否则她在这里就住不成长久。想好了后她就给陈小鱼的家里打了个电话,她告诉母亲因为一个同事家里有急事让她替班,晚上她不能回家了,明天一早下班才能回去,说完就挂了电话。她的母亲周同美本来还想再说点什么,却已经挂了电话了。放下电话她又急又气又没办法。她想,你个黄毛丫头,我就不相信你不回来了!你等着!你等着!真是没完了!管不了你了啊?!她时不时的大喘着气,一边压着火一边安慰自己说,先依着她,先依着她,等她回来再算账。冉文丽放下电话,迅速打开电脑,她想她的码字行动不能因为母亲的到来而中断!她想起自己刚下学的那段时间放弃了长篇的写作,她就悔恨,母亲说祖祖辈辈里没出个人才,她也不是那个料儿,趁早找个婆家嫁了。现在她已经嫁了,她再也不在母亲的管辖范围了;现在她已经离婚了,她再也不是家庭的奴隶了,她现在拥有崭新的人生和相当的自由。现在,她再也不能再因为母亲而中断这个梦想,不管自己是不是那块料子,她都要坚持写下去。

  在初三复读的那一年里,她对“作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因为是复读,上课时就不怎么听老师讲课,老师翻来覆去的就是讲那些东西,没有新鲜的内容来吸引她了,老师一上课她就心烦,烦老师占用了她过多的时间,她常常用“走神”的办法来抵御老师的啰嗦,她的魂儿跑进朱自清、冰心的散文里或者是郭小川、席慕蓉的诗歌里,或者是琼瑶的小说里,在那些大作家的作品里她非非入想。复读那年的冬天经常下雪,一出门整个的世界一片白茫茫的,她常常不由自主的为这纯净的世界感动,眼里噙着泪花儿。总是在这样的时候,她的心情柔软如水,似乎有一种力量牵引着她远离嬉闹的同学,顺着冬天的冰须来到操场上,独自踩踏那些还未被阳光关爱到的雪地。她一脚踏下去就会踩踏出一两声咯吱咯吱的动静,她独爱这一动一静的密集的声音,她踩一下就停在原地聆听一会儿,那一动一静之声在她的脑海里扩散回萦融化了她所有的感觉。总在这样忘情的时候,她消融在了自己的梦想中:一个浪漫而灵异的诗人、作家,身着一件绿色的绒棉大衣,一条红色的围巾绕过脖子随意飘落在胸前,顺着那一咯一吱的声音一动一静。她站在白色的苍茫里独自支撑着天空。那碧蓝碧蓝的天空,是一动一静被翻阅着的书卷,正咯吱咯吱的翻动着她对于冬天的梦。那时的她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复读的目的和任务,而常常写一些令自己的文字来打发那枯燥的日子。对雪忘情,她写过很多与雪有关的诗歌。其中两首是她自己到现在仍然很喜欢的。

  一雪哀歌

  唢呐吹奏的文化

  水的艺术

  我的信仰

  古典的蒙娜丽莎的微笑

  雍容华贵

  二风中的雪影

  你落英般纯情的笑容

  拽落清瘦的天空

  如同三分之一的秋色

  覆盖我灵魂的旷野

  都说你柔柔的指尖儿

  能索回秋天的诗情

  都说你如水的笑容

  能覆盖严冬

  是谁让你裹着青春的梦

  回归我的心灵

  她没有想过她要拿她写的这些诗去发表,那时乡里的初中还没有专门发表学生作品的内刊。她还没有走出校园,她那颗诗心童梦就已经开始蠢蠢欲动起来了。那时的她对于理想的要求是:宁缺毋滥。上高中上大学的梦想即使破灭也不能再去耽搁她的时间去复读。那时一想到不能继续上学,一想到上大学的梦破灭了,泪水就灌满了她的双眼,特别是半夜里从梦中哭醒,耳朵下常常是湿乎乎的一片。她决定退学的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