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你醉了(1/2)

加入书签

  两个人想看一眼,冷哼了几声,扭过脸去,把红包藏在了怀。又一人拖着她,一人拖着玉洺辰朝着饭厅走去。

  “姑姑,今天的饺子是我包的哦?”他一副求夸奖,快点夸赞我的表,萌翻了众人。

  慕锦华紧紧盯着他的眼看了一会儿,也微微笑了起来,“好,姑姑一定多吃几个。”

  “还有我,还有我。”莫笑急忙抢声道,唯恐小慕峥抢走了所有功劳。

  饭桌上看着这一大一小大献殷勤的样子,慕锦华也真心笑了出来。她侧过头,眼角的余光扫过玉洺辰的脸庞。

  烛光下,他的脸格外柔和。

  不知不觉多喝了几杯酒,好不容易打了两个缠人的小家伙,她站了起来,眼前一片晕眩。

  这酒后劲极大,自己不该贪杯的。

  恍惚间,有什么盖在了自己身上,她抬头,恍惚看见了玉洺辰,嘻嘻的笑了两声,伸出手抚摸自己觊觎已久的那张清俊冷逸的脸庞。

  他的心仿若被了,噗通噗通的跳着,一声比一声更沉稳,一声比一声更有力。

  “软软的。”她喃喃道,笑得孩子气。

  “你醉了。”他叹了一口气,给她系好了披风。“我送你回去。”

  慕锦华一动也不动,偏着脑袋呆呆的看他。“玉木头。”她唤了一声。

  “你醉了。”

  “我没醉。”她把头摆得像是拨浪鼓一般,头更加晕眩了,摇摇晃晃的要去抓他。

  手在空气抓了半天,玉洺辰伸手抓住了她的手。“我带你回去。”

  “玉木头。”她使了使力拽住他,“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她的眼里透着一股无措和迷离,玉洺辰语气不由得软化下来,“我怎么了?”他仔细一想,自己好像没有什么得罪她的地方,今天还是连日来的第一次见面。

  她噘了噘唇,小拳紧紧握着,锤上了他的胸膛,“你有,你就有。”她又指了指自己的胸口,眼泪从眼眶滚落,“都是你的错,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玉洺辰,你就是一根木头,你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不知道。”

  他隐约察觉到了什么,下意识的想要甩开她的手,却被她紧紧的拽着。用力又怕伤害她,又怕在这继续呆下去她会说出什么来。

  “玉洺辰,既然你……”

  她话才说了一半,就被他点住了哑穴。

  他眸子深幽,喃喃道:“有些话,不是醉了就能说的,等你清醒就后悔了。”

  她不再闹,上前走了几步,扑进了他的怀,紧紧抱着他的腰。

  玉洺辰试着挣了挣,无奈之下只得随了她去。

  他哪里知道,在他怀,那双美眸里一片清彻,转而又被浓浓的哀愁给填满。

  玉洺辰,你连我酒醉的时候都不肯依着我吗?

  你是不是知道,所以才怕我说出来。

  她感觉到一股悲凉,生平第一次想要借着酒醉肆意妄为,没想到却是这个结果。

  好了,她再也不会再犯糊涂了。

  贪恋的汲取他怀的温暖,她深吸一口气,推开了他,眼里又是一片混沌。

  玉洺辰无奈的看着她,走上前又被她拂开,最后眼睁睁的看着她一个人摇摇晃晃的朝着后厢房走去。

  他不放心,远远的跟在了后面。

  在他前面,慕锦华无力了闭了闭眼,玉洺辰,你看在我决定要放开你的时候,你总是这么对我。

  你到底要我如何?

  皇上拟定婚期来得突然,朝野上下一片哗然,连夜一连几封奏折送进内廷。慕玄烨怒不可遏,在御书房大雷霆。“难道朕连这点事都做不了主?这个皇帝当得实在憋屈。”他气冲冲的把一封奏折摔到了地上,落在了一对绣鞋前。

  南棠玥挥挥手示意其他人出去,一手端着茶,一手拿着奏折走上前来。她把茶杯放在御桌上,双手拿着奏折递到了他的面前。“大臣们也是恪尽职守,皇上不必动怒。今儿是新年的第一天,应该高高兴兴的不是?”

  慕玄烨无可奈何的接过奏折,余怒未消,瞪了她一眼,沉声道:“国舅爷义正辞职责朕把荣华公主的婚事当做儿戏,朕的确有个好臣子,吃里扒外的混账东西。他以为朕不知道他昨儿给摄政王府送了多少好东西?”

  南棠玥脸色微僵,他这是在打她的脸,心里又恼又羞愧,还有一丝淡淡的委屈。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嬷嬷的话,在这宫里,皇上对谁又是有几分真心?

  她迷茫了,眼前的帝王真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