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定下婚期(1/2)

加入书签

  玉洺辰挑了挑眉,心气不顺咳了几声。

  慕锦华听得吓人,才想起来他是病号,靠过来给他顺顺背。“我知道你不是那个意思,但也别总是和我抬杠,我这人心气傲,一不留神就说出来了。”

  玉洺辰听着她的话,唇角微扬。

  见他不咳了,慕锦华才收回了手,接着双儿倒的茶递给他。“你身子如何了?”她半垂目光,不敢去看他。

  这几日日日都避着他,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更何况是当事人。

  玉洺辰眉梢微动,淡淡的吐出了两个字。“还好。”

  她的心并未因此而轻松,心头沉甸甸的,依旧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她害怕他离得太近,会让她失了心智,感不是说放就放,也不是说整理就立马整理。

  她苦笑一声,更是害怕从他口再次听到陪在自己身边的缘由,才更加不敢问出口。

  她如果问,你为什么要耗损内力为我祛毒?

  他是不是会说,我答应过阿云不会让你出事。

  那句话,比刀子还要伤人。

  察觉到她的异样,玉洺辰眼眸微沉。半响,他才说道:“扇雨探得消息,毒万仙已经进京。他在湖上了誓,一定要拿下你的人头,否则誓不罢休。我怕他会在太庙动手。”

  她呼吸一窒,眼透过了一丝哀痛。原来是因为这个,说来说去,还是她自作。

  慕锦华露出了一抹苦笑,怎么办,她了一种名叫玉洺辰的毒,却偏偏无药可解。

  阿云,这是你对我的报复是不是?

  抓紧了衣摆,她很快就控制了自己的绪,抬起头来,“那了计,这回肯定更加小心了。对了,七哥那边如何?”

  “一路顺利,很快就能回到昊沅。”他总觉得她的笑容里有些牵强,猜是毒万仙进京的原因,忙安慰道:“放心,他没有机会出手,我已经安置好了人手。”

  她点头,“那就好。”

  一时间,两人又是一阵沉默。

  直到马车停下来,李公公的声音从外边传来,“公主,玉公子,太庙到了。”

  双儿率先出去,挑开了帘子,呼吸着外面的新鲜空气,小丫头险些感激涕零。再待下去,她一定会疯了的。

  两人一前一后下了车。

  就算是李公公,也感觉到两人间的气氛不太对。

  他硬着头皮说道:“公主,看样子皇上已经进了太庙了,我们……”

  “进去吧。”她说道,众人如蒙大赦,总算是结束了这种诡异的尴尬气氛。

  太庙周围御林军重重把守,进了里边,慕玄烨正在叩拜先祖。

  奴才们见了她到,安静的跪下。

  后妃们齐齐跪在了后边,看见她,神色各异。

  她静立一旁,看着他三拜起身,身边的拿着香火插到了香盂上,才站了起来。

  “来了。”慕玄烨说道,脸上满是肃穆。他侧身,对着先皇的牌位说道:“父皇,华儿来了。”

  她玉指一弯,又舒展开来,面色如常的接过了内侍递来的香火,跪在了蒲团上。“父皇,请庇佑我天辰山世代繁荣昌盛。”

  恭敬的拜了拜,掩去了眸的厌恶之色,然后淡然起身。

  “说得好。”慕玄烨愉悦的笑出声来,“荣华公主担得起荣华二字,心系天下,不愧是父皇母后的好女儿,天下苍生之福。”

  目光落在了玉洺辰的身上,眼的笑意更深了,“玉公子,不,应该是驸马爷。朕今日召见你来,还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宣布。”

  他招了招手,慕锦华才注意到一旁的南棠玥。帝后娇俏的依偎在帝王的怀,右手搭在小腹上,那天仙般的模样多了一分烟火之气,却更是明显动人,让人移不开眼。

  以前的南棠玥清冷若月,总觉得触不可及。现在的她满脸幸福,在帝王怀宛如一滩浓肆意的春水,惹人注目。

  慕锦华却因小慕峥的事,再对上那双纯洁无垢的眸子,心徒然生出了一抹讽刺。

  良妃当日的话历历在目,进了宫,她也保持不住昔日那仙子般的圣母模样了么?

  人人都会变,何况是进了深宫的女人?

  “华儿,你怎么这般看我?”南棠玥不解的问道,脸上浮现了一抹温柔的笑意。

  她收敛了绪,笑道:“还不是玥姐姐好事一桩接着一桩,满面红光,看起来更可人了。”

  南棠玥听后莹白的脸颊上染上了一丝色,“你也取笑我。”

  她故意抱了抱拳,做着惶恐的样子,“臣妹不敢,请皇后娘娘恕罪。”

  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顺着她抬了抬手,“准奏。”

  她的心却为此一沉,一抹苦涩转瞬即逝。是,她已不是那个玥姐姐,而是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