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害怕这颗心沉沦了(1/2)

加入书签

  慕锦华手脚软,镇定的吩咐道:“御风,你快去找万淳,他还欠我一个人,我要他立马出现在公主府。扇雨,你快找人来,外面雪大,阿辰身子耽搁不得,必须尽快回府。”

  她不能倒下,这个时候更是需要她坚强起来。

  “是。”两人异口同声道。

  御风抽身离去,扇雨则打出了信号弹。

  她把身上的披风解开盖在了玉洺辰身上,冷风刺骨,她眼满是焦急,面上一点儿也不显出来。

  “公主,人来了还有好一会儿,我先背着爷走?”扇雨提议道。

  她一沉吟,“好。”

  雪停了,太阳从云头探出头来。到处都是一片白色,在阳光下格外刺眼。

  门咯吱一声开了,她的心漏跳了两拍,稳住脚步慢慢走了过去。“万庄主,阿辰怎么了?”

  万淳凝眉道:“他气息紊乱,之前是否耗费太多内力,又没能加以调养,强行运功才导致的急火攻心。”

  慕锦华看向御风,见他点头,而后听他说道:“没错,二爷之前的确耗费了许多内力。”

  她的心咯噔一声,不由自主的想到了昏迷的那段日子,自己曾经睁开眼看过的寒潭。难道是……她苦笑两声,他瞒得她好好的,要不是这次出了事,恐怕她一辈子都不会知道。

  万淳一副了然的样子,“我开了几服药,每天按时服用。这段日子切忌再运行武功,否则筋脉尽毁,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他。”

  慕锦华面如死灰,是为她,都是因为她。

  万淳看慕锦华的样子猜出了几分,暗自感叹师师福薄,两人之间怕是再无第三者可以插足。

  很快,慕锦华便收敛了神色,吩咐道:“御风,送万庄主回去。孙永福,你跟着去拿药。双儿,吩咐厨房端盆热水上来。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许进来打扰阿辰。”

  她心急如风火,仍旧把所有事都处理得仅仅有条。

  这股大气风范,叫万淳十分佩服,更是觉得自己妹妹无法比拟。

  临走前,他又看了那个华丽艳丽的女子一眼,突然间惊觉,不是师师的容貌比不上她,而是那种气度,将这艳俗的容颜衬成了高不可攀。

  得此女子,夫复何求?

  所有人都按着她的吩咐做事,屋外,只留下她一个人。

  打湿了的衣衫在冷风下早已结成了冰渣,她却感觉不到一丝冷意。

  玉洺辰,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她抚上胸口,那里砰砰一声比一声还要有力。她明明不再奢望的,为什么还要再一次动了她的心?

  你要我怎么办?玉洺辰,你要我怎么办才好?

  她的眼染上了茫然,才抬出脚又缩了回去。她去了又如何?只会让这颗心更乱。

  与其说是逃避,不如是惶恐,对玉洺辰的感越来越深重,像是扎在心口的一颗朱砂痣,越是久眼色越是鲜艳,又时时刻刻啃噬她的心。

  一只小手拉住了她的手,她低头,看着小慕峥坚毅的小脸,反握住了他的手,紧紧的包裹在手心。

  他的手很暖,不一会儿就渗透了她的冰凉,又朝着她贴近了几分,想要用自己的小身子温暖她。

  察觉到他的小动作,慕锦华乱了的心平静下来。“峥儿,你帮姑姑进他好不好?”

  小慕峥还是第一次听出了她话的无力,在他的心,姑姑一直都是睿智的,坚强的,倔强的,哪里有过服软和无措的时候。

  小脑袋用力的一点,他松开了手,朝着屋走去。

  她的心再次被牵动,偏开眼看着廊檐上垂挂的冰条,想要坚守这颗心,谈何容易?

  很快小慕峥便出来了,她竟然害怕的退后了半步,好在很快便反应过来稳住了心神。“他看起来不好是不是?”

  小慕峥点头,“是。”

  她深吸了一口气,朝他伸出了手,“我们回去吧,这里风大,当心着凉了。”

  小慕峥快步上前拉住了她的手,乖巧的和她一起走去。

  不知是他的幻觉还是风太大,从那凉凉的手心传来了轻颤。他抬头,看着姑姑那张华丽的侧脸一如既往的冷静,又垂下头去。

  当夜,慕锦华便感染了风寒,开了几味药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她一直未出,从未看过他一次,每天呆在房养病。

  这一来二去,很快便到了除夕。听着双儿讲着玉洺辰好转的身体,她凝眼看向窗外,忽然现枝头一枝梨树上结了花苞。

  春天就要到了吗?

  按例除夕是要进宫的,皇上早就早早的打了李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