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中毒(1/2)

加入书签

  找不到吗?玉洺辰收拢拳头,脸色愈来愈沉。“启用红令,不管他是上天还是入地,都要把人给我找出来。”

  红令只有在最重大的事上才会启用,为了一个慕锦华,值得吗?御风不敢问,他担心道:“如果动用红令,恐怕会曝露二爷的身份。”

  玉洺辰眼底布上了一层薄怒,“这是命令。”

  御风一凛,不敢再质疑。

  这一日,是入冬来最冷的一天。

  玉洺辰微闭着眼,想着那日的画面,心头便是一紧。

  “师弟好福气,左手坐拥万庄千金,右手怀抱荣华公主,这等的福气,连师兄都要嫉妒了呢。”阮临酸溜溜的瞥了他一眼,桃花眼微挑,自是华贵又风流。

  在他身边,软榻上安详入睡的美人,不是慕锦华是谁?

  他的脸一沉,看她衣领完整、没有一丝伤口,脸色才稍微缓和。

  “玉哥哥,这个人怎么叫你师弟?”万师师疑惑道,她抬起头,玉洺辰才现两人的距离似乎近了些许。

  他盯着自己手臂上的手,眉头一蹙,不动声色的抽开了,一边上前一边道:“我们之间的事何必牵涉她?”

  没走几步,就被人拦住了,玉洺辰挑挑眉,“这是什么意思?”

  “师弟武功高强,师兄也是迫不得已。”他气定闲神的倒了一杯茶,自斟自饮,笑吟吟的说:“师弟总是避着师兄,师兄想要喝口酒都没人陪,心里难受,才会出此下策。这不,师弟不就来了嘛。”

  他说的那叫一个无辜,纯良无害的眨眨眼。

  玉洺辰冷哼一声,身一动,瞬间到了阮临面前。“你要做什么?”

  阮临可怜巴巴的望着他,“师弟箍着我的手,应该是我问你做什么才对?”

  “我好像记得自己提醒过你。”

  “你也说只是好像。”

  “阮临。”

  他凑上前来,鼻尖几乎轻触到他的脸,“我要师弟不再插手天辰之事,师弟会答应我吗?”

  他蓦然一笑,“你现在不应该关心关心慕锦华吗?玉洺辰,是不是从出谷太久,你都忘了该有的警觉了。”

  “难道你一直都没看出来,她了我的末零吗?”

  从上面看,可以清楚的看见他眼的阴戾。耳畔风声响动,他急忙撤手,退离两步,那个人早已抽身离去,空气回荡着阵阵笑声。

  末零,竟然是末零。

  玉洺辰快步上前,抓住慕锦华白皙的手腕,运气内力试探,感受到一股阻力,再往深一点。在她的经脉好像藏着无数的细线沿着内力开始攀附而来,全身的内力开始朝着她身体里钻。

  玉洺辰大惊失色急忙抽手,慕锦华皮肤下隐隐有黑丝游动。

  末零,一如其名,毒素会慢慢吞噬生命直到凋零。

  无色无味,靠着珍贵无比的末未花花提炼而成。就算知道是什么毒,也是无药可解。

  当年拜师,他们一人学剑,一人学医。直到小师妹身亡的消息传来,众人才对阮临这个师兄弟起了一丝敬畏和惧怕,就是师傅老人家也无解。

  阮临当年用的,便是末零。

  他有一丝慌乱,又被自己刻意压了下去。

  “玉哥哥,她怎么在这?”万师师不满道,“肯定是她和那个讨厌的男人联合起来捉弄我们的。这样的女人不理也罢,玉哥哥,我们走。”

  她拉了拉他的胳膊,现他纹丝未动,“玉哥哥?”

  玉洺辰拂开她的手,吩咐道:“扇雨,把师师送回去。”

  “你要赶我走?”万师师瞪大了眼,“就是因为她吗?”她指着慕锦华,牙齿咬得咯咯直响。“这个女人为了见你不折手段,玉哥哥该轰走的人是她。”

  玉洺辰变了脸,万师师忙噤声,被他吓住了,一动也不敢动。然后听他命令道:“扇雨,把万小姐送回去。”

  万师师不敢置信,暴跳如雷,“玉……”声音卡在了喉咙,她指指自己,再指指玉洺辰,眼睛都红了。

  玉洺辰冷声道:“这几年是我太宠着你了,万小姐。”

  三个字,万师师如置冰窟,冷得抖颤。

  他俯身,把慕锦华抱了起来,身子是想象的单薄,心里浮起了一丝心疼。他抬头,眼的温柔又被冷漠取代,他厉声警告道:“慕锦华不仅是公主,她也是我的未婚妻。”

  他大步离开,一点犹豫都没有。

  有时候,冷的拒绝伤透人心。

  眼泪从眼眶落了下来,万师师握紧了拳头,再紧一点,再紧一点,这样就听不见心痛了。

  “二爷。”

  他从深思回过神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