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偷听墙角(1/2)

加入书签

  再移开眼,就对上了良妃的眼,她莞尔微笑,红唇轻启。

  进了宫的女人哪。读懂她话的意思,慕锦华心头一沉。

  她担忧的朝着南棠玥看去,那明艳如仙的女子浑然未决,笑魇如花,只是不知道这笑,还能维持到几时?

  后宫,从不缺乏的便是女人,还有帝王恩宠。

  她乱了心,不知道两人成婚,到底是对还是错。

  帝妃之间,是不是不该有爱?

  帝后大礼后仍然不见御风,她歇息了一阵,便有人来通报,宴会开始了。叮嘱孙永福留下等御风随时来报,带着双儿前往未央宫。

  帝王特意恩准众臣携带家眷,一时间笙歌乐舞,好不热闹。

  慕锦华闷头喝了一口酒,这便是京城,奢靡浮华,几乎齐聚了所有权贵,这些谈笑风生的人,一手操控着千万人的性命生活。

  不觉间便喝多了,双儿扶着她出了宴会。夜风微凉,拂散了淡淡酒意。

  双儿一看没带披风出来,急忙返回去。

  靡靡的丝乐声传来,扰得人心烦意乱,她向前走了几步,出了未央宫,伸手揉了揉痛的额头。

  也是这时候,她突然看见一道小身影小跑而去。

  那不是,小慕峥吗?

  她蹙了蹙眉,跟了上去。

  冰冷的夜风彻底吹散了酒意,她加快了脚步,以防自己跟丢了人。

  眼看他越走越偏,心的疑问也越来越多,这方向,不是去御花园的吗?再看他放缓了脚步,她也慢了几步。

  御花园格外安静,远远的,似乎还能听到未央宫缠绵奢靡的笙歌。

  再走近一点,能听到里面出的细微声音。她把头上身上铃琅作响的珠玉都摘了下来,放在怀。

  越是走进深处,声音越是清晰。女人轻微的娇喘,男人压抑的呼吸……她捂住唇,小慕峥如此反常,是因为通了人事了?

  这种想法很快就被她抛到了脑后,小慕峥才五岁,半大的孩子哪里懂得这些?

  宫里本就有宫女与侍卫那些肮脏事,大多数人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除了个别被主子管事撞到的。

  比如今日,就是个例外。

  灯影斑驳间,小慕峥猫着腰蹿了进去,她加快了脚步,也慢慢靠近。这部打紧,一走进,就看见小慕峥靠在树后,呆呆的望着某个方向。

  她循着目光看去,看见交缠的人影,也愣了一下。

  疯狂的男女,迷乱的气息……看了一阵子,慕锦华也感觉一丝燥热,脸早就通红一片。

  她毕竟也是个未出阁的姑娘,哪里见过这么直白的场景,当即又是震惊又是害羞又是愤怒。

  再看小慕峥,呆呆的看着。她蓦然一惊,闷热退散,眼角一沉。

  这样尴尬的境况一直持续了大约半个钟头,凉风手脚早已冻僵。

  随后一声低吼,慕锦华再次红了脸庞。

  偷听墙角这种事,也是第一遭。

  凉风袭来,吹散了靡乱的气息。

  远处脚步声响起,两人开始穿戴衣服,这时,一个宫婢模样的人闯了进来。慌慌张张的道:“娘娘,皇上刚才方问起了你,奴婢借口娘娘回宫更衣,还是尽早回去吧。”

  娘娘?这女子竟然是宫妃。慕锦华瞪大了眼。

  被称作娘娘的人给男子整了整衣襟,踮起脚尖,在那张唇上一吻,巧笑盈盈。“你交代的事我明白,你只管放手去做。”

  “就你这张嘴最甜。”男子朗笑一声,伸手揉捏,惹得女子轻颤。

  那宫婢紧低着头,装聋作哑。

  “去吧。”男子说道。

  “我等你好消息。”女子眨眨眼,随后端起了身子,对着那宫婢道:“走吧。”

  两人一走,男子突然回头朝这边望来。

  慕锦华屏住了呼吸,朦胧,惊诧的看着那张熟悉的轮廓,冷汗涔涔。

  好在他只是看了看,便收回了目光,走了出去。

  直到许久,慕锦华才松了一口气,退后两步靠在树干上,喘气。

  刚才的两人,是良妃和傅长宵!

  他们两人,怎么会?

  她抬头,恰好看见小慕峥转过头来,一脸哀戚与苍白,“姑姑。”他的声音里满是绝望,仿佛风一吹,整个人都能倒下去。

  然后,她听到他问:“那个人是母妃对吧?”

  她无以对,张开唇,凉风灌进了口,什么也说不出来。

  他的脸上留下了两行清泪,眼里却满满都是嘲讽。“姑姑不是一直都在问峥儿为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