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她就知道他会来(1/2)

加入书签

  一如上次。

  她更想知道的是,阮临是怎么与皇兄认识的?她朝着亦南舒望去,见他埋着头若有深思的样子,更加疑惑了。

  殿气氛有点僵凝,她打圆场道:“皇兄,礼物呢?若是没有,折换城现银也勉强行的。”

  慕玄烨指着她笑骂道:“阮临,你看朕这个皇妹,简直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小财迷。”

  阮临附和一笑,意味深长的道:“公主爱财,倒和其他人不一样。”

  慕锦华总觉得他意有所指,不知不觉就联想到了玉洺辰。上次他说,那庄园是玉洺辰的,什么意思?

  玉洺辰真的只是一个剑客吗?她又乱了起来。

  “那可不是。”慕玄烨宠溺的道,“别卖关子了,快把朕要的东西拿出来,否则朕真的要折现成黄金白银了。”

  众人闻,纷纷大笑起来。

  阮临拍了拍手掌,很快一个作小厮打扮的人端着托盘进来。上面盖着一层红纱,挡的严严实实。

  “公主放心,这礼物定不会让你失望。”他扬唇,眉宇间皆是自信洒脱。所有人都伸长了脖颈,连眼都不敢眨一下。

  阮临故意犹豫了半响,吊足了所有人的胃口,这才揭开了红纱。

  众人哇的一声出了惊叹,那托盘躺着一串巴掌大的血色红菩提,流光溢彩,巧夺天工。

  阮临道:“这是用南海的血玉和珍珠镶嵌雕刻而成,出自巧匠鬼手之手。”

  他示意,小厮把托盘端了上去。

  苏沪蹙了蹙眉,观察起来。

  近一看,这血色红菩提色彩斑斓,再仔细一瞧,原来是每颗菩提都含着一颗珍珠。连她都震惊不已,啧啧咋舌道:“这份礼物还挺入眼的。”

  她倒了一杯酒,端了起来,“皇兄,臣妹认输。”仰头一喝而尽,高举空杯,一身豪气引得众人赞赏。

  “好。”慕玄烨满是得色,为她的好奇,也为这一份礼物。

  傅长宵觉得慕锦华满意的神有点刺眼,更是不悦这个叫阮临的男人抢走了所有风头。说道:“皇上送了礼,臣等岂能甘居落后。来人,把本王准备的礼物拿上来。”

  他目光太过炽热,想让人不注意都难。慕锦华秀眉稍皱,移开眼,无意看见晚烟过于苍白的脸色,凝视前方入神。

  很不正常。她又打量了她一会儿,看向阮临,追着他目光看去。心下一凛,莫非,他和晚烟认识?

  这种怀疑和揣测一直延续到两三个人一起端着什么东西上来,丝帛轻晃,隐约露出了一抹碧色。

  放在地上,放出一声轻微的闷响。

  但看这礼物约若人高,乍眼一看,不知道还以为丝帛下是一个美人。

  阮临调倘道:“摄政王不会送了一个人吧?”

  傅长宵迎上他的眼,狂妄道:“不错。”

  当小厮把丝帛揭开,一尊碧色人像惟妙惟肖,可不就是和荣华公主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众人哗然,慕锦华抽抽嘴角,有些窘迫。

  皇上才刚给公主赐婚,这摄政王就深款款的送上玉石肖像,所有人都热血沸腾,揣测这三角关系,比哪家姑娘失了身,哪家公子宠妾灭妻还要劲爆百倍。

  傅长宵望向慕锦华,问道:“公主可喜欢?”

  一时间,她词穷了,回答是,坐实了两人间的流。回答不是,等于当众打了他的脸,让他下不来台。大事为重,此刻不适宜和他翻脸。

  犹豫了半天,脱口道:“这玉像看起来挺重的。”

  傅长宵黑了脸,咬牙切齿道:“公主请放心,本王一定会派人好好送到荣华宫的。”

  她语噎,干脆闭口不答,越说越错。

  这时,亦南舒打圆场道:“本王要是没看错,此玉色泽纯净,雕工细腻,光莹碧透,应该是出自天南山。摄政王,不知本王说的可对?”

  傅长宵脸色这才缓和,脸色透出一股得色,“南王好眼光。”

  天南山的玉石价格不菲,质地上乘,能得一块便要数白两。这么一尊玉石像不知花费多少真金白银,一时间众人又是羡慕又是嫉妒。

  苏沪把酒杯往桌上一磕,大殿内安静了不少。

  傅长宵脸色未变,神色自如斟满了酒杯。

  而苏沪倒像是个没事人一样,完全看不出喜怒哀乐,多少引得众人憷。

  还是慕锦华假声咳了两声,说道:“荣华谢过摄政王,这尊大礼,本宫就收下了。”手上的玉石是块烫手山芋,她已打算好宴会之后赠与皇兄充国库。

  挥挥手,立刻有人把石像搬了下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