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师兄阮临(1/2)

加入书签

  “主子吩咐公主一人进去便好。”

  她不在意,莲步踏进了园,迎面是一排排翠竹。地上碎影斑驳,犹如春末。

  走过竹林,眼前繁花似锦,梅林盛开,淡淡的香味扑鼻而来。

  风一吹,片片从枝头落下,缤纷若雨。

  梅林远远的一袭红衣夺人,她抬脚走了过去。

  近看,方知他在画画,定睛一看,画之人身着华服,宫鬓如云,容貌华丽妖娆,美艳不可方物。

  画之人,正是她自己。

  “你看像吗?”他放下毛笔,回过身来。她原先觉得亦孤云俊美无暇,但眼前之人的容貌比他还要精致些。只不过一个清淡若仙,一个却是华贵儒雅。

  这身红袍着在他身上,更显得风流优雅。

  “还凑合。”她唇角微扬,这一笑倾国倾城,魅惑人心。

  “你是第二个说我的画还凑合的人。”男子说道,“在下阮临。”

  她不在乎他的话,更感兴趣的是他的目的,直接了当的问:“不知阮公子是有何事要见本宫?本宫记得,从未见过阮公子。”

  他轻描淡写道:“公主或许见过,只不过忘了。”

  她不信。“阮公子容貌出众,本宫要是见了定不会忘。咦?”她疑惑,“本宫自问见过不少京权贵,可从未见过阮公子,也未听说过阮姓。”

  “我非京人。”阮临盯着她精致的妩媚容颜,别有意味的说,“公主以前不记得,现在记得就好了。”

  一瞬间,他的眼露出了一丝霸道和势在必得。

  慕锦华心漏跳了一拍,再一看,他的眼清澈坦然,哪里有刚才强硬的气势。

  她偏过头去,瞧着一地的红梅,不由得想起了葬花的典故。“如是颦颦在此,这花恐怕也葬不完的。”

  阮临说道:“花本就落地成泥,何须费时费力?”

  她一愣,随即一笑,“你说的对。”

  两人一时无,慕锦华倒不觉得尴尬,只觉这个人才洋溢,若是结交为知己未尝不可。再忆起了昨夜之事,这种心思又收了回来。

  阮临看着她的侧脸,眼笑意不减。待她回头,触及他目光,心一凛,不悦的蹙了眉。她有一种感觉,像是要被他收藏了去一般,十分不舒服。

  脸沉了沉,“阮公子见也见了,不妨说说你的目的吧。”

  阮临朗声一笑,身后的红梅顿时失了色。突然,他眼一缩,踏身出了一丈之外。与此同时,一枝红梅落在了地上。

  他面不改色,调笑道:“师弟来得比我想象晚了点。”

  慕锦华回头,,玉洺辰一身白衣走了过来。一如他一贯的云淡风轻之姿,清俊的脸上并没有什么表,她的心无限欢喜。

  “你没事吧?”玉洺辰问道,眼透出了一股担忧。

  慕锦华看着他眼角的青黛和眼的红血丝,心被扎了一下,“我没事,你呢?”

  这时,不的声音插了进来。“我师弟武功高强,神通广大,怎么可能会出事?”

  武功高强神通广大八字听在耳里十分讽刺,玉洺辰嘴角一抽,瞥了慕锦华一眼。

  慕锦华心虚的垂了眼,不过,她再次捕捉到更重要的欣喜,惊讶出声,“师弟?”

  玉洺辰点头,脸上的清冷更甚。“师兄似乎还欠我一个解释?”眼一扫到那幅画,顿时觉得刺眼,一出手,数朵红梅扬起,瞬间把画撕成了碎块。

  “师弟武功又精进了。”阮临拍了拍手,踱步而来,衣摆扫着而过,风流华贵。“听闻师弟即将迎娶娇妻,师兄好奇便请来看看。”

  玉洺辰向前一步,把她挡在了身后,警告意味十足。“师兄会不会太闲了?”他扫了一眼四周,无比讥诮,“这庄子你倒是住得自在,一点也不拿自己当外人。”

  阮临耸耸肩,“师弟不会那么小气连庄子都不能借住吧?”

  “那就要分是谁了。”

  慕锦华听得一头雾水,他们在说什么。

  阮临察觉到了什么,大笑起来,“公主似乎还不知道我师弟的身份?”

  她加重了呼吸,突然听玉洺辰轻喝道:“师兄。”

  阮临挪揄道:“我又没做什么?师弟作何那么生气。”眼轻飘飘的扫了一眼他身后露出的色衣角,眼划过一丝阴冷。“既然是宝贝,师弟就该好好藏起来,师兄可是最贪图宝藏的。”

  玉洺辰表顿时一凝,缓缓皱起眉头,声音再次冷了几分。“有些东西,不是师兄想要动就能动的。”触犯了他的底线,就算那个人是他,他也会毫不留。

  阮临粲然一笑,“我越来越有兴趣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