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解除婚约(1/2)

加入书签

  宴会继续进行,不少贵女都开始表现才艺。

  不过,让她惊讶的是,南棠玥竟然没有来,而是南棠家的另一个庶女。

  一时间索然无味,不禁多喝了几杯果酒。

  “公主,你不能再喝了。”双儿上前按住了她的手,“很多人都在看着。”

  她抬头,果然看见好几双眼睛一直盯在自己身上,红唇间溢出了笑语。“双儿,你看看他们的嘴脸,像是我真的做了什么大事一样。”

  “公主,你喝多了。”

  “我没喝多,是看得太清楚了,以前我怎么看不出来?”

  “因为你是荣华公主。”

  她顿住了,任由双儿夺去了酒杯。曾经她有着无上的荣宠,肆意快活。现在她却要在权谋生存,很多由不得自己。

  不,她还是荣华。

  想到这,她复又挺直了脊背,巧目顾盼流光,脸上满是自豪。

  “皇上,臣妾忽然想起来,荣华公主与摄政王是有婚约的,是吗?”

  周围静默。

  她抬头看过去,刚好接到一个良善的笑容,十分友好。

  良妃,南棠歆。

  ‘哐当’一声,晚烟打翻了茶杯,溅湿了一袖子。她慌忙跪在了地上,急声道:“皇上恕罪。”

  她身形本就娇小,所有人的目光朝这边一望,更是吓得瑟瑟抖起来,惹人怜惜。

  她知道怎么利用自己的优势。

  甚至是对她的挑衅。

  进京那日大闹摄政王府这件事早已传遍京城,甚至有传说她阻挠晚烟生产,这样一个妒妇当了主母,啧啧,很多人都投给她不怀好意的笑容。

  傅长宵沉下了脸,“皇上,贱内才刚生产,身体尚未恢复,才会手软了,请皇上恕罪。”

  他这么说,更是把慕锦华推到了风口浪尖,周遭都是戏谑。

  慕玄烨垂下了眼脸,“朕赦免你无罪,起来吧。”

  傅长宵心疼的扶起了她的双肩,晚烟似乎是太过惊吓,直接腿软靠近了他的怀里。

  男的健壮、女的娇弱,看起来就是天造地设的一队。

  慕锦华不得不承认,这一幕看起来极其碍眼。她费尽千难万险赶回来,甚至是……可是她回来后,得到了却是看着他和别的女人成双入对。

  她,是真的恨!也为自己那一年来的坚持所不值。

  “公主。”双儿担忧的看着她。

  她这才松开了手,只是袖摆已经成了一团褶皱。

  “晚夫人温婉良善,等王妃进门日子一定不好过。”

  “她可是公主身份,千金之躯!”

  “那倒不一定,晚夫人深得摄政王宠爱,又产下了第一位子嗣,地位可不差……”

  双儿正欲回嘴,慕锦华按住了她,不过是妇人间的细话,深究反倒是失了身份了。

  闹剧尚未尘埃落定,良妃又开口了,“听说月前晚夫人为摄政王产下了一个儿子?本宫亦是准备了贺礼,在此恭贺摄政王了。香兰。”

  闻之,在她身边的绿衫宫女端着托盘走了下去,里面盛着一根长命锁。

  晚烟慌忙跪下,举手接礼,“谢良妃娘娘恩赐。”

  慕锦华瞥见良妃在望着自己,心下好笑,她该要大闹才让她称心如意么?

  “荣华公主似乎有话要说?”良妃蹙眉问道,就是抓着她不放。

  慕锦华没想到她会问自己,当即一愣。莞尔,“摄政王与晚夫人真是郎才女貌,羡煞旁人。”

  所有人都愣住了,没想到她会这么说。

  傅长宵虽不语,骤凝的气氛还是传递了他的不悦。

  无人敢大声呼气。

  “华儿。”慕玄烨眼里闪过一丝担忧,瞪了良妃一眼。

  良妃抿了抿唇,委屈道:“臣妾不过是担心荣华公主,怕她做出什么不合时宜的事来。”

  她为何要百般针对她?慕锦华想不明白,就算是以前,也与她相交较少。

  这个女人,对她充满了敌意!

  傅长宵抬头,用眼神询问她。

  她气极,站了起来。

  目光嗖嗖嗖一下子集在她的身上,她明白了,这些人今夜就是来看她的笑话的。

  慕锦华怒了,毫不畏惧的走到了殿,趾高气扬的说:“本宫心里的确不太舒爽。”

  “公主。”双儿捂住了嘴。

  晚烟笑意岑岑,仿佛都在意料之。

  良妃笑意更浓了,惊讶出声,“所以你才会大闹摄政王府?”似是察觉自己失,她慌忙用丝帕捂住了嘴。

  “那又如何?”慕锦华挺骄傲的扬起了头颅,毫不掩饰自己的讥讽,“如果本宫没有猜错的话,晚夫人该是我失踪的第一个月怀了身孕的吧?”

  她侧目,凤眸骤冷,纤细的玉手指向晚烟,“本宫流落在外生死不明,而你们花前月下好不快活,午夜梦回之时可曾有梦见我?晚夫人的确是从一个好地方出来的,才有这样的好手段。”

  “慕锦华,你够了。”傅长宵拍桌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