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喜脉(1/2)

加入书签

  被别人夸赞谁不喜欢,良妃掩唇笑了几声,垂眼掩饰眼的阴狠。“公主别打趣本宫了,倒是摄政王与玉公子为了公主要骑射比,还真是让人意外。”

  “比?”玉洺辰疯了?他昨夜才受伤,如果伤口崩开怎么办?“简直是闹。”

  她抬步,走到良妃身边的时候,忽的听到她说道:“公主到底对摄政王下了什么魔怔,让他一直念念不忘。”

  她的语气酸溜溜的,透着一丝不甘。

  慕锦华怀疑自己听错了,看她,却现她始终保持着温和的笑意,仿佛刚才只是她的幻听。

  顾不得深究,她还是朝前走去。

  马场上,玉洺辰和傅长宵已经骑在了马背上。

  “等等。”她大步走上去,“皇兄,这不公平。”她阻止道,对傅长宵更是厌恶。她还没追究那一剑,他倒变本加厉找茬。她侧身,语气不善,“摄政王乘人之危,不怕胜之不武么?”

  傅长宵拉紧缰绳,在手心勒出了一道痕迹。她什么都不问直接责备他,慕锦华,你真的变了。

  “华儿,休得闹。”慕玄烨喝斥道,朝她招了招手。“快过来。”

  慕锦华不肯,担忧的看向玉洺辰,他不看她。她收回了实现,定定道:“我不同意。”

  “皇上已经恩允,由不得公主反对。”傅长宵冷声道,苦涩难当,更是坚定。

  “皇兄。”慕锦华气极,“这狩猎什么时候都可以,何必急于一时?”

  慕玄烨眼神古怪,“你不知?”

  她满脑子都是疑问,这到底是什么状况,反问:“不是比试骑射吗?”可良妃明明说,而且,两人这样子不是准备进林子狩猎吗?

  难道,只是在摆姿势?

  苏晟敏很快便想清楚了事的来龙去脉,解释道:“公主应该还不知道吧,刚才摄政王请求皇上赐婚,玉公子一怒为红颜,要与摄政王比试骑射。谁胜出,谁就娶公主为妻。”

  他的话好似炸雷一般打响在她的耳旁,“赐婚?”这两个字,显得极其讽刺。她讥诮的瞥了傅长宵一眼,亏得他想得出来,赐婚?

  傅长宵一阵羞恼,慕锦华,你等着,等我赢过了这个小子。他已经想到赢取她进门的场景,等她成了他的王妃,再把今日受的屈辱一点点讨回来。

  他的眼神是何等凌厉,可对慕锦华一点用处都没有。

  她回头,“皇兄答应了?”

  “华儿。”慕玄烨加重了声音,“不是每一个人,都能赢取我天辰的公主。”既然玉洺辰有胆子挑衅傅长宵,那边把他的本事统统使出来。

  他在借机想要试探玉洺辰的底线,慕锦华哪里会不知。事到如今,她已经无力反抗,只能到座位坐下。

  她暗自庆幸没有来得及告诉他禹洲生的事,要是他知道那几车粮草和药材都是玉洺辰带来的,对他更加戒备小心。

  有苏沪在,于副将肯定不能将消息传到京城。他们快马加鞭先到,掐指一算,苏沪等人也就这几日抵达京城。

  若是皇兄已经下令赐婚,就算要查玉洺辰,看在她的份上也得有所顾忌。

  况且,出自私心,对玉洺辰反抗傅长宵参与骑射争婚,她的心里还是欢喜的。

  见她不闹,慕玄烨抬抬手,李公公便扬着嗓子吼道:“一个时辰为限,摄政王和玉公子谁能打到猎物最多,谁就取胜。”

  两人对视一眼,眼皆是志在必得。

  一声鼓下,两匹马一前一后奔了出去,很快就淹没在了林子。

  慕锦华始终担心玉洺辰的伤势,坐立不安。

  众人都时不时盯着这边看,她一举一动都备受瞩目,时时刻刻都端着身子,不敢失掉皇家风范。

  御风不知何时到了她的身后,低声道:“公主别担心,二爷一定会旗开得胜的。”声音无比笃定,透着一股自得。

  听到他的话,她的心总算安了不少。

  时间无比难熬,当林传来了马蹄声的时候,众人都伸长了脖颈,翘以盼。

  终于,马蹄声越来越响,傅长宵率先冲了出来。

  在他身后,十几个人人人双手都提着满满的猎物。

  众人哗然,不愧是摄政王。

  傅长宵一眼就在人群找到了慕锦华,张扬一睨,慕锦华,你休想摆脱本王。那精致的眉目,妖娆的身段,无一不让他身上燥热起来。

  翻身下马,他大步走了过来,鹰目一扫,肆意张狂,仿佛天下尽在手。

  慕玄烨抓紧了扶手,他要忍。

  傅长宵健步如飞,很快就到了场。

  他不把他这个皇上放在眼底,慕玄烨深吸一口气,笑道:“摄政王辛苦了,赐坐。”

  傅长宵点头,直接坐到了座位上。倒了一杯酒,觉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