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师师(1/2)

加入书签

  她看不清他在想些什么,秦陌离,就像是一头深藏不漏的狐狸,懂得隐藏锋芒。

  “对了,摄政王还让我带了一个东西给公主。”他从怀里拿出了一枚玉佩,“说要我亲手交到公主手里。”

  孙永福接在手,“咦。”他惊讶出声,返回来,交给慕锦华。

  此玉质地细腻,入手温暖,是一块难得的上好美玉。她嗤笑一声,放到了桌上。“摄政王有心是有心,不过秦大人怎么当起媒婆来了?”

  秦陌离一点羞恼都没有,义正辞的回道:“摄政王官大权威,下官只是一个小小的官,哪里敢不从?”

  慕锦华秀眉一动,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既然京城里已经知道禹州之事,那么苏沪的事也应传到了傅长宵耳了。她与苏沪商量之后,决定兵分两路,在京城见面。

  她把想法告诉玉洺辰,到了翌日,一大早,一辆不起眼的马车悄悄出了禹州城,往京城方向离去。

  行了一炷香的时间,车突然停了下来,“小姐,前面好像是秦大人。”

  双儿掀开车帘,看见前面骑马而来的男人,对身后半躺的人道:“秦大人朝着这边来了。”

  秦陌离?

  她皱了皱眉,他怎么知道自己要走?她不怀疑会是玉洺辰,秦陌离与他毫无交集,而且这个人,最怕的就是麻烦。

  从帘缝看去,仅能看见玉洺辰挺拔的身姿。

  秦陌离下了马,大步走了过来。他看着马车旁骑马的青衣男人,没曾想对上了他的目光,心一凉,顿时露出了一个无害的微小。

  玉洺辰便移开了眼,垂着头,似乎在想着什么。

  这个男人不简单。这是秦陌离的第一反应,他微笑,在车前停下。“公主走得匆匆,下官只好在这里拦截了。”

  许久,马车里才传来了戏虐声,“秦大人不会只是拦截本宫这么简单吧?”

  他一脸坦荡,“下官目的一直这么简单。”

  被他的无耻气笑了,“秦大人是要等到于副将过来?”

  “公主误会了,下官独身一人在这,是有话要对公主说。”

  她讥诮道:“又是摄政王让你传话?秦大人为何不在昨天一并说了,让你赶早,本宫心里还真过意不去。”

  “公主体恤万民,是下官的荣幸。”他见好就收,“是下官自己有话要对公主说,下官可否上前一步说话?”

  她颔,双儿才打开了车帘,跪坐在一旁。

  秦陌离上前两步,压低了声音说道:“下官离京之前无意听到一些风声,公主要是信得过下官,回京途勿走蓟州城。”

  “秦大人给了这么大的礼物送给本宫,不知道想要什么?”她盯着他的眼,坐正了身子,“可惜本宫只是一个公主,或许会让秦大人失望了。”

  “下官在向公主投诚,难道公主没现吗?”

  “本宫看不出?”

  “那就拭目以待吧。”他说完,他退后了几步,躬身,“下官祝公主一路平安。”

  “走吧。”

  双儿放下了帘子,挡去了所有的试探。

  马车离去,徒留一地灰尘。

  秦陌离翻身上马,朝着禹州城走。脸上的笑意完全消失,眼里平波无澜。荣华公主,你可别让我失望。

  过了晌午,在门外等了大半个时辰的于副将终于等不了,大步跨了进来,逮着一个奴才就问:“公主还在里面吗?”

  那奴才被他震住了,磕磕巴巴的道:“在、在。”

  用力一推,他总有种被不详的预感,这种预感在他走进大厅里得到了最好的验证。那是……苏相?

  莫非,自家王爷猜测是正确的。荣华公主南下就是为了寻找这尊大佛回去?

  他看向孙永福,“孙公公,公主呢?”

  孙永福恭敬的站在苏沪身后,“公主有事先行离开了,让咱家在此等候于副将。”

  “闹。”于副将黑了脸,“孙公公怎么能让公主一人离开,要是出了事我该怎么向摄政王交代?”

  之前只是听说关于摄政王的传闻,现在听到他的语气,苏沪眼眸沉了下来。连他的走狗都这么嚣张,正主更不用说了。“既然于副将到了,孙公公,我们也出吧。”

  孙永福扶着他站了起来,看于副将清白交加的脸庞,憋住了笑,捏起了嗓子。“于副将,走吧。”

  于副将吃了瘪,面色戚戚,“我是奉命来保护公主的,而不是苏老爷。”

  苏沪停下脚步,淡淡一笑,“现在是苏老爷,回京就不是了。于副将,你要违抗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