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心疼(1/2)

加入书签

  心里有千万个疑问想要问出口,到头来她却有些怯懦了。好不容易才鼓起了勇气,“你怎么会来?”

  “你要说什么?”

  两人同时开口,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

  慕锦华悄悄耳根薄红,粉嫩粉嫩煞是可爱。

  玉洺辰眼一顿,云淡风轻的移开了眼,闷头喝酒。

  她踟蹰着怎么打破这种沉默,这种样子难得一见。玉洺辰轻声笑了出来,“要不见过你张牙舞爪的样子,我定是被你现在的害羞骗了去。”

  她放松下来,反唇相讥:“要不今天看见玉公子的大手笔,我也一定以为你只是一个剑客而已。”一惊觉才现说出了心底的话,她咬唇,倔强的不肯移开视线。

  玉洺辰闻一叹,“你见过的玉洺辰,他本来就只是一个剑客。”

  他什么意思?慕锦华疑惑了。

  不给她多问的机会,玉洺辰说道:“那些粮食都是买来的,你不用担心。”

  她垂下头,脸颊绯红,被他戳破了心思,着实尴尬。慕锦华踢了踢面前的小石子,喃喃道:“那些人一人都唤你二爷,我还以为是什么杀手阁之类的组织。”

  他乐了,“如果我掌管杀手阁,你觉得还会有人来追杀你?”

  慕锦华想想也是,抬头看见他戏谑的眼神,心气又被挑了起来。“你不是离开了?怎么这么快回来了?”

  玉洺辰手一顿,看向远方,好久才道:“我答应过阿云会保护你。”他仰头喝了几口酒,现美酒的味道不如以前,便拧紧了瓶盖,收回了腰间。

  她的心重重落回了原地,微微苦涩,“就是为了这个?”

  “是。”坚定而不迟疑。

  她笑了起来,抬手抹去眼角的泪花,“那好,你记得要一直保护我。”

  她转身,大步朝着前面走去。还未挽起的长随风扬起,让人心疼。

  玉洺辰又想喝酒,手才到了腰间,又无力的垂了下来,踏着轻功而去。至于信的那件事,等处理好了禹州的事,再问也不迟。

  在所有人的翘以盼,霍乱的病症终于开始有所好转。城外已经派了粮食,感染霍乱的人早就接近了城集治疗。

  又过了几日,病得到了稳定的控制,慕锦华才下令开城,这时,已没有人想要再逃出城去。

  追查温圆的人迟迟没有下落,禹州城大小官员把该吐的都吐了出来。事查探下来,倒是让人追查到一条重要的线索。

  这温圆与李辉早些年是同乡一起科考,后来温圆只得了个进士,而李晖拿下探花。两人十几年未见,却是因走私贩盐一事勾结在了一起。

  近年来逐渐兴起的王氏绸缎庄,就是他们贩盐洗钱的窝点。

  没等她拿着证据去找苏沪,他却主动进了城。

  “舅舅怎么来了?”慕锦华放下手的医术,迎了过来,“孙永福,看茶。”

  休息了将近一个月,他后背的刀伤已经结疤,能够做些简单的事了。

  许久不见,苏沪瘦了一圈,整个人精神看起来还不错。

  “我再不来,你皇兄还不得找我拼命?封城,就只有你这丫头做得出来。”他气得吹子瞪眼,那段日子只能在城外干着急吹鼻子瞪眼,就是这条老命几乎被她折腾去了一半。

  慕锦华干干的赔笑了两声,“这是势所逼不得已为之,我怕死得很,才不打无准备的仗。”

  苏沪知她在安慰自己,当时的况黎简一五一十的跟他说了,要是他不再做什么,真如木老头说的那样被她一个小姑娘给比下去了。

  这丫头,要是做起事来,比她母后还要倔强决绝。

  扶着他坐下,她方道:“舅舅来得正好,我有东西要给你看。”

  孙永福把茶端上来时,苏沪气的把证据摔在了桌上。“傅长宵真有那么猖狂?”

  慕锦华适时添了一把火,“朝上下谁能与他对抗?他要出兵,那皇位还不是掌之物?”

  孙永福把茶放在了桌上,得到自己主子暗示,附和道:“咱家斗胆说一句,摄政王常常与皇上在御书房争吵,还公然在朝堂上让皇上下不来台。这些都传遍了后宫,连咱家都听了好几回。”

  “大胆。”慕锦华怒喝道:“前朝之事岂是你这奴才能议论的?”

  孙永福连忙跪在了地上,“咱家说的全部是实话,要不是摄政王太嚣张,也不会传遍了整个后宫,说皇上惧怕摄政王。”

  这一句戳到了苏沪的心头,“他敢?”他握紧了拳头,忿忿道:“老夫不信没人治得了他。”

  “朝无人,新贵入了他的阵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