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她当过乞儿(1/2)

加入书签

  三人没想到被当事人逮个正着,纷纷失色。这时,只见间的女子欠了欠身,恭敬的说道:“嫔妾参见荣华公主。”

  慕锦华眉一蹙,侧身避开,就听孙永福在她耳边低声道:“站在间的是从三品的昭婕妤,左边的绿衣主子是正四品徐容华,右边的黄衣主子是从四品的芬婉仪,帝宠正盛。”

  她看向芬婉仪,长得倒是小巧玲珑、灵秀可爱,只可惜被人当做枪使了。再看看间的蓝衣女子,容貌只算清秀,眼眸深沉,是有心计的。而旁边的绿衣女子,低眉顺眼,眉宇间尽是讨好,这人容易见风使舵。

  正得帝宠?永和宫那位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昭姐姐,你为何要拜见她,按理也是她拜见我们的。”芬婉仪不解的道,伸手去拉她怎么也拉不住,急的跺脚。

  “要本宫给你们行礼?”慕锦华抬眼,气得牙间颤。

  她不光被一个狗奴才欺辱了,就是一个宫妃,也敢踩在她头上。

  “正是。”芬婉仪挺了挺胸膛,“你刚回宫,尚无封号,本就该向我们行礼。”

  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妃子都欺负到她的身上了,慕锦华心里积了一口怒气。

  “荣华公主的封号早在先皇时已得,在良妃面前尚且不用行礼,何况是尔等?”薄怒声声骤然响起,在场之人纷纷吓了一跳。

  “臣妾参见皇上。”三人急忙下跪,不敢想象刚才的话被听去了多少。

  慕锦华看去,但见一身明黄的年轻帝王大步走了过来。

  还是熟悉的眉眼,只是多了许多的凌厉和威仪。

  这一刻才真正的意识到,她的兄长,慕玄烨,已经是一个帝王了。心钝痛,一直以来都只是她看不开,不明白而已。

  慕玄烨也看向她,惊诧不已,却没说什么,大步走了过来,“华儿,你没事吧?这等混账话不要放在心上,朕自会处理。”

  他的额头生出了细汗,明显是小跑过来的。

  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之前她百般要见,他不见。现在为了那个东西,他却急急过来了。

  华儿,听着极为讽刺。

  “参见皇上。”慕锦华敛住神色,正要行礼,却被他拦住了。

  “你我之间,何须多礼。”他侧身,不悦道:“钱公公,还不派人把这些贱-人给拉下去?”

  三人吓得直接瘫软在了地上,“皇上,不是这样的,都是昭姐姐指使我们的,皇上,皇上。”芬婉仪跪着爬了上来,却被人拦住了。

  慕锦华嗤笑一声,宫里哪里会有单纯之人?

  昭婕妤不一,紧咬嘴唇,却像是真正委屈之人。

  慕锦华没了看戏的耐心,“皇兄,我在宫外学会了花茶,不知你肯不肯赏脸?”有些话这里不方面说,更不想再被人利用了去。

  “花茶?”慕玄烨瞬间明了,多看了她几眼,“什么时候我们的荣华公主除了骑射宴会还学会了泡花茶,皇兄当然得赏脸。不,就算你不说,皇兄也会到荣华宫讨一杯茶喝的。”

  慕锦华一滞,不着痕迹的挽上了他的手臂,声音又娇又脆,“皇兄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哪怕是大半夜,华儿也会乖乖起来泡茶的。”

  慕玄烨默了一下,她似乎变了,又似乎没变。至少,对他还是一样。

  “走吧。”他笑了,他只想要享受这一刻的兄妹温。

  见他要走,三人都着急了,“皇上。”“皇上——”

  慕玄烨瞪了几人一眼,吓得噤声。“钱公公,还等什么?这些人都欺负到荣华公主头上了,还不赶快拉下去。”

  慕锦华意外注意到边角上鬼鬼祟祟的,轻蔑一笑。对孙永福使了个眼色,挽着慕玄烨离去。

  荣华宫,看到宫娥们准备泡茶的器具,又看着慕锦华有模有样的沏茶手艺,惊叹之余多了几分省试。

  慕锦华装作不知,最后从茶壶里倒了一杯茶,推到了他的面前。“菊花茶,清润解毒,这个季节喝最好。”

  慕玄烨端起来,放在鼻翼下闻了闻,茶香扑鼻,不亚于宫廷里最佳的茶艺师。抿了一口,香味久久不散,口齿留香。

  垂眸看着茶水,他似是漫不经心的说道:“朕记得你之前可是很讨厌这些的,出去走了一圈回来,长大懂事了不少。要是父皇还在,一定会十分高兴的。”

  慕锦华知道这一幕迟早会来,他一直都在等着她说出口。可是,她不能说。沉吟了一会儿,开口道:“我确实到过苏州,那是离京的第二个月,差点饿死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好心的孙大娘,这茶艺也是她教的。”

  她说的轻描淡写,可是慕玄烨还是从字里行间里读到了许多消息。饿死,被救……她一出生便是高高在上的公主,金枝玉叶,除了一个贴身宫娥,身上没有半分钱。

  “怎么…会……”慕玄烨心头一颤,喉咙也有点哽咽起来,他回视着她,久久说不出一句话来。

  那是他在这世上,最亲最亲的人了。

  也是,他最怨、最恨、最愧疚的人。

  只是,很难想象一个公主会流落到要去乞讨!

  是了,她是最骄傲的那个,宁肯为乞也不会沦落红楼,可更是无法想象骄傲的她成了一个乞儿!

  慕锦华眼眶红了,偏过头努力忍住了泪意。离开京城与庇佑,公主什么也不是。

  看着眼前曾经无比熟悉的亲人,现在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