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疑窦重重(1/2)

加入书签

  众人心里都打上了一层疑虑,禹州看起来比兰城还要繁荣,怎么可能会闹饥荒。难道是那个人骗他们的。

  “不对劲。”慕锦华放下了车帘,街上实在是太热闹了,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马车才进了城,一会儿直接有官兵拦了上来。

  “里面的是什么人?”为的人恶狠狠的问,不给他们缓和的余地,直接下令。“给我搜。”

  玉洺辰不说话,众人便由得他们搜,直到搜到了慕锦华的马车上。

  车帘一掀,那官兵直接对上玉洺辰的眼,吓得直接退后了半步,哗的一下抽出了刀。“什么人?”

  他正要开口,突然有人在不远处惊讶的道:“孙公公!”

  他蹙了蹙眉,按住了慕锦华的肩膀,“他们是有备而来的。”

  孙永福半迷糊的睁开眼,虚弱的看着眼前的人。“你看错了,咱、我不是什么孙公公。”

  那人由不得他抵赖,直接说道:“前几天我们才见过面,孙公公莫不是忘了?”

  孙永福一个激灵睁开眼,翘起了兰花指,“你、你是…摄政王的人。”出京后,被王风等人忽悠打的那一批护卫。

  那人一笑,“正是我。”

  不再理会他,他走到间的那辆马车旁,单膝跪了下来。“属下奉摄政王之令保护公主,属下来迟,还望公主恕罪。”

  其他人齐刷刷的跪了下来,大声道:“参见荣华公主,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街上的人都瞪大了眼,真的是荣华公主来了,纷纷跪了下来。

  “你们有心了。”她讥讽出声,不知说的是他们禹州的安排,还是千辛万苦追过来。

  那人心里咯噔一声,莫非被她看出什么了?他装傻充愣,回道:“属下奉命保护公主,定当万死不辞。属下准备好了下榻之处,请公主移驾。”

  他挥了挥手,众人都准备妥当,即便她不愿,他也要强行把她带过去。

  玉洺辰无声的道,见机行事。

  慕锦华才说道:“走吧。”

  见她乖乖妥协,那人站了起来,挥了挥手,“走——”

  一行人护着马车,浩浩荡荡的朝着行馆而去。

  到了行馆,郡守等人早已接到通知等在了门口。看着马车过来,众人心思各异。

  “臣温圆,参见荣华公主,公主千岁。”

  随后马车里传来了一道女声,“都平身吧。本宫不过是路过此处,郡守不必多礼。”

  双儿打开车帘,孙永福迎到了马车旁,伸出手等着。

  只见一华服女子慢慢走下了马车,裙摆浮动,幂离下隐隐约约能见着那倾城之色。

  这便是回京几月便闻名天下的荣华公主,众人心里都有些打鼓,不明白她来得目的究竟是为了什么。

  难道皇上听到了什么风声了?才借口派了她来查探。不管如何,这都是一件棘手的事。还是尽快把这尊大佛送走为好。

  “郡守似乎不欢迎本宫,站了这么久,都不请本宫进去。”她戏谑道,仔细的打量着温圆。脸色白皙,身材消瘦,在人群并不起眼。

  这个人,就是荣贵妃的父亲。

  “公主说的哪里话,只是下臣难得看见公主,一时间太激动,所以才忘了。公主恕罪。”说着,他又要跪下去。

  慕锦华抬手止住了他,“本宫说的玩笑话,郡守不必当真。这几日连日赶路,身上都不大舒爽,好久都未曾轻松过了。”

  “瞧下臣这记性,公主定是十分疲倦,这边请。我已经准备好了酒菜汤浴,公主可以好好休息一番。”

  慕锦华满意的点头,走了进去。

  温圆给一旁的人使了使眼色,跟了上去。“明日下臣亲自带路,定让公主不枉此行。”

  慕锦华摇了摇头,“游玩就不必了,本宫要去灵州寻恩人,明日便出。”

  “这么快?”温圆提高了声音,说完才现自己失态,补充道:“公主难得来禹州,不领略禹州风光,实在可惜。”

  “本宫有要事在身,可惜了。”

  入夜,孙永福端着茶走了进来,气哼哼的说道:“公主,这行馆的人实在嚣张,简直不把我们放在眼底。”

  “怎么说?”

  “奴才刚才想要打水洗漱,谁知那些人告诉奴才没有皂角。”想到这他就来气,“之后奴才去泡茶,在厨房墙角看见不少皂角。你看,他们不是存心的是什么?”

  自从当上主管,他很少被甩脸色,哪次不是别人求着巴结他,讨好他。

  慕锦华思忖半响,问道:“你是在哪里打的水?”

  “厨房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