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夫人醒了(1/2)

加入书签

  那是一头狼,一头已经饿极了许久的狼,被她杀死了。

  垂下头,看着倒在怀里的女人,心里涌上了一股心疼。其实,脱去公主这光鲜的身份,她也只是一个弱女子而已。抬手想要掀开她脸上的头,却听到双儿的哭声,立刻把手放了下去,心也重归平静。

  “公主。”双儿连滚带爬跑了过来,是她没用,是她连累公主了。

  “你照顾她。”他一向说话都是这么简洁,当即就把她推离自己身子。

  双儿绷住泪接着慕锦华的身子,也是这一瞬间,两人都怔住了。

  原来,昏迷,她不知何时拉住了他的衣角。

  玉洺辰抿起了唇,上次也是这样。

  “玉公子。”双儿为难的看着她,“公主她……”她知道玉公子和公主一向不对盘,可是这时候……

  玉洺辰看向慕锦华,眼睛落在她没有血色的唇上,便移开了。手起刀落,只听嘶的一声,布帛断裂了,慕锦华整个身子都靠在了双儿身上,双儿差点就扶不住她。

  “她是你的主子。”玉洺辰冷冷的说完,转身离去,又是那一副冷冰冰的脸庞。“准备准备马上离开。”狼是最记仇的动物,他怕它们还会回来报仇。

  路过慕锦华杀死的那头狼,他迟疑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不一会儿又返回来,把它捡了起来。

  众人连忙收拾,谁也不想再次成为狼的盘餐。

  马车颠簸,双儿及时把茶递了过来,慕锦华喝了几口,方才压住了阵阵恶心。

  “小姐,再过半个时辰,就能到禹州了。”

  “嗯。”她点点头,又靠了回去。昨夜惊险一幕浮上心头,依然惊惧,止不住后怕。

  双儿把杯子收了回去,为她掖了掖被角,退了出去。

  “曦主子怎样了?”邱兰走上前来,透着缝隙看去,只能看见蜷缩的一团,更让人不放心。

  “还是那个样子。”双儿咬住下唇,昨夜可真是吓坏她了。公主红了眼扑向饿狼,要是再差那么一点点,有可能她就葬身狼口。

  那一瞬间,比的不过是谁最狠罢了。

  两人的谈话声清晰的传进了玉洺辰耳,眼皮一跳,垂眼看着眼前跳跃的火花入神,不知在想些什么。

  前方沙尘滚滚,一队人马朝着这边过来。

  “二爷,是从禹州方向来的官兵。”眼尖的人说道。

  玉洺辰自顾自的喝了一口酒,交代道:“不要轻举妄动,看看再说。”

  所有人都收回了剑,继续做着手头上的事。

  那队官兵果然是冲着这边来得,昨夜的烟火引起了各方注意,他们是奉命前来打探的。

  官兵把所有人都围住了,有人骑马上来,扫了众人一眼,最后看向最悠闲自在的那个人。但看此人气度不乏,气质雍容华贵浑然天成,举手投足更是透着一股洒脱。他料定此人便是这些人的主子,语气少了一丝怠慢,客气的问道:“请问阁下是否打算去禹州?”

  玉洺辰眼皮未抬,并未答话。

  他如此轻视,那人倒也未恼,心暗自揣测。莫非是哪位权贵之后?不管他是谁,这人万万得罪不起。“如果阁下是要去禹州,还请原路返回,勿让我等为难。”

  玉洺辰看了旁边的人一眼,那人立刻会意的站了起来,说道:“你这官爷说话奇怪,我们都到了禹州边境,哪里还有返回的道理。我家少爷是为了生意而来,需要从禹州路过,要是晚了一天半天,可是成百的银两损失,到时候谁负担得起?”

  那人狐疑的看了玉洺辰一眼,经商的?他不信。既然软的不行,他只好板起脸,“我看你家主子是聪明人,实话告诉你们,禹州最近出了不少大案子,我家郡守下令缉拿逃犯。各位要是进了禹州城,出不出得来可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这逃犯极其嚣张,指不定要查到什么时候。”

  双儿大为恼火,这些人说黑是白,拿他们当猴耍,气极脱口:“什么大案子,分明就是…啊——”她捂住吃痛的肩膀,脚边滚落了一颗玉珠。

  “几位究竟是什么人?”那官爷黑了脸,手放在了腰边的剑柄上,时刻准备杀人灭口。

  两边剑拔弩张,随时都可能动手。

  在这千钧一之际,其一辆马车里传来了一声威仪的声音,“双儿,外面出了什么事?”

  双儿喜,忙回了马车旁,回道:“小姐,禹州来了一群官爷,要让我们原路返回。”

  那官爷闻声看去,听得这声音清脆如玉珠落盘,威严不失,里面的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