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摄政王对本宫真是好得很(2/2)

加入书签


  慕锦华动了动身子,看时间差不多了,双儿还没回来,有点担心起来。“双儿回来了吗?”

  孙永福惊讶的道:“双儿不在里面吗?咦,双儿,公主刚刚才问起你呢。”

  车帘一开,凉风吹了进来,她看见双儿惨白着一张小脸爬了进来,还以为她是吹风吹的。

  “公主,我们快走吧。”双儿拉紧了她的衣袖,浑身颤抖起来,“奴婢听到有人说,他们在膳食动了手脚,今晚一定要成功。”

  书从手落下,慕锦华直起身来,“当真?”她还在想,依着往日行车度,到下一城怎么说也只差一个时辰左右。看来,他们是故意在拖延时间了。

  “千真万确,奴婢听得清清楚楚。”

  孙永福也爬了进来,显然被吓得不清,“公主,咱们跟他们拼了。”

  “不行。”慕锦华反驳道:“他们人多,硬拼的话拼不过他们,容我想想。”她该怎么办?这些人一看就是练家子,这一点御林军哪里是他们的对手?

  现在才去回想,今日生的事实在是太诡异了。只能说,这些人不是傅长宵派来的。

  她的手脚一片冰凉,幸好双儿听到了消息,否则他们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沉默间,外面传来了王风的声音。“公主,膳食都准备好了,是不是要用膳?”

  “公主?”孙永福一激动,声音拔高起来,尖细刺耳。

  王风眼一沉,难道他们现了什么。

  慕锦华连忙踹了孙永福一脚,训斥道:“该死的奴才,连倒个茶都倒不好,留你何用。还不下去给本宫把膳食端进来。”

  孙永福吃了痛,心定下来不少。“奴才知错了,谢公主开恩。”他把茶水倒在了自己袖子上,才退了出去。

  “公主要在车上用膳。”孙永福说道,配上他那副苍白的脸,更有信服力。

  王风看见他袖口有水渍,疑心顿时消除了。反正都是用膳,还怕她耍出什么花样来吗?“公公来拿吧。”

  孙永福把膳食都端了起来,一直都感觉王风在盯着自己的后背看,更不敢露出马脚,小心翼翼的上了马车后,才软了腿。

  “摆膳。”慕锦华吩咐道,马车里传来了筷子与盘子摩擦的声音。

  王风放下心,才走远了。

  “公主,他走了。”双儿道。

  慕锦华看着两人,认真道:“等下我把王风都哄骗过来,你们都要好好演戏,别让他看出来了。”

  “公主。”

  “公主。”

  两人异口同声,都不赞同。

  “放心,他对我没有防备,我反而能够制服他。”她从怀里把锦包拿了出来,抽出了几根银针。“这上面有迷药,你们一人拿一根,要是我失败了,你们从后面扎进去,别让他逃脱了。俗话说,擒贼先擒王,只要制服了他,就不怕其他人不乖乖放我们走。”

  两人都拿过银针,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

  慕锦华敛了敛神色,突然把桌子一掀,震怒道:“该死的奴才,你是怎么伺候的?不想活了是吗?”

  孙永福急忙磕头求饶,大声道:“公主,奴才知道了,求公主饶命。”

  双儿在一旁附和道,“孙公公,你明知公主习惯先喝汤才用膳,不是故意的谁信?”

  “公主,奴才一时糊涂才弄错了,求公主开恩哪。”

  “给本宫滚出去。”

  “公主开恩哪,奴才知错了……”他慢慢的退了出去,在马车旁边跪下。

  王风听到不对,重新命人准备了一桌吃食,端了过来。“公主,何必和这等奴才过不去,还是先用膳吧。”

  孙永福心跳加快,更是卖力磕头求饶。

  王风眼里闪过一丝厌恶,还是大声说道:“公主,属下准备了膳食,请公主用膳。”

  许久,才传来慕锦华的声音。“端进来吧。”

  王风一愣,愠怒不已,她把他当奴才使唤了吗?

  双儿掀开了帘子,他看过去,只见慕锦华靠在车壁上,衣襟半开,说不出的香艳。

  念顿起,他吞了吞口水,心想,既然他都活不了了,让他风流一把也不为过,当即就上了马车。进了马车,香气袭来,肚脐下的东西不受控制起来。

  他暗骂道,呸,就这样的货色也是公主,说是从红楼里出来的他一定不会怀疑。今晚他定要好好享受,回头也能说出去显摆显摆。

  他那毫不掩饰的眼直勾勾的盯着她看,让人作呕。

  慕锦华当做什么也不知道,喝斥道:“还不赶快摆膳。”

  王风垂下眼,心里哼哼,一会儿定要你求饶不已,看你还嚣不嚣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