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梁上君子(1/2)

加入书签

  慕玄烨陷入了沉思,紧皱的眉头慢慢舒展,最后大喜的拍了拍桌子,站了起来。“不错,青松不倒,红枫难全。任凭他摄政王有多大的本事,还能奈何得了他?”他怎么把那只老狐狸给忘记了,就算他再怎么退出朝堂,也不可能放任自己儿子不管。

  这次苏家的示好,背后定然与他脱不了干系。

  “华儿,你可真是我的福星。”慕玄烨大笑起来,仿佛看到了希望。“朕马上召集三辅老臣进宫。”

  他又嘱咐了几句,就朝着御书房而去。

  这一场大雨,下了整整一天。

  到了第二天,天空灰蒙蒙的。推开窗子,一股清新的味道扑鼻而来。看着地上落满泥土的花瓣,脱口道:“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这是前朝大诗人陆务观所作,她总是觉得太悲伤了,唯独最后一句颇有些意境。

  “公主,御花园都积了一层水了,昨夜那场雨可真大。”双儿还没进来,声音先传了过来。“呀,玉公子也在?”

  慕锦华转身,看见玉洺辰坐在书桌前,手里拿着一本游记,不知道来了多久。想到刚才吟咏的诗,顿时红了脸。瞥见玉洺辰没开口说什么,暗自放松。

  随知——

  “想不到堂堂荣华公主,也有如此寂寞苦恼的时候,在下今日真是大开眼界了。”他合上书,戏谑的瞧着她,环手抱胸。

  不理会他的打趣,慕锦华快步而来,伸手夺走了他手的书。“你不是喜欢当那什么梁上君子,难不成是跑到我书房来看些杂记,找一些不掉下房梁的方法?”

  双儿唔的一声,大彻大悟,“怪不得玉公子总是神出鬼没,原来是喜欢在房梁上睡觉啊。”她奇怪的抓了抓后脑勺,抬头看看房梁,又看看玉洺辰,惊叹出声,“玉公子果然好功夫。”

  慕锦华噗嗤笑了出来,“家有双儿其乐无穷,难怪玉公子武功这么好,敢是在房梁上练出来的,小女佩服佩服。”

  玉洺辰冷凝了脸,偏生双儿还凑热闹的又问了一句,“玉公子,我家小姐说的是真的吗?你真的在房梁上练武功?可是书上说,梁上君子梁上君子,不就是采花大盗么?”

  慕锦华再也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玉洺辰冷眼一撇,手玉珠转动,慕锦华直接说不出话来。

  这个人,竟然点了她的穴,当真可恶至极。

  “公主,你怎么了?”双儿着急了,求救的看向玉洺辰,“玉公子,我家公主怎么不笑了?”

  玉洺辰心里不舒坦,本要冷讥讽。转念一想,笑意融融的问道:“双儿可听过以五十步笑百步这句话?”

  “嗯嗯。”双儿点头,“以前公主上学堂的时候太调皮,被太傅罚抄这句话五十遍。”

  玉洺辰眼角微扬,心十分愉悦。看着慕锦华,原来你也有这种时候。

  想到当年的丑事被爆了出来,慕锦华有口不能,糗得连脖颈都红了。这一回,不得被他嘲笑了去。

  双儿不懂两人之间的‘互动’,一本正经的说道:“太傅说了,这句话意思是自己跟别人有同样的缺点错误,只是程度上轻一些,却毫无自知之明地去讥笑别人。”她更加不解,“玉公子为什么突然说起这个?”

  “因为梁上君子不是那么用的,睡在软榻上也能被称为梁上君子。你看,软榻比不得床吧?只能一个人睡。”他一步一步诱导道。

  扯。看他面色正经,说的却是不着边际的话。可惜双儿那傻丫头是个实心眼的丫头,根本不知道自己被他牵着鼻子走了。

  她在心里求佛祖问菩萨,双儿还是傻乎乎的说道:“公主也睡在软榻上的。”双儿想了半天,觉得玉公子说得什么有道理,她觉得自己读书太少了。“公主,你也是梁上君子吗?”

  慕锦华眼里快要喷出火来,她决定,以后有玉洺辰的地方,一定大双儿走得远远的,免得被他带坏了。

  玉洺辰憋着笑,继续说道:“瞧,你家公主不是不说话,是默认了。”

  双儿看向慕锦华,认可的点了点头。

  “等她反应过来肯定会反驳我的,她是因为碍于公主之尊不好意思才这样的。”说话间,右手再次弹起了一颗珠子打在了慕锦华肩膀上。他手道极好,那玉珠没落地,直接就停在了她的衣襟上。

  “玉洺辰,你说八道。”

  双儿佩服的看着玉洺辰,玉公子,你真厉害。

  慕锦华一动,玉珠滚落在了地上。双儿大叫一声,“公主,你脚边落了一颗珠子。”想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