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 曾后会武,重伤(1/2)

加入书签

  慕锦华十指紧握,冷冷地盯着邵寒看了数秒,眼底的愤怒却是慢慢地淡去,最后化为了悲伤,“是你。原来,真的是你!”

  邵寒被慕锦华的目光盯得极不自在,她那眼神是什么意思?她不是应该咬牙切齿地恨他吗?可是为什么是,悲伤?

  “你……你什么意思?”

  慕锦华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目光悠远,道:“其实,我踏入昊沅的时候,你想要杀我,不是为了替阿云报仇,而是你知道我会为阿云报仇,你怕了,所以才想要杀掉我,是不是?”

  慕锦华唇角勾起了一抹讥讽,“其实你从未想过要替阿云报仇是吧,人人都叫你小诸葛,阿云也曾说过‘吾子邵寒,其慧胜之本王’,你若想过,昊沅便不会是现在这副局面!”

  “可是,”话锋一转,这一刻,慕锦华看向邵寒的眸中只有怜悯,“你知道吗,到死,他都还在维护你,他跟我说,‘邵寒聪明有余,然自负过了三分,极易自己困住自己’,他叫我有朝一日在你陷入困境之时尽力开导你几句,你可还记得那一日我给你说的话?每一个字,都是阿云给你的嘱托!”

  邵寒脸色青白不定,强行撑着才没有让自己失态,硬着声音道:“那又怎么样呢?哼!云王他总是这么自以为是!他对每个人都很好不过是为了别人都能感激他!他以为他很了解我吗?呵呵,天真!”

  慕锦华轻抿着唇,一瞬不瞬地看着邵寒,“你以为他为你做的,就只有这些吗?”

  邵寒心底涌起一抹不安,紧张地看着慕锦华,“你还知道什么?”

  “阿云性子温和,极少喝酒,可是你可还记得一年前,有一次他和你大吵了一架,回来就喝得酩酊大醉,你知道阿云醉了之后和我说了什么吗?他说‘无论他做了什么,我都原谅他!’邵寒,以你的聪慧,不会不明白这句话代表着什么!”

  话到最后,慕锦华的声音带上了丝丝戾气,邵寒瞳孔倏地放大,踉跄着后退了两步,脸色青白不定,嗓音嘶哑,“不可能!不可能!”

  怎么可能?他早就知道了么?

  一年前,他现他和曾后有来往,所以他和他吵了起来,他认为他是在限制他的自由,殊不知,他只是担心他会入了曾后的圈套,可是吵到最后,他突然就不说话了,他记得,他看向他的眼神里充满了悲伤,看得他胆寒!

  虽然不久之后他们就和好如初,但他能感受到,他看着他的背影,眸中永远有一抹化不开的阴霾!所以,他真的知道,他什么都知道!

  “啊!为什么!”邵寒抱住了脑袋,痛苦的蹲在了地上,“你明明什么都知道,为什么还放任我那么做!亦孤云,你告诉我,为什么!”

  慕锦华闭上了眼睛,脑海中,亦孤云的脸庞却是慢慢的模糊开去,阿云,你为什么总是替别人着想呢?阿云,你知道吗,我仿佛觉得,天地间都是你的影子,阿云,你听到了吗阿云……

  “啪!啪!啪!”

  清晰的掌声嘹亮地响起,曾后那高贵又不是风的声音传了出来,“真是一出精彩的好戏,本宫差一点也感动了呢!”

  众人的目光全部汇聚到了曾后的身上,曾后素手轻抬,身侧的太监一个立刻俯下身来扶住她的手,另一个恭敬的跪趴在地上,曾后看也不看,玉脚踩在太监的背上,一步下了乘撵,贵气四溢,高不可攀。

  曾后莲步轻移,向着慕锦华而去,荒山野岭,被她走出了步步生花。

  曾后在距离慕锦华五步之外站定,这个距离,对于习武之人来说,恰好是一个可攻可守的攻防胜地,玉洛辰轻轻眯了眯眼,看向曾后的目光多了丝丝探究。

  “荣华长公主,比起一年前,你真的变了很多。”曾后说着轻轻叹了口气,眼底的绪看不出是赞赏还是不屑。

  慕锦华迎着她的目光,曾后分明只是淡淡地看着她,她却感觉到一股压力扑面而来,忍不住紧了紧怀中的峥儿,眼角维持着一抹倔强,“我变成这样,天后娘娘您功不可没,不是吗?”

  曾后红唇微掀,“是啊,一年前的你不谙世事,纯净得如那天山的雪莲,令人恨不得想要踩上几脚,在上面留下些污秽才好,现在的你么,说实话,本宫在你身上看到了我当年的影子!”

  曾后说着回过头来看向了邵寒,气势瞬间凌厉起来,“你现在觉得愧疚,无非是想起了亦孤云对你的好,但你当初背叛他的时候,可曾将这些通通忘了?不!你没忘,可你还是背叛了他!你有你的理由!记住你的理由!站起来,做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