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玄衣男子再度相帮(1/2)

加入书签

  “呵呵,”慕锦华淡然一笑,唇角勾起刹那芳华,“恐怕这一次,你要失望了。”慕锦华笑容自然,全无勉强,曾后心里咯噔了一下,虽然早已布置周全,但她还是忍不住抬起凤眸扫视了一圈。

  并无异常。

  慕锦华只是强装镇定吧?

  思虑至此,曾后放下心来,冷声道:“慕锦华,选择的机会我已经给过你了,既然你为了虎符而放弃这个孩子,那么——”话到最后,曾后眼底闪过一抹狠戾,而扛着布袋那汉子早已将腰间别着的砍刀抽了出来,横亘在布袋之上,只等曾后一声令下,袋中之人必然断成两截,绝无幸免!

  慕锦华双手倏地紧握,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感受到怀中之人紧绷的身体,以及不知觉嵌入他掌中的指甲,玉洛辰眼神动了动,华儿并不像她表现出来的那么无所谓,那么她这么做是……

  曾后却并没有急着下令,似乎是为了欣赏慕锦华如何看着自己最疼爱的孩子慢慢地走向死亡,是以,她只是慢慢地抬高了自己的右手,慕锦华紧紧地盯着曾后,一瞬不瞬,密密麻麻的冷汗从她的额头上冒了出来,她承认,比气势,她从未胜过曾后,甚至差之甚远。

  眼见慕锦华眼中的惊惧已经凝结至最高点,曾后满意一笑,右手瞬时下压。

  “不要——”慕锦华凄厉地惨叫一声,不顾一切地朝着布袋扑了过去。

  “华儿!”饶是玉洛辰反应过人,也没来得及抓住慕锦华。

  大汉手中的刀已经割破了布袋,只需要再用一分力,那布袋连着袋中之人必将会断为两截,慕锦华目眦欲裂,这一刻,她心慌到了极点。他出现的那一刻,她以为他会帮她,可是她错了吗?那人并没有打算再帮她?峥儿就要死了,是她害死他的!

  然而就在此时,那大汉却静止在了原地,手中的刀并没有继续滑落,时间仿佛一瞬间静止下来,只有慕锦华还在向着那布袋扑去。

  “咚!”慕锦华终究是碰触到了那布袋,随即紧紧的将那布袋揽进自己怀里,身体因为重心不稳朝地上倒去,慕锦华别无他法,只能将布袋护在怀里,自己承受那坠地之痛。

  然而疼痛并没有到来,慕锦华转头,意料之中的熟悉脸庞,是阿钰。

  慕锦华喜极而泣,晶莹的泪珠从她的眼角滑落,氲开在玉洛辰的胸膛之上,慕锦华一手护住怀中的布袋,一手紧紧的抓住了玉洛辰,“阿钰,峥儿没事,峥儿没事了!”

  感受到怀中人儿轻微颤抖的身子,玉洛辰心尖狠狠的颤了颤,怪他没有一早保护好她在乎的人,才会让她经历这般惶恐!

  反握住慕锦华的手,玉洛辰将她狠狠的带进怀里,“华儿,不会有下一次了,我保证!”

  慕锦华微怔,察觉到玉洛辰是在自责,心口一阵难受,赶忙擦干了眼角的泪水,“我们先看看峥儿怎么样了。”

  慕锦华说着小心翼翼地将布袋平放到了地上,借着身上陈国皇妃允赠予她的佩刀将布袋口割了开来,熟悉中的稚嫩小脸一点一点出现在眼前,饶是现在慕峥已经脱离了危险,慕锦华仍是忍不住一阵后怕,若是那人始终没有出手……慕锦华不敢再想象下去。

  慕峥闭着眼睛睡得十分沉,慕锦华仔细检查了他的脉搏,平稳有力,看来只是中了迷药暂时沉睡过去了,确定慕峥没事,慕锦华这才将注意力放在了正与曾后对峙的神秘人身上。

  看着踏在扛着慕峥那大汉尸体之上着玄色衣衫的挺拔男子,玉洛辰眉头皱了皱,这个人是谁?和华儿又是什么关系?华儿又为什么那么相信他?莫非……

  思及此,玉洛辰忍不住再度紧了紧揽着慕锦华的手,仿佛他一松手眼前之人就会消失不见似的。

  曾后冷冷地看着眼前出现地神秘男子,对于他的出现,她虽然有一瞬间的惊诧,一瞬间的恼怒,但是在看到他救下了慕峥的时候,她居然微微松了口气,连她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不过这并不代表,她就会放了他!敢阻拦她的人,她从来不会让他们有好下场!

  “你,倒是极像一个人。”似乎是想要透过那银色面具看清楚里面隐藏的到底是怎样的一张面庞,曾后的眼睛一刻也不曾离开那男子的眸子。

  男子目光淡然,面对曾后充满压迫性的审视亦是不闪不避,对她的话却是置若罔闻,道:“你如果不走,就永远留下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