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 锦盒中的东西(1/2)

加入书签

  男子没料到事会展到这样的局面,知道对面的人是吃了秤砣铁了了心了,他也不再伪装,直接了当的说道:"我的确是受了季零的委托而来,当年曾经受过他的恩惠,才会接受这桩委托,没料到会惹上这样的麻烦。南王果然是个厉害的人物,简直不能让人小看了去。"

  亦南舒却道:"本王还在想,你还会装到什么时候?"

  "什么难道,"他微微睁大了眼,"你早就看出来了?"

  "没错,本王从见到你的第一眼开始就看出来了。饰演一个普通人,你先得放低你的和身段。就算本王再不济,也是一个王爷。"

  他这么一说,他才恍然大悟,原来一开始自己就已经暴露了。眼底里满是钦佩,他抱拳躬了躬身,"难怪季零对南王评价之高,今日在下是心服口服。"

  "只是,"他双手捧着锦盒,放低了姿态,恭恭敬敬的递了过去,"这个贵重之物,交给王爷的话,在下的任务也就完成了。"

  亦南舒略一迟疑,就接过了锦盒。

  男子诧异的抬起头看向他,"南王难道不怕在下使毒吗?"

  亦南舒唇角一勾,"你以为,这个时候你还能走得了?"

  "难道"早有埋伏?话还没说完,他便正色起来,感受到周围不同寻常的气息,正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

  难道说,早就在他不知不觉,南王已经调遣了人手?而他自诩警觉超人,却一直都没有现。

  "南王的确有本事,只可惜,我的剑,除了玉剑风,还没有人能挡得住我。"说话间,他从怀里抽出了一柄刀柄,凌空一甩,利刃从刀柄滑了出来。

  亦南舒对着暗的部下做了一个简单地手势,只闻空气传来的唰唰的声音,寒锋闪着银色的光芒,直直朝他微拢而来。

  男子向后踏了一步,与长剑交战,不过是一盏茶的功夫,两人已经相交了几个回合。就在这时,一张大从者房梁上落了下来。

  "你逃不掉了。"亦南舒道,这是他最得意的法宝之一,乃是用天蚕丝织就而成,用特殊的药水反反复复泡了整整七天七夜,银色的天蚕丝犹如是蜘蛛密布坚实而几近透明,可以将猎物牢牢的困在上,一时半会儿无法挣脱。

  四个高手拽着的四端,分别落在了地上,便开始了幻卫影步伐,誓要将的男子牢牢的捆锁在间。

  这一动,四周都开始飘起了一股清香。

  慕锦华眉一抬,这股香气是没等她想到,眼底便多了一只手,手心上盛放着一粒杏色的药丸。

  她沿着手掌看过去,亦南舒半笑半不笑,看得瘆人。

  她拿起药丸放进口,不久便感觉花香的味道淡了些。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这天蚕丝应该也浸泡了一种东西--铃兰。

  铃兰花各个部位都有毒,尤其是叶子,能够让人产生幻觉,把那个引诸如头疼、呕吐、恶心、更甚是昏迷死亡的效果。

  "嘶--"的一声,四个高手突然纷纷倒地,男子竟然用内里震破了,面色潮红的站在地上喘息。

  邵寒张大了嘴巴,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一幕。

  他挺直了身子,双手抱拳,丢下一句"后会有期",夺门而出。

  "快追。"亦南舒急吼了一声,现在更是不能让这个男子逃走。"他已经了毒,支撑不了多久了。"

  底下人得令,急忙追了上去。

  慕锦华回过头,看着邵寒那副惊魂未定的样子,心疑惑再起。为什么他一出现,不单是季零也出现了,阿云也死而复生,就是这个陌生的男子也找上门来。

  这一切都是计谋?

  "邵寒,你认识他?"冷冷的声音在大厅突然响了起来,亦南舒双目如剑,随着一声"嗯?",更是将厅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来。

  "我、我"邵寒咽了咽口水,"我不知道。"

  他那闪躲的眼神明显就是说假话,亦南舒静静的看了他一会儿,才收回了目光。"若是你哪天想起来了,一定要告诉本王。"

  邵寒身子抖了抖,不知道他到底看出了多少,只是连他自己都无法肯定,又怎么去说?

  那个人,也是不可能会出现在这里的男人。

  气氛僵凝下来,空气的压迫几欲将人压得崩溃。

  这时,慕锦华开口道:"七哥,还是先看看锦盒里的东西吧。"

  "好。"他点点头,正准备要打开锦盒,邵寒忽的喊了一声,"不可--"所有人再次齐齐的朝他看了过去。

  邵寒解释道:"那人来路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