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诱惑与鼓动(1/2)

加入书签

  依秋命人把屏风撤到了一旁,曾后靠了过来,双臂搭在了池上,下巴放在了手臂上靠着。语气酸溜溜的道:"沈大人在想些什么?难道本宫年老色衰竟是比不过荣华长公主那个年方十六的小丫头了么?"

  "天后雍容华贵,岂是那等女子能够比拟的。"他抬起头来,见着眼前香艳的场景,饶是自己定力十足,也有些口干舌燥起来。"天后还是头一次在微臣面前这般试探微臣。"

  曾后唇角一扬,视线徒然凌厉起来,直直的望进他的眼里去。这一年来,她无数次与这个男人交锋,却没一次能够看得到他的内心。"即便如此,还是引诱不了沈大人,让本宫好生挫败呢。面对这般神秘的人,本宫更是不想放手了。不若,便坐实了传吧。"

  沈逸轩摇了摇头,"天后看得上微臣乃是微臣的福分,不过微臣只是一介草莽之徒,哪能配得上天后之尊?"

  曾后似乎很受伤,秀眉紧紧蹙在了一起,"沈大人之前可不是这个样子的,大人有了新欢忘了旧爱,本宫甚是难过。"

  她可是记得,两人之前若有若无的暧昧,别说她会混淆,别人都这般认为。面一说,怎么可能真的是空穴来风?但只有她自己清楚的知道,这个男人,在她面前从来都不是真心的,哪一次都不是充满了算计和设防。

  她偏过头,像一只慵懒而高贵的猫,充满着致命的诱惑。她打趣道:"或者,沈大人是看上荣华长公主了?要不要本宫帮大人一把?"

  沈逸轩眉色微沉,"天后重了,荣华长公主已经有了驸马,微臣就是想要插一脚,也已经不可能了。何况还要劳烦到天后,更是微臣的不该。至于微臣与天后之间,想来,天后是最清楚不过的。"

  这样就有些动怒了?曾后兴趣渐浓,看来慕锦华在他心的确不太一样。脸上的笑意顿时一收,严肃的看着他,"我现自己错了,当初不该让你和她走得那么近的。"要是让他成为自己的大敌,那结果可就是得不偿失了。

  她不想对付沈逸轩,更不想与四大家族为敌。

  沈逸轩不退不让,义正辞的道:"臣所做之事都是奉令而为,还望天后明察。"

  对他的油盐不进,曾后向来是没有办法,只好松缓了语气道:"那本宫交代你查探的事如何了?荣华长公主来使的目的是什么?天辰有何异动?"

  "根据臣的查探,荣华长公主来昊沅的目的正如出使那般,并没有察觉到其他的异动。"

  "是吗?"明显是不相信的语气,"荣华长公主才到京没几日,迅和南王打成一片,还和辰钰有所交集。这不难让本宫怀疑,她联合了蛰伏多年的南王,先把除掉敖王,再一点点的除去本宫的左膀右臂,最后再将本宫置于死地。"

  沈逸轩很好奇,"天后为何一次两次这般肯定荣华长公主会对您不利呢?在臣看来,似乎她并没有任何的能力能够威胁到天后的地位。"只是她每次都这样的暗示,倒是让他对她的动机产生怀疑。

  借他的手阻碍除掉慕锦华,他沈逸轩才不是那个傻子,做她的替罪羔羊。

  似乎早已预料到他迟早有一天会询问自己,曾后掩唇一笑,"女人啊,总是很容易动,难道你没现,她对南王有些不同?"

  沈逸轩一怔,"你是说"

  曾后淡笑不语,收回了手,突然间站了起来。水流顺着光滑的肌肤流淌下去,那洁白无瑕的美丽,就像是老天亲自雕刻出来的完美的产物,让人移不开眼。

  沈逸轩看得一呆,连心都有些蠢蠢欲动起来。

  他从池走了出来,噙着一丝浅笑,看起来华贵而耀眼。"沈大人别忘了,要是本宫倒下去了,对沈家来说,可是没有任何好处的。"

  依秋见状,拿了干的丝缎过来给她擦拭身子,曾后张开双手,任由她伺候着,倨傲的看着对面的男人。"不,或许对沈大人来说是有好的。"

  沈逸轩回过神来,眼里浮现了一丝轻嘲,"这点臣当然明白,但是臣也有话要告诉天后。"

  "什么话?"

  "天后想要臣做事,自然得拿出最基本的诚意来。否则到最后一刻,臣可不能保证会选择生我养我的沈家。"

  话,既然已经说出口,沈逸轩双手抱拳,一躬身,"大理寺还有事要处理,臣先告退了。"

  人一走,曾后瞬间便沉下了脸,重重的哼了一声,"沈逸轩!"

  依秋手一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