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公主是个聪明人(1/2)

加入书签

  明明昨日还是万里晴空,今儿个却变了天,看着窗外绵绵的细雨,怎么也无法静得下心来。复制网址访问vodtw

  慕锦华干脆起了身,召了几个婢子准备茶具,拿了酿干的白梅花泡茶。这些梅花都是在年初采摘的,取自每棵树上最娇嫩的花瓣,不会因为花太艳而失了原有的香气。

  不一会儿,满室都是浓浓的梅香。

  邱兰走了进来,在她耳边轻声道:"公主,沈大人来了。"

  门帘挑开处,沈逸轩合了雨伞,交给一旁的奴才,大步走了进来。

  闻着香气,令人一阵心旷神怡。沈逸轩接过婢子递过来的丝帕,一边擦拭脸上的雾水,一边道:"看来我是赶上了好时候,公主应该不介意我喝一杯吧?"

  慕锦华抿唇一笑,倒了一杯茶推至对面,"沈大人怎么有空在这时候过来?"

  "我乃是奉了皇上的命令来的。"他豪不迟疑的跪坐下来,端起茶盏在手心,温热从杯身传进了手心,驱散不少凉意。"是为了之前峰山的事。"

  "有结果了?"

  "嗯。"他顿了顿,喝了一口茶,口鼻顿时都是满满的清香。微微一笑,"所谓口齿留香,大抵说的便是这个吧。"

  慕锦华只一笑,并不接话,又为他续了一杯。

  沈逸轩想到来的目的,脸色凝重下来,"疾电的草料被人混合了毒药,所以才会狂的。不过,这次的事件并非是冲着公主来的,谁也没料到南王会忍痛割爱,把爱驹让给了公主。"

  慕锦华想到自己当时自己还给疾电喂了草料,说起来她也是罪魁祸之一,不过看他这样的神色她知道事没那么简单。开口问道:"沈大人要对本宫说的,是关于幕后之人的事?"

  "不错。"他的眼浮现一丝赞赏,端着茶盏在手心,微微晃动,看着上面的白色花瓣随水摇曳,才道:"事实上,指使下毒的人,公主也认识,他曾对公主做出不利的事来。"

  慕锦华一下子就猜到了人,"敖王?"之前所谓的画舫一事只是他们嫁祸给敖王的,听他的口气似乎也认为是他所为。

  依着对他这些日子的了解,慕锦华认为那个理由可是不足以让他相信的。

  他不挑开,对她来说再好不过。

  "是的。"沈逸轩点点头,突然抬起头来,眼紧紧的盯着她看。"之前为了那个歌姬之事两人有了嫌隙,据敖王的贴身奴才所说,敖王之所以下手全是为了教训南王出口恶气,但是底下的人却会错了意,加大了药效。更是没有料到,会是公主选了疾电。"

  慕锦华总觉得他话有话,抓着茶盏的手指微微一紧,表面上也正色起来,"好在无人出事,也算是一件幸事了。"

  "其实要不是那日敖王对公主下手,恐怕我也还不能找到证据。"

  她的心底大骇,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试探她?还是他知道了什么?这个沈逸轩果然是个不能小觑之辈,她必须更加慎重才行。

  想到这,她蹙了蹙眉,假装分析道:"我与敖王并无恩怨,说不定是冲着南王来的。"

  仿佛就是为了在等她这句话,沈逸轩道:"我也是这样想的,只是还有些蹊跷,为何黑衣人要敲晕我们几个?也独独只有南王受了伤。"

  这厮果然一直都是怀疑的,慕锦华眼皮一跳,勾唇一笑,"沈大人何必要对本宫说这些?难道沈大人怀疑是南王做的不成?目的就是为了嫁祸敖王。"

  没想到他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要说作案动机,杀死爱驹,或者是强行压着孔家小姐的身契,都是有充分的理由的。"

  他话锋一转,"再说,此次皇上大怒,将敖王贬至皇陵思过三个月,最大的收益者,还是南王。"

  慕锦华垂下眼眸,喝了一口茶,润润有些干的喉咙,"那沈大人为何要与本宫说这些?"

  "公主是个聪明人,想来一定会明白沈某的用意。"

  "什么用意,恕本宫愚昧,听不懂大人的外之意。"

  沈逸轩失了手,茶杯从手落了下来,砸到了桌面上,水花溅湿了他的衣衫。

  见此,慕锦华忙对着候立宫婢吩咐道:"去拿干毛巾上来。"

  "可是"

  慕锦华脸一板,"还不快去,难道要本宫亲自去拿吗?"

  "奴婢不敢,这就去拿。"

  待得她一走,慕锦华便对沈逸轩道:"大人究竟想对我说什么?"这样大费周折的支开曾后的人,连她都很好奇了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