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开始浮现的危机(1/2)

加入书签

  宴会进行了一半,忽的又有人站了起来,手端着酒杯,视线直直的落在慕锦华身上。"听闻辰皇极其疼宠荣华长公主,为何只让公主一个人跋山涉水的赶过来呢?如此千辛万苦,倒是让人颇为心疼公主。"

  来了,慕锦华眼皮一跳,从容答道:"皇兄爱民如子,最大的心愿便是国泰民安。作为臣妹,荣华自然要为皇兄分忧。只是荣华向来任性,不喜欢宫一板一眼的皇家礼仪。才会偷偷溜出来前行一步,想要独自领略昊沅的大好河山。只可惜"

  她摇了摇头,无奈的道:"才进了昊沅,就被当成了红黑双煞。要不是遇上大将军,本宫现在指不定还在牢里感受世间疾苦呢。"

  这些事自然早已传遍了京,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在这关口,还是曾后打圆场道,"之前多有得罪,这一杯酒,就当是给公主赔罪了。"

  "天后重了,昊沅连一个个小小的捕头都这么敬职敬业,才是叫本宫大开眼界呢。"她也端起了酒杯,回视她的眼。

  曾后哪里听不出她的嘲讽之意,可这件事不是她做的,自然也就未放进心里去。"这不过是昊沅一角,相信公主日后定会现许多事的。我昊沅泱泱大国,自是有不少忠士能人。"

  她主动挽留道:"公主既然是为了昊沅美景而来,那边等到其他使臣到了昊沅再走吧。想来,南王很乐意做陪伴的。"

  虽然不知她用意为何,亦南舒勾起了唇角,"这是本王的荣幸,只是,本王想要向天后请一道旨意。"

  "什么旨意?"

  "既然是本王做陪伴,就不需要他人暗保护了。"他眼一转,看向敖王。

  被他炽热的视线给激了激,想到今日刺杀一事,敖王立刻跪在了地上。"父皇明鉴,儿臣怎么会做出那样的事来,一定是有人存心想要诬陷我的。"

  亦南舒轻嗤了一声,对着沈逸轩道:"当时沈大人也在的。"

  沈逸轩眉头一动,淡定的放下杯子,"当时臣被黑衣人打晕了,倒是南王受了伤,想来,说的也是不假的吧。"他的话意有所指,这件事十分可疑呢,可疑到现在他还是一团乱。

  "沈逸轩,你少口出狂。"敖王气得跳脚,他是有安排人跟踪他们,但是觉得没有下杀手。

  沈逸轩用丝帕擦了擦唇角,无辜极了,"沈某有说什么了吗?"

  他的确不曾说是他做的,敖王顿时若是吃了哑巴亏,什么也说不出来。

  "够了!"邢帝一掌拍在了桌子上,"这件事朕自然会派人去查,是非黑白,到时候便会真相大白。"

  敖王恨恨的剜了沈逸轩一眼,不甘不愿的坐了下来。

  可是,有人却不甘心。"皇上,若是这个荣华长公主是假的呢?"

  众人齐齐望过去,还是刚才的那个男子。

  曾后惊诧的道:"姜弘,你这话可是有何证据?"

  姜弘,慕锦华沉思下来,这个人便是四大家族之一的姜家嫡子。

  "臣并未有任何证据,但是臣却是有一些疑惑。"他定了定神,继续说道:"既然作为出使的公主,她没有任何的公诏书。其二,当初这位'荣华长公主'进入昊沅之后被人当成了红黑双煞,不是没有依据的事。红黑双煞极会易容,要是想要冒充谁不在话下。何况,当初被抓入天牢的可是黑白双煞两个人,到了长安却只剩下公主,这一点不难让人猜忌。"

  这一点,也是众人心的疑惑。

  慕锦华早有准备,"你说的没错,当日与本宫一同进入昊沅的的确还有一个男子,想必你们也已经有所耳闻,本宫的驸马乃是一个江湖剑客。只是到了半路,他有事离开,方才没有一同进京。这一点,你可以问大将军。"

  眼眸微敛,她的语气冷了几分,"大人这样口口声声质问本宫,莫非,是在怀疑大将军的眼光?"

  "这"姜弘一时语结,鼓起了勇气又道:"大将军今日因病不能出席宴会,自然是你说什么便是什么。只要你拿出诏书来,我才会信服。"

  慕锦华没有直接回答他,反而看向曾后,"天后说呢?"

  曾后有些为难,但是姜弘的话同样是合合理。

  这时,亦南舒道:"公主不妨拿出诏书,以证清白。"

  不知为何,沈逸轩有些担忧,他探听得到的结果也是慕锦华根本没有带着诏书上路,不禁微恼起姜弘擅作主张,没按着他的安排行事。

  姜弘却在此时再次撞了上来,"沈大人觉得如何?"

  沈逸轩眉头动了动,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