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孔千柔其人(1/2)

加入书签

  慕锦华一愣,不解的看过去,从他脸上未现什么。"沈大人?"

  "此番微服出行,叫我逸轩便是。"他的笑如沐春风,压低了声音蛊惑着她。

  "这"慕锦华十分为难。

  "辰钰,我要那个玉佩。"映安公主的声音突然间又插了进来,慕锦华此刻再次感激她,假装也朝着那边看去,心里不断琢磨着推拒的词语。

  她才接下了亦南舒的玉镯,要是不要他的,有些说不过去。但是若是要了,辰钰应该会生气的吧。刚才的'惩罚'还历历在目,她浑身一抖,不行,这个东西不能要。

  她拿七哥当兄长看待,辰钰固然知晓,但是沈逸轩才引了他的醋意,太过吃亏的还是她自己。

  纠结,视线蓦地瞥到了一只朱钗,粉色的珍珠,在阳关下熠熠光,看起来就像是赝品一样。她见过不少珍珠,也曾在先皇手得到过不少赏赐。

  对珍珠真假以及贵重,一样便能看得出来。想不到竟然会在这样一个摊位上看到一颗难得一见的极品粉色珍珠,再看这个摊主,应该是不知晓的吧?否则,怎么会和一堆次品放在一起?

  辰钰顺着她的视线看去,也看到了那支朱钗。裕林山庄向来是生意世家,对珠宝玉石的品鉴自然是不在话下。

  他佩服慕锦华的好眼力,心想着怎么把这支朱钗买下来。

  "辰钰,辰钰"映安公主拽了拽他的衣角,"可以给我买那支玉佩吗?"

  慕锦华不悦,忍不住挑了挑秀眉,转了凤眸看向她。送玉佩的含义远远胜过其他东西,映安公主难道不知这其的含义吗?

  "公主不会穷到连一块玉佩都买不起吧?"辰钰冷声道,侧身大步朝着前面走去。

  被落了脸,映安公主有些失落,但比其他走远,还是跟了上去。

  "我们也走吧。"慕锦华放下手的玉镯,跟了上去。

  剩下亦南舒和沈逸轩两人,对视一眼,谁也不肯让谁。

  沈逸轩率先开口道:"我想南王应该明白,公主不是一般女子,所以还望王爷自重些。"

  "这些事不需要沈大人来提醒我。"亦南舒也收起了笑意,挑衅的回视他。"沈大人有了一个,何必还要来招惹第二个,俗话道招蜂惹蝶,说的其实也是沈大人这样的吧?不,应该说是道貌岸然。沈大人仪表堂堂,怎么说也是京一大才子,想不到竟然啧啧"他感叹了两句,却没有将下面的话说出来。

  沈逸轩听得脸色一沉,"想不到南王也是一个道听途说胡乱造谣之辈。"

  "难道沈大人想要否认与天后的关系?"

  摊主听得心一阵乱跳,恨不得立刻捂住耳朵。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只希望两位爷能够放他一条生路,千万别和他这个小老百姓过不去。

  随知两人只是相视一笑,便默契的抬脚离去。

  这,这就完了?摊主眨眨眼,疑惑不解,他还以为两人会打起来的。

  事实上,两人都是一等一的聪明人,既然都试探不到对方什么,自然懂得什么叫知进知退。

  走到了一半,辰钰突然停了下来,对着几人道:"你们先走,我还有点事要处理。"

  "什么事?"映安公主急急问道,想要扯住他的手臂,又怕他突然翻脸。手放在半空,怎么也不是。

  对她小心翼翼的态度,辰钰心里有些松软,但是她的这份感他永远都不会回应,只好一味的冷漠到底。等到了最后,她也会有坚持不住的那天吧?

  于是,他直接忽略了她,看向亦南舒。后者微微颔,"快去快回。"他眼神转向沈逸轩的方向,看好戏般的神一笑。这里,可是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人在。

  脸一沉,辰钰"嗯"了一声,眼的微光敛了敛。不经意间望向慕锦华,而后转身离去。

  生什么事了吗?慕锦华低眸沉思起来,回想到昨夜美眸一缩,她向四周扫了一圈,人海茫茫,莫名的感到了一股恐慌,朝着亦南舒那边靠了靠。

  注意到她的不安,亦南舒脸上气的笑容半收,低声道:"别担心。"

  她点头,偷偷的又朝着四周看去,蓦地,人群看见一个玄色衣襟的男子,她吓了一跳,抓紧了亦南舒的手臂,身子颤抖起来。

  伴着那男子回头的动作,心一点点的变凉,甚至能感觉到心脏都在嗓子眼跳动。直到他回过头来,慕锦华整个人都僵直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