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 死而复生(1/2)

加入书签

  "曾后今日遇刺,现在皇上到来,只好先把消息给压下去,再从长计议。"辰钰深思道,"当下最要紧的是不让曾后和皇上知道。"

  亦南舒脸上有些难看起来,"恐怕已经瞒不住了"这,才是他最担心的地方。

  闻,辰钰眉峰一皱,脸色有些阴沉。季零刺杀曾后,紧接着关于阿云死而复生的消息传出,事就像是连环套一般,将他们引向某一个无法控制的方向。

  "宏大哥那边有什么消息?"之前曾后特意将他和沈逸轩召过去,单独不知说了什么。

  这也是另一个让亦南舒头疼的地方,"我问过人,大哥之后去了林打猎了,现在都还没回来。不过,我已经安排了人手进林去找了,相信很快就能找到他。"

  辰钰觉得有些蹊跷,"我总觉得我们忽略了什么。"

  亦南舒也有这种感觉,可是具体是什么也说不出来。"当务之急,还是先想着如何应付接下来的事吧。"

  辰钰同意他的话,"你先回去,我想华儿。"

  "不行。"亦南舒再次拽住了他,"说不定现在在行院周围都是各方的探子,难眠会有修为在你之上的人。还是先回去商量对策,毕竟要拖住谣,想方设法转移皇上的注意力有点难。"

  辰钰呼吸一沉,迈出去的脚还是收了回来,还是颔道:"好。"

  入了夜,月光清淡的洒在大地的每一个角落。

  慕锦华窝在藤椅上,翻看着手的医书,看得入神,连邱兰来了几次又出去都不知道。

  忽的一阵风来,烛光摇曳,看着有些昏暗的书本。慕锦华方才抬起头来,看了一圈,房间里一个人都没有,只好放下书,挑亮了灯芯。

  火光更亮了一些,她正欲坐下,忽的撇到窗外一抹白色的影子。再一看,只见那人脸上带着一张面具,穿着那日同样的玄白色的衣衫。

  是他!那日在城郊从晚烟手救了她的那个男子。

  他就静静地站在外面,从窗外看了进来。月华下,他的身影笼罩在一片光晕,看起来无比的圣洁和神秘。

  慕锦华心里有种熟悉的感觉,那身影慢慢和记忆某个人重叠起来。

  怎么可能?!

  看着他抬脚走开,慕锦华顾不得其他,提起裙摆,直接从窗户爬了出去。做这样的事并非是一次两次,所以落地时格外轻松。

  那个玄衣男子就像是有意等着她一般,和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从行院到出了行院的路上,她一个婢子奴才都没有碰见,可是这时候心里已经被巨大的揣测给震住了,根本无暇顾及。

  随着他一路走,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最后进入了一个林子。

  慕锦华稍一停滞,鬼使神差般依旧跟了上去。

  入了林子不久,便看见他停了下来。

  慕锦华走上前,在他身后一丈处的地方停下。

  风呼呼的吹,阵阵森冷的气息不断从脖颈蔓延进身体去,让人毛骨悚然。

  "你、你是谁?"慕锦华颤着声音问道,心口有种声音在叫嚣,是他,一定是他!

  男子并没有说话,只是转过头来。面具下只露出了那双眼,还有那一张薄唇。树影斑驳,她竟然可以清楚的看见那双眼眸,带着哀戚以及无边无际的思念。

  他,他是!

  慕锦华凤眸圆瞪,心的声音越来越清晰,清晰到让她不想正视都不可能。她是亲眼看着他被万箭穿心,看着他死在了渔阳城下,怎么可能现在还会活着出现在她的面前。

  "我是在做梦吗?"慕锦华呢喃道,狠狠的揪了揪自己的脸,很痛,说明现在根本就不是在梦。那么,他--

  眸光微动,她暗暗屏住了呼吸。那一日渔阳城下血色的残阳时刻入在她的梦,随便一闭眼就是那副让她此生都不会忘怀的场景。

  是她记错了,还是根本这一切的一切其实都只是浮生一梦罢了?

  脸颊还有微微的疼意,在她尚未回神间,只觉得面前一阵威压,那个玄衣男子不知何时便已经到了她的跟前,伸出手轻轻的抚摸她微疼的脸颊。

  带着心疼和一丝小心翼翼,这种熟悉的感觉让她不想承认都不难!

  她心不由得一抖,恍然间眼泪便流了下来。"阿云,是你回来了吗?"她昂起头,任由泪水从脸庞滑落,固执的看着他的眼睛。

  他朝她微微一笑,唇角含着习惯性的宠溺之色,而后指腹轻缓的抹去了她脸上的泪珠。

  慕锦华再也不愿猜

章节目录